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新帖 设为首页

打开手机扫一扫

开启辅助访问

洛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便捷登录,只需一步

搜索
查看: 1398|回复: 21

[原创] ◎玄奘长歌(长篇现代诗)连载

[复制链接]

454

主题

2971

帖子

2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5380
发表于 2021-3-2 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玄奘长歌(长篇现代诗)连载
  @2 `8 P. ?' E/ M: K
■李红军 著
( t% u. F6 g3 @# m: ^ . R0 F  @  w: W" c
◎序诗

9 I  f6 g6 m* A: ~8 \1 ~; X八月。莲花俯首池沼中夕阳逆袭的倒影。6 b! [" R3 t/ d! o4 B
八百里沙河,过玉门关第四烽火台,走百余里,却. Y) c  d3 R. [; P, A' x8 f
不闻一朵哪怕咸腥的浪花。; V, {: Z7 q% u, t2 P
所有的浪都被沙吞噬。一寸寸向着西方挪动的0 g5 I$ |/ H9 [. z6 K0 Y
脚印,在回望的刹那,已被流淌的沙掩埋。! k# ~5 I2 X  f, f0 c5 k$ Y
白骨和马粪,不带一丝人马的气息。- Z3 {& n) j+ {, e  u6 [6 l
风纠缠衣衫紧裹的肉身,搜索芝麻般大小、) _, R0 j0 w; }" i  m
翠竹般拔节的闪念。" ?3 Z( e; \" s4 Z# K! c
血泡与茧子并生,脚掌与大地间歇式的摩擦: i  F+ p0 ]0 H9 N. i; E/ O% S
成为横亘在前途的踯躅律动。
) T. a, r# U, X6 f% r每一粒沙子,当空舞动成为一粒黑漆的太阳。, I( W/ `( L. h4 I( a% _. E
数以万计、亿计、兆计的沙子,随风摆脱粘滞的
: [  j7 t  m( O% G* s( M4 @4 L重力后,足以令指南的太阳失明。/ j- E! G& ~8 r. V8 `  ]* u! ^( h
渴意来自龟裂的念诵《般若心经》的声音,- x! D. @+ d9 r6 ]; u+ ?9 C8 x
野马泉只是荒诞的传说。
1 D* p7 C- V& a青筋鼓舞手指,抓取老马背上皮囊。
! m5 }  z: l- V6 g8 K& i9 d/ Q皮囊重若千钧,失手坠落在地。马蹄纷飞,皮囊中
- I; e* N( b+ [7 V6 C储存的水,可供跋涉千里的水,
% d3 J2 B( X1 @  l用比白驹过隙更快的速度奔驰向漩涡般桀骜的沙漠。
* V8 s( `# k5 W8 G脚下的路,被水砍断。每一步都是深渊。6 f4 A6 `' h* ]1 k  P! O" A5 Z8 f
声音从蜜蜂的翅膀中夺目而出,催开花粉,
) Q# m" {) M5 p  \' u- P9 G撞响铜钟,荡向沙河尽头——七百里外的伊吾国:  E& L4 t$ E1 T% w- I
“我当初发下誓愿,不达目的,
8 ~3 e" O: c1 X: T( [) R决不回头一步,现在怎能为取水而折回?
3 {4 y2 J& p, y" j5 ?4 K$ w6 z) ^宁可向西而死!
) c' x6 P- z+ ^/ [6 n/ t+ a, i决不东归而生!”
. P3 d  p6 j1 x' b' E7 X/ p
8 ~/ I: P6 ^* `" Z. }. J- e2021.03.02偃师% ~1 j  B. `( U! B" S. V  \
- j5 ]5 G3 z% p4 @. X
(未完待续——)

294

主题

3655

帖子

0

精华

钻石会员(lv14)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3199
发表于 2021-3-2 17:4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朋友大作,热情为你点赞。

