查看新帖 设为首页

打开手机扫一扫

开启辅助访问

洛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便捷登录,只需一步

搜索
楼主: 夏秋客

[推荐] 关于白马寺佛经被焚和保护龙门石窟事件回忆材料之二

  [复制链接]

2

主题

126

帖子

0

精华

社区游侠(lv4)

Rank: 4Rank: 4

积分
654
 楼主| 发表于 2020-8-19 22:05 | 显示全部楼层
吴洧梁在他的 《 我亲身经历的保护白马寺和龙门石窟的事 实 经 过 》详述了他首先来到白马寺看到的佛经被焚的惨状。以及抢救白玉佛头颅的经过。而在张润环的《文物不是四旧——我所经历的保护龙门石窟的事实和见闻》中,又提到了她的同学李根生、赵荣党和其他同学于1966年8月25日乘学校卡车来到白马寺进行保护的情境。这是关于八机部(农机部)洛阳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学生第一时间保护白马寺的较准确记载。
当然,关于洛阳白马寺龙门石窟两保护距今已经半个多世纪,有关当年保护白马寺的报刊传闻网络的零星披露不绝于缕,甚至地方史书记载也是虚虚实实相互矛盾真假参半。尤其是当年的洛阳农机学院(现河南科技大学)的几位毕业生在2007年的连续五期《洛阳广播电视报》上由记者仝景箐、韩明儒采写的的长篇通讯报道和河南科技大学学报2017年3月13日由寻鹿影坊撰写的《龙门石窟为什么没有在文化大革命中遭到破坏》中关于白马寺龙门石窟双保护的叙述颇多。但很遗憾其中因为记忆错误、有意无意的添加、想象、矛盾、修改之处过多。因此有必要进行进一步的辨析。下面,把以上报刊所刊农机学院当年参加白马寺龙门石窟两保护事件的当事人的回忆摘录如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26

帖子

0

精华

社区游侠(lv4)

Rank: 4Rank: 4

积分
654
 楼主| 发表于 2020-8-20 09:50 | 显示全部楼层
洛阳农机学院(现河南科技大学)当年参加白马寺龙门石窟两保护事件的当事人的回忆摘录

再按:洛阳农机学院(现河南科技大学)师生关于洛阳白马寺龙门石窟两保护事件的回忆文章集中刊发在2007年《洛阳广播电视报》2月5日至3月2日的5期长篇通讯报道中,作者为该报记者仝景箐和通讯员韩明儒。后者也是河南科技大学的宣传干部。而《洛阳广播电视报》的主要采访对象是洛阳农机学院现河南科技大学毕业生及教师郝杨满、李洪发、陈继元及不愿透漏姓名的李教授四人。当时,文章面世,万众哗然。纷纷认为农机学院师生是唯一保护白马寺和龙门石窟的师生。被采访者被誉为功臣和英雄。而在这之后又过十年,时间到了2017年的三月。河南科技大学学报反刍历史,认为两保护事件是件校史上的重要一笔。便再次由寻廘影坊捉笔再写《龙门石窟为什么在文革中没有遭到破坏》一文,2007年3月13日刊发在河南科技大学学报上。此文散布甚广,但因其中的大量不实之词,严重偏离事实。想象部分过多,特别是对于龙门石窟近旁两座中学的烧砸石窟的指认严重不符事实。使该两中学校蒙受不白之冤。引起了社会质疑和不满。
随着岁月流逝,有关洛阳白马寺龙门石窟两保护的史料逐渐浮出,两保护真相渐渐清晰,真相的基本还原渐露端倪。这对弘扬和丰富河洛文化内涵,实施爱国主义教育,助推河洛文化远播,坚持我党一贯提倡和践行的实事求是优良作风都具有重要意义。
在梳理洛阳白马寺龙门石窟两保护事件脉略中,从《洛阳电视报》和河科大学报寻廘影坊的文章中摘录有关保护白马寺的记载如下,作为与其它史料的对比参考,不无意义。摘录如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26

帖子

0

精华

社区游侠(lv4)

Rank: 4Rank: 4

积分
654
 楼主| 发表于 2020-8-20 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关于下列洛阳农机学院现河科大对保护白马寺龙门石窟两保护的所有回忆和报道有如下共性

