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新帖 设为首页

打开手机扫一扫

开启辅助访问

洛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便捷登录,只需一步

搜索
查看: 2896|回复: 6

[原创] 金菊娘

[复制链接]

53

主题

183

帖子

0

精华

中级会员(lv5)

Rank: 6Rank: 6

积分
1210
发表于 2020-9-20 22: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我生活在卢灵县沈星村。村子在熊耳山下,北走不足二十里就是洛河边。村上有上千口人,沈姓、高姓、梁姓人多。一样叫“娘”的不下五十个,见面就恭恭敬敬喊“娘”,避开就在名字后添个“娘”。如此,“京娘、女娘、根娘、鲜花娘、爱花娘”多了去。有一个叫“金菊娘”,至今难忘。, Y3 V& W9 p0 E- C! i6 r
       要是她活到现在,恐怕有一百岁了。1947年卢灵县木解放,嫁到山上,一个闺女。分田地划成份时,在我们邻村当妇女主任,又一个闺女。爷爷专旭60多了,我下世的那个娘撇下三男一女,带来俩闺女,再添一男一女。乖乖,这十来口人,吃饭穿衣,生产劳动,人情世事,厉害呀!可,金菊娘照样不起高腔,不落人后。4 E( N  I0 [& K6 W. g& L
       一天,来一个外地人,卖篦子。篦子,现在不知道还有木有这东西,木梳篦子合起来的,好像苏州常州的最有名,古代叫“栉”,哪家的女士都要有的。市面上有,一个篦子是五毛钱。串乡的东西卖的便宜,是常事。一下子围上来一圈婆娘,都想要,都想便宜点要。你想,一个男劳力的工分是10分,女的8分,10分到年底分红时大概顶两毛钱。焕肖婶手里捏着一个篦子,八八九九,把价钱搞成两毛七。一圈的女士估摸着这就是目标价。焕肖婶还想,能不能再往下溜一分二分。金菊娘从屋里走来,说给焕肖婶,看看那个篦子。金菊娘接过来,递给卖篦子的两毛七。焕肖婶气急,自己好不容易搞下来的。金菊娘轻轻一句:“你不是嫌贵。”从此,焕肖婶叫“铁算盘”,金菊娘叫“钢算盘”。( z. B# W6 Y2 `4 Q* Q9 R* N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01

主题

3万

帖子

0

精华

社区长老(lv17)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141139

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20-9-21 06:09 | 显示全部楼层
           啧、布衣生活、民间百态!' ^! m$ h1 w5 p3 m; s7 v
% f5 B- t; m. K  O
      在那特定的年代里,每一分钱都得掰着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4

主题

4924

帖子

0

精华

钻石会员(lv14)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7409
发表于 2020-9-21 15:51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卖篦子的人来说,谁买都一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3

主题

183

帖子

0

精华

中级会员(lv5)

