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新帖 设为首页

打开手机扫一扫

开启辅助访问

洛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便捷登录,只需一步

搜索
查看: 1010|回复: 14

外婆那孔窑

[复制链接]

247

主题

3700

帖子

8

精华

钻石会员(lv14)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8061
发表于 2020-5-13 09: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外婆那孔窑
$ k0 W5 I2 A% |4 C1 [/ H
  嵩山北麓的马涧河一路蜿蜒而北,在豫西那片高高低低的黄土丘陵间,冲刷出一条几十里长深深浅浅的沟壑。
* h+ t7 N5 @/ X0 T
  马涧河中游一段,草木葳蕤,蔚然深秀,当年,程颐程颢兄弟见这里秀丽幽静,就在此设坛讲学,后人叫它程子沟。
. j; B7 T) M6 C( ]- n# [
  程子沟大部分人家在崖上聚居,但也有二三十家,住在河东崖根处,这里背崖面河却没有水患,鸟鸣啾啾炊烟袅袅中,几分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的古意。

. \* W$ _( S2 M4 R% r
  因是依崖而居,每家后院都有那么两三孔窑洞。当初,外婆跟着外爷刚到这里无房可住,就修整崖壁,挖了两孔窑,一孔住人,一孔灶房兼放杂物,同时用挖窑的土垫起了窑前小院,并栽了两棵核桃树。

+ R) ?1 g$ d4 D, p, e4 T! ^
  两孔土窑,一处小院,篱笆扎起,头无片瓦,这便成了他们的家。
# B. F1 I- A2 B+ P( N
  小孩儿不怎么留意大人的事,但我还是隐隐约约听说,当初,外婆不大愿意跟外爷过的,但不知外爷使了什么蛊,最终,两人还是在一个锅里搅稀稠。

1 U+ J0 J4 m4 c, G
  一茬一茬的庄稼在季节交替中由绿而黄的轮回着,随着舅舅和四个姨妈的先后降生,外爷外婆又在小院里盖了三间土坯瓦房。

: S2 R2 N; Z1 U# ]6 l3 ~, j
  舅舅学了门镶牙的手艺,在咸阳谋生并定居,姨妈们也相继出嫁,鸟一样次第飞走了。马涧河畔,土崖之下,草木荣枯中,这棵名叫家或娘家的老树上,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的鸟窝。
& |  \) ?1 G( G1 |/ N9 I  }) t' o
  但于我,外婆家就是一个童话,除了淘米洗菜捉鱼摸虾的小河,除了满沟满崖蓊蓊郁郁的树林、星星点点的野花和细细碎碎的鸟鸣,再就是崖根那溜平原地带难得一见的窑洞。

* k7 Z9 {: r  b7 J+ ]+ V
  外婆家窑洞一侧约一米高的内壁上,居然又被掏出一个小炕,佛龛一般,让我惊奇不已,每次来,我总要占住这个床铺。

5 K6 r$ C5 m6 e9 D3 S
  母亲是外婆最小的女儿,记忆中的外婆已经老了,闲来没事,她会坐在门前的条石上给我说古。说马涧河原名叫拜马涧,跟一位名叫浮丘公的神仙有关;说离这儿不到十里有个陈河村,是西游记里那个唐僧的老家。细节最丰满情节最动人的,是外婆讲述的那个狐狸的故事。

7 v# w& e/ z7 b( }: U" k0 Y
  “晌午错,狼推磨。”夏日的中午是山野最为寂寥的时候,忽然,一只狐狸从山脚一处草木掩映的隐秘洞穴里钻出,四望,烈日当头,阒寂无人,就随地一滚,立马,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像一朵鲜花开在山野。这个秘密被庄稼地一位后生窥见了,趁着少女溪水旁对镜梳妆,他抢过地上的狐狸皮转身就跑。“还我的衣服!”少女大惊,一路追进后生家,但那个百变法宝已然被后生藏了起来。
% a1 C+ X: Y& {+ o  k$ Y+ @
  搁浅人世,再也变不回去了,少女泪水涟涟,怅恨良久,架不住后生的百般抚慰,无奈,只好委身后生。

, g. a: k3 ^* r8 f  O9 k9 u( e4 i
  日子就这么过了下去,寒来暑往,他们生下了两个孩子,已为人母的她似乎把前事淡忘了。不料,无意中她却发现了那张压在青石板下已然有些腐烂的狐狸皮,心里陡然一酸,泪如涌泉。小心取出,晾晒在绳上,轻轻拍打上面的尘土,仿佛那是一段失而复得的少女时光。她又可以狐仙百变了,只是,十年凡尘,她,已然是两个孩子的母亲,牵绊在心,尘缘未断。罢!罢!罢!一声长叹之后,她还是继续着人世间悲欢离合的凡俗日子。
/ C4 P# R) ?+ P
  风雨晨昏中,舅舅、姨妈和母亲住过的那三间土坯房,像他们倏忽而逝的少年时光和青春梦想一样残破坍塌了。母亲和姨妈们(舅舅已然作古)商量再盖两间,但外婆外爷拒绝了,说还有两孔窑呢,够了。

