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新帖 设为首页

打开手机扫一扫

开启辅助访问

洛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便捷登录,只需一步

搜索
文化
生活
查看: 789|回复: 0

朱怀玉:其实,这是个关于贫穷的故事

[复制链接]

16

主题

25

帖子

0

精华

社区游民(lv2)

Rank: 2Rank: 2

积分
147
发表于 2018-11-8 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这是今天我在一本书上看到的一个故事。. l. ?/ H: [% X9 J# o8 m/ `

0 }" z. _7 ~8 Q  w“老公,拔了吧……你知道的咱们是负担不起的,更何况……”陈梅压低了声音,轻轻说道。4 v$ z+ E1 f: S# u. l
“闭嘴!那是我爸,我就是去卖肾,也不可能把氧气管给拔了。”张鹏直接打断了媳妇的话。
. R; O* p  K+ n" D# p“这一天几千块不是咱们能负担起的,你想清楚,儿子马上也要结婚了,你就不想想房子该怎么办吗?”一谈到儿子,陈梅的语气也变得有了底气。
1 y0 [" A& b& q, S& T$ s$ X“可那是我爸,会有办法的。”张鹏用力的用手拨弄着头发。
7 y6 `* L2 t2 d' [1 K“咱爸毕竟也到了年纪,你看……”  {% \$ L6 E, t, s3 Y) }! j
“别说了,我再想想办法。”) \% }" p; {* |2 k2 g" g% {
张鹏和陈梅是一对并不幸福的夫妻,收入不高,今年张鹏的老父亲又恰好重病,更让两人难受的是儿子已经定亲了,可房子还是个大问题。
, o! L# ?/ O, e' v张鹏是个地道的农民,家里三亩地一年下来收成也就一万多块,除去开销也存不下来多少钱,陈梅是镇上的一个小学老师,全年下来也就是一万多点。# p- ~+ S* h/ c: }, a+ W8 l2 N
儿子张亮刚刚辍学,还没有外出打工,年前夫妻俩趁着还有点存款想赶紧把儿子的婚事给办下来,几经操劳总算是定下了一门亲事,本打算凑凑钱给儿子付个首付,老父亲突然重病让原有的打算全部付诸东流。& Y5 B: j3 }# h& S
连续一个月的住院费,把夫妻俩的存款基本上花了个干干净净,要是能治好也还好,可医生也坦言了说基本上是没希望的,只能靠着药物来维持生命,住院是等死,可要是不住院那就是找死。  h  M; j) v% \) B8 \5 l
医院的通知让陈梅开始有点纠结了,在她心中与其说这样浪费钱去维持老父亲的生命,还不如拿来给儿子铺垫一下未来,毕竟儿子还年轻。
1 a% ?( J6 y6 o8 L! {: ~" j张鹏却是怎么都不同意,毕竟那是一个人把他拉扯大的父亲,拔掉自己父亲的氧气管,这是不孝子的做法。' z2 _9 G. H- a3 v, o5 T0 ~% v
两夫妻同样的对话,已经不止一次了,陈梅的态度已然是越来越强硬,而张鹏的态度还是很坚决。/ \4 N. P0 R, |9 C# S) h* t
“那你说怎么办?咱爸毕竟也上了这个年纪,说不好听的医院都说了没几天日子了。可亮亮才刚刚开始啊。”看着蹲在角落抽烟的丈夫,陈梅又劝说着。1 {3 m5 F4 l: b- O) {; h; F
“可那毕竟是我爸啊,我要是把我爸氧气管拔了,我还有脸吗?”张鹏狠狠的抽了一口烟。! M# g" T* K! m
“你就会说这句话,那是你爸,对!那亮亮不是你儿子吗?你不是亮亮的爸吗?”陈梅从床上起来,眼睛还泛着泪花。
$ |, f* D9 `& T6 h8 p4 E“儿子还年轻,房子可以往后放放,可咱爸等不了了。”1 K+ Z" L( v+ t6 }) X# _1 W
“你也知道咱爸的情况,早走两天也是走,你就想想咱儿子行吗?”
! A9 h) ?1 h8 w# E' \+ N" `张鹏突然站起来撂下一句话便推开门走了出去“你闭嘴,过两天就是咱爸生日,我怎么也要把咱爸的八十大寿给过了!”* Y9 P) N) ^, L; y4 z" [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张亮从医院回来。4 s" P( f/ k6 B( {0 q7 {  x7 l8 B& Y
推开门就看到母亲一个人坐在床上,眼睛红的就像是画了眼影一样,开口说:“妈,你别想太多了,实在不行我的房子就先不说了,我今年才二十二不急着结婚。”
6 |! Q% b% Y* b" Z“你懂什么?爸妈本来就没出息,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不管怎么说,一定也要先把你婚事给安排了,不然爸妈也太对不起你了。”陈梅抹了抹眼泪,语气带了一丝坚决。
