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新帖 设为首页

打开手机扫一扫

开启辅助访问

洛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便捷登录,只需一步

搜索
楼主: 夏秋客

[推荐] 关于白马寺佛经被焚和保护龙门石窟事件回忆材料之二

  [复制链接]

2

主题

126

帖子

0

精华

社区游侠(lv4)

Rank: 4Rank: 4

积分
654
 楼主| 发表于 2020-9-5 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五1966年8月26 日夜间 阴。雨。保护龙门石窟,不眠之夜。
1966年8月26日的夜晚漫长而又紧张,有序。令人激动而又不安。在距离洛阳市中心12公里的龙门石窟景区禹王池左侧的接待室中紧张的龙门石窟管理所的负责人扈捷等接待了这批前来保护的学生的负责人孙绪增等人。向他们表达了惊喜、感谢之情,他们简单地向同学们介绍了龙门石窟目前的情况,特别强调:“”你们辛苦了。这么晚赶来保护龙门石窟。给我们大力支持。目前还没有发现有谁来破坏龙门石窟,但是要接受白马寺的教训。防止突发事件发生。也就是说要防患于未然。”洛阳八机部直属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的学生。得知龙门石窟目前安然无恙,他们一路上在心底的担心。焦虑,和欣喜交织在一起。随后,一队队的年轻学生紧张而有序,一个队列又一个队列匆匆走过上台阶、下台阶又进入一个个洞窟,潘文锋、陈金等人进入了宾阳洞,焦国富、杨锦生等人进入了莲花洞。每个洞窟都有人员守护。在洞窟景区的南北两端各有十多人站成一排严密把守。盘查走夜路的行人。’而在龙门桥头的通往石窟的石阶上下也是严防死守。整个龙门石窟如同人们心头的珍宝,被围得铁桶一般。天渐渐阴沉,到了后半夜,微雨飘洒,秋风寒凉。洛阳市沉睡在一个心情复杂的夜晚。而附近的解放军驻洛306部队官兵和龙门村的民兵村民似乎感受到了龙门石窟人声车声的不安脉搏。在秋风袭人和微雨之中的龙门石窟后半夜,洛阳八机部直属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的学生们或坐或站在石窟潮湿的洞壁前,头顶还在滴水。饥饿、寒冷、潮湿、疲乏阵阵袭来。但,惊叹、自豪、责任和第一时间赶来保护祖国优秀文花遗产的骄傲和满足感让他们将睡意驱赶。夜雨淅沥。秋风飒飒。饥饿如绞,睡意若磐。但这些仅仅十七八岁的学生们正因为感受到了肩上的责任与担当,他们睡意全无,谈笑自若,人影重重。他们自始至终坚守岗位,提高警惕定时巡查。有年龄小的同学因饥饿寒冷在瑟瑟发抖。有同学就悄悄走出洞窟来到山下小路和路旁树下捡拾枯枝败叶枯草和杂物在洞口升起一小堆火。轮流取暖。长夜绵长,细雨蒙蒙,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走过,夜在一点一点的缩短。对于这一夜所发生的一切,今后的记忆和遗忘都失去了意义,对于洛阳八机部直属洛阳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的龙门石窟保护者来说,眼前的责任就是,驱赶睡意,顶住饥饿寒冷,坚守岗位,盘查行人。他们看到眼前没有受到丝毫破害和污损的每个洞窟,感到轻松而又责任重大。这些首先抵达龙门石窟的保卫者们也许他们很快就遗忘了今夜发生的一切。把它视为一场足球比赛、一次市场购物,一次洛河游泳,是小事一桩,很快遗忘。他们对荣誉守口如瓶。但是,蜚声中外的龙门山色和伊水秋声记住了这一夜,这一切,这是历史的记忆,是历史和龙门山色的良心!(未完待续)

补充内容 (2020-9-6 14:59):
第八行应为“潘文峰、李根生、赵义成等人进入了宾阳洞。陈金和他的同学们把守着龙门桥头,严密盘查走夜路的过往行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26

帖子

0

精华

社区游侠(lv4)

Rank: 4Rank: 4

积分
654
 楼主| 发表于 2020-9-7 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1966年8月27日    龙门石窟——全民的保护  高潮与尾声 之一  《 凌晨篇~军与民的洪流》