+ ~7 l  n  z: J8 g
  没多久,一场大雨过后,因渗水太深,灶房那孔窑塌了。天晴多日,外爷外婆费劲扒拉出一些掩埋的物件,此后,吃住就全在一个窑内,只是被一张老式大床、一些日常家具、灶具等堆得满满当当,连小炕上的铺盖也收了,摆满了杂物。此后,母亲带我去看望外婆,都是当天就走不在那儿过夜的。

; x5 c5 W0 @- A: n- H
  (再大些,我能够独自去外婆家了,却慢慢发现,一向清波荡漾的马涧河居然浑浊了,甚至连鱼虾都没有了。断流时,河床杂草丛生,干涸裸露成一条难看的疤痕,像是马涧河蜕下的一张皮,又像是夭折的遗骸。怎么会这样?外婆叹一声:山里开矿,乌烟瘴气的,风水都给炸没了。造孽啊。我怅然不已,仿佛一件心爱的玩具,让谁给弄脏了毁掉了。)

# y# k! h0 H% C( g
  崖下那些年轻人相继结婚生子,不少人家划了新宅,陆续搬到了崖上,沟里越来越萧条。母亲跟姨妈们商量,让外爷外婆轮流到各家住上一个月——这是乡下常见的养老方式——外婆外爷都摇头:都这把年纪了,哪儿也不去。
) e; P0 L+ M) V# S6 M* F
  那些年,外婆外爷抠土挖泥拉扯大一群孩子,暮年干不动活,母亲和姨妈们就把农田租给别人种。但他俩闲不住,就在河道里开了一小片荒,种些蔬菜,早晚没事,就坐在门前的条石上,和左邻右舍拉些家常,不是萦系这家就是牵挂那家。

# S# v7 P: m4 h9 f, i; n, _
  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平淡的日子被门前的马涧河一天天流去。一个野酸枣红透的深秋,敦厚的外爷走完了他劳苦的一生。姨妈们哭着把棺材放在窑内,未及下葬,风烛残年的外婆也像一片经霜的黄叶,眼看也要凋零了。
! E$ x6 }* t( p! y$ G* X
  那几天,外婆躺在床上,像一枚缩水干枯的果子,比平日瘦小了一圈,喂饭,不张口;喂水,闭气不喝;小心灌进去点,又顺着嘴角流出来。
) J! A& B( [; f7 d
  请来的医生说,93岁了,都是一身病,虚弱得很,不吃不喝,这恐怕跟老伴下世有关吧?
( l% \* C3 o( {% E
  姨妈们似乎明白些,母亲将脸贴近外婆,淌着眼泪,温声小语地说话。外婆没有反应,但不知什么时候,她干涩的眼角处沁出两滴眼泪,像大雨过后干涸的马涧河道那一汪积水。

& b  D* f6 L3 b
  窑里,弥漫着燃香的味道,外爷的遗像依旧慈祥,但黑漆漆的棺材有点瘆人,吓得我不敢随便进去。姨妈母亲披麻戴孝跪坐两旁,一边給外爷守灵,一边衣不解带,照看脚跨阴阳两界的外婆。
1 D! J4 }, N- l; V
  两天后,外婆那双缠过的小脚,颤巍巍悄然挪过了那座奈何桥。

2 y! _5 F5 h. t
  那两天,姨妈母亲只敢小声啜泣,这会儿,都哇的一声哭了,我也跟着哭。

: ]$ h. H# s8 z7 N
  入殓下葬那两天,听街坊老人议论,没有了朝夕相伴的外爷,外婆是不想连累儿女才“无疾而终”的。

( V! {4 s& l  p% R- j  ~
  多年之后,有时想念外婆,会不经意间想起那只狐狸的故事,心里一惊:外爷就是抢走外婆狐狸皮的后生吗?人生漫漫,外婆怎样从心有不甘到生死相依,磕磕绊绊走过这相濡以沫的一辈子?何以我遍寻《聊斋》,留意民间,却至今找不到这个故事的出处?

