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新帖 设为首页

打开手机扫一扫

开启辅助访问

洛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便捷登录,只需一步

搜索
查看: 2809|回复: 2

妈妈

[复制链接]

8

主题

8

帖子

0

精华

社区游民(lv2)

Rank: 2Rank: 2

积分
150
发表于 2021-9-16 18: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在很小的时候,我家里的墙面上就贴了很多红红绿绿的剪纸作品,那些剪出来的花、鸟、鱼、蝶无不神形兼备,我就问娘:“这是谁剪的呢?”娘说:“陕西你大姨。”从此以后我对那个从未谋面的陕西大姨心怀仰慕之情。直到有一天,住在一个院子里的长辈趁我娘不在偷偷告诉我:那个剪纸的大姨就是你的亲生母亲。
     有些梗是能在心里卡一辈子,比如说这个。
     从那以后,我便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孩子了,会时常从娘的眼神中搜寻细节,在一种复杂的情感中寻求自我的调节与平衡,还极其渴望那个远在陕西的大姨会在某一天突然出现在面前,由我细致端详。
      终于,有一年临近春节的一天,一蹦三跳放学回家的我猛然见到了她。
      一头微微的卷发,体态匀称,衣服素净得体,面目端庄平和。一时间她望着我,我望着她,我们都仿佛要从彼此的目光中获得些什么。我惊慌,羞涩,失去活泼不知所措。小小的人陷落在一片汪洋般的情绪之中,最后只是在家人的催促声中怯怯地叫了一声“大姨”然后迅速地躲开了她的目光仓惶跑出家门。
      我一阵风似的在街道上奔跑着,以消减那早已“怦怦”的心跳,那一刻,紧张、陌生与喜悦并存,人生的第一次历练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的,我一遍遍地强迫自己接受:她是我的妈妈,她是我的妈妈,那种对自己的大力要挟如将一个硕大的苹果硬塞进小小的口袋里的感觉一模一样。
然而很快对她的崇拜最终是抵消了一些情感上的不适,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妇女,在我看来她就是一个生活的魔法师。
大姨的到来最大的变化当然是我。陌生感尚未消褪,她便迫不及待。先是温了一盆热水,一把将我揽在怀里,开始从头发到脸的一顿清洗,然后她拿来了红头绳,将原本毛呲呲的梳理不通的头发辫成四条细溜溜的小辫子。衣服左掸右拍拉扯平展,然后将我推至她的眼前左看右看,满眼的慈爱和欣赏。
      三天之后,你再看我家的土坯老屋,窗明几净,一切井井有条。厨房里烟熏火燎的盆盆罐罐锃明瓦亮,那种干净由内到外,一尘不染。墙纸被换过,木制窗户的窗纸也被重新裱糊,大红色的春字,福字,石榴等等被她灵巧的双手一一剪出,而我则将所有能领来的小朋友都领到了家里,让他们领略一下什么叫耳目一新,并从他们惊羡的目光中收获骄傲。
      我觉得我很有必要用大大的篇幅描述一下大姨做的那些陕西面食。
      大姨擀的面条又细又长,然后将从陕西拿回来的干辣椒面放在小碗里,切好蒜片葱花,浇上煮沸的油,“吱拉”一声,泼在面条碗里,水黄色的葱花蒜片没入面条之中,呀那种味道爽利可口令人回味无穷。她还让我买来梳子,单单一把简单的梳子,或是馍筐,或是利用一切可利用的东西,你再看我家的面食已是轰轰烈烈千姿百态。有酸辣鲜香的臊子面;滑爽可口的搅团;筯道香辣的芋面;什么丁丁面、窝窝面以及我俩在麦田里挖来的野菜蒸成的圆圆的碧绿香糯的菜饼,蘸上由葱姜老醋辣椒调制的佐料,咬上一口其味之美令人回味无穷。五年了,被我忘掉的有关陕西的一切又被这熟悉的味道重新唤起,亲切而又令人激动。你再看我家被她用筷子、梳子剪裁出的各类动物造型的馒头,简直憨态可掬栩栩如生,这哪里是馒头,简直就是艺术品。这还不算什么,我和她去河里捡来满满一筐小小的河卵石,并在河里清洗干净,于是那带着石头小坑、带着花椒叶子鲜香的馍馍便被烘焙出锅,又厚又香奇迹一般。
      那个春节我家成为左邻右舍关注的焦点,我的棉靴上绣的是喜鹊登枝,上衣的前襟上绣着梅花,加上油光水滑的发辫,新鲜的衣着,可真是春光满面行动虎虎生风。元宵灯节更有亮点,大姨又用细细的竹片和彩纸做成的两个极其漂亮的纸灯笼吸引了街道上所有的小朋友的目光,晚上她将蜡烛点亮,示意我把其中的一个送给院内长辈的孩子。当我提着那个灯笼走近长辈时,我看得出她满脸羞愧。
      那次大姨的回来,仿佛不是走娘家,而是在她这个小女儿面前进行了一场丰富多彩的民俗表演,而且大获成功,一直到现在那红红的油泼辣子、翠绿的野菜、金灿灿的玉米面鱼鱼,用筷子都夹不往的滑嫩嫩的热搅团都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最重要的发现不能忽略,就是大姨的勤奋好学和见识不凡,并且她极其重视孩子的教育,她每天都教我读书认字,晚上讲历史小故事,并叮嘱我一定要好好读书。短短一个月的相聚,她的一些行为习惯对我的成长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说的再怎么热烈,但是那个梗却一直都在。后来,我慢慢长大,在屈指可数的几次见面中,“妈妈”两个字我都不曾叫得出口。终有一天,在我最困难的一个冬天她又回来了,那天夜里我们娘俩睡在了一起,我趁着夜色低声叫了一声“妈妈”,妈妈将我冰凉的双脚紧紧抱在了怀里泣不成声。尽管这样我们的目光依然不能在彼此的眼睛里停留过久,她知道她带给女儿的是人性的残缺,即便自己有女娲补天之功也无法弥补。而我也终不能释怀,不是我不够宽容,是有些东西生命本就不能消化。
      前些年,妈妈病重,我匆匆赶到了她的身边,我将她揽在怀里,我告诉她,如果没有她,就没有我现在美好的一切,我不恨她,因为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妈妈听完,已不能说话的她重重地点了点头并眨了眨眼睛,眼睛里满是慈爱。两天后我一觉醒来,妈妈已在我的怀中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也只有在那一刻我的心才开始产生疼痛,我大口地呼吸,这才坐在床边无休止地凝望着她,并再一次强迫自己接受这永久的失去。

2 ~+ q% X  Q9 o/ |# l

590

主题

1万

帖子

0

精华

社区尊者(lv16)

Rank: 18Rank: 18

积分
32236
发表于 2021-9-17 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很感人

368

主题

3396

帖子

1

精华

钻石会员(lv14)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6549
发表于 2021-9-17 12: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人至深,语言真执,让人泪目。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洛阳圈儿微信
扫一扫
关注洛阳圈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