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新帖 设为首页

打开手机扫一扫

开启辅助访问

洛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便捷登录,只需一步

搜索
查看: 1874|回复: 23

[原创] *家乡故事* 他的传说仍在传说着……

[复制链接]

183

主题

3915

帖子

15

精华

钻石会员(lv14)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5408
发表于 2020-4-9 12: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家乡故事*
他的传说仍在传说着……
7 _  M( D7 Z1 q4 E) l7 h

4 p6 O2 Z7 F4 c/ X' k
    先说说他家的地。他家有许多块地,但在解放初“土改”时却划成了“贫农”。那时还没人会开“后门儿”,也绝对不敢“开后门儿”。哪个地多得能当上地主的人敢开后门划成了“贫农”,弄不好会吃个枪子。那时村干部、乡干部、区干部腰里都别着“盒子炮(手枪)”,遇住不法分子,让民兵捆起来,开个群众大会一公审就给毙了!他家地块多,他爹一一都给起了名字,还编成了曲儿:“西天边”鬼叫唤,上下“截沟”一大片,“南寨门”前转一圈儿,“李家坟”那儿扫扫边儿……
    “西天边”指东陡沟老寨后沟正西的一个沟岔(后来的中沟水库西边沟岔),荒凉阴森,少有人至,只能听“鬼叫唤”了。“截沟”在中沟村东,乱葬坟之处。“南寨门”指东陡沟老寨南门,也是人迹罕至之处。“李家坟”在现九组地界。听听这些地名,你就可以想象到这些地的情况了。这都是他爹和他开的小片儿荒地。他家的耙子把上,手握的地方磨出了深深的指痕。但,那些小片儿荒地,就是年年风调雨顺,打的粮食也吃不了几个月。
    再说说他家的世传祖业。他爹是个壶匠,望大处喷喷,也就是个小炉匠。打个酒壶茶盅,修修盆子补补锅等。整个家业就是一副黑黢黢的担子。他呐,除了会修修盆子补补锅外,还会张箩(箩是过滤流质或筛细粉末、箩面粉的器具,用木或铁片做成圆框,蒙上粗绢或马尾网、铁丝网、铜丝网制成。本文指“筛箩面粉”的箩)。无论风里雨里,强打起笑脸,吆喝着穿村走巷过日月,比要饭的强不到哪里,人称“巧要饭”。
    三说说他家的“华屋”。“华”同“花”,桐树花、酸枣花、楝树花、槐树花、车轱辘草花、狗尾巴草花、野菊花、还有西北风飘洒的雪花……一年四季不断花,花草薜荔饰扮着两孔土窑屋,树枝乱棍编制的篱笆墙柴禾门,胡乱圈了个院落。真真的是狐狗无羁常客住,柴门不锁任风开!老实说,在1960年之前,东陡沟村各家都经常进出狐狸、黄鼠狼、獾、刺猬、毛犵狸(松鼠)等“客人”。不过这些客人从他家出入更方便一些。他家一不怕失火,二不怕贼偷。里外也没啥值得梁上君子惦念的东西。他的家紧邻寨后沟西端大沟头,坐南朝北,是个背阴院。也就是说,坐在他家窑门口想“晒晒太阳逮逮虱”,是个遥远的梦想!旧社会荒乱年代,盗贼兵匪横行,大户人家深宅高院居于村中,尚要修筑炮楼,派枪手守护。而他家傲据村头沟边绝无后顾之虞。他家自带无产者高风,到一个地方,能居则居,不合意便挑起担子走人。在路上,“刀客”也得高看一眼,绝不动抢劫之念。
    话又说回来了,他家可是东陡沟最佳的观景台。位扼大沟之边,西邻潺潺容河,这儿正是黑龙潭白龙潭二流相汇之处。杨柳烟翠,榆楸弄风,鹅鸭高唱于竹园,鹰鹞盘巡在老寨。后来筑坝蓄水,百顷碧波,映天荡云,鱼翔浅底,鸥鹭舞空,风景更佳。要是放在当今,他家开个农家宾馆,柴鸡野兔,甲鱼河虾,整几样风味菜,保准能发财……