5830

主题

4万

帖子

3

精华

贵宾

老兵

Rank: 5Rank: 5Rank: 5

积分
120808

活跃达人论坛元老社区版主

QQ
发表于 2021-3-3 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鸿篇巨制。

454

主题

2971

帖子

2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5380
 楼主| 发表于 2021-3-3 19:44 | 显示全部楼层
◎玄奘长歌(长篇叙事诗)连载( k5 ?9 F3 d2 J6 }6 t
■李红军 著# J7 @) [% R) Y7 ~  T$ Q/ M
( |* u( g. r2 e3 v6 \1 b0 {$ T* A, A
◎序诗(修改版); a8 z" V* P/ G$ T# e! Z3 c
# z5 y1 v; p. m( |8 X6 D) J3 d3 O
唐贞观元年(公元627年),秋八月。
! K" v4 j; N- Z# |) E莲花俯首池沼中夕阳逆袭的倒影。桂花翘首西风。
  D; r7 A' G& H7 w/ R3 B- g8 y: R% f% X$ ^  U: D  }2 E
……过玉门关第四烽火台,八百里沙河走过百余里,却( A& N+ V9 O" b
不闻一朵哪怕咸腥的浪花。
3 ^  v, x) u$ s' ^0 }) }: m所有的浪都被沙吞噬。一寸寸向着西方挪动的  m9 ~8 f$ ?$ d6 _8 _; U1 d
脚印,在回望的刹那,已被流淌的沙掩埋。
- Z  F. C2 V5 p/ w* ^( l
2 t& y6 ~4 F( E白骨和马粪,不带一丝人马的气息。
6 i. {( q5 r" G: x4 c0 Y2 u( z! [; X5 o1 _- a' v9 n: G
风纠缠衣衫紧裹的肉身,搜索芝麻般大小、6 z, d; V  B2 U7 E, [6 o1 X4 Y) z& V
翠竹般拔节的闪念。
, E/ z" {9 e: N血泡与茧子并生,脚掌与大地间歇式的摩擦
) ?! ^$ a( C* ]& v成为横亘在前途的踯躅律动。' `3 }0 A' [4 y0 ^6 g# J! h
每一粒沙子,当空舞动成为一粒黑漆的太阳。  H) r; c3 d' x# U/ i7 B
数以万计、亿计、兆计的沙子,随风摆脱粘滞的
5 s- m* O% f- U4 |  I$ {( @! w* p' @/ S重力后,足以令指南的太阳失明。. y9 p6 }) h" ?& k7 j
( w4 a% F( L! t; ^& a
渴意来自龟裂的念诵《般若心经》的声音,3 l+ w% h; v' @! f# a- p
野马泉只是荒诞的传说。  u( h' X. x9 M5 F
青筋鼓舞手指,抓取老马背上盛水的皮囊。; m1 F7 k% _3 o
皮囊重若千钧,失手坠落在地。马蹄纷飞,皮囊中
1 V" b) ?5 @! q) V储存的水,可供跋涉千里的水,% x5 \# \1 Y0 k2 o$ t2 l4 _
用比白驹过隙更快的速度奔驰向漩涡般桀骜的沙漠。0 P3 n& ]7 Z# O1 Q

7 }, E( t: M" ?) [脚下的路,被流空的水砍断。6 f" l" k7 M4 j1 C0 M
每一步都是深渊。( Q+ [1 v- J2 U
第四烽火台突破袅袅的海市蜃楼,在烽火的
0 f# ?7 S; m) A" u. x9 v& u赤焰中招手,6 [4 [- F" L/ w5 p+ i
那里有水。水。水。
( q1 f. D1 K1 N待命的水。佛祖的水。观音的水。
8 u* U: g" f3 u; ~
) u4 A7 D) f0 g: v4 ]' s顺来路返回十余里,磨头槐的根须从故乡缑氏穿越1 h1 b) X/ h! ]- V
大地,穿越鞋子,接通脊椎。
6 q& H: r7 i/ H5 D9 p一个声音从蜜蜂的翅膀中夺目而出,催开花粉,0 R$ B; q9 v' {- x3 n8 ?+ ^
撞响铜钟,荡向沙河尽头——七百里外的伊吾国:
2 g  W" f6 H/ `5 s2 e. m3 W3 D/ P4 R) h9 n* N' A+ q8 r
“我当初发下誓愿,不达目的,7 q6 M, N7 p+ Z+ b- l, E+ j9 Q
决不回头一步,现在怎能为取水而折回?5 k+ L$ U) _- [& _+ M' `
我宁可向西而死!
! I( Z% i- U6 I' [- X决不东归而生!”$ m  `$ |" |' Q6 h) M1 B