一  共同认定,白马寺龙门石窟的被毁和即将被毁发生于同一天,即1966年8月27日。
二  共同认定,洛阳市保护白马寺龙门石窟活动也发生于同一天,即1966年8月27日。
三  共同认定,保护白马寺龙门石窟的参与者,只有农机学院现河科大的一百余名后增加到三百多人
    和 一名教师。是首先抵达和唯一抵达。而自始至终没有洛阳的其它十余所中学学校,解放军官兵,龙门村民和民兵近两千人参与。显然这是不符合事实的!
四共同认定,洛阳白马寺龙门石窟两保护事件自1966年8月27日起直到破四旧风潮结束,经过了漫长过程。
当然这些是有不同的史料特别是新史料都是持有否定态度的。也就是说这些共同认定说法并不具有真实性,随着新史料的浮出这样的否定判断是有事实依据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68

主题

2675

帖子

138

精华

贵宾

Rank: 5Rank: 5Rank: 5

积分
17262

新人勋章

发表于 2020-8-20 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年全市人民特别是各个学校的学生和驻洛部队解放军官兵、龙门村村民和民兵保护龙门行动,使龙门文物没有受到破坏,才成为今天的世界文化遗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26

帖子

0

精华

社区游侠(lv4)

Rank: 4Rank: 4

积分
654
 楼主| 发表于 2020-8-20 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洛阳白马寺龙门石窟1966年两保护事件参与单位之一洛阳农机学院(现河科大)毕业生见诸报刊的叙述版本分类:
一 “兵分两路,八点集合九点到”说  
摘自《洛阳电视报》2007年1月2日第12版。“寻找保卫龙门石窟的功臣”系列报道之二。题:《保护龙门,我们责无旁贷》
讲述人:郝杨满,原洛阳农机学院现河南科技大学毕业生。
            谈话摘录:“1966年8月27日8点左右,我刚刚吃过早饭,——广播里传出紧急通知。——大致内容是说龙门石窟和白马寺即将遭到破坏。号召师生们前去保护。我一路小跑登上了停在学院门口的大卡车。”“我们兵分两路,分别赶往龙门石窟和白马寺”“大约九点我们乘坐的两辆大卡车抵达龙门石窟”
郝杨满又说:在龙门石窟和“某中学红卫兵的谈判“三个多小时过去了,他们终于认识到自己行为的鲁莽。纷纷表示不会去破坏龙门石窟”“谈判以胜利告终(夏秋客注:此时应该是下午两点左右。)我们一个个精疲力尽,拖着疲惫的脚步离开了洛阳某中学。直接坐车赶往白马寺。谁料晚到了一步。寺内所藏的部分的经书已惨遭焚毁。来不及下车,我们又立即调转车头,赶回龙门石窟。随后,上午直接前往白马寺的那一路师生,也赶到龙门石窟汇合使守卫龙门石窟的洛阳农机学院师生多达300余人”(注上午出发前往白马寺的洛阳农机学院师生从出发到赶到龙门石窟汇合其中路途和在白马寺滞留粗略估算长达7—8个小时。却没有和龙门赶去的一支队伍没有相遇也没有见面会合更没有任何举动和消息,他们是否存在值得考量。)
管理
回复 补充 支持 反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26

帖子

0

精华

社区游侠(lv4)

Rank: 4Rank: 4

积分
654
 楼主| 发表于 2020-8-20 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农机学院(现河科大) 百余师生直达某中学,8月27日午后出发,当天下午返回说