    现在说说他的长相,他长得也确实是一表人才,尤其是青年时期,身高个大,膀匝腰圆,面色白净,相貌堂堂。他见人爱笑,笑起来鹰眉微扬,大眼眯离,憨厚中亦蕴慧黠之气。洛阳曲子创始人之一刘洛先生排演《小二黑结婚》,让他扮演“金旺”。金旺作为“反派”1 号人物而贯全剧,傲慢、霸道、流气、贪婪、歹毒、小聪明……戏份不多,却很关键。刘洛先生看人是不会错的。他在戏中形神兼备,
    将“金旺”这个人物拿捏得恰到好处。他当然有深厚的生活体验,出身贫寒,没少受官绅地痞的欺侮,演起这些人,得心应手。至今老一辈人尚留有他扮演的“金旺”那鲜活的艺术形象。
    他生于1925年8月21日,1948年3月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东陡沟党支部的第一任宣传委员。洛阳解放前夕,党员身份没有公开。当时他二十出头,英姿勃发,心气十足。两年以后(1950 年),他任东陡沟(中沟)党支部书记,一直到 1965 年。
    泥腿子当家作主,最是明白多打粮食的重要性。农民要填饱肚子,还要大力支援国家建设。新中国刚成立,各业大发展,都依赖农业这个基础。但是邙山十年九旱,要想多打粮,必须得兴修水利。洛阳市的领导当然也考虑到了这个问题。做规划在邙山上修一条 80 里长的“邙山大渠”。1957 年邙山大渠开工,他积极组织人力物力上工地。同时,他组织“青年突击队”开工修筑中沟水库大坝。大坝修成,可以蓄存容河之水灌溉。水不够用,尚可用邙山大渠之水补充。只是建提灌站要引来电、要抽水机、要管道设备……关键是得有钱,这些都没辙儿!现在只好走一步说一步了。
    精于谋算,也是他的长处。为使大坝基础牢固,他让小伙子们把村子周围老坟前的石碑、石人、石柱扒掉,垫到大坝下面。不曾想,倒让这些碑刻石雕逃过了“文化大革命”一劫。也许千年之后,这些珍贵文物还能再见天日。
    修邙山大渠、修中沟水库,需要夜以继日的干。那时没有拖拉机之类的机械可用,架子车也没有,打的是“人海战术”。男女老少齐上阵,肩挑、人抬、独轮车推……青年男女是主力军,主要任务是打夯。小一点的夯四个人打,大夯最起码需六个人。向来是男女搭配最出活,一个人高喊号子,其余同心协力呼应。姑娘们干出汗了,便把围在脖子上的纱巾解下来系到夯上。夯号响亮,此起彼伏。红绿纱巾,上下翻飞。太阳落了,汽灯点起来了;星星隐去了,曙光又辉映天地。渠修成了,坝修成了,姑娘和小伙子们的爱情也熟透了。人们说夯就是他们的“媒人”……
    兴修水利的同时,他还注重农业的耕种和林业的发展。多积肥,多施肥,土地要深翻,种子要改良,适当密植……种核桃树,种苹果树,种桃树,种葡萄……邙山要变花果山,这是市政府的规划,也是他心里的目标。时任洛阳市委书记的吕英到邙山视察工作来到了中沟。看到中沟的沟坡田林有了明显的变化 ,心里十分高兴。在热火朝天的大坝工地上,找到了这个年轻的村书记。村书记向市委书记汇报了近期农业、果林、特别是兴修水利的情况,又说了说对中沟村将来发展的规划,如今建提灌站有什么困难等。吕英书记听罢,连连拍拍他的肩膀:“好,好,好!……”
    在全市干部扩大会上,吕英书记介绍他上台发言。他讲的仍是那天向吕书记汇报过的内容。村里的这些事,尤其是建提灌站没资金、无技术、缺设备……都是他昼思夜想的事,烂熟于心,越讲越具体,越讲越形象,越讲越具有鼓动性。他口齿清楚,声音洪亮,表情丰富,极具感染力。小小的一个农民,在这样大的会议上,不怯场,不自卑,从容道来,纯朴而大气,很使与会者耳目一新。岂不知对他来说,在台上讲讲话只算是“小菜一碟”。别说千人大会了,就是有一万人,如有坠胡伴奏,他敢把讲的内容编成“顺口溜”,用洛阳曲子唱出来。他爹会编顺口溜,他则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他讲话结束,吕英书记站起来带头鼓掌。整个会场掌声雷动,历久不息。
    吕英书记趁热打铁讲道:“农民兄弟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为新中国建设打基础。现在他们遇到了困难,我们怎么办?……”