. p, p7 `2 [4 J- a6 X9 c2021.03.02-03.03偃师
. _5 K+ u) n, U: c# z1 F  I. B$ c& C
# `: }; W( C9 Z( b+ W(未完待续——)

0 v: o$ V" D5 q0 a2 L1 `" L: Y/ o/ l

454

主题

2971

帖子

2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5380
 楼主| 发表于 2021-3-4 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玄奘长歌(连载)
* G6 o; C( y* E+ R0 g■李红军 著
$ Q/ m$ `' O1 ]) ]' Z4 n, E. \( K. O# u+ K6 v$ K
◎缘起 , s# f+ R* D$ e+ J) a8 E) X; p
, {0 ?$ }8 v6 t" j  [
    在这个发帖诗文远没有发贴美女图片吸睛、吸赞和吸评的时代,诗歌何为?我经常自问。
5 N  r/ G, ^0 c  ^/ ~/ x' ?    我觉得诗歌存在的作用除了让人放浪形骸之外,就是精神的高蹈。
6 P+ r1 d- |5 Y, w9 z    可以说诗歌百无一用,细想古代,还有最具实用价值的赠别诗。可现在,高铁和飞机、微信和网络都让诗歌的赠别成为一种思想和理念上的退化。
) j$ b; M) N8 d* `: b; `    人到中年,我的精神也经历了一系列的蜕变,尤其是在经过事业生意和家庭生活的磨难之后,我需要突围,需要精神的长征。
2 H" R/ D- x' j* d6 T5 B" T    我首先想到的是跟我的名字红军一样的那支部队,所进行的红军长征。我想用笨拙的诗笔写作长诗,无论是抒情诗还是叙事诗,甚至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我都甘愿去尝试。 : N  C/ W+ ]2 o) O) Z
    然而,我很快发现有关红军长征的长篇叙事(抒情)诗或者史诗,早已有人完成。这里面值得一提的是长篇叙事诗的代表是何辉的《长征史诗》,而长篇抒情诗的代表则是龚学敏的《长征》。尽管两部作品各有优劣,我还是决定不冒这个险,选择绕道。 + `1 n2 r1 [, U/ ^2 {& |
    在我的创作计划中,除了红军长征之外,还有玄奘和二里头两个长篇诗歌题材。这两个都跟我的故乡有关。玄奘故里在河南偃师缑氏镇,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在河南偃师翟镇(镇名全称)镇。
7 {, ^& L% j* r    最终,我首选玄奘。初步命名为《玄奘长歌》,叙事和抒情并重,叙事用描述和对话拓展,抒情则用意象和形象铺砌。 3 D" n5 n' A$ g6 J- X
    我之前的诗歌写作除16000行的《赤子还乡》和由81篇短歌组成的《古希腊伊索诗歌集》之外,就是大量短诗,视野意境均较为狭窄。这次想有个探索和突破。
1 I* D; a& U8 U7 o, Y    玄奘的经历在那儿摆着。我要做的是把那些经历化为诗意,成为人生的一种供养。别说唐代,玄奘的行为无人能匹,即便现代,又有几个人能单枪匹马西行印度?写作玄奘,就是向人类的雄起致敬!
( }' f. W, |$ k    创作少不了参考必要的资料。这次,我给自己下达命令,参考书籍要尽可能少,因为文学尤其是诗歌需要的是想象。
% K' w1 W" I7 H( A" _& D2 L2 j    古人著作方面,我仅仅选择玄奘著《大唐西域记》以及唐慧立本、彦悰笺的《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今人方面,我则选择董煜焜老师著《玄奘大师与玄奘故里》暨《丝路追梦:探秘玄奘西行》,以及张力生著《玄奘法师年谱(英汉对照)》。总共5本书,目前感觉足矣。
2 ?: o- j* Y1 t+ ~7 @; R2 Q    首先写出的是序诗。我慎重地选择了玄奘西出玉门关行走在八百里莫贺延碛前往伊吾国,口渴难耐之时去马背上抓取盛水的皮囊,因为乏力而不慎失手,使得皮囊坠地,饮用水全部流淌一空的那个孤苦无助的定格场面。 * H* k1 M. E9 [6 n6 r# b6 ^
    我想把这本拙作献给我的父亲李景松和母亲赵淑芹。 " Q) Q5 Z- ~7 o) y7 ^" W
" }' r1 i  }5 l  W* y
    2021.03.04偃师

