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新帖 设为首页

打开手机扫一扫

开启辅助访问

洛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便捷登录,只需一步

搜索
查看: 1497|回复: 1

大 妹

[复制链接]

124

主题

233

帖子

0

精华

城市猎人(lv6)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积分
1625
发表于 2020-10-8 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刚才在“夹河滩往事碑楼庄文化微信群”里,看到张飞曾老师写的散文《二姐》,还配有照片。小时候到寨门外接回娘家的二姐,前些天八十多岁二姐带着玉米面到老城看望他,坐在道牙上唠家常,心里舒坦。家长里短,让我感动。
   看完张老师的《二姐》,让我想起自己的大妹。想写出来,成为文字,留作纪念。
   我家兄妹六个,一个哥哥,两个妹妹,两个弟弟。哥哥比我大两岁,大妹妹比我小两岁,年龄相近,我们三兄妹沟通相对更多一些。
   艰难岁月的童年,当时并不感觉苦。回想起来,的确是苦。我最难忘的是,天天吃红薯面,当时最天方夜谭的梦想就是能天天吃上白面馒头。有一件难忘的事情,每天晚上,十岁左右的我躺在里间床上睡觉,隔着土坯墙听着外面纺花车嗡嗡不停的转动着发出响声,八岁左右的大妹,盘腿坐在地上,左胳膊不停的抬起又放下,往锭子上扯线,右手不停的摇动着纺花车的把柄,嗡嗡嗡,嗡嗡嗡、、、、、、,睡意朦胧中,想,妹妹什么时候能躺下休息啊。还有母亲织布,用缝纫机加工衣服,夜深人静,发出的声音,都是我童年入睡前的记忆。前些天与父亲议论这些事情,父亲说,当时的乡下,女孩子们都是这样。妹妹一天的任务是二两棉花,不纺完是不睡觉的。
   拉土,修渠,割麦,收秋,庄稼活,农村的劳动,大妹几乎都经历过。为了增加点收入,和母亲一起用平板车拉砖,还差点出大事故。一次到河滩去割草,用镰刀背着盛满青草的“箩头(荆条编织的箩筐一样的大篮子)”回家,“箩头”突然从镰刀上滑下,镰刀猛然砍向大妹的右臂,殷红的鲜血冒了出来,妹妹用一把黄土,覆盖在刀口上,回到村里用酒精冲洗,缝了好几针。看着妹妹右臂上的伤疤,议论起来,都感到后怕,那么大的伤口,没有感染,真是万幸。
   妹妹眼睛大,我眼睛小。小时候淘气,没事找事,和妹妹也时常斗嘴。妹妹名字叫玲玲,我会在院内大喊“天灵灵,地灵灵,俺家有个大眼灯、、、、、、八大金刚保太平、、、、、、”,妹妹会来一句“小眼眯”、、、、、、。
    以后妹妹参加工作在邮电局工作,我在部队当兵,见面少而又少,彼此互相都很尊重。
    转眼,都退休了。妹妹到郑州,和外甥女住在一起。九十一岁高龄老父亲也住在她那里,一日三餐,衣食起居,对老人照顾的很是周到。
   去年十二月,我因为肠胃息肉手术,在郑州一所医院住了18天,妹妹日夜陪护,整整十八天。选饭菜,看点滴,叫护士,洗衣服,24小时陪护,照顾我。由于插管,不停咳痰,妹妹不停的折叠餐巾纸,递到我手中,放在枕头边。这一段时间,我俩回顾了不少童年趣事,感叹人生匆匆。
   今年五月二号中午,我突然被一辆四轮电动车撞伤,盆骨多处严重骨折。老父亲在洛阳。妹妹正在焦作云台山旅游,当天下午紧急赶回郑州,晚上就到了洛阳。一呆就是两个多月。等我手术后出院,家里已经焕然一新。阳台上,储物间,橱柜内,利利索索,干干净净。告诉我“哥:被子全部拆洗。该扔的衣服还没有全部扔掉,看看不用的扔掉算了。”外甥女过来,妹妹让他给我购买棉布短裤和汗衫;外甥过来,妹妹让他更换洗浴间不亮的灯具,更换了时凉时热的热水器。把我的和女儿卧室床上换成了“涤纶丝凉席”。窗帘取下来洗了一遍。纱窗去掉冲洗一遍。一次暴雨中,雨水淋湿了厨房纱窗,妹妹干脆站在凳子上,雨水和清洁剂,清洗纱窗。那场景,回顾起来,如在眼前。
   七月下旬一天下午,父亲突然感到身体不适,妹妹显得十分焦急。我看着她坐在父亲身边,眼睛盯着父亲脸部,眼神里充满担忧甚至一丝恐惧。啊,我的大妹妹,我的好妹妹,这一刻,您对父亲的孝敬,您内心的善良,完完全全彻彻底底淋漓尽致的展现了出来。这个眼神,二哥捕捉到了,那是心灵高尚纯洁的眼神,那是百善孝为先的佐证,是为人子女都应该赞扬和学习的尊贵品质。
   父亲到郑州住院检查治疗,身体康复。大妹妹还是一复一日的照顾着父亲。三天两头给我通话,牵挂着他的二哥、、、、、、。
  (以上文字是八月一号写出来的,一直没有再审阅,也没有给妹妹和家人看。昨天早饭后和孩子商量,临时决定到郑州,把在洛阳印制好的《李氏族谱》送去,看看父亲和妹妹。前天晚上和妹妹通话,说去郑州概率是百分之三十。早上妹妹没有接到我的电话,就搭乘同学的车去焦作旅游了,知道我去郑州,下午三点多又匆匆赶回。巧,发生车祸的当天在焦作;扔掉双拐,身体恢复如初,妹妹又在焦作。一个逗号,一个句号,一个完整故事。妹妹玩笑说,我是“一一零”,实际看来,“天灵灵,保太平”,挺应验的。大妹妹细致入微每天照顾着父亲,牵挂着他的二哥和其他亲人。二哥,感激之情难以言表。当然,妹妹不愿意听感激什么的话语,她觉得,这是自然的应该的。当下社会,有多少应该的没有应该啊。应该,不应该,是个相对。社会知,我知。还是想把这一段文字发出来,让更多的人知道,俺家,有这麽个大妹。)                                                                               2020108日  写在双节假日即将结束时

: e+ u9 j6 `! f# m8 _6 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4

主题

233

帖子

0

精华

城市猎人(lv6)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积分
1625
 楼主| 发表于 2020-10-13 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前些年,母亲病重、卧床,大妹是照顾母亲的主力。母亲病危住院之前,很长一段时间住在妹妹家里。前些时,妹妹问我“哥,咱妈熬中药的砂锅我还保存着,你爱收藏,放起来吧”。对中医中药有特殊尊崇,这个砂锅又古香古色,母亲遗留,成了我收藏的“珍品”,也是妹妹照顾母亲的一个见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洛阳圈儿微信
扫一扫
关注洛阳圈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