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新帖 设为首页

打开手机扫一扫

开启辅助访问

洛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便捷登录,只需一步

搜索
查看: 1111|回复: 0

《人生如梦》第十三章 作者:执著

[复制链接]

84

主题

785

帖子

0

精华

社区达人(lv8)

Rank: 10Rank: 10

积分
2620
发表于 2019-11-20 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人生如梦第十三章(难言之痛)

( ~$ Y2 G6 I; Q# }9 H1 \! Y' v( B9 d" r
      
       周一上午,庄之杰如约来到中心医院,内科医生仔细翻看着他所有的检查单,一直没有说话。庄之杰等不及了就问道:     
      “是不是确诊了?没关系的,不管什么结果请您直说,我能接受得了。”
      “我必须如实告诉你的病情,但一定不要太担心。”医生说着又一次把CT片子贴到观片灯前,谨慎地看了又看,指着其中一小块图像说:“根据你的检查,初步判断是肝硬化,还有一个两公分大小的肿瘤,就在这个位置。而且化验单显示甲胎蛋白也远远超过了正常值,已达880个单位,这是肝脏恶性肿瘤的特异性指标,说明已有恶变的可能。但是你这个值还不算太高,临床上一千多、两千多的太常见了。 ”
      “这个病是怎么造成的?不会就这样完了吧?”庄之杰忧心忡忡地问。
      “病因是很复杂,还有很多原因是目前不明确的,但并不是说完就完了。打个比方,每个人体内都有两种敌对势力存在,就是良性细胞和恶性细胞,它们在长期进行着斗争。身体素质好的人,正气就能压得住邪气,不给它致病的机会。一旦抵抗力下降,恶性细胞就会占据上风,给我们的身体造成损害,当然心理上的强大更重要。就像当前我们全社会都在努力扫黑除恶一样,我们的治疗方法也是在打击这些黑恶势力,这样说你听懂了吧?就算是恶性,我们现在的治疗方法也是相当先进的,不过病既然来了,还是越早治疗效果越好,所以建议你回去和家人商量一下,尽快住院就是了。”
       因为是周一,中心医院的病人排着长队,医生能和他讲这么多,并且尽可能讲得通俗易懂,已实属难能可贵。虽然医生讲的有道理,但庄之杰根本没有听进去,总觉得死神已在眼前。可他不能失态,依然很镇定地说:“谢谢医生,我明白了,我听您的。”说完,庄之杰便拿起所有的检查资料起身告辞了。
       庄之杰恍恍惚惚地走出门诊大厅,刚到医院门口,只见一条白色的横幅前围满了路人,还有个老年妇女坐在地上,用高音喇叭在哭喊着:“我的孙子啊,你死的好冤哪!”庄之杰走到正面一看,横幅上写着一行黑字:中心医院草菅人命,还我妻儿严惩庸医。不用问,肯定是出了医疗事故。但是庄之杰没有心情看热闹,便没作停留。
      庄之杰的车今天限号,他是坐公交车来的医院。因为心里有事,他出来医院大门,根本没看红绿灯便往对面的公交车站走去。刚走到马路中间,突然一辆小车擦着他的身子疾驰而过,司机还探出头来骂了一句:“找死啊你?”他也没理会,只是下意识地说:“对不起,对不起。”这才发现人行通道的尽头亮的是红灯。
       在公交车上,庄之杰心里五味杂陈,百感交集。刚才那一幕多惊险呀,一不小心就差点没命了,以后的人生道路还会有绿灯吗?此时的陶源市已进入春天,街道两边绿意盎然生机勃发,他却无心欣赏,这些好像已不再属于他了。他想,回去跟谁商量呢?和妻子安馨这几年不温不火的,和她说有用吗?春节妻子和儿子也回来过年了,但并没有过多沟通。连康云伟都发现我瘦了,难道妻子没看出来吗?可她也没问过一句。而且儿子庄之豪再过三个月就要参加高考了,说了会不会影响到孩子的情绪呢?医生讲的也只是书上的理论,不一定就那么可怕,再过三五个月能有啥事呢?真不行找个时间去洛京肿瘤医院找个专家看看,那里毕竟是省会,应该更权威一些,也顺便去看看孩子。人到中年一旦有病就特别脆弱,就特别想念家人。可此时此刻,庄之杰最想念的只是孩子。偶尔也想妻子安馨,但抵不上儿子的十分之一。
       庄之杰又想到刚才医闹的场景,思绪便回到了十九年前,那段难言之痛又浮现在眼前……
