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新帖 设为首页

打开手机扫一扫

开启辅助访问

洛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便捷登录,只需一步

搜索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豫偃李红军

[原创] ◎玄奘长歌(长篇现代诗)连载

[复制链接]

454

主题

2971

帖子

2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5380
 楼主| 发表于 2021-3-17 20:22 | 显示全部楼层
◎玄奘长歌(连载)  u0 L: e7 L+ S3 x, k3 d
■李红军 著
9 J5 @- }( i% d( A8 z) v2 J 
% Q! m* u1 w+ N! r9 m9 ?◎玖·悲. |' c( S2 I% Q5 @
 
: K4 J  t0 q; J! ]7 O0 _. k隋大业五年(公元609年)。天子下诏,实行均田制。
, ?4 d: v3 y- f* R( \9 T8 ?百官自上而下,忙于严格+ P' U+ e. A, C+ O) |: H# }
按人口分配土地。缑氏满城风雨。陈村的里正忙于查实
/ L7 A1 R$ d- ^/ B; w: }, x: C户口。官府明令禁止:民间打造——
' J( H' X/ h. `0 s* c铁叉、搭钩、刀之类的铁器。而天子* D  s  _! Q% Z6 z2 Y: u* K
在蓟城建造朔宫,作为讨伐高丽的阵地。同时,
$ s5 E4 U5 H' ?4 s9 z) h自西京西巡,命途径的武威、张掖等地士女盛装迎接。
, M( C! u% B- M) V  k# V) h * H, Y( G  h8 u* Z0 ~2 o" R) m, J
陈家的土地面临削减。放火与点灯,也在4 C" {# t/ s& n. s0 q
缩减彼此的距离。传授儒经的晨昏,钟鼓0 G5 G9 N2 T! |- z
在青铜和牛皮之间一张一弛,歌唱的子规耗尽精血。& j4 l5 {# \2 E( O; s0 j
杜鹃在凤凰谷打磨赤焰。马蹄踏不到呢喃的燕子,飞翔: w7 e/ r" Q6 U; ?, m4 y2 @
成为肉身的重负。邪气如醉酒的流萤,暗中捕捉——
+ M) [0 b1 f3 c0 U! @4 D麻痹的年轮的裂隙。
, n$ U$ ^# {! a7 {1 y+ M 
! x3 y5 o# R5 G! N“孩子们,为父染病,怕是挨不过多少日子啦。”
% K9 r! t& ~) i& u  r“阿耶!你全是为了张罗咱们这个家,操劳所致啊。”
8 C5 @0 z( X+ c; ?5 [2 {1 u& h“大郎亲事已定,二郎出家净土寺,三郎经商有方,我唯独) A& ^4 A! ^8 O& U1 Y" x( f
放心不下四郎祎儿啊!”8 L& Q, M" J: A% i
 
$ g; N, n+ ~4 R# w( }$ t四个孩子,像四张被暴雨打湿的纸张,酝酿的字迹
( |3 i" i7 \& G( B! N& T( q; Z4 `随着山上的斧头和嘴上的舌头沦落满地。柴禾在林中重新
5 P. z: l$ c$ G0 V$ W又生长出一树鸟鸣。儒经的经卷,只有被风翻动,
8 D' P* x) I( b& L6 `  [6 n3 H& R4 y: i留不下朱砂和狼毫的圈圈点点。陈祎,年满十岁,最小,
2 t7 K- Z- O, S' }' K跪在父亲病榻的最前面。
* `# e( v$ O; ~* ~( _$ m) k : d& I* y; ?& R8 Q- d
“祎儿!你为何只是流泪,一言不发,一声不吭,这让为父担忧。”. l5 a; |. Z2 O! W9 M- G
“阿耶!祎儿——祎儿  `" R2 L% u' @2 W# b
哭年兽催促阿娘、阿耶走得早!
4 [% o% R6 z6 [. ~; A# u恨祎儿还没能为二老尽孝!”7 D1 \# U7 M5 z3 `7 @' t3 e
 / I( _5 V+ `( T6 ~/ A, s5 U+ I, h
陈慧闭眼。一滴倒淌的泪,乘着休水河濒临枯竭的浪波,
, k# c$ N3 ?! D+ S0 B# j: Q从嵩山之巅滑落,滴入缑氏陈河的那一记酒窝。! }2 `0 ]5 a7 B9 ~1 t: ?% A$ [& u
凤形的霹雳,龙形闪电。暴雨淋塌陈家; E- d; V2 x3 Y9 B7 T+ n
后院的西院墙。天宇分割时间和空间,无形的
+ h# o6 x4 x: }% u, v  K经卷,盈满生老病死的枝叶,卷入鸡鸭齐鸣的河床。
- s6 ~" d2 b% j& R$ Y: B" c0 G 4 u+ l& C; f/ p6 Y! g
母亲是地,躺下去,变成土褐色的大地。宋氏虽走了,
5 o- z. O0 G( j. B2 O可她的儿子——陈祎却走不出3 Z' ]( C; B% D7 [; B9 |
这脚下苍茫中沉浮的大地。5 ~6 D, z3 r5 z! S4 ~1 V' i3 G
父亲是天,随青天一起飞升,再也抓他不住。
2 |) p& p8 ~8 E/ P6 s, Q1 s一父一母的恩情,阴阳合一,像源自铜镜中的一脉流光
; i+ A* g# x0 ~3 ^4 `" u( i断绝在玉颜的泪池。
6 G& W; j! b* n2 t( C ! T- \5 w/ I2 M# F: A4 e) P1 Y. W
2021.03.09偃师。

