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新帖 设为首页

打开手机扫一扫

开启辅助访问

洛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便捷登录,只需一步

搜索
查看: 266|回复: 0

[投稿区] 立正

[复制链接]

59

主题

264

帖子

0

精华

城市猎人(lv6)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积分
1633
发表于 2021-2-23 13: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立正(小说)
    从深圳打工回来,我背着大包小包,随着涌动的人流走进火车站广场。
    太阳掉进了高楼里,余晖斜射。一打听,发往县城的最后一班客车已经出站,我无聊的在广场上转悠,心里想着晚上住宿问题。
      “大哥,刚下火车吧。”一个脆生生的女声。
    我抬头一看,面前站着一个女人,有三十多岁吧,城里人打扮,一口不太流利的普通话。她面带微笑,熟人一样,我受宠若惊。
      “刚下车。”我不好意思的胡乱回答。
      “从南方回来吧,满载而归。”女人搭讪着。
      “都是些生活用品。”我保持着高度警惕。出门在外,得多长个心眼,现在坑蒙拐骗的事太多了,稍不注意就会上当受骗。
      “敢问大哥要往哪个方向去呀?出门在外,一定要小心。”女人打量着我,一双会说话的眼睛亲切自然。
      “没车了,想找个地方住一宿。”我放松了警惕。
      “大哥,听口音你是豫西人吧?”女人很热情。
      “嗯,洛河岸边,红柳乡。”
      “哎呀,我也是红柳的。红柳的庙洼。”女人显得有些惊喜。“我也是出来打工,在这都七八年了,现在在饭店干。我刚才本来是来接个亲戚,来晚了,我表姐已经接走了。”
      “我是庙洼南边的庙头村。”我心里一阵窃喜。
      “哎呀,想不到在这里遇见老乡了。”女人眼里充满惊喜。“往咱那儿发的车都已经走了,你今天也回不去了,晚上,晚上咋办?”女人一脸忧郁。
      “找个旅店将就一晚上,明天起早回家。”我不假思索地说。
      “我家地方太小。要不,我给你找个旅店住下。现在出门在外,要多张个心眼,尤其像你初来乍到,很容易吃亏上当。”老乡的关照让我受宠若惊。
      “嗯,嗯……”我极力应酬着。
    女人犹豫了一会,说:“我住的地方附近倒是有个旅店,地方偏僻,价格不高,离我的住处也近,有啥事可以照应。不知大哥你意下如何?”女人投来恳切的目光。
    我点点头。
    女人前边走,我后边跟。左拐右拐来到一个胡同里,在一个挂着“旅店”牌子的地方,女人停下脚步,我左顾右看。
    当我确信这是一家旅店的时候,从口袋里掏钱登记,这个时候,女人已经付了钱,办好了登记手续。我心里像喝了一碗热腾腾的羊肉汤,融进一股暖暖的溪流,同时产生一种依托感。
    女人带着我上到三楼,打开302室。房间不大,还算干净。
    帮我安顿好,女人说要回家了。临走,嘱咐我早点休息,明天一定到她家坐坐。又给我撇了电话,说明天一定来接我。弄得我不知如何是好。
    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我上好锁,安顿好行李物品,准备早早睡觉。
    当我们个朦胧胧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忽然,响起笃笃的敲门声,我屏息静气,警觉的站着没动,我清楚地记得老乡给我说的话:“陌生人敲门,千万别开。”
      “大哥,是我呀。”熟悉的声音。“我的东西忘你这儿了。”
    我稳定稳定情绪,蹑手蹑脚地打开房门。
    女人仍然面带笑容,轻轻关上门,坐在床沿上。
      “大哥,我怕你一个人寂寞,回家后坐立不安,我想陪你说说话,常言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你也坐下吧,不要拘束,都是老乡嘛。”说着伸出手拉我坐,我不好意思的离她远远地坐下,她向我靠了靠。我能感觉到她细嫩均匀的呼吸,闻到了她身体中发出的玫瑰香味,她纤弱的手指摸着我粗糙的大手,嘴里还喃喃地说:“大哥你受苦了。”
    我像一只羊羔,任她摆布,心里迷乱成一锅粥。
    突然,咚咚的敲门声把我从梦魇中惊醒,我像一只受惊的小鹿,无舍适从。
    门开了,几个穿警服的大汉走进来,“立正!”他们严厉地命令,然后问明我们的身份,做了详细登记,还让我们签了字。最后要把我们带回派出所。
    女人到底是经过世面的人,她不紧不慢地说:“其实我们也没有干什么坏事,带到派出所也是白费时间。不如,不如私了算了,行不行大哥?”她把目光转向我,好像要征得我的同意。
      “不行,黑更半夜的,一男一女,关上房门,在一间小屋里会干什么好事?”警察故意把胸脯挺了挺,态度很坚决。
    这事要是说出去,我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呀。我急了,说:“那咋办?”
      没等警察开口,女人又说话了:“不如我们,给他们掏点钱,要是到派出所,我们又不认识人,那不知要多费事呢。”女人好像在央求。接着又说:“警察大哥,我们愿罚,掏五千块咋样?”
      “五千块,你是把我们当猴耍的吧。按规定至少得两万元。”
      “大哥,你们行行好吧,我们只有五千块。”女人用乞求的眼光看着我,一再示意,还小声让我快点拿钱。
    我哆嗦着双手,从内衣里摸索出一卷钱,六千元,我整整四个月的血汗钱。
    警察极不情愿地接过钱,数了五千元,又撂给我一打钱。“看你还挺老实,这一千元你当路费,明天赶紧回家,别在这干偷鸡摸狗的坏事情。”
    警察走了,女人走了,我傻愣愣缩在这间小屋里,像只呆滞的孤雁。“立正!”耳畔回响着那两个响亮的字……
    忽然,我脑子里闪出一连串问题:他们是警察吗?警察办事就那么随便吗?她是我的老乡吗?为什么老乡跟警察的想法不谋而合呢?难道他们演了一出双簧?
    啊,我终于明白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洛阳圈儿微信
扫一扫
关注洛阳圈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