454

主题

2971

帖子

2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5380
 楼主| 发表于 2021-3-5 09:33 | 显示全部楼层
◎玄奘长歌(连载) ( J: a( o% @; [+ }* f/ n0 W
■李红军 著
3 V) W' [( w- d4 ~, I, y" q" \9 [" F1 V- M
◎壹·诞 , J& u. u, B) M. M

$ H: B& M5 Y/ f7 U" j凤鸟不至,河不出图,吾以矣夫! , |) d/ Q+ i$ `
——孔子《论语·子罕》
8 ^" [. m; W( R
* M1 k( V+ a/ ?7 m隋文帝仁寿二年(公元602年),春。
2 G) i+ n5 @" m9 X5 g, R1 o" e7 e4 ^/ F. [, J
昨夜,璀璨银河的星辰挂在嵩山,背负图书的龙马 ' _9 g/ ]6 y; a; A( q1 A
沉潜在黄河。
' @9 K+ Z1 |$ d& _/ J) q# S不度玉门关的春风,踩着日晷的影子和水漏的嘀嗒声,   O! e0 N% [2 B- S$ p
度进内陆小城河南府洛州缑氏县(今河南省偃师市缑氏镇), , e/ f4 d( s: I$ S) E
度进陈河村一户悬挂着陈字灯笼的儒家门扉。
" M& y: V- |2 b& c, H: y7 i  V  k9 I6 ?* m5 d
凌晨的惠风,无声无息,悄然融进东方的一抹鱼肚白。 3 C- k* K! i) D) P/ x
接生婆用滚水烫一下剪刀,消毒,
0 e, b1 |: _, k! M7 o5 {咬着牙关剪断赤子脐带,内室哇地一声啼哭, 7 h9 S3 m" u; g. k" F
窗户纸震动,梧桐树叶震动。
* G9 b( x4 ~  t- Z: Q7 u; N$ [# ]) Q6 I/ E4 w5 ~+ E/ {
宋氏婢女出内室入书房禀报道:“娘子生了,娘子生了, % w: z% e* D+ ~* r
恭贺阿郎弄璋之喜!” , q3 ~$ y+ M6 G- N+ b6 |% _, C
奴仆跨进门槛禀报道:“阿郎!族人和村民都说,陈家 7 c3 ~& f& `1 t8 G0 E+ f
四公子降生的黎明时分,听到上百只凤凰——
. @2 V' ?( t. a; ^6 ^9 v+ D在村口的山谷齐鸣。” ' v# r* K; I2 E' f5 x, G

  S0 s5 g. |$ h: V嘘!不可妄传,要是被官府抓住把柄,可就——
- o: H2 ?- Y6 {; G  b; i5 h* q. K* R, L
1 h/ h* Y" c- K" R0 s  ^* }; i一滴金黄的蜂蜜滴入陈慧多年淤积的苦海。不等甜蜜 3 C+ Y, v' H8 a% N, {+ M4 {$ F
化开一丝一毫,花瓣的羽翼即刻合拢。
0 I; ~* ]5 w3 u- |) ~5 H6 j: [: l
- G& |$ j& I7 u7 a来到偌大的庭院,凝望墙头漫步的大红冠公鸡,
: V7 ?$ V, i, q7 M, k一个虚掷石块的动作,抛物线般 8 P$ K3 c1 x/ k  ^6 {4 C
从儒家经卷上滑过,触发公鸡的鸣叫,族人和村民家的
2 M9 w8 t& ]9 J8 c' v8 j% X公鸡,纷纷更更更地跟着欢叫。陈慧这才汗落。 % V4 ]* J! c6 M& y