    摘自《洛阳广播电视报》2007年1月19日第12版。 “寻找保护龙门石窟的功臣”系列报道之三。题 :《难舍的龙门石窟情结》

     讲述人:李洪发,原洛阳农机学院现河南科技大学毕业生。
     
     说     明 :李洪发老师的访谈篇幅仍然保持一页。但其中涉及白马寺龙门石窟两保护的内容不多。但这些不多的内容,可以感到可信度很高。可以感到他的严谨和负责。可以感到他的一丝不苟的治学和为人以及不作虚妄陈述的严肃态度。当然,他所谈的内容也许也会有记忆的偏差。
     谈话摘录:“当我们兴高采烈之时,突然从学校广播中得知,龙门石窟和白马寺也面临被砸毁的危险。令人惊骇不已。”
李洪发说:“保护龙门石窟的具体日子他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是1966年8月底的一天。刚吃过午饭的他,正在校园里转悠忽然从学校的广播里传来龙门石窟告急的消息。得知我市某中学学生将龙门石窟库房保管所钥匙拿走,并且准备砸烧石窟的佛像。”“我们学校的红卫兵组织迅速与拖厂、矿山机器厂取得联系。请求他们调配车辆。大概十多分钟后,我看到一辆车身上印有矿山机器厂字样的大卡车停在学院门口,来不及多想我就迅速登上卡车,与车上的数十位师生一起直接赶往某中学。不久,其余三辆大卡车载着百余名师生也到达该中学的校园里。我们首先堵住校门,禁止学生出校。然后派出代表育中学生的代表进行谈判。”
李洪发继续说:“几个小时后,这些有恃无恐无法无天的中学生们终于被一个个义正辞严的大学生们说服了。”“经过协商,大家一致决定,包括李洪发在内的一小部分师生前往龙门石窟,把钥匙交还给文物保管所,其余的乘卡车直接返回学校。”
注 :这一天朱轮市长来到龙门石窟看望洛阳市十多所学校学生,海字306部队官兵和龙门村村民和民兵。近两千人。这支队伍来的又晚,自己说仅1点到,还说下午2点广播集合。返回学校又早。是否见到朱轮市长接见也是值得考量的!

补充内容 (2020-8-20 11:53):
仅11点到,误为仅1点到。

补充内容 (2020-8-20 11:56):
这里前面的叙述人介绍,应是对陈继元老师的介绍,不知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26

帖子

0

精华

社区游侠(lv4)

Rank: 4Rank: 4

积分
654
 楼主| 发表于 2020-8-20 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农机学院现河南科技大学师生1966年8月27日  “9时集合,11时左右车队直达石窟北口,在龙门石窟闻知白马寺危机又分兵赶去保护白马寺”说。
摘自《洛阳广播电视报》2007年1月26日第12版.“寻找保护龙门石窟的功臣”    题:《履行一个神圣职责》
讲述人:陈继元。原洛阳农机学院现河南科技大学离休教师。在自述中,他明确指出,,他是当年洛阳农机学院参与保护龙门石窟的唯一一位教师。并且以切身经历确证洛阳农机学院参加保护龙门的时间是1966年8月27日,(结合其他史料,这一点为进一步确证保护龙门石窟的发生时间节点和白马寺佛经被焚毁的时间节点提供了值得信赖的佐证。)出发时间是九点左右广播集合,然后调车出发。11时左右到达龙门石窟北口,(这个时间是与其他史料较吻合的。也为农机学院(现河科大)其他的一些虚假叙述的证伪提供了佐证)百余师生直接涌入龙门石窟。把守各个洞口。又分兵去保护白马寺等等。我们相信陈继元老师是在努力让回忆尽力真实,但由于记忆问题的牵制,有时也会难免陷入自相矛盾,如关于白马寺正被烧砸究竟是在出发前广播通知的,还是在龙门石窟洞窟前忽然得知。就有点混乱不能自圆其说。当然其他也有一些瑕疵时有存在。例如回避这一天最为重大的事情就是朱轮市长到龙门石窟慰问上午赶来保护龙门的十多所院校学生,驻洛解放军海字306部队官兵、龙门村村民民兵近两千人的盛况。为了证实保护龙门石窟只是一校所为。这些都被省略了。或则就没有赶上听到朱轮市长的慰问讲话,这些诗应该是个不小遗憾。(未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26

帖子

0

精华

社区游侠(lv4)