1966年8月27日的凌晨,霏霏的细雨仍然没有停歇。破晓的天空微微有点发白。即将破晓的天空,不时洒下细雨。大约清晨六点左右,洛阳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满载学生的卡车来到了龙门石窟,他们带来了热腾腾的成筐成桶的馒头和饭菜。随车和其他同学一起来的王培亮同学说:“我们是来换班接替昨晚守护龙门一夜未眠的同学的。我们的岗位是守护龙门。防止有人破坏。龙门石窟佛像。据我当时看到的情况龙门石窟没有新的被破坏的痕迹,和标语字迹。一切正常。我们新到的同学分成小组轮流守护各个岗位。我被分配到守护龙门桥头西边楼梯(阶梯)进出口处。当时天是阴天,时不时还下微雨。站在桥头向东边、南边望去,除了我们学校在洞窟和桥上保护佛像外,行人也不多”。后来龙门村的村民们也一早赶来,提篮掂碗拿瓦罐。给守护龙门的同学们送来了农家饭食和热水。天更加亮了,龙门桥头开始有了更多晃动的身影。这引起了守卫在石窟中一个通夜的洛阳八机部直属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的学生们的注意。细雨已经稀疏,而且是时断时续。透过渐散的雨雾他们看到了红色的帽徽和绿军装。他们眼前一亮,不由相互传告:解放军来了。解放军散布在龙门桥上,又下到桥下向石窟景区快步走来。原来这是解放军驻洛306 部队的官兵得知消息后,前来查看和保护龙门石窟来了。首批到达守护龙门石窟一夜的洛阳八机部直属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疲惫不堪的学生们惊喜万分,他们与解放军官兵汇合在一起,心头涌动着滚滚的热流。他们感到内心更加踏实,感到保护龙门的队伍由解放军的坚强支持,有洛阳市委的领导,有全市人民的关切瞩望和支持,还会有更多的援军到来的。他们感觉自己不是孤立的。的确,在这保护龙门石窟的第二个日子清晨。微雨时起,继而云曦开裂,晴光初露。一个洛阳市军民在洛阳市委宗树铮副书记关切指挥下的全民保护悠久文化历史遗产洛阳市人民心中的文化瑰宝的盛大行动在洛阳八机部直属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于昨晚拉开序幕之后,正剧又续写了第二篇章:全市动员,严防死守防患于未然,决不让白马寺的悲剧重演。
天色渐渐明亮,雨阵更加稀疏,混沌的云层开朗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26

帖子

0

精华

社区游侠(lv4)

Rank: 4Rank: 4

积分
654
 楼主| 发表于 2020-9-9 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七   1966年8月27日    龙门石窟——全民的保护  高潮与尾声 之二 《 援军篇~众校会师龙门石窟》
在细雨的一夜滋润和轻抚之下,龙门的山色更加葱郁浓重,屹立洛阳人民心中的巍巍伊阙犹如历史的巨门,在晨曦的微光之中,在夜幕的渐渐渐拉开之时,显得更加挺拔开阔。伊阕——龙门之阙,洛阳之门。自从传说中的大禹王用开天巨斧将它劈开,它见证了多少人类的灾祸与福祉,它见证多少历史的巨变。他又含蓄的记住了多少血写的历史和虚假的谎言。伊阕是沉默的,它默默地接受熙来攘往的人间朝拜。它也目睹了昨夜今晨洛阳人民殷殷的呵护之情!这一天,是保护白马寺行动发生第三天,保护龙门行动第二天。
1966年8月27日洛阳八机部直属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守护龙门石窟一个通夜的首批学生,在用过学校同学送来的早餐之后,看到完整无缺的龙门石窟,紧张的心情轻松起来,一夜的疲劳一扫而光。他们走出洞窟,俯视伊河粼粼的波涛,远望对面琵琶峰巅雾岚中的白居易墓田。不由感慨万千。疲劳困顿一扫光,他们慨叹保护龙门石窟职责神圣。此时,驻洛解放军306部队官兵已经分兵排哨在龙门桥上和重要路口。他们军徽闪亮,神情肃穆,严密把守。龙门石窟在威严军威中迎来了洛阳市内各个学校增援队伍的红旗招展和嘹亮歌声。
洛阳市1966年的8月27日,如同其它日子一样,是个平凡的日子。只不过这一天的凌晨由细雨纷飞阴云渐开,逐渐转为潇潇雨歇,天朗日清。这一天思虑惦念一夜的洛阳市委宗树铮副书记继续指示下属宣传部门,继续打电话
调动各校学生驰援接替一夜未眠的首批保护龙门石窟学生。并且商定朱轮市长前往龙门石窟慰问保护龙门石窟的各校学生、解放军官兵和民兵村民农民以及其它各界人士。保护龙门石窟行动进入了更加广泛出人意料的宏大场面。这是洛阳龙门石窟历史上分外动人的一天!
清晨,一所又一所学校接到市委电话,要求他们派出学生驰援龙门石窟,接替首批学生,将他们撤换休息。洛阳一高学生率先到达,建材校学生紧接而至,(这个学校就是后来与洛阳大学合并今天洛阳理工大学的前身。)洛阳玻璃厂技校、洛阳市一中、洛阳市四中等学校的学生也都匆匆赶来。据龙门石窟首批保护参与者、调查者陈金(已故)当年回忆“我在朱轮市长慰问接见的现场看到了洛阳八中的旗帜和学生。”
洛阳八中是历史悠久的洛阳名校之一。师资力量强,文化氛围浓,因为近处龙门石窟附近。龙门文化情结源远流长。他们的被洛阳八机部直属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学生彻夜守护龙门的精神所感动,他们也早早的派出了一支学生队伍,赶到数公里之外的龙门石窟,汇入了保护龙门石窟的浩荡行列。在8月27日这个保护龙门石窟的第二天,在全市军民保护龙门石窟的情势之下,后来,有人指认洛阳八中(又增加洛阳十四中)学生在这一天军民严密保护之下先跑去在石窟写上“烧”“砸”字样,贴上标语,然后回校寻找砸烧的工具,显然不符合事理。经不住认真思考和略微推敲。
大约上午九点半左右朱轮市长一行驱车来到龙门石窟专程看望慰问坚守通宵保护龙门石窟的洛阳八机部直属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的学生、解放军官兵、龙门村民兵村民和其它各界人士。并对下一步行动作出部署。
关于洛阳农机学院学生当天曾参与保护龙门石窟的行动这一点是肯定的。他们的具体行动也会有历史史料给予证实。现摘录8月27日 该校师生出发保护龙门石窟的时间回忆。根据《洛阳农机学院学报》2002年《洛阳广播电视报》2007年《洛阳河科大学学报》2017年7篇文章报道,根据该校学生郝杨满、李洪发、李教授、教师陈继元多次回忆,当年农机学院现河科大师生参加保护龙门石窟的确切日期是1966年8月27日上午九点广播集合,11点左右到达龙门。该校当时广播台长李教授(不愿透漏姓名)证实诗7日下午两点他亲自广播集合队伍。根据其他资料,前一种说法较为可靠。
(未完待续 下一篇 朱轮市长的慰问接见)

