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新帖 设为首页

打开手机扫一扫

开启辅助访问

洛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便捷登录,只需一步

搜索
查看: 2320|回复: 0

短篇小说:《凤凰山下》之一《别问我是谁》

[复制链接]

82

主题

771

帖子

0

精华

社区达人(lv8)

Rank: 10Rank: 10

积分
2563
发表于 2020-9-25 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凤凰山下(之一)
               别问我是谁
                作者:执著
声明:本文经洛阳老作家柳风先生同意,根据其系列长诗之一《她从哪里来》改写而成,如有不当之处敬请包涵!!!
                                    (一)
      春日的黄昏,一抹晚霞将凤凰山上的果林镀上了一层金色。驻村第一书记王飞又来察看了今年的挂果情况,正沿着弯弯的山路朝下走去。
      这座山因形似凤凰展翅而得名,山顶上有一座古老的奶奶庙,都说她特别灵验所以几百年来香火不断。从十几年前开始退耕还林,逐步建成了远近闻名的森林公园,三季有花四季常绿,又在奶奶庙旁修建了观景台、八角亭和休闲长廊。站在观景台上,北边能看见黄河对岸,南边能望见龙门香山。精准扶贫的战役打响之后,村里大力发展无公害果园,每到水果采摘季,这里热闹非凡游人如织,俨然成了一个热门景点。脚下的这条路正是王飞亲自指挥拓宽的,去年刚又铺成了红绿相间的彩色乐道。
      山脚下的拐弯处有一座小院,大门上一把铁锁已锈迹斑斑。王飞走到一人高的红石院墙旁边,踮起脚尖朝院里看了又看,里边的三间小瓦房孤独地面南而立。他又到门口摸了摸那把铁锁,一抬头,门楣上三个红色的大字“甄义院”映入眼帘,所有的回忆又一股脑儿被拽了出来。
      这里曾是一位老人的家,他在这里居住了近七十年。为使整个村子如期实现脱贫,市里派王飞来当第一驻村书记,他积极协调土地和资金,三年前终于把整个村子搬迁到了山外。不仅统一规划建了二层小楼,连家具被褥都置办齐备,可这位老人宁死不肯离开这里。为了解老人不愿搬离的原因,王飞可没少找他谈心,一谈就是一夜,烟屁股和废茶叶能扫出一大堆来。
      直到去年老人无疾而终,他们在整理老人的遗物时才明白了他的一生……  
                 