Rank: 4Rank: 4

积分
654
 楼主| 发表于 2020-8-20 10:35 | 显示全部楼层


续上
在继洛阳农机学院今河科大毕业生郝杨满、李洪发关于保护龙门石窟的回忆后。陈继元老师在《洛阳广播电视报》的访谈叙述中以亲身经历确证了洛阳农机学院师生参与保护龙门的日子是1966年8月27日。9点左右广播号召集合,11点左右到达龙门石窟北口,并且保卫和占据各个洞窟。这个日期是个很重要的日期。随着其它史料的披露,他会显得更为重要。此是后话。
谈话摘录:关于8月27日这个日期是农机学院今河南科技大学师生出发保护龙门石窟的日子的推定。
陈继元说;"1966年8月23日,我们(八机部四清工作队)从浏阳县乘车经长沙市-----于25日晚回到洛阳。——8月26日一早,我终于见到了刚出生的儿子和久别的妻子。我清楚地记得,回洛第三天也就是8月27日,我(作为唯一的教师)和学院的红卫兵们前往龙门石窟和白马寺,阻止欲砸烧文物的中学生。成功保护了龙门石窟,却未能使白马寺幸免于难。”
注 :这一段话,弥足珍贵,以后会确凿的证明保护龙门石窟的真正起点更早。而在8月27日这一天另有千余名保护龙门石窟的保护者大批中学生解放军官兵龙门村民和民兵先后于洛阳农机学院今河科大师生前后抵达。特别是解放军306部队官兵就驻在龙门附近,是一大早来到龙门石窟的。另外朱轮市长同时接见慰问了他们。可以说保护龙门石窟,是全市人民保护悠久历史遗产的自觉爱国行动。而不是农机学院一个学校的单独行动,朱轮市长接见各校学生和解放军官兵龙门村民和民兵时,现场欢声雷动,经久难忘。并确定了龙门石窟以后交给龙门村民兵保护。各学校撤回各校,继续开展文化大革命。所谓的保护龙门的行动一直持续到破四旧结束,并无什么根据。
陈继元继续说:“1966年”8月27日9点多,我正在学校北院一号教学楼前浏览大字报,突然,校园的高音喇叭里传来紧急通知:红卫兵战友们,现在又一些不明身份的人准备闯入龙门石窟和白马寺砸烧文物。情况十分危急。希望大家抓紧时间到学校大门口乘车,抢救历史文物。”
陈继元还说道:“11时左右,学院的卡车驶过龙门街,抵达龙门石窟北口,百余名师生纷纷跳下车,潮水般涌入石窟。大家手挽手排成人墙封锁了石窟南北两头的路口,抖擞精神,严阵以待。”
注:这里的叙述除时间的真实外,其它叙述似乎漏掉几位龙门村村民的引导和另一只昨晚到来的队伍的相持,龙门村民的阵前联络,最后会师。史料详情以后披露。
陈继元接着说:“在守卫过程中,不知谁高声喊:现在有人要冲进白马寺,砸毁佛像,烧毁经书,情况万分紧急,这里留一部分人,其余的跟我上车,到白马寺增援。快!”
陈继元继续叙述:“我们继续立即登上卡车,驶过同样烟尘滚滚,灰烬遍地的洛阳老城。赶往30公里之外的白马寺。”
注:这就有点“遍地英雄下夕烟”的悲壮意味了。但不知为何洛阳老城竟会如此脏乱。此外,不是出发前已经广播白马寺正面临砸烧危机,情况十分危急吗,怎么又在龙门石窟没有手机,没有视频的情况下有人发现“现在有人要冲进白马寺砸毁佛像,烧毁经书,情况万分危急。‘’需要“这里留一部分人,其余的跟我上车,增援白马寺,快!”
陈继元继续叙述:“下午14时许赶到30公里外“”的白马寺一看,“我们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白马寺寺院门口的台阶前被焚毁的经书残灰残卷有一米多高,直径约五六米。袅袅余烟中许多未燃尽的经书还在冒着暗红色的火焰。寺院里—稀稀拉拉的僧人们个个呆若木鸡,面对一堆堆残灰余烬一座座断首折臂的佛像,大家怒火中烧——立即调转车头,返回龙门石窟。16时左右,我们赶到龙门石窟,与那里的师生汇合。”
注:上面的一些保护白马寺的叙述,初一听,好像很生动感人,画面感很强,几乎会让人相信。但仔细推敲,却不免露出许多疑点。譬如:
一白马寺的经书被焚名显是在保护龙门石窟前几天,农机学院师生的回忆怎么会在保护龙门石窟的同时发生。要知道保护龙门是因为白马寺事件洛阳市委宗树铮书记接下属报告采取的预防措施。因与果不会同时发生。
二 据可靠史料记载,白马寺经书被村民焚毁是在1966年8月25日发生的。怎么会在事过三天后的的8月27日还冒“袅袅余烟”“许多没燃尽的经书还在冒着暗红色火焰”
三 更为不可思议的是,既然是自龙门石窟三十里奔波,急急慌慌赶来保护白马寺的,为什么看到没有燃尽的经书残卷,不是马上抢救,而是高喊一声口号,“大家拔腿跑出寺院,调转车头,返回龙门石窟。”龙门不是还留下农机学院现河科大的学生吗,这样急忙似乎没有必要。这一个回合究竟是为了抢救文物,还是为了看上一眼,喊一声口号。很不合乎常理。对于大学的师生来说,想到的只能是抢救一切可以抢救的文物,把损失减少到最少,哪怕是经书残卷。这一切的不可能也会显示这些叙述的虚假。
四 这些叙述的不可靠性,还表现在一个重要环节,那就是在洛阳农机学院现河南科技大学在《洛阳广播电视报》的五期郝杨满、李洪发、陈继元以及河南科技大学学报寻廘影坊的《龙门石窟为什么没有在文革中遭到破坏》回顾文章中都没有提到也不可能提到一件文物:白马寺的镇寺之宝白玉佛的头颅。因为它是在白马寺佛经被焚的当天8月25日 被白马寺保护第一人吴洧梁骑自行车赶来从真正还余烟袅袅的佛经灰堆中抢救出来,并用布包着交到寺内僧人手中。这可以由现今白玉佛脖颈处的一道粘合之缝得到证明。而农机学院师生对于白马寺的保护,从他们自己的叙述来看,已经是白马寺保护的第三天了。有关史料将逐步披露!
五从以上叙述来看农机学院现河科大学生没有赶上朱轮市长慰问讲话,朱轮市长也没有见到农机学院学生似乎无可怀疑。因为朱轮市长是在上午九至十点赶到龙门石窟的。而在农机学院学生的回忆中,却是下午五点朱轮市长来到龙门。很不可思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26