补充内容 (2020-9-9 14:18):
第九行:“此时”应为“到了下午”

补充内容 (2020-9-9 14:24):
这段“下午”之后有关部队排岗布哨内容后移!请谅解!

补充内容 (2020-9-9 14:25):
这段“下午”之后有关部队排岗布哨内容后移!请谅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26

帖子

0

精华

社区游侠(lv4)

Rank: 4Rank: 4

积分
654
 楼主| 发表于 2020-9-9 11: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26

帖子

0

精华

社区游侠(lv4)

Rank: 4Rank: 4

积分
654
 楼主| 发表于 2020-9-10 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八1966年8月27日龙门保护高潮与尾声之三 《指挥篇—禹王池边接待室的人们》
龙门石窟是中国三大石窟之一。它沿南北流向的伊河西岸龙门山壁开凿一公里左右。自北魏至隋唐五代北宋前后400多年。石窟下的石砌小路十余米宽,左侧是伊河陡岸。仅靠山脚,有一脉溪水长年流动卓龙门山的泉水。在龙门宾阳洞外平台上有一方长年不竭的池水。这就是充满诗意的禹王池。当时在禹王池的北侧有一间不大的房屋硬山顶枣红色,镂花木门。这是龙门石窟接待重要来宾的接待室。里面有一排展柜。陈列卓一些珍贵照片和龙门石窟拓片。1966年8月26日晚上开始这里就是洛阳八机部直属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保护龙门石窟的指挥中心。曾经带队前来保护龙门石窟的师范(大专)班学生李根生和孙绪增等人就是在这里指挥同学们严防死守保护龙门石窟的。李根生说“那天我们来到龙门石窟,等候在那里的石窟工作人员十分高兴,其中有他们的书记,(后来知道他是扈捷同志)他向我们介绍了龙门石窟的情况,他说现在龙门的情况比白马寺要好。也就是曾经有几个不大的孩子来过,我们给他们一些拓片让他们烧掉,也就打发走了。现在主要是防患于未然。接受白马寺事件教训,防止突发事件发生。谢谢你们来保护龙门石窟。我们人手不多,你们来了我们心里就踏实了。这里条件不好,连吃饭的地方也没有。你们先住下再说。”以后李根生们就在这个简单的小房子里处理各种龙门石窟保护事宜。
夜里淅沥小雨伴着秋风叩打着这座小屋和山上各个洞窟。又冷又饿,山风阵阵。不知同学们在如何度过这个寒夜。直到第二天一早学校和龙门村民送来饭食。
27日上午九点左右,天色已经放晴。龙门附近的村民开始活动,龙门桥上过路的看热闹的多了起来。李根生告诉联络人员所有过往人员不准下桥,不准上山。不准接近洞窟。后来,市内几个学校的学生也赶到了,但是,李根生下令说他们可以下到河滩空地,在山脚下小路上活动。但是不能上山接近各个洞窟。洛一高学生、建材校学生、玻技校学生、洛阳一中、四中学生,附近八中,十四中的学生先后来到。他们都在山下暂时活动,由于把守严密,始终没有一人上山接近洞窟。当时农机学院学生来得太晚。中午11点左右赶到,李根生回忆说山上山下没有见到他们。(但是,农机院学生是来过龙门石窟的,另一位守护龙门桥头的洛阳八机部直属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的学生席铁成说他们在龙门桥头与农机学院学生相遇,而且相遇情景颇有一点戏剧性。此是后话。容专篇再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26

帖子

0

精华

社区游侠(lv4)