0 u, H# `5 h& R2 }“妈,你俩没什么对不起我的,爷爷怎么说也比我结婚重要,过几年结婚也是可以的,可爷爷等不了这么长时间。”
) ^* l1 W' W+ k4 U5 P$ Q“你爷爷要是能治好,花这些钱我也就认了,可医院都明说了治不好,花这些钱都是在用钱买命。”
! _# M0 E4 P, z% P# A张亮想说些什么,可看到陈梅的目光,还是把话给咽了下去。
" h3 N& v1 U* v1 ]  F* h; L; ^“亮亮你先睡吧,妈再想想办法,我知道你孝顺,可现在不是讲孝顺的时候,没房子人家姑娘不会答应的。”
% f1 [' z2 J, m7 {0 [$ }: I“妈,我结婚不着急……”) |2 d& S# X+ g. q* }
“听妈的,妈想办法。”陈梅直接打断了张亮的话,不由分说的让张亮去睡觉。* s4 Y+ _, p1 R, B% O" ], C: |
看到儿子的房间熄了灯,陈梅掏出手机打给了自己的父亲。
, y2 ?5 V. b* q. ?4 R. d7 X4 v“喂,爸,这么晚还没睡呢?”& e) ^4 |( J# Q3 L! M  P, F
“年纪大了,睡不着,你家里的事怎么样了?”
  t, n  H, \: a2 c/ Z+ r7 a4 D0 j9 n“还是那样,我和张鹏商量说拔了氧气管,他死活不同意。”陈梅顿了顿,又接着开口说:“爸你看能不能先借我点钱,把亮亮的房子给定下来。”
. a4 e8 N% J. U“唉……小梅,我退休金全都给你哥了,最近他儿子也是要买房子。”电话那边传来了一阵叹息,让陈梅听的更是心酸。
  M3 h; ]* M0 x5 h3 H“嗯,爸你照顾好身体,早点休息。我再想想办法。”  e$ C6 z3 Y, v# w4 F; u$ [0 h
挂断了电话,陈梅整个人瘫坐在床上,眼泪又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0 F% [/ F- j" w
接着拨通了几个电话,结果还是没有人有多余的钱愿意先借过来,陈梅无力的把手里扔到一边,闭上眼睛又翻来覆去。
. B. o+ G. p: S5 N8 s# y0 x张鹏一个人来到了医院,看到了自己父亲躺在病床上插着氧气管,也是一阵心酸,找了个椅子坐在了病床前。) }# c( k' L. X9 o7 p8 B" d( ]
习惯性的想掏根烟,又突然想到是在病床前,把手放下对着床上的老父亲说:“爸,你睡了吗?”( w2 ?, J; A. b& R. b0 G% u
张海动了动手指,咿咿呀呀说话也不清楚。8 Q- V3 C* t9 ]
张鹏把耳朵靠近父亲的嘴边,还是没有听清,接着说:“爸,过两天就是你八十大寿了,咱好好过,到时候让亮亮领着他对象一起过来陪你过。”
, M. t! c2 s# \6 V' S0 N$ ]“嗯……”好像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张海嘴里发出了不太清楚的附和。0 f0 T. o% B" j$ L& u" W" c! N
“爸,最后一个生日了,我到时候再做一顿你最爱吃的鸡蛋面。”张鹏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也开始有点发酸。: o, j" o& g) Z! i& q' ~
张海费力的用手轻轻拍一下张鹏的手。3 W2 A& Q  R' d
感觉有点抑制不住情绪,张鹏示意张海赶紧休息,起身离开了病房去找医生。
$ O# |9 ]% K, y9 ~5 P. U2 @“李医生,您给我交个底,我爸大概还能过多久?”# I) u3 M- E0 P4 _- x  h
“正常来说一个星期,毕竟年龄也到了,加上有病。”
7 |  V: g  {/ ^, t+ w; I* L/ r“李医生您觉得还有治疗的必要吗?”张鹏废了好大的力气问了一句。3 a! A8 A2 q2 M& j# }$ S
“说实话,我的建议也是别治了。老人也是活受罪,花销也不低,你的情况我也大致了解,你也算尽孝了,我在医院这么多年这种情况见得不少了,好多人确诊以后都是不治了。其实让老人体体面面的走,也是尽孝。”
' W6 Z2 `9 R0 D3 R4 m“我明白,可那是我爸,我要是把氧气管拔了,我还是人吗我?”陈海抹了抹眼睛,感觉一辈子都没有最近这段时间流的泪多。
! c0 I& F. c6 V% C: z0 o! C医生也是见怪不怪,拍了拍张鹏的肩膀。
$ Z0 V0 t6 A! g& s第二天,张亮来到医院打开门就看到了张鹏一个人趴在爷爷的病床上。
6 u% C" O. q2 I轻轻拍了拍张鹏