帖子

0

精华

社区游侠(lv4)

Rank: 4Rank: 4

积分
654
 楼主| 发表于 2020-8-20 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第四说:1966年8月27日“下午两点开始广播集合,直接奔向龙门文物保管所。舌战一个多小时。以及“以红制红“”的无根据想象”说。
摘自《洛阳广播电视报》2007年3月2日。题:“寻找保护龙门石窟的功臣系列报道之五”《李教授:市委的英明决断令我钦敬》
讲述人:李教授(因不愿透露姓名以教授称之)看来李教授的特点是沉稳而不事张扬,淡泊名利而口才颇佳。善于概括但稍有瑕疵。
李教授叙述 :“我是班级文化大革命筹备委员会主任,同时还担任学院广播台台长。记得当时学院团委书记叮嘱我们,要无条件的保证广播畅通,这是政治任务,谁也不敢懈怠。”
李教授接着说:1966年“8月27日下午2点左右(原文如此)和冠中告诉我市委刚刚打来电话,说有一些中学生到龙门石窟保管所抢走了藏经洞的钥匙,准备焚烧那里的书法拓片。砸毁佛像。情况十分危急。市委要求我院师生前去说服中学红卫兵们,要马上广播号召同学们前去保护龙门石窟(没有提及白马寺经书被焚毁,这应该是可信的。)”
注:这里和其他人的回忆显得不同,应该引起注意的是
一  到了这里,无论农机学院(现河科大)学生的叙述是八点广播出发,还是九点广播出发是兵分两路还是仅此一路,在广播台长李教授的8月27日下午2点左右广播动员出发”的叙述下,那些时间和事件都有点不太可信了。
二某中学在龙门保管所抢走了藏经洞的钥匙一说在农机学院(今河科大)学生的叙述中也是五花八门,真实性很可疑,龙门的藏经洞藏着经书和拓片。是真的吗。那么,龙门石窟的藏经洞在哪里,或则说龙门有没有一个藏经洞,是在东山、西山还是香山寺。经过搜索龙门没有所谓的藏经洞介绍,倒是不断跳出来敦煌莫高窟的藏经洞介绍。这个藏经洞就是王道士发现敦煌经卷的洞窟。以后成就了一门显学------敦煌学的那个洞窟。但愿不是在并不真实的叙述中把敦煌莫高窟和龙门石窟两个石窟搞混了。
三 好在至此还没有谁把那个要砸烧龙门石窟的中学校点名出来。以后有人在河科大学报学报把这个中学点了出来,并且一个中学变成了两个中学。对事物的把握和叙述如此随意不应该是一个学报的慎重选择。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26