Rank: 4Rank: 4

积分
654
 楼主| 发表于 2020-9-14 10:24 | 显示全部楼层
九1966年8月27日龙门保护 高潮与尾声 之四 《态势篇——严守龙门洞窟 群英汇集伊河滩》
1966年8月龙门石窟的26日和27日这两天是天气风云变幻的两天,它从26日的晴天多云转为阴云绵绵,继而夜半阴雨霏霏。及至黎明仍然细雨飘洒。凉风阵阵。当洛阳八机部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接应送饭的又一批学生于凌晨七点左右来到龙门石窟的时候。陪伴龙门石窟十万佛尊通宵的该校学生们在胜利会师时笑逐颜开。这是胜利的微笑,这是伟大文化遗产安然度过8月26日这个不眠之夜的欣慰之笑。饭菜的飘香,问候的话语与被忘却的疲惫、寒意、饥饿与洞壁的冰凉以及洞顶不断滴落的渗水混溶在一起。老天似乎被感动了。“天张开岸马”,阴霾终转晴。龙门的天空,云层渐渐飘散,东方渐渐露出了暖阳。在这一天,注定会有更多的令人难忘的情景出现。
在保护龙门石窟的临时指挥所里李根生、孙绪增等人从昨晚就没有合眼,他们听取着联络人员的情况汇报。他们强调一个铁命令:严密把守各个路口,不准闲杂人等下桥。每个洞窟都要有人,不准任何外人上山,不准任何外人接近洞窟。负责各洞窟防守并进行巡查的焦国富同学交代每个洞窟守护人员:不准任何人接近洞窟,每个洞窟始终要有人防守,即使去上厕所,至少要留一个人值班。就这样龙门石窟度过了8月26日这个不眠之夜。
27日早上八点左右,龙门附近的驻洛部队306部队的解放军官兵首先来到。这时天光微晴。随后洛阳市各个学校的增援队伍在歌声和急速的车声中先后来到龙门石窟。这时,李根生们仍然指挥若定,再次传达命令:现在情况复杂,各个路口要严查来往人员,各校队伍,不管什么理由不准上山进入石窟,车辆队伍在龙门进口外面河滩停留。
这个外面是指龙门景区大门外的伊河岸滩。那里场地开阔,向伊河倾斜。长着大片荒草,进入这里需要经过一个斜坡。平时这里是一个停车场和游客聚散之地。桥上的来人可由一段石阶下来来到河滩。这天所有来到龙门石窟增援的学生都停留在这里。他们是洛一高学生、建材校学生(该校后来与洛阳大学等校合并成立洛阳理工大学)玻技校、洛阳市一中、洛阳市四中、并且在九点半左右接受朱轮市长的慰问接见。根据洛阳农机学院郝杨满、李洪法、李教授(不愿透漏姓名)教师陈继元共同回忆他们是于8月27日九点广播集合11点左右到达龙门石窟。李教授回忆说说当时他是广播台长,于27日下午2点亲自广播集合队伍出发龙门。(均见2007年2月《洛阳广播电视报》共5期记者对上述四人访谈。)因此洛阳农机学院学生因到达龙门时间太晚,没有参与朱轮市长的慰问接见。所谓的朱轮市长专门表扬他们的叙述,暂时待考!
特别需要提到的是守护在龙门桥西头的陈金同学曾回忆说:我和其他同学从26号夜里守护到27号早上,来接应的同学送来饭后,我们吃了饭,也就是喝点水,吃点馒头夹上咸菜。看天还早我就来到洛阳市八中向八中陆续来校的学生说了龙门石窟的情况,因为龙门石窟洞窟多,人员还不够。要他们派人到龙门石窟协助守护。他们听了后。很快就同意了。并且集合队伍早早的到了龙门石窟。并且赶上了朱轮市长的慰问接见。陈金后来于2002年和2007年《洛阳广播电视报》上看到农机学院几个学生对于白马寺龙门保护严重不实叙述后,进行了大量调查,走访了很多当年参与保护白马寺龙门石窟的当事人。根据以上情况,实际上在昨晚洛阳八机部直属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学生已经严密防守龙门石窟的情况下洛阳八中学生在8月27日不敢也不会去砸烧龙门石窟。没有证据表明洛阳八中学生砸烧龙门石窟的现象故而,。从事理、逻辑性、情景等方面考证洛阳农机学院学生指认洛阳八中学生27日砸烧龙门石窟一事缺乏事实与逻辑支撑!
朱轮市长在慰问接见中作出下一步保护龙门决策。接见后朱轮市长一行离开龙门石窟。龙门保护事件接近尾声。详情后续。(未完,待续)

补充内容 (2020-9-14 14:05):
第二段第四行《洛阳广播电视报》前加《农机学院学报》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26

帖子

0

精华

社区游侠(lv4)