" N0 }# E& _  K$ s4 m" F0 V
  这么多年,再没听第二个人讲过,外婆把那个答案带走了。
+ S7 g$ C# o- s1 C
  两口薄棺并排放在窑内,姨妈和母亲没有另选墓穴,她们紧贴窑门,用坍塌的三间土坯房地基的旧砖,又砌起一道墙。厮守了一辈子的土窑,又成了外婆外爷最后的归宿。窑内,原先那些烟火满面的锅碗瓢盆拐杖衣物等日常器具,变成了死后的陪葬。
& P: S! z+ m# G' ^3 q8 t
  有人绕道崖上,把崖顶那些风化松动的黄土卸下。崖壁上,那些已然开败的野菊花,和玛瑙般红嘟嘟挂在枝头的野酸枣,被崖头飞泻而下的土块打落,堆成一座坟。

4 m& O: n4 m+ l) c$ [
  坟头隆起,花圈扎上,喧嚣了两天的河沟又恢复了幽寂。

2 E! ^% A6 T6 w. C8 M# @4 V
  沟里一多半住户已迁入新居,老宅有用的砖石木料被拆走了,留下破墙烂院。房子太破的,主人就遗弃不要了。可怜那些带不走的窑,无不人走茶凉,任其坍塌,寂寞在落日荒草间。
6 D2 |$ n+ h% A1 ]5 b* J. q& O
  外婆隔壁那家,住着一位鳏夫,我喊他山外爷,本来划了新宅,但儿子在外打工,山外爷不想讨人嫌,就仍旧留在老宅,陪伴他的,是那几只不曾被带走的绵羊和母鸡。
  @  F7 [. }2 k* D4 B) d9 z+ L
  隔壁,住着人家,炊烟绕檐,鸡鸣羊咩。这边,一处空院,一座新坟,两棵老树,阒寂无声。苟延残喘与入土为安,只隔着一堵矮矮的土墙。

+ x+ x+ b& x' `1 K4 \
  第二年清明,姨妈和母亲来给外婆外爷上坟。细雨中,大家将车停在公路一边的空地,步行走进这条沟,也走进逝去的时光。

3 y" i& o  D* H& ]' U$ Z
  土崖下,那堆黄土上堆爬满了挂着雨珠的野草,和周围的杂树藤蔓连成一片。没有了房屋的遮掩,那两棵核桃树显得高大而孤独,蒙蒙细雨中,殷殷故人般寂寞地守望者曾经的家园,让人生发出“庭树不知人去尽,春来还发旧时花”的伤感。

9 N+ R) L) I  N0 Q
  姨妈和母亲在封土前焚香、烧纸、磕头、哭诉、喟叹。这堆荒草离离的封土,封存了一孔窑洞,封存了两个人的一生,封存着一代人的故事,也封存着儿孙两代挥之不去的温馨与惆怅。不远处,透过疏疏密密的树林,无水的马涧河青草萋萋,淡烟细雨中,追忆着曾经的潺潺淙淙。
) Q/ S5 E$ }( n7 M/ ?
  时隔多年再忆起这个情景,我忽然想,阳世的尽头可否是另一个世界的开始?崖根那葳蕤的杂草间可有一只狐狸出没?

- y- x, }" j( O& G  a
  ——见2020年第五期《散文百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750

主题

4万

帖子

9

精华

贵宾

老兵

Rank: 5Rank: 5Rank: 5

积分
126852

活跃达人论坛元老社区版主

QQ
发表于 2020-5-14 08:28 | 显示全部楼层
窑洞,永不忘却的家乡记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353

帖子

0

精华

高级会员(lv7)

Rank: 9

积分
2091
发表于 2020-5-15 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93岁高龄之人无疾而终,在我们这里也叫喜丧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43

主题

3万

帖子

0

精华

社区长老(lv17)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137651

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20-5-17 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啧、过电影暨时光的回放!
4 K' h. g- H+ E) w7 A0 r8 A! Q
: W) A0 t( V  R! t2 W( y9 q                   问好、阖家吉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913

帖子

0

精华

社区达人(lv8)

Rank: 10Rank: 10

积分
3232
发表于 2020-5-18 11:04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很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1

主题

4888

帖子

0

精华

钻石会员(lv14)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7226
发表于 2020-5-20 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孔窑洞,几多情思。文笔清丽,学习拜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17

主题

2707

帖子

2

精华

钻石会员(lv14)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3533
发表于 2020-5-20 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好文,欣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7

主题

620

帖子

0

精华

超级会员(lv9)

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3848
发表于 2020-5-20 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7

主题

3700

帖子

8

精华

钻石会员(lv14)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8061
 楼主| 发表于 2020-5-28 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石在 发表于 2020-5-14 08:289 u; T2 o# P/ x8 D0 w8 ^0 L2 w1 J( I6 Q
窑洞,永不忘却的家乡记忆。
4 Q3 G2 Y; `. x/ Q) {4 s+ _: s
窑洞,曾经让儿时的我新奇不已。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7

主题

3700

帖子

8

精华

钻石会员(lv14)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8061
 楼主| 发表于 2020-5-28 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勤俭持家 发表于 2020-5-15 15:41
' O1 a# [) n1 v8 i9 l! f93岁高龄之人无疾而终,在我们这里也叫喜丧了。

: x4 X; p; m- `9 [, q: o& C& t是的。谢谢关注!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洛阳圈儿微信
扫一扫
关注洛阳圈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