       那时庄之杰的妻子正怀着七个月的身孕,因出现了先兆流产,被120接到了陶源市中心医院。住上院又发现胎位不正并伴有脐绕颈四周,同时有妊高症,血压高达220/160。经化验妻子的血型O型,RH阴性,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熊猫血,配血非常困难。安馨当时刚到中心医院妇产科工作,正是庄之杰妻子的主管护士。那年她才二十二岁,庄之杰二十八岁。
      庄之杰妻子在那里住了一星期,尽管医生和护士都很努力,还是没把妻子和孩子的命救过来。但庄之杰没有闹事,认为医院没有过错,尤其那个小护士安馨,对他妻子服务得很周到,妻子和孩子没这个命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妻子去世那个晚上,庄之杰一个人躲在楼梯间里,一边抽着闷烟,一边哭成了泪人。如果当时一切正常,儿子今年应该是十九岁了,可现实却不容你假设。想到这里,庄之杰的眼睛又一次湿润了。
       正当庄之杰最无助的时候,安馨走到他的身边,递给他一叠面巾纸温柔地说:“别哭了庄大哥,还有很多手续要办。我们已经尽力,这一周来,你对你爱人做得非常尽心,我们都看在眼里,也很受感动。”
       庄之杰接过安馨递过来的纸,抬起头才发现是这个小护士,朦胧泪眼中的安馨怎么和慕容晓月长得那么像呢? 简直就是双胞胎,就连说话的声音也那么像。一个星期来她就是个护士而已,根本没顾上多看她一眼,这不会是在做梦吧?
      “谢谢你,上天不给她这个机会谁也救不了她 。走吧,我跟你去办手续。”
从此俩人便真正认识了。在他们的交往过程中,庄之杰才知道安馨的叔叔是陶源市的副市长,并且刚好主管城建拆迁这项工作,庄之杰后来的两次升职不知不觉中得到了不少的照顾。两年后安馨怀上了庄之杰的孩子,便很快领了结婚证,孩子取名庄之豪。
       可爱情是这个世界上最不恒久的东西,电视剧《大染坊》里的卢家驹说过:“女人无所谓忠贞,忠贞是因为诱惑不够。男人无所谓正派,正派是因为背叛的筹码太低”。结婚第十年,庄之杰感觉到安馨变了,变得不像以前那么爱他了。同时也听到了太多的风言风语,说她和单位的一个同事玩起了暧昧。两人因此深刻地谈了一次,安馨便主动辞职,回家做起了全职太太,那件事也就烟消云散了。可感情就像一张纸,一旦揉皱了,无论怎样努力抻平它,却总能看到其中的痕迹。所以他们便心照不宣地过着不温不火的日子,在庄之杰眼里,安馨再也不是当初的慕容晓月了。可俩人谁都没有提出离婚,也许都是为了庄之豪的成长。但家里从此失去了原来的温馨,其中的痛楚也许只有庄之杰才能懂吧。
       庄之杰刚走进自己的办公室,隔壁大办公室的小王就进来了。
      “庄科长,你刚才不在,有件事需要向你汇报一下。”
      “你说。”
      “刚才有人打电话反映,在陶源市最北的山坳里有一个小村子叫桃溪村,原来人迹罕至,可近来却人来人往络绎不绝。那里不仅违章建筑严重,而且也有经营性活动,几乎每家每户都能专治疑难杂症,甚至败坏了社会风气,不拆不行,至少也需彻底整改。”
      “桃溪村?具体在什么位置?”
      “我也没听说过,人家连电话也不愿意留,就是希望我们能去调查一下,只留了个大致位置,我已经记下了。”说着,小王把一张纸放在了庄之杰的办公桌上。
      “什么屁事,市里从来没要求对农村的违章建筑进行治理,我们能管得了吗?”
      “是啊,这个我也告诉他了。”
      “好吧,我知道了。”
       说完,小王便退了出去。庄之杰拿起那张纸,一边看一边想,这个从来没听说过的小村子能有多乱?市里也没有文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现在的老百姓都不好惹呀,一不小心就会给你一双小鞋穿。凡是投诉就要有回复,这是有明文规定的,不及时回复或者群众不满意就是失职,就是违纪,这个帽子他可不能戴。转念又想,奇怪了,自己刚从医院回来,就有人打电话说有专治疑难杂症的,不会这么巧合吧?
       算了,抽时间去暗访一下,先摸清情况再说。

2 A3 w# _/ J7 w9 Y
3 M8 S, ?+ c$ s
                     (共十六章,未完待续,敬请关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洛阳圈儿微信
扫一扫
关注洛阳圈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