Rank: 4Rank: 4

积分
654
 楼主| 发表于 2020-9-18 08:57 | 显示全部楼层
1966年8月27日龙门保护 高潮与尾声之五  《鸟瞰篇——8月27日上午龙门保护之宏观图景》
8月27日上午 的龙门石窟如果有灵,今天它会大开心颜。渐渐明丽的阳光给他的山山凹凹镀上一层金光,还挂着雨丝的树木显得葱翠欲滴。伊河水更加宽阔,它的波浪十分欢腾。在阴霾的雨水中曾经愁眉紧锁的奉先寺卢舍那大佛在旭日中浮现出舒心的微笑。初醒的灰喜鹊和高空的鹞鷹展翅云天。它们为来去匆匆的人群感到惊奇。灰喜鹊煽动着翅羽沿着龙门山悄声的寻看。龙门山下,仅靠石窟——伊河岸上的南北道路两边的出入口被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的学生自昨晚把守戒严,没有急需,闲人禁止通行。龙门山上自昨晚开始被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逐洞保护。龙门石窟指挥部李根生孙绪增等就已命令各洞窟守护同学严禁任何人上山!严谨任何人进入洞窟。龙门山上下数百大小洞窟,十万庄严佛尊,高如通高十七米的卢舍那大佛,小如万佛洞口左下如同手掌大小栩栩如生的飞天浮雕,以及宾阳三洞、莲花宝洞、药方洞中令人肃然起敬的佛祖及众菩萨的雕像。都从昨晚开始被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的学生彻夜守护,危险在他们的严密监视下插翅难入,安全在细雨蒙蒙中彻夜升腾。龙门石窟从来没有经受过如此精心周密、如此声势浩大的集体呵护,从来没有感受过洛阳市军民这样虔诚浓烈的敬仰。龙门山今天的泉水显得格外旺盛,龙门山今天的花木显得格外娇艳葱翠。龙门石窟从昨晚开始在洛阳市军民心中重如泰山。灰喜鹊的鸣叫欣喜而又惊奇,它奋翅飞过奉先寺,远远看见了状如彩虹横跨伊水的龙门大桥。龙门山下龙门桥上——严密守护的洛阳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的学生黄振国、侯立和他的同学们从26日晚上开始就在桥上认真的盘查过往车辆,龙门石窟一夜平安,一夜平安。龙门桥下——桥西头下面的河滩上今天(8月27日)清晨开始渐渐停下一辆辆汽车,洛一高、建材校、玻技校、洛阳市一中、洛阳市四中、还有洛阳市八中、洛阳市十四中等学校的学生先后跳下汽车,汇聚在河滩停车场的微微倾斜的草地上,即将受到朱轮市长的慰问接见。歌声、风声、人声汇成令人激动的声浪。九点已过,在洛阳农机学院的校区响起了高亢的广播声,他们的部分师生也在紧急集合,他们集合出发后于27日十一点左右紧急赶到了龙门石窟前来接应保护。但是由于到达较晚他们没有赶上九点半左右的朱轮市长的慰问接见。错失了龙门保护的一个高潮。(该资料据《洛阳农机学院学报》《洛阳广播电视报》《河南科技大学学报》报载洛阳农机学院现河科大毕业学生郝杨满、李洪发、教师陈继元、李教授回忆。)热烈的场面是悠然而翔的灰喜鹊在这一度荒凉的地方毕生难以见到的情景,它也许在激动、在惧怕、在搜索记忆和努力记忆。它在龙门桥上空徘徊,流连忘返。它努力的鸣叫得到高天上盘旋的鹞鹰的回应,鹞鹰一声长啸继而飞向九天云霄。龙门桥上慢飞的灰喜鹊竟然忘记了返回它筑在奉先寺高高岩壁上的洞巢。(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26

帖子

0

精华

社区游侠(lv4)

Rank: 4Rank: 4

积分
654
 楼主| 发表于 2020-9-21 17:52 | 显示全部楼层
十 1966年8月27日龙门保护 高潮与尾声之五  《鸟瞰篇——8月27日上午龙门保护之宏观图景》
8月27日上午 的龙门石窟如果有灵,今天它会大开心颜。渐渐明丽的阳光给他的山山凹凹镀上一层金光,还挂着雨丝的树木显得葱翠欲滴。伊河水更加宽阔,它的波浪十分欢腾。在阴霾的雨水中曾经愁眉紧锁的奉先寺卢舍那大佛在旭日中浮现出舒心的微笑。初醒的灰喜鹊和高空的鹞鷹展翅云天。它们为来去匆匆的人群感到惊奇。灰喜鹊煽动着翅羽沿着龙门山悄声的寻看。龙门山下,仅靠石窟——伊河岸上的南北道路两边的出入口被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的学生自昨晚把守戒严,没有急需,闲人禁止通行。龙门山上自昨晚开始被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逐洞保护。龙门石窟指挥部李根生孙绪增等就已命令各洞窟守护同学严禁任何人上山!严谨任何人进入洞窟。龙门山上下数百大小洞窟,十万庄严佛尊,高如通高十七米的卢舍那大佛,小如万佛洞口左下如同手掌大小栩栩如生的飞天浮雕,以及宾阳三洞、莲花宝洞、药方洞中令人肃然起敬的佛祖及众菩萨的雕像。都从昨晚开始被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的学生彻夜守护,危险在他们的严密监视下插翅难入,安全在细雨蒙蒙中彻夜升腾。龙门石窟从来没有经受过如此精心周密、如此声势浩大的集体呵护,从来没有感受过洛阳市军民这样虔诚浓烈的敬仰。龙门山今天的泉水显得格外旺盛,龙门山今天的花木显得格外娇艳葱翠。龙门石窟从昨晚开始在洛阳市军民心中重如泰山。灰喜鹊的鸣叫欣喜而又惊奇,它奋翅飞过奉先寺,远远看见了状如彩虹横跨伊水的龙门大桥。龙门山下龙门桥上——严密守护的洛阳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的学生黄振国、侯立和他的同学们从26日晚上开始就在桥上认真的盘查过往车辆,龙门石窟一夜平安,一夜平安。龙门桥下——桥西头下面的河滩上今天(8月27日)清晨开始渐渐停下一辆辆汽车,洛一高、建材校、玻技校、洛阳市一中、洛阳市四中、还有洛阳市八中、洛阳市十四中等学校的学生先后跳下汽车,汇聚在河滩停车场的微微倾斜的草地上,即将受到朱轮市长的慰问接见。歌声、风声、人声汇成令人激动的声浪。九点已过,在洛阳农机学院的校区响起了高亢的广播声,他们的部分师生也在紧急集合,他们集合出发后于27日十一点左右紧急赶到了龙门石窟前来接应保护。但是由于到达较晚他们没有赶上九点半左右的朱轮市长的慰问接见。错失了龙门保护的一个高潮。(该资料据《洛阳农机学院学报》《洛阳广播电视报》《河南科技大学学报》报载洛阳农机学院现河科大毕业学生郝杨满、李洪发、教师陈继元、李教授回忆。)热烈的场面是悠然而翔的灰喜鹊在这一度荒凉的地方毕生难以见到的情景,它也许在激动、在惧怕、在搜索记忆和努力记忆。它在龙门桥上空徘徊,流连忘返。它努力的鸣叫得到高天上盘旋的鹞鹰的回应,鹞鹰一声长啸继而飞向九天云霄。龙门桥上慢飞的灰喜鹊竟然忘记了返回它筑在奉先寺高高岩壁上的洞巢。(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26