                      (二)     
       这位老人名叫银山,大家都叫他银山叔,老家原在豫东黄泛区,三岁那年母亲因病死亡。第二年黄河发大水,全村的庄稼和房子一夜之间全部被淹,村民们只好拖家带口四处流浪以讨饭为生,父亲带着两个儿子金山和银山也加入了乞讨的队伍。
      1948年洛阳刚刚解放那一年,他们来到了凤凰山下,村里的好心人把他们安顿在村口的山神庙里,靠东家一把米西家一把面勉强度日。他们兄弟也勤快,今天帮这家砍柴挑水,明天帮那家种地放羊,时间久了也就没人知道他们是外来户了。新中国成立后,土地改革的春风吹到了凤凰山下,村里把他们和其他人一样对待,按人头给分了山林田地和宅基房院,真正成了这里的村民。
      1960年前后天下大旱三年,洛阳凤凰山下也不例外,人们连树皮树叶都吃的精光,父亲终究没熬得过去,活活被饿死。兄弟俩便在自家果园旁,一处向阳的坡上挖了个窑洞,用一张破草席卷了也算入土为安,从此只剩兄弟俩相依为命。
金山三十岁的时候娶了个跛腿的寡妇,还带来一个两岁多的儿子,但哥哥从没有嫌弃过,好歹像是一个家了。对儿子也视同己出,就像当年村里人没有嫌弃他们一样。嫂子虽然腿脚不太灵便,人却勤劳善良,对兄弟俩知冷知热疼爱有加,不管稀稠天天能有碗热饭,缝补浆洗自不用说。还有个跑前跑后的儿子,这边叫声爹,那边喊声叔,日子虽然很穷,一家人倒也过得其乐融融。
      眼看着银山已经三十出头了仍没成家,嫂子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就到处托媒人帮他提亲,银山终于娶了邻村的姑娘翠兰。姑娘长得一表人才,就是从小患有羊角风,条件好的或者了解底细的人家都不愿娶她,所以一直耽误到了二十八岁,银山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下来。这个病最怕生气或者激动,一旦犯病就会口吐白沫滚在地上抽筋,掐掐人中穴也就恢复了。所以银山从不惹她生气,和妻子同出同入基本上形影不离。
      一年后的冬天,翠兰为他生了个漂亮的女儿。女儿出生那天正下着小雪,银山当时正在山上一边砍柴一边看护果林,听到消息便匆忙赶回家里。银山抬头看见窑顶上几株野生的梅花开得正艳,就决定给女儿取名红梅,也希望女儿能像风雪中的梅花一样,既漂亮又坚强。
      第二年的清明节,金山银山带着妻子儿女一块去给老父亲上坟,顺便告慰父亲他们都已成家立业,不要再挂念兄弟两个。哥嫂也算完成了心愿,不久,兄弟俩在队长和邻居们的见证下分成了两个小家,开始了各自的新生活。
                           (三)
      翠兰因为年轻,还读过初中,思想比较开化,改革开放后承包了更大的一片果园,日子一天天好了起来。翠兰也深知贫穷落后都是没有文化造成的,所以他们对女儿一直严格要求。红梅也聪明好学,十七岁考上了一所大专院校,学的是财会专业。二十岁那年红梅从学校毕业,分配到市里的一家单位当了一名出纳,从此端上了铁饭碗,成了城里姑娘,人也出落得更漂亮了。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正当银山满怀信心迈开大步朝前走的时候,家里的变故却接二连三。先是哥哥开着三轮车上山收庄稼一不小心翻了车,跛腿的嫂子从车上摔下一命归阴。第二年妻子一个人在果园里忙活时突然犯病,径直滚到了山沟里命丧黄泉。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又过两年,女儿单位因月底要发工资,红梅便和会计一块去银行取钱。在回单位的途中遭遇蒙面抢劫,红梅和会计誓死保护包里的钱款,穷凶极恶的歹徒抽出尖刀把她俩双双刺伤。钱款被抢走,他俩被紧急送往医院,会计经过抢救活了过来,红梅却再也没有睁开双眼。
      消息传到村里,银山老人茶水不进卧床不起。谁能经受起这样的打击啊?不到四年,银山父亲的坟茔旁边,新坟连着旧坟,新幡压着旧幡。北风吹起,那场景怎一个凄凉能够言表?
      没过多久,杀害红梅的案子告破,蒙面凶手也被逮捕入狱,算是告慰了女儿的在天之灵。凶手还是一个刚满十八岁的孩子,因为游手好闲染上了吸毒的恶习,没有经济来源便心生歹念,最终毁了两个家庭和两个年轻人的未来。单位领导为表彰红梅的勇敢,把叁拾万元奖金亲自送给银山老人,老人决定分文不动全存进银行。侄子还给叔叔送来了一条黄狗名叫黄狮,从此黄狮便成了银山老人形影不离的伙伴,无论日出日落,春夏秋冬,还是山上山下,家里地里,这条山路上经常有他们的身影。