Rank: 6Rank: 6

积分
1210
 楼主| 发表于 2020-9-21 2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金菊娘和精荣娘,他们四家人在一个院子住着。别的不说,精荣娘也是八口之家,比我大的是一男二女,比我小的是二女一男。这精荣娘,没来沈星村,有心和我三舅爷的大儿子文耀。文耀高小毕业,当着生产队会计,光景儿也数得上。可惜,可惜。这两家,大人年岁相仿,下来的小子闺女也不相上下。一晃就是一二十年了。两家的儿媳妇有的也过了门,女儿也出了门。只要不是有正式工资,不是有点手艺,各家各户的来路相差无几。砍椽卖椽、担柴卖柴、担炭卖炭、喂猪喂鸡,牛是生产队的,也可以替队里喂着。( T" J, [$ K' _
        金菊娘一个闺女嫁到邻村,外孙满月待客。那时候,主家准备的是礼盒,礼盒装的东西可讲究。我家里的儿童项圈好几个呢,据说是舅舅送来的。其他家,可以是七尺布、五尺布、三尺布、二尺布。行礼的布大红居多,也有各种颜色的。一尺布也就三毛多钱,这种布和那种布价钱差不了几分钱。那时候,妈妈就攒着鸡蛋,一次积攒一二十个。我有时想吃就吃。有时,不叫吃,说谁谁家过事,等着买礼呢。东西都是在供销社买的,谁家买的啥,多钱,和谁一起买的,还是叫人捎的,那是清清楚楚的。这不,待罢客,金菊娘的女儿家发现,有一家行的红布,是二尺,可,宽幅只有一半!也就是说:看着收的是二尺布,实际是长有二尺,宽只有一半,那一半在没有交到库房就被扯下!这,也太欺负人了!
5 J" \/ Q7 l, h        滤排来滤排去,只有精荣娘会干这事。那时候,吃饭都在街道,都在自己或者人家院子,那人人多往哪儿凑。等,等,等,金菊娘和精荣娘好像根本没有这半块红布这回事。不到三年,精荣娘的女儿也嫁到那个村。这次,除了本主,红白事一块儿的人家,行礼是线袜子的居多。那袜子,好像一双是一块六毛钱,也许是一块四毛钱。待罢客,精荣娘的女儿家盘盘礼物,发现有那么一双袜子。初看两只对折,袜尖和袜口对齐,和别的无二。打开,一只袜子囫囫囵囵,另一只呢,只见袜筒,不见袜底!显然,这袜子和那块红布一样,是事前动了手脚!
, \( k8 [: a7 f8 [2 e        是不是就是金菊娘那的那改样袜子,不知道。可,可,半幅红布、一只半袜子,在沈星村、在邻村还是传来传去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3

主题

183

帖子

0

精华

中级会员(lv5)

Rank: 6Rank: 6

积分
1210
 楼主| 发表于 2020-9-22 11: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沈星村千把口人,别的不敢说,下眼皮囊的人还不算少。金菊娘一家人和我们不是一姓的。人家的掌柜叫银堂。银堂伯卢灵县才解放是农民,不识字。和当兵、考学找到工作的不同,他开始在洛阳一家工厂出力,后来大多数时间就是在厂搞宣传。村上人传言,银堂伯拿手的是写大字,毛笔在纸上写,刷子在墙上写,会好多花样呢。别说上班那些年的年头时节、村上的红白事,就是他退休回到沈星村,谁家也木看见他动手写过。银堂伯退休可能是1995年前后,闺女都出门了,男孩都自立门户了,最小的孙子都上小学一年级。四个儿子,有两个在外地,一个是考上大学全家在洛阳,一个是当上志愿兵落户在太原。村里的两个,一家一个院子。金菊娘还是提出来,老两口搬到别的人家住。人家问,两个儿子轮流住,多排场。她说,老家伙瞌睡肯打呼噜,搅扰孩子们,还是出来得劲,远亲,远亲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3

主题

183

帖子

0

精华

中级会员(lv5)