帖子

0

精华

社区游侠(lv4)

Rank: 4Rank: 4

积分
654
 楼主| 发表于 2020-9-27 17:59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 1966年8月27日龙门保护 高潮与尾声之六  《斑泪篇一一龙门石窟的千年劫难与今日欣喜》
龙门东山背后的阳光今天是在渐渐变淡、散开的云层中逐渐升起来的。它的阳光今天镀着浅浅的金色,在浅金色中略微有点发红。由于凌晨的细雨和薄云还不肯离去。太阳的升高显得十分吃力。它不等待伊河岸边龙门村的鸡鸣呼换,也不等待奉先寺中的群鸟鸣唱。好像急于迎娶新娘,又好像急于赶上一个早集。还好像一个有所预期的成熟的中年汉子。要登上东山头像往日一样,把第一缕阳光掠过伊河的浪波洒向西山石窟群卢舍那的微笑。也许,阳光的语言就是:您早!平安无事吗?
      但是,目前,龙门石窟还处在洛阳八机部直属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数百学生的围护之中。早晨八点,四周仅仅薄明,伊河的凉风还在一阵阵卷上山崖,进入一个个洞窟。让那些一边吞食学校送来的馒头夹咸菜一边警惕扫视周边动静的龙门卫士们身子微微一颤。山下龙门村已经三遍鸡鸣,嚼食过草料的耕牛似乎忘记了牟叫。龙门村显得寂静而且忙碌,早起的的主妇们一早就煮好了饭食,她们担心和心疼在寒冷洞窟驻守一夜的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十七八岁的娃子们。早早的就结伴把热饭送上桥头。龙门村,是一个古老的村镇,它坐落在龙门伊阙山门前,伊河的西岸,正当通向龙门石窟的咽喉之处。当他们夜半听到隆隆的汽车疾驰而过,一队长长的黑影气喘吁吁扑向龙门石窟。他们怎能一夜安眠。当他们知道是洛阳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的学生星夜保护龙门时。村中老幼妇孺无不称赞不已。记忆犹如早上的天空,云开雨住,往事随着伊河的波涛滚滚而来。伊河水的波涛不能忘记,龙门村的古槐不能忘记,龙门村的古稀老人不能忘记,龙门石窟的十万佛尊不能忘记,龙门村的村人有多少代多少人目睹了龙门石窟的雕像在自然的侵害下轰然倒塌,原有的龙门十大寺天竺寺、宝应寺、濳溪寺、敬善寺、训崇寺、奉先寺、乾元寺、石窟寺、看经寺、香山寺都在多次灭佛之祸和烽火战乱中大部毁灭。在帝国主义和奸商的盗凿中龙门村民和魏湾的村民曾经自发的拿长枪持棍棒武装保卫龙门石窟。但是龙门石窟的命运是坎坷多难的。龙门石窟自清代始,屡受帝国主义文化强盗勾结奸商盗凿破坏,以至我们看到的石窟内百分之七八十的雕像缺臂断首凄惨满目。也是夜半,寒星满天,伊河无波,却是隔岸有声。曾经美国人普艾伦勾结北京琉璃厂古董奸商岳彬以一万四千元的代价盗凿了宾阳三洞的《皇帝礼佛图》《皇后礼佛图》以及珍贵的三十多件佛像头、飞天雕刻、石狮等。现陈列在美国纽约市博物馆和堪萨斯纳尔逊博物馆内。一九四四年洛阳沦陷日本之手,宾阳洞再次遭到洗劫,南洞的二力士像和四个菩萨头被盗后陈列在日本的京都大学。龙门万佛洞的高浮雕护法双狮也陈列在这里。
开凿于北魏,极盛于唐朝的龙门石窟的一十四万两千二百八十九座佛尊和三千六百八十多种题记(据曾炳章《石言初记》)历经一千四百多年经受了多少劫难,龙门村民有多少个担惊受怕的日子,民国时期前辈们进行了多少次保护龙门石窟的深夜出动。皇天有鉴,记忆尚存。(也是有史可稽)龙门石窟的千年历史洒满了屡遭破坏的斑斑辛酸泪。今天龙门村民们终于可以放心,从昨晚两个游动的民兵口中得知洛阳八机部直属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的一个车队夜半前来保护龙门。他们的相遇充满了喜悦:
车队领队:哪里人?
游动民兵:龙门村民兵!
车队领队你们干什么?
民兵:治安巡逻,查看龙门。
车队领队:好!你们可以回去了。我们是~~~,龙门石窟由我们保护。