      银山老人虽然身体还算硬朗,但明白自己终将老去,他把大部分果园转给了别人,只留下离父亲最近的一亩多自己看管。既为聊以度日也是自己晚年精神的寄托,更为了能经常到父亲、妻子和女儿的坟前看看。
      果子成熟的时候,他就在自家门口的老槐树下摆个小摊,卖些自家的新鲜水果和当地的土特产,也卖些啤酒、饮料、冰糕等。因为老人卖的东西既便宜又分量足,门前经常有客人光顾。就算不买东西,客人们到家里洗手洗脸,他都热情接待。能和过路人天南海北地聊聊天,对他来说都是一种享受,这里也成了游客们歇脚的驿站。
                   (四)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一晃又是十年,此时老人已经整整七十岁了。
      那年夏天临近黄昏时分,天空乌云密布,一场大雨就要来了。银山老人正在收拾摊位,从山上走下来两个中年女人,约摸五十多岁,其中一个一瘸一拐,另一位搀扶着她。看样子像是城里来的游客,老人看她腿脚不便,就赶紧搬来凳子让她们坐下休息。女人说刚刚下山不小心崴了脚,此时脚踝又红又肿,像块刚出炉的面包。老人又急忙从冰箱里取出冰块用毛巾包了,让她敷在脚踝处消肿止疼。
      突然一道闪电撕开乌云,滚滚雷声炸响之后,紧接着一场暴雨随即而来。
      天完全黑了,雨还没有停的迹象。这可怎么办?我一个孤寡老人,人家两个单身女人,要是被熟人看见了还不被戳断脊梁骨?女人好像也有点难为情,家是回不去了,可又不好意思主动要求留在这里。
银山老人开口了,说:“大妹子呀,天色已晚雨又下得这么紧,如不嫌弃这里条件差,今天晚上你们就住到我家里,我在门口的躺椅上看摊儿就是了。”
      女人说:“大哥真是好人,我们倒不嫌弃什么,只是怕给您增添麻烦。”
     “不麻烦,人这一辈子呀谁还不遇到点难处,我家也经常有人在这里留宿,所以就专门为客人准备了一个房间,你们放心,是免费的。”
     “那就太谢谢大哥了,客人留些费用也是应该的,您要一直不收钱,会让客人们不好意思再来。”
      就这样,两个女人留了下来。晚饭是老人熬得玉米糁汤,腿脚好的女人又帮忙烙了几张葱花饼,一份咸菜丝儿。她们说,多年来从没吃过这么可口的饭菜。吃完饭,雨也下得小了,老人又熬了一锅中药汤让受伤的女人泡脚消肿。
      女人一边泡着脚,三个人便拉起了家常,直聊到夜里十一点多。老人得知受伤的女人也很命苦,多年前丈夫意外身故,后来单位解散成了下岗职工,唯一的儿子也离开她到远方闯荡了,一直都没有他的消息。说到儿子,女人吞吞吐吐欲言又止,似有难以言说的苦衷,禁不住泪水涟涟。
      老人也不便多问,又看了一眼受伤的女人,朦胧的夜色中,对面坐着的仿佛就是死去多年的妻子翠兰。这一夜老人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翠兰已离开十五年了,为什么今夜她的身影老在眼前晃动?
      第二天早上,雨过天晴,阳光从东山顶上四散着照下来,就像一把金光闪闪的扇子,周围的山峦云蒸霞蔚,空气湿润而又清新。两个女人早早起床,她们把房间整理好,又帮着老人把摊位收拾停当。受伤的女人虽然没有完全康复,但疼痛已明显减轻。她们要离开时一定要留下一百块钱作为感谢,老人哪里肯收呢?君子一言,当驷马难追,既然是做好事就要言出即行,有始有终。
                          (五)
      一个多月过去了,那是个周末的午后,银山老人的摊位前来了个女人。他一抬头,是一个月前受伤的那个女人。只见她左手提着一兜城里才有的各种水果,右手提着一兜衣物,肩上还挎着一个皮包。
      此时正有几个客人围在摊前,女人把这些放下便帮老人忙乎了起来,忙完了就坐在那里和他东拉西扯说个没完,直到天黑也没有离去的意思。
      女人说:“老哥呀,感谢上次您的帮助,我的脚很快便好了,今天特意回来感谢您。”
      老人说:“这点小事儿对我来说太平常了,你专程赶来实在没有必要。”
     “我还有一事相求,请您听我说完再做决定。上次我就感觉您也有太多的难言之隐,回去后我托人多方打听,才知道您所有的经历。上天真的太不公平了,竟然让您这样的好人孤苦无依。妹子我如今无牵无挂,就下定决心从现在起照顾您的生活起居,直到您百年之后我再离开。请大哥别问我是谁,权当我是您的亲人就是了。如果感觉不妥,您就叫我“甄义”吧。”