, o4 k4 z4 G) E中年得子,意味着夕阳的风骨有更多拿手的拐杖,
$ v8 Q3 f. {( d9 L/ T7 j+ M" Z支撑风烛的步履,漫步青山欲燃的怀抱。 9 C; J! @/ p( C0 Y$ ?: _
$ q1 A4 j2 u* x$ O4 @  F3 Y, B4 K
眼。尚未睁开。父母亲大人的模样,停留在昨夜的   f6 w) h# ~0 \  z
星辰之中。开水的热气弥散,乳香再度扑鼻。
, M' Y( T; j: O) b1 d2 ?  L4 a5 }# |( W水漏消声而不匿迹,温存脉脉。 / u) D; Z6 Z# r, H6 F
南来北往的风,东奔西走的云,
0 r5 C1 L- \2 n( C$ t纷纷,紧握苦涩的莲子,在街坊传颂人间有关 , S6 ?% J7 J1 h, m6 Q9 [
硕果的花信。 + D6 y5 A: c3 U7 g  q

+ d! g0 T) N% u& }( j宋氏低眉,梅让位于桃,乳房再度塞进赤子口中, " i; Q4 L3 F- g& U  D
赤子已闭嘴,满足于濒临干涸的乳汁。 " r) H; d0 @0 v5 [  _
“郎君,给孩儿取个名吧。”
1 P% F2 F7 o0 G6 i, M9 O$ q$ r' H: I! \3 `
父亲大人转身,随风潜入书房,双眼化作十里风光, " Y4 e6 A) i, f' I/ F. O( ]
满架满橱的书卷,抖落开来,向着他宽大的衣袖飞奔。
5 g" G2 j6 G% @' y8 w7 V3 p8 u他闭眼。像此刻的自家四公子一样闭上眼。
' d( P8 A1 d7 f  N' n- e桌案上肃静的儒经、佛卷、道书,哪一个会首先
- d1 D$ {: P) A% I幸运地接通他指尖纯真的心跳? 8 I7 B( o9 j; j* ]: [% q# Y# v, }, f

) A/ d1 \5 k# u) w4 M+ L9 F祎。
% V" T3 z/ w( r% c, G0 p示字旁,携手一个韦字,从不曾落尘的
& G5 q, A; A) W6 v+ {《尔雅·释诂》书卷中,荡着秋千,跃入眼帘, * D6 v4 T5 C! ^* g% ?
意思是美也,美好也。
8 L8 D7 q0 [; R* \3 R+ v8 F陈祎。哦!这定是一位良实、忠纯的子嗣。 ! j5 w& ~; a! o2 {. }7 G3 v: ?

" ?, x% ~. {/ v4 X: {; W笑容从宋氏眼角的鱼尾纹流露。悬在腮边。 8 E  o/ t+ j+ \, U" l, K
! l  H) R- p) J. n# M
“娘子!多一口人,罐里的粟米
) N8 K6 `* B$ i; [$ v, e总还是能够挤出来的,可眼看——
! X% N0 e3 E6 l( K这东都洛阳即将成为夏桀、盗跖的巢穴,
  ]; W* ~3 _1 Y3 \) y' `5 x$ m4 a黄河、洛河流域即将成为豺狼的洞窟, 4 l7 C9 [) X' Z/ t$ r8 x) D
祎儿,他,未来的路在哪里啊?”
! y6 D# n; T8 j0 [  S# E4 x$ g$ J: N& y* M4 z) O
“郎君!我不求他冠带,不求他金银,只求他一世平安!”
- t# W+ j- m+ p  ~  u% b5 V" s+ h5 G; X1 R. l" q0 ^
2021.03.05偃师。