    当即几个大厂的领导站起来表态:我们响应党中央“各行各业都要支援农业”的号召,实打实地解决中沟村的困难……
    邙山大渠修成了。
    中沟水库蓄水了。
    高压线从石油库架到了水库边。为了使高压线杆稳固,他叫人把每一根线杆下面都垫了一个现已废弃的铁键牛车轱辘儿。中沟村成为邙山岭上第一个安装了高压电的村。让别村村民眼羡不已。
    轴承厂的工人老大哥来了,矿山厂的工人老大哥来了,黄河冶炼厂的工人老大哥来了,部队的子弟兵也来了,大功率水泵拉来了,铁管子架起来了……
    一级抽水站建成了。
    二级抽水站建成了。
    三级抽水站建成了……
    洛阳市委书记吕英亲自到场剪彩,鼓乐喧天,欢声沸腾,中沟村比过正月十五还热闹!……
    吕英书记非常关注中沟村的发展,经常上邙山视察,和他交成了朋友,和邙山农民交成了朋友。至今老一辈人说起往事,还把他和吕英挂在嘴上。
    有了电,他的能耐愈发使人刮目相看。就在河坝的一级抽水站旁,他领着村里人建起了电磨房、轧花坊、榨油坊,成立了副业队。既方便了周边村民的生活,又增加了集体收入。
    中沟村的山绿了,水秀了,粮食增产了,林果赚钱了,人们精神了!没几年光景,中沟村确实光鲜了许多。
    他讲话善用“顺口溜”,浅显、形象、押韵、好记,容易被群众接受。有些是老辈子传下来的,有些是批发别人的,大部分是自编的。像积肥种地类的:“种地不上粪,等于瞎胡混。人哄地皮,地哄肚皮。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说到密植的好处:“十穗儿顶一穗儿,还落九根棍儿。”描摹将来的好日子:“点灯不用油,犁地不用牛,出门坐汽车,住房上高楼。”夸中沟的美景:“青山绿水一道沟,一股清泉往外流,什么东西掉下来?猛抬头,大红苹果落到嘴里头……”善意批评好占集体便宜的人:“去地㧟个篮儿,两手不舍闲儿,摘点豌豆荚儿,捋俩麦顶脑儿……”
    他往往在关键场合能生出绝招应对。有一次上级组织干部们检查各地水库清淤工作。在一个水库工地,有一人在库底挖了两筐淤泥向坝上的干部喊道:“干部们别光站那儿看了,下来挑一担试试!”
    那一担淤泥没有二百斤也有一百八十斤,就是能挑起来,陡坡斜道,湿泥粘滑,寸步难行。办干部们个小难看,这是农村小青年常开的善意的玩笑。坝上的人面面相觑,十分尴尬。这时,他把鞋一脱,裤腿一挽,大步走了下去。那时农村用的钩担都是枣木钩子。他把钩担往肩上一放,用枣木钩子钩尖儿对住筐攀,猛地一挺腰,只听“咔嚓”一声,两个枣木钩子都掰折了。他把钩担一扔说:“啥打老鼠家具!……”头也不回走上大坝。身后传来哈哈大笑。行家都清楚,他用的是巧劲儿。农村娃娃,在他面前捣鬼,还是嫩了点儿。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人人都吃不饱。冬天夜长,饿着肚子更难受。可那时农村的党员干部会议多学习多。望着这些伙计们缩着脖子弓着腰来开会,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一天,他对村部小王说:“孩子,你往四队跑一趟,让管菜地的老李晚上送 500 斤白菜到大队部。然后再把电磨坊的发成叫来……”
    这一晚开罢会,党员干部都沸腾起来。原来大队还烧了一大锅黄面糊涂白菜汤,每人一碗。大伙还品出了棉籽油的香味!
    就这样,这个冬天,每逢夜里开会学习,党员干部都能喝一碗白菜汤。面对“天灾人祸”,全国人民发愤图强,艰苦奋斗,三年困难终于熬过去了。在他的带领下,中沟大队农林牧副渔五业渐旺,社员生活越来越富足。