      一席话把银山老人感动得热泪盈眶,一件件往事就像烧开的水,又在脑海里翻滚开来。三岁丧母,老家遭遇洪水后随父兄逃荒至此,幸遇凤凰山下的好人才得以安身。1960年父亲饿死,只用一张破席卷了安葬。三十多岁娶了患羊角风的妻子翠兰,为他生了个女儿红梅,女儿聪明漂亮考上大学在城里工作。本想老天会就此开眼,谁想妻子犯病滚落山崖,女儿又被蒙面歹徒刺死。到底上辈子我做了什么孽欠了多少债?这一辈子要让我经历多少苦难才能还完?可没想到古稀之年又遇到如此知恩图报之人,我该怎么办?“甄义”也是个苦命的女人,今天专程回来看我还随身带着换洗衣服,看来是铁了心要留下的。如果我拒绝她让她离开,这个世界上不就又多了一个和我一样的孤独老人吗?唯一的亲人——哥哥金山也在五年前过世了,虽然侄儿侄媳会经常回来看我,可毕竟他们也是一家子,怎比得上一个知冷知热能说话的人?为什么那天晚上会忽然想起妻子来?难道这是上天的安排吗?少年夫妻老来伴,答应她留下来,我们两个人也算相互有个照应,岂不是好事一桩?我相信她说的是真话,也永远相信这世上好人要多过坏人,两个残缺的人能走到一起就是完美。
      老人思忖再三,说:“好吧,难得妹子你一片真心,那咱们俩从今往后就是最亲的人了。反正我也无儿无女,如果我死后这片果园就留给你来照管,这个家就由你来打理。”
     “大哥呀,妹子我绝不是奔着这些来的,照顾您是我心甘情愿,只想让我的晚年过得更有意义。如果您高兴,百年之后就以您的名义把所有遗产捐给村里小学支持教育,这样不是更有价值了吗?”
      说到这里,银山老人感觉这个女人真的是个深明大义之人。 “那好,就这么决定了,你一个女人都能想到这些,我怎能做不到呢?这辈子能遇到你这样的好人也是我的福气,也算没有白活一生。”
      第二天,老人便按照女人的意思写下了一份遗嘱,郑重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六)
      一晃到了第九个年头,村里的年轻人早已经把这个叫“甄义”的女人当作“婶婶”了。农忙时她和银山老人一起管理果树,一起种地种菜,一起摆摊买卖,他们的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老人也度过了幸福的晚年。
      去年冬天,银山老人无疾而终,享年七十九岁。女人按照当地的风俗,帮着侄儿侄媳让他入土为安。在父亲和女儿的坟头中间,妻子的旧坟又被翻成了一座新坟,坟头上又挂起了一串新幡。
      银山老人的后事办完,女人强忍悲痛把这座小院的里里外外收拾干净,把大门的钥匙交给驻村书记王飞后,就悄悄地离开了这座小院,也离开了她生活了近十年的凤凰山。
      王飞带着银山老人的侄儿侄媳,和村干部一起来整理老人的遗物,在老人的遗像下边发现了一个信封,
打开一看是女人留下的。
     “当你们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离开了这里,请大家不要找我,也不要问我是谁,你们叫我“甄义”就是了,这是我冥思苦想,专门为银山大哥而起的名字。
     “这么多年来,我不仅仅是来侍候老人,更是来替我儿子赎罪的,因为二十多年前红梅正是被我的儿子杀害。我原本有个幸福的家庭,儿子很小的时候丈夫意外身亡,我总觉得儿子缺少父爱,生怕他受苦受罪,便一切由着他的个性,对他是有求必应。后来单位解散我下岗了,没有那么多钱供他挥霍,他就和一群不务正业的狐朋狗友混在一起,染上了吸毒的恶习,因无钱购买毒品而走上了这条不归之路。是儿子害死了红梅,让老人临近晚年落得孤苦无依,也害得自己被枪毙。这件事一直是我心里的痛,一切都因我教子无方,所以我也是一个罪人。如果我不为银山大哥做些事情,我的灵魂将永远得不到解脱,一辈子都无法抬头做人。
     “如今银山大哥已离开人世,我也完成了我的任务,不管能否得到他的原谅,我的心灵也能得到些许慰藉。银山大哥留下的果园和所有遗产,包括当年给红梅的奖金,以及他这么多年的积蓄都与我无关。我决定留在这里的时候,就和银山大哥达成了共识,他愿意将这些捐给村里小学支持教育事业,希望能培养出更多的好人。
     “这里还有一个存折和一份银山大哥亲手写的遗嘱,一并交给村里,请领导妥善处理,帮他了却这桩心愿!”
最后的署名是:一个赎罪的女人——甄义。
      王飞看到这里早已是泪流满面,这个神秘的女人是如此的深明大义,到现在我们才明白了她的良苦用心,也读懂了老人坎坷的一生和不愿下山的真正原因。
      王飞书记连夜召开班子会议,一定要按照银山老人的遗愿把这件事情办妥办好。银山老人居住了一辈子的这座小院要原封不动永久保留,并在门楣上刻了三个红色的大字“甄义院”,他要让这个故事在凤凰山下永远流传……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洛阳圈儿微信
扫一扫
关注洛阳圈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