454

主题

2971

帖子

2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5380
 楼主| 发表于 2021-3-6 13: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玄奘长歌(连载) ■李红军 著  ◎贰·悦  “郎君快看,祎儿眼睁开了!” “娘子,是睁开眼!” “眼睁开。眼在先,先有眼,然后才有睁开这一说。” “哦?宋娘令陈郎刮目相看。前几个孩子也没见你这么说过!”  “许是我忘了,这个孩子有些特别。我总感觉。”  牡丹在微明的露水中,点燃色溢香凝的 灯笼。无名的莲叶,在天空与水面之间的田野铺展, 田连着田,就像缑氏县游仙乡控鹤里凤凰谷陈河村的田野 一样广袤,遮天蔽日的春晴,一望无涯。  雨浥凡尘,光阴不再轻浮,杨柳色与禾黍之色 将铜镜中的斑点拭去。露出青春之前的容颜。  祎儿那一双大眼,清澈如经春历夏之后的秋水。 辘轳随襁褓中透露的心跳转动。源自地脉的涓流,反馈在 从厅堂到书房再到灶膛的香火、烛火和柴火之中。  眼睁开。而非睁开眼。 只有眼睁开,万物才从隐身之所涌入大千世界。 空间才随着时间展开,进入生命千呼万唤的 年轮和涟漪。圆心在,同心圆就在,扩展而浩大的 阳光的清芬和光焰就在。  尖锐的悦。多边形的悦。统统用心来兑。  当兄姊的面孔和身影映进祎儿的眼睛, 他的眼珠慢慢地不停地转动,像是跋山涉水来 辨认,兴许兄姊已经感知生命的活泼,让祎儿静不下来; 只有面对父母亲大人,他那黑白分明的眼珠才 盯着看,仿佛怎么也看不够。  他那一双粉嘟嘟的小手,来回挥舞,试图抓住些什么, 母亲给他一块美玉。他不要。 当宋氏把慈爱的脸庞伸进他稚嫩的手掌,他 咧开嘴笑,他的一根食指悄然塞在母亲落泪的唇角。   2021.03.06偃师。

454

主题

2971

帖子

2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5380
 楼主| 发表于 2021-3-6 13: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玄奘长歌(连载) ■李红军 著  ◎贰·悦  “郎君快看,祎儿眼睁开了!” “娘子,是睁开眼!” “眼睁开。眼在先,先有眼,然后才有睁开这一说。” “哦?宋娘令陈郎刮目相看。前几个孩子也没见你这么说过!”  “许是我忘了,这个孩子有些特别。我总感觉。”  牡丹在微明的露水中,点燃色溢香凝的 灯笼。无名的莲叶,在天空与水面之间的田野铺展, 田连着田,就像缑氏县游仙乡控鹤里凤凰谷陈河村的田野 一样广袤,遮天蔽日的春晴,一望无涯。  雨浥凡尘,光阴不再轻浮,杨柳色与禾黍之色 将铜镜中的斑点拭去。露出青春之前的容颜。  祎儿那一双大眼,清澈如经春历夏之后的秋水。 辘轳随襁褓中透露的心跳转动。源自地脉的涓流,反馈在 从厅堂到书房再到灶膛的香火、烛火和柴火之中。  眼睁开。而非睁开眼。 只有眼睁开,万物才从隐身之所涌入大千世界。 空间才随着时间展开,进入生命千呼万唤的 年轮和涟漪。圆心在,同心圆就在,扩展而浩大的 阳光的清芬和光焰就在。  尖锐的悦。多边形的悦。统统用心来兑。  当兄姊的面孔和身影映进祎儿的眼睛, 他的眼珠慢慢地不停地转动,像是跋山涉水来 辨认,兴许兄姊已经感知生命的活泼,让祎儿静不下来; 只有面对父母亲大人,他那黑白分明的眼珠才 盯着看,仿佛怎么也看不够。  他那一双粉嘟嘟的小手,来回挥舞,试图抓住些什么, 母亲给他一块美玉。他不要。 当宋氏把慈爱的脸庞伸进他稚嫩的手掌,他 咧开嘴笑,他的一根食指悄然塞在母亲落泪的唇角。   2021.03.06偃师。