    就在这时,“运动”来了,他被划为“蜕化变质分子”。他当了多年书记,要找他的茬儿就如同到磨道里寻驴蹄印儿。比如说“喝白菜汤”问题,“吃西瓜”问题,中沟大队那时有 12 个生产队,各队年年都种西瓜、甜瓜、苹果、梨呀什么的,他路过瓜田果地吃的瓜果掏过钱吗?每队吃两次,一年就吃了 24 次,他当干部多少年了?光这白菜、瓜果两项算算账,他就是把两孔破窑和家里的锅碗瓢勺都卖了也退赔不起!(其实在农村,就是一个普通社员,到瓜田果地吃一次,也没人要钱。)
    他也戴上了“分子”帽子,似乎比地富反坏右这些“五类分子”还要低一等。在生产小队,叫他干啥活,他都得乖乖地干。
    那一天他牵着队里的草驴到安乐窝兽医站配种,走到市委门前的马路上时,忽然看到了吕英书记。他连忙把草帽往下拉拉遮住脸。吕英书记却对他高声喊道:“过来过来,用帽子挡住我也认得你,早就看见你了!……”
    吕书记和他厮跟着往前走,问他村里的情况,队里的情况,他自己的情况,仍像往常一样随和,亲切……
    送他走了好长一段路,吕书记才告别。他只觉得心里暖暖的,鼻子酸酸的,光想掉泪……
    这往后“运动”越来越紧,他的日子也越来越难过。1966 年夏天“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他作为村里最大的“走资派”算是彻底被“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受批斗,挨乱捶,戴高帽子游街成了家常便饭。
    高帽子是自己扎糊的,这东西还是个“易损品”,游一回街,挨一次打,它就坏了,需要重新糊。糊多高能过关,他曾动过心思:必须得比别人的高。在村里他是最大的“走资派”,糊低了,多挨打。
    有一天前晌,游了街回到家,他赶紧把高帽子糊了糊放日头地晒着,然后拿出剃头刀给自己剃头。穷苦出身,他很早就练出了这一绝活,照着镜子,自己给自己剃头,而且剃得干干净净的。这一次刚剃了一半,在镜中他看到小儿子戴上他的高帽子,在院里转着圈蹦跳着高喊:“造反有理!造反有理!……”他不由得笑起来:“我还没试试新哩,你个 Q 孩子可戴上拽起来了!跟你妈说说,晌午再给我捞一碗干面,后晌还得游街哩!……”
    “游街挨斗”被他看做是干重活、走远路、相媳妇,也得捯饬捯饬,精神一点儿……
    六十年代后期,他在生产队专职拉尿。本是庄稼人,他有的是气力。从邙山到城里“尿点儿”,一天拉四五车。只是那时的路太赖,特别是邙山大渠边的土路,雨天稀泥窝,晴天坑沟相连。有一次尿臊车在渠边翻了,把他的腿砸折了,住到了洛阳市第二医院里。同病房有个家是秦岭三山的小伙子,也是腿伤。相处时间长了,见这小伙子人品不错,便把小女儿嫁给了人家。
    当然,所有磨难并不耽误他编顺口溜。他的顺口溜也提到了这些事:
    我本种田汉,
    家住邙山上。
    每天去拉粪,
    来回四五趟。
    大渠土质软。
    车翻腿砸伤。
    住进市二院,
    大夫好心肠。
    遇见一小伙,
    病和我一样。
    说话面带笑,
    心底又善良。
    小女许给他,
    我心喜洋洋。
    三山路途远,
    平时少来往。
    闺女心头肉,
    深夜常思想。
    ……
    磨难十余年,终于熬过去了,他被平反了。
    邙山乡政府要盖办公大楼,乡领导聘请他与张铭锡(史家屯村老书记)任“监工”,事虽不大,显现出领导对他俩的信任。邙山乡成立运输装卸队,委任他为党支部书记。
    1994 年 7 月 16 日他因病去世,享年 69岁。
    他几乎当了一辈子农村干部,但三个闺女一个儿子至今仍是农民。
    他叫刘天光,不在已几十年了,有关他的传说仍在辈辈传说着……
6 i- b! ]7 a  a3 H. I6 }& T
! u$ s: y; _- e% W4 \) }4 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3