Rank: 6Rank: 6

积分
1210
 楼主| 发表于 2020-9-22 12: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两口子开始还种了几年地,看看力气不济,干脆栽上杨树。一块地栽的是24棵,当时就分的清,一家12棵。两位老人见年喂一头猪,花销足够。你想,拿着退休工资,不舍得花的人还不是摇钱树。一天早上,金菊娘去地,银堂伯在家烙馍做饭。老大媳妇儿来寻,说分的树不公平,比老四家的树小多了,得重分。银堂伯意思是,当时树栽上就分过,都木意见,现在咋能叫分呢。一听不投机,老大媳妇那是扯起葛条秧,排坡乱动弹。说着,不如吵着。吵着不如骂着。骂着不如动手。冷不防,银堂伯额头吃了一石头(当然是小石头),血流满面。看热闹的村邻一看不是玩的,就叫银堂伯去包扎过。就这,大儿媳妇儿还不依,不在扯喉咙乱骂。        金菊娘下地回来,看见那阵势。村邻都想咋收场。只见金菊娘双手托着大托盘,盘上是四块烙馍和一碗鸡蛋汤,还有一双新筷子。大托盘放在儿媳妇身边,回家搬来一个小板凳,放好。“山花,饥不饥?饥了,你先吃馍。”大儿媳妇儿不搭理,可声音还是小了。“要不,渴了,山花,你先喝点儿汤?”山花还是不接腔,骂人声还没有停下。“山花,你做的对!你不知道,银堂这个鳖蛋子,他就是不听说,一老辈子了,我咋说他、咋骂他,他就是不听说。你今儿个,全当替我,哪儿来劲儿,你就骂哪儿。哪儿解馋,你就打哪儿。我都不信,银堂这老东西就制服不了!来,咱歇歇,接着。旁人不知,我知道,你做的对!”山花一看,不是敌手,身子一扭,起身走了!# Z+ ?1 @) \* J: C
         村上,和金菊娘辈分一样、年岁相仿的婆娘木事,逗:“银堂那回,头上咋弄了个窟窿?”金菊娘说:“他走路,不看脚下,绊着小板凳,磕住唵。”“算了吧,还不是儿媳妇梆档了一下?”“你甭瞎说,我们家山花那可是统孝顺的。”大家都笑。1 F+ ~! Q1 s; z+ d; \; b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3

主题

183

帖子

0

精华

中级会员(lv5)

Rank: 6Rank: 6

积分
1210
 楼主| 发表于 2020-9-22 16:3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时候,我爹说过“你银堂伯很有本事。”同龄人提起来,说“银堂那个人,统会钻挤嗯。”年前,在卢灵县城,我住的小区,有一个八十开外的人,说起来,银堂伯在洛阳是一个厂的,“银堂,人家很上进的。”老两口也种了几年地,看看力气不济,就栽上24棵杨树,老大和老四一家分一半,树一栽就说到明处。两位一年养上一头猪,管住花销,那退休金可以说实落。这样,“银堂哥、银堂叔、银堂伯、银堂爷”,满沈星村有人叫,倒是小名“坷垃”好像不曾有过。" l* r  r. B% O0 T: Z$ U) I* q+ t
          一天早上,金菊娘下地去,银堂伯在家烙馍做饭。大儿媳妇儿山花来,说起那杨树分的不公,自家的树长得又低又细,要求重分。为这,争执起来。这山花扯起葛条秧,排坡乱动弹,陈芝麻烂谷子说个不断头。说着,不如吵着。吵着,不如骂着。骂着,不如下手。山花竟然捡起一个小石头打向老人。立马,老人头破血流。看热闹的,急忙拉着老人,到医疗室包扎过,回家躺着,怄气。7 G2 W. `# a: M, |) O! B5 U
        金菊娘回来,先搬来一个小板凳,放在大儿媳妇儿身边。她又双手端着一个大托盘,上面放着四个馍、一碗鸡蛋汤、一双筷子。“山花,饥不饥?饥了,先吃点馍。”不见回应。“山花,渴不渴?渴了,先喝点汤。”还是不见应声。“山花,消消气。你不知道,那个老东西,就是统强嗯,我指教了一辈子,都没有指教过来。你只管骂,哪儿解馋,就骂哪儿。你做的对,全当是替我呢。”大儿媳妇儿一听,身子一转,走了!% c' z9 Q9 M" c" i3 I7 t" O
         和金菊娘年岁相当、辈分一样的,沈星村不是一家两家,能开玩笑的还是有的。“你银堂的头那回咋包着呢?”
4 A7 M( p3 h, W$ E         “他那个家伙,走路不小心,绊住小板凳,磕了一下。”
! H* Z6 ~, b' Y8 s$ Y/ x# A           “那,人家咋说是儿媳妇扔石头,玩呢?”
1 B  ^/ K* O( D/ b            “可木那回事。你们还不知道,我家山花统孝顺嗯。”
4 K0 a! }' }) ^" P* c  F, R           你笑,我笑,她也笑。
, {5 _/ b: v! p* q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洛阳圈儿微信
扫一扫
关注洛阳圈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