454

主题

2971

帖子

2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5380
 楼主| 发表于 2021-3-6 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玄奘长歌(连载)
5 I- t- n' B0 m6 I, W% f5 m* w; t■李红军 著
) N7 q( V( x* M1 [) s1 t& v$ r2 b! w7 z 3 i( R7 L& @& H) @) G
◎贰·悦
  `1 L* q' ^: t+ ?" c8 P+ J : }: T& G! I7 s0 |
“郎君快看,祎儿眼睁开了!”  P/ F# Y, W) {5 t
“娘子,是睁开眼!”
' X. {! F2 `0 Z# T: f6 b7 y“眼睁开。眼在先,先有眼,然后才有睁开这一说。”
5 }3 N8 g2 K: L& E4 ~  w; g1 @3 x“哦?宋娘令陈郎刮目相看。前几个孩子也没见你这么说过!”! M& y* {! O" c% V' \! {. i
3 n& ~" ]; l# w& |
“许是我忘了,这个孩子有些特别。我总感觉。”
" H) ^. ~3 W8 i1 ?. N! g
2 U- p5 z* W. t/ x; G' O牡丹在微明的露水中,点燃色溢香凝的$ F4 f2 g5 T' T; c7 o( M
灯笼。无名的莲叶,在天空与水面之间的田野铺展,$ w2 s  D& t. m- @7 x
田连着田,就像缑氏县游仙乡控鹤里凤凰谷陈河村的田野
) W4 s3 y6 H( B" q/ n一样广袤,遮天蔽日的春晴,一望无涯。
( p) z! y3 F' V1 Z% v! L
1 y/ K7 F  s# ]6 k) r; R- D雨浥凡尘,光阴不再轻浮,杨柳色与禾黍之色
+ u; {0 U7 ^9 V% R将铜镜中的斑点拭去。露出青春之前的容颜。
6 ]6 j+ m! U5 d8 E
6 J9 @8 W9 Q3 x! V祎儿那一双大眼,清澈如经春历夏之后的秋水。& \5 Q4 u+ ]- N: @3 C7 M9 Y
辘轳随襁褓中透露的心跳转动。源自地脉的涓流,反馈在1 ?; ?- A9 e; q1 s4 a1 R6 P. v
从厅堂到书房再到灶膛的香火、烛火和柴火之中。
  }- x, T3 r1 J' D " O8 N. @$ l: T' P. R
眼睁开。而非睁开眼。- f. ~5 f9 `) B6 Q% C
只有眼睁开,万物才从隐身之所涌入大千世界。
0 I, J3 m' Z2 N  L. }, I空间才随着时间展开,进入生命千呼万唤的
: T/ e7 h$ \1 _" \( C" W% r) G/ Q年轮和涟漪。圆心在,同心圆就在,扩展而浩大的
8 g2 ~3 |( ?( ?) S) M7 c. w阳光的清芬和光焰就在。/ J8 Q% |6 |* D! e# I' N

- ?; [) F. M1 d: z8 W尖锐的悦。多边形的悦。统统用心来兑。# c6 q& E8 ]* b+ K

% u$ |8 E* ~$ I, M. _6 P当兄姊的面孔和身影映进祎儿的眼睛,6 f% x! A6 H# m, Z7 P  D/ |
他的眼珠慢慢地不停地转动,像是跋山涉水来
: K" k% W+ }) e! R  `3 a: f5 q6 k辨认,兴许兄姊已经感知生命的活泼,让祎儿静不下来;
# I, [, w1 K, v只有面对父母亲大人,他那黑白分明的眼珠才6 g4 U$ b$ @  s% O4 ^0 U4 ~  }2 h1 @# I+ h% U
盯着看,仿佛怎么也看不够。6 @/ Y; f8 s' x1 m8 }
* Q  @6 T) Q; E$ }
他那一双粉嘟嘟的小手,来回挥舞,试图抓住些什么,
2 l4 }: Y0 C, A母亲给他一块美玉。他不要。
) \% v- d* B5 Y+ h1 t当宋氏把慈爱的脸庞伸进他稚嫩的手掌,他2 p& T& [  c/ @% V( d+ d* C/ s
咧开嘴笑,他的一根食指悄然塞在母亲落泪的唇角。 3 L' o% O4 h+ Z1 O/ |

* t8 J: D2 J; X/ v2021.03.06偃师。

294

主题

3655

帖子

0

精华

钻石会员(lv14)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3199
发表于 2021-3-6 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巨篇大作,好好学习欣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洛阳圈儿微信
扫一扫
关注洛阳圈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