民兵:好!你们辛苦了。
龙门村的父老乡亲从26日晚得到民兵的报告,又看到27日清晨从八点半左右陆续赶来的支援学校的学生和九点半左右急急驶来的朱轮市长的小轿车。心想今天的事情不小,市里都来人了。
他们欣喜地说:龙门佛尊在这破四旧的浪潮中可以安然无恙了。
    龙门村的乡亲们看到的小轿车果然就是市里的,而且是市里朱轮市长乘坐的。他匆匆赶到龙门石窟只有一个任务。看望和慰问昨晚守护龙门石窟一个通夜的洛阳八机部直属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的学生们和今天赶来增援支持的解放军官兵和洛阳市一高、洛阳市一中洛阳建材校玻璃厂技校洛阳四中八中十四中的学生们,还要作下一步的保护安排。
此时九点半已过,所有来增援的各校学生,因为根据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保护龙门指挥部的部署。本校学生坚守各个路口,坚守各个洞窟。其他人员不准进入各个洞窟,过往行人在路口接受检查。这个禁令雷打不动。因此,各校学生聚集在石窟门前的停车场内。那里一时人头攒动,旗帜飘扬。朱轮市长下了车,穿过人群,走到斜斜的停车场滩地的高处。面对人群和远处滔滔的伊河水,他望了望高高的伊河大桥上聚满的向会场观望的人群。他激动地转向大家说:“同学们!同志们!市委市政府感谢大家不顾辛苦劳累前来保护龙门石窟文化遗产。特别要感谢洛阳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的同学们,他们保护龙门石窟行动快,到得早。从昨天晚上开始就驻守龙门,不顾寒冷下雨,不顾饥饿劳累。一直坚守到现在。也要特别感谢驻洛部队的解放军官兵,你们保持高度的警惕‘行动快到得早,支持地方小将’保护历史文化古迹的革命行动。是我们洛阳市人民学习的榜样。还有洛一高、洛一中、建材校、玻技校、四中、八中、十四中的同学们你们从市内各个地方闻风而动,毫不犹豫,克服交通工具和路远的困难,及时赶到龙门支援昨晚来到的同学。共同保卫龙门石窟文化遗产。充分体现洛阳市军民高度的政治觉悟和对洛阳历史文化的深厚感情。”
据参加这次大会的保护龙门的学生回忆,朱轮市长还根据当时的形势决策部署了下一步保护龙门石窟行动安排。即:“今后保护龙门石窟的任务交给龙门村民兵和解放军官兵。共同协助龙门保管所做好这项工作。由于这里条件有限,不具备基本的吃住活动等各方面条件。不适合长时间停留。因此,其它各校同学从今天下午开始返回各校,参加文化大革命。”
在一阵热烈掌声中朱轮市长结束讲话。会后,已经十点多钟。各校同学开始疏散,分批离开龙门石窟。
根据洛阳农机学院郝杨满、陈继元、李洪发、李教授共同回忆,洛阳农机学院保护龙门石窟的学生经过广播集合。紧急行驶。于8月27日朱轮市长慰问接见离开龙门石窟后于11时左右赶到龙门石窟。并说进行了保护龙门石窟和白马寺的各项活动。均见《洛阳农机学院学报》2002年《洛阳广播电视报》2007年2一3月《河南科技大学学报》2017年3月13日。并与洛阳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守护桥头的学生惊奇相遇。此段传奇,下一帖子再述。
各校学生于27日下午五点前撤退完毕。李根生说,他最后巡视一遍,确定龙门石窟出龙门保管所工作人员外不剩一人,他整好洛阳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最后一批学生队伍。保护龙门总带队李根生、孙绪增等与龙门保管所各位同志告别,并殷切嘱咐:以后龙门石窟不准任何人破坏,如有人来破坏,立刻电话告知我校。我们会立刻赶到。据知,龙门石窟至今除上世纪八十年代市场经济初期曾有佛尊头被盗凿又被追回外,数十年来没有遭到任何破坏。(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26