帖子

0

精华

社区游侠(lv4)

Rank: 4Rank: 4

积分
654
 楼主| 发表于 2020-8-20 11:20 | 显示全部楼层
续上)

四   关于龙门石窟经书面临被焚毁的危险,在何处制止某校中学生要焚烧哪里的佛经,要回经书库房钥匙这些问题的说法,可以说是各吹各的号,且疑点重重。如在《洛阳广播电视报》的五期由仝景箐、韩明儒采写的通讯报道中有四人中的三人郝杨满、李洪发、李教授有所涉及。陈继元老师没有涉及这个问题。也许这是出于实事求是的原因。而这三位涉及者也是分为三种说法。现分列如下:
一郝杨满的说法:(见《洛阳广播电视报》2007年1月12日,第12版.说法之一:“在某中学,谈判3个多小时,要回了宾阳洞的库房钥匙”没有说钥匙下落,直接乘车赶往白马寺的说法。
二 李洪发的说法:(见《洛阳广播电视报》2007年1月19日,第12版.说法之二:“我们首先堵住某中学校门,谈判经几个小时后,中学生们主动交出文物保管所的库房钥匙,以及准备好的砸烧工具。经过协商,大家一致决定包括李洪发在内的一少部分学生前往龙门石窟,把钥匙交还给文物保管所。其余的车乘卡车直接返回学校”
三陈继元的说法:见《洛阳广播电视报》2007年1月26日,第12版。说法之三:8月27日11时左右学院的卡车直接抵达龙门石窟北口。没有和某中学学生接触,也没有提到某中学学生要砸烧龙门石窟。也没有提到有关钥匙的问题。这一点陈继元老师是尊重事实的,因为它是教师,也是一位较早参加革命者。不愿意无中生有。
四 李教授的说法:作为当时领队的李教授说““有一些中学生到龙门文物保管所抢走藏经洞的钥匙,准备焚烧那里的书法拓片砸毁佛像,情况十分危急。。”一路上,司机加大油门,一路不停,到达龙门文物管理所门口。百余名师生纷纷跳下卡车。我随另一部分人进入文物管理所。看到十多名中学生高喊打倒封资修等口号,我第一个冲到他们中间(以下是辩论内容,从略。)进行辩论。1个多小时后,他们交出文物管理所的库房钥匙。”以下没有下文,转入其他内容。
概括来看,这三位同学的说法主要表达了这次行动的矛盾之处有 :赞成农机学院学生在某中学校园和中学生辩论并要回钥匙的有郝杨满、李洪发。陈继元老师没有涉及这个问题。李教授作为领队坚持是在龙门文物保管所內与某中学学生辩论并要回钥匙的。而在这把钥匙属于哪里的问题上分歧稍微大些,郝杨满说是宾阳洞的钥匙,李洪发说是龙门文物保管所的钥匙。而李教授作为领队说是龙门藏经洞的钥匙。其实根据一些史料记载,这些都是子虚乌有!因为保护龙门其实是宗树铮书记指使下属宣传部门通知十多所学校鉴于白马寺的被毁采取的预防措施。首先与1966年8月26日到达保护龙门的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学生通宵达旦守护龙门,把龙门石窟围得水泄不通,他们没有发现砸烧龙门石窟的任何痕迹字迹标语和人员活动,根本没有任何中学生任何破坏行为存在!农机学院(今河南科技大学)师生不知从哪里来的洛阳八中和十四中学生的破坏行为?如此自相矛盾的叙述,自己恐怕也会表示怀疑!须知治史贵在真实,这点很重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洛阳圈儿微信
扫一扫
关注洛阳圈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