主题

3915

帖子

15

精华

钻石会员(lv14)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5408
 楼主| 发表于 2020-4-10 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IMG_0003土改党支部.jpg * n  p( Z( m' x' X% ~" s3 ?- D
土改时期东陡沟党支部成员
0 K+ @/ |; R$ Y  q前排右一是刘天光% Z( j: G2 E/ ]3 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3

主题

3915

帖子

15

精华

钻石会员(lv14)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5408
 楼主| 发表于 2020-4-10 15: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东陡沟老寨2.jpg % _9 J6 u! Y6 w& N
东陡沟老寨$ K& q1 K, ~6 k# I% I
IMG_0045东陡沟老寨.jpg " y, E% _+ E# l1 b& o3 o( }% 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3

主题

3915

帖子

15

精华

钻石会员(lv14)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5408
 楼主| 发表于 2020-4-10 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邙山大渠1.jpg
8 q7 \. Q2 |, S, e+ i% u, v, ^邙山大渠4 @+ P2 M( z! g0 L( h2 r& J0 C) Q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3

主题

3915

帖子

15

精华

钻石会员(lv14)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5408
 楼主| 发表于 2020-4-10 15:34 | 显示全部楼层
邙山大渠2.jpg ( j% y% U2 o7 y1 f2 |9 N* K( v
邙山大渠国家牡丹园段
; x" Z% P2 h3 m5 a8 ^, S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3

主题

3915

帖子

15

精华

钻石会员(lv14)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5408
 楼主| 发表于 2020-4-10 15: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中沟水库1.jpg
) O' B* |6 h. w+ B0 _中沟水库
. A, p8 c8 l# ]. Y7 z1 g& u" K 中沟水库2.jpg
+ _2 |( g+ C# O0 |8 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3

主题

3915

帖子

15

精华

钻石会员(lv14)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5408
 楼主| 发表于 2020-4-10 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苹果园1.jpg 5 Y6 U8 |, p- U- S* D6 _
苹果园. @" J: E, x. S- A! j" [( S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3

主题

3915

帖子

15

精华

钻石会员(lv14)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5408
 楼主| 发表于 2020-4-10 15:40 | 显示全部楼层
IMG_0003中沟水库.jpg
4 v8 B8 X. P1 m+ S9 z3 @中沟水库; {9 P$ R5 u6 S6 \  O6 {) Y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3

主题

3915

帖子

15

精华

钻石会员(lv14)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5408
 楼主| 发表于 2020-4-10 15:45 | 显示全部楼层
IMG_0001中沟寨后沟.jpg
$ G8 l( w  y  d% M- p东陡沟寨后沟(原刘天光旧居所在地)
9 n5 [! J; C( M9 Q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12

主题

636

帖子

0

精华

铜牌会员(lv10)

Rank: 12Rank: 12

积分
4523
QQ
发表于 2020-4-10 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去的干部就是领头羊。现在,不说都知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洛阳圈儿微信
扫一扫
关注洛阳圈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