454

主题

2971

帖子

2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5380
 楼主| 发表于 2021-3-23 14:15 | 显示全部楼层
◎玄奘长歌(连载)4 J/ N7 m7 j8 ]$ D/ b$ W7 y' H
■李红军 著
( V2 k5 m6 g* j. s' Q$ q. o 5 O8 L/ |" X9 I- C; w8 y: s& @
◎玖·悲
+ {8 N1 T# ]  F  P% G9 z 
) W$ R9 o" R7 u隋大业五年(公元609年)。天子下诏,实行均田制。8 H5 A  X+ ~3 P
百官自上而下,忙于严格. M% T8 x6 r  P0 g. a7 i0 N/ Z7 G
按人口分配土地。缑氏满城风雨。陈村的里正忙于查实4 e+ T, U* t: [5 M4 V. i
户口。官府明令禁止:民间打造——
3 g% k* O' r3 J+ p$ f, q2 l! `铁叉、搭钩、刀之类的铁器。而天子. M% M4 K1 h+ i& s
在蓟城建造朔宫,作为讨伐高丽的阵地。同时,
+ w8 X0 f" ]* b( v' i自西京西巡,命途径的武威、张掖等地士女盛装迎接。
7 S$ ~# \0 p, _6 O) Y- J 2 }* P5 V3 V# v& j! h+ b6 _/ E
陈家的土地面临削减。放火与点灯,也在
! x/ _) b* l' W/ F3 F缩减彼此的距离。传授儒经的晨昏,钟鼓
4 a/ J( U: O; i在青铜和牛皮之间一张一弛,歌唱的子规耗尽精血。
* Q3 f' ~& E) v7 ^% o3 d: l2 t: j杜鹃在凤凰谷打磨赤焰。马蹄踏不到呢喃的燕子,飞翔
0 Y2 e1 r- y0 B% n; }7 l* d成为肉身的重负。邪气如醉酒的流萤,暗中捕捉——
  D7 v7 E6 W8 ^( P4 q6 P麻痹的年轮的裂隙。
& G$ G0 C- C% G5 R4 o 
, a8 B% r) j4 v) t“孩子们,为父染病,怕是挨不过多少日子啦。”8 D! |- ~4 a# W4 X" X! B/ D% N
“阿耶!你全是为了张罗咱们这个家,操劳所致啊。”
; t7 w0 p" ~6 P3 o" b“大郎亲事已定,二郎出家净土寺,三郎经商有方,我唯独
0 C; f9 Q: j$ V4 J8 c放心不下四郎祎儿啊!”
& K; Y0 K8 o, Z* T  G* K 
' j  G0 z. G- Q$ \4 _9 r" \四个孩子,像四张被暴雨打湿的纸张,酝酿的字迹
4 Z# Y$ O$ [. H  G随着山上的斧头和嘴上的舌头沦落满地。柴禾在林中重新0 s1 O! j) W* \( V8 T! b' x3 ^
又生长出一树鸟鸣。儒经的经卷,只有被风翻动,
# M+ I) D7 y* F) S* q  R  H+ @  B留不下朱砂和狼毫的圈圈点点。陈祎,年满十岁,最小,
: R9 B& S4 ^0 e' x1 F, |跪在父亲病榻的最前面。
+ J2 u7 D$ d% P/ j* v& M  X ' ]5 n+ C( y/ t4 q( M
“祎儿!你为何只是流泪,一言不发,一声不吭,这让为父担忧。”
# M1 F# D- u) C% k“阿耶!祎儿——祎儿( n" J4 m. S) [6 [! R% c
哭年兽催促阿娘、阿耶走得早!
; h2 `' m; I+ {! g3 I恨祎儿还没能为二老尽孝!”
' F& X5 t" m; k  O9 M& E" H 8 @7 l$ ^3 c5 j3 X  L8 ?4 \; z
陈慧闭眼。一滴倒淌的泪,乘着休水河濒临枯竭的浪波,
# [% Z: \: K& {) J" c从嵩山之巅滑落,滴入缑氏陈河的那一记酒窝。! E3 ?5 r% _0 G( f
凤形的霹雳,龙形闪电。暴雨淋塌陈家* c5 E& M# C0 N* {% ~
后院的西院墙。天宇分割时间和空间,无形的) m% i, k9 ~( c& O
经卷,盈满生老病死的枝叶,卷入鸡鸭齐鸣的河床。
. K- V. f4 L/ r% w, m 5 W3 Y) u' D/ w2 r: s
母亲是地,躺下去,变成土褐色的大地。宋氏虽走了,- ^6 v0 s5 q- ~- q" N
可她的儿子——陈祎却走不出
/ s- |# d1 ~& ^1 _1 ]( X这脚下苍茫中沉浮的大地。
# m3 T' j5 I+ ?# X父亲是天,随青天一起飞升,再也抓他不住。' J1 A$ a/ H+ z
一父一母的恩情,阴阳合一,像源自铜镜中的一脉流光
. }7 e, T& G, m3 s% `% \" l断绝在玉颜的泪池。: j0 M% F2 U5 ?0 N+ g% {( {1 y
 7 O: h; L; b) _7 G2 _( ^
2021.03.09偃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洛阳圈儿微信
扫一扫
关注洛阳圈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