帖子

0

精华

社区游侠(lv4)

Rank: 4Rank: 4

积分
654
 楼主| 发表于 2020-10-3 19:32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1966年8月27日 龙门保护 高潮与尾声 《云层篇——龙门保护两种叙述的层云、阴霾和踌躇》
1966年8月27日龙门石窟保护的真相叙述让云层越积越厚,阴霾越压越低。以至让临屏打字的键盘显得笨拙和迟疑。但是,1966年8月27日中午龙门石窟的天气依然是晴朗的天气,伊河岸边的垂柳摇摆着柔软的绿丝绦,泛白的伊河水轻松地向北流淌。时不时两三尾白条鱼哗的一声跳出水面,那优雅的弧线,白光一闪就不见了。龙门山下小路蜿蜒光亮,石板缝中的青草绿中间黄。龙门山上大小洞窟在洛阳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学生的护卫下戒备森严。上午从市区不同方向赶来支援守护龙门石窟通夜的洛阳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学生的市内各校学生在朱轮市长接见后已经整顿队伍先后离去。中午近十一点钟,此时不辞劳苦的洛阳农机学院赶来保护龙门石窟的学生们来到了龙门伊河桥的西端。(据该校四位接受《洛阳广播电视报》采访的原农机学院现河科大师生确定)此时,’向龙门东山西山夹持的天空望去,晴空万里,鹰鸟翱翔,风起伊阙,一碧如洗。不知夏秋客所谓的云在何方?阴霾又从何处压来?
其实,在龙门石窟保护的真相开始的时候,叙述者的内心就已经是云层越积越厚,阴霾越压越低了。这云层,是关于在洛阳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叙述的对比中对洛阳农机学院现河科大学生郝杨满、李洪发、李教授(本人不愿公布姓名)、教师陈继元的叙述的层层疑云。这阴霾,是在两个叙述版本中,对如何解释农机学院现河科大本不可能存在的种种不实情节的担心阴霾。而那些叙述即:2001年3月《洛阳工学院学报》(前身即洛阳农机学院)所载马霆、雪瑞泽撰写的《洛阳农机学院师生保护龙门石窟纪实文章资料》,到《洛阳广播电视报》由记者童景箐、通讯员韩明儒撰写的自2007年2月至3月连续五期刊登的以《寻找保护龙门石窟的功臣》为总题的连续报道。其中第一期为采访龙门村村民,未果。其余四期分别采访的是原农机学院现河南科技大学师生郝杨满、李洪发、教师陈继元、当时学生李教授(本人不愿透露姓名)以及2017年-3月-13日《河南科技大学学报》寻廘影坊撰写的《龙门石窟为什么没有在“文革”中遭到破坏》这些回忆文章在长达17年的时间段,通过许多自相矛盾的,不合事理、不合逻辑的不实的叙述,虚构的情节,将一场洛阳市广大学生、解放军官兵、龙门村民兵村民、公交车司机、大型厂矿司机近两千人参与的保护中华历史遗产的可歌可泣全民爱国、爱中华文化古迹的大型行动,叙述为农机学院百十个学生一个学校的的单独行动。这种叙述长达17年之久并一再自我宣扬。不予更改和纠正。在今天当年全市人民保护龙门白马寺的真相逐渐公布的时候,关于农机学院学生当年前往龙门石窟保护龙门的真相也要即将面世。两种叙述的反差如此之大,的确令人不解,担忧。不由让人想起小品演员范伟的惊诧:“怎么会是这样呐?”于是心头担忧的阴霾便越压越低。
这里不由要引述一个小情节:一周前的一个晚上,路遇一位洛阳某大型厂矿的前宣传部长老朋友张兄,他说到前两天曾与几位老干部谈起当年洛阳发生的保护龙门石窟的事情,几个老干部大家记忆犹新。闲谈中他们一直认为,当年洛阳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学生首先彻夜挨冻受饿带头保护龙门石窟的事情,确实是干了一件大好事,不应该忘记。应该记上一功。如果当年没有这个行动,就不会及时震慑遏制了破四旧的势头,有可能白马寺(被破坏)之后就是龙门石窟。可是他们这些学生都觉得是小事一桩,不值一提。这也太大度了。(彼此大笑)然后我说:是的,你们还记得这事。真不简单。
      说实在的,关于龙门保护真相的历史资料的公布我倒是十分踌躇的。既想把其真相告知关心此事的人们,又不愿看到真相与假象造成的反差。因为它必然会牵涉到其中的一方在具体事实后面的很多有关声誉、学术态度、社会影响等等诸多问题。但是,历史应是真实的,不能让虚假的东西充当历史。这一点又是一条铁律!
       今天二零二零年十月三日,天气严重阴天,云层越级越厚,阴霾越压越低!   (未完待续)

补充内容 (2020-10-4 07:58):
    此篇应为“1966年8月27日 龙门保护 高潮与尾声之七《云层篇——龙门保护两种叙述的层云、阴霾和踌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洛阳圈儿微信
扫一扫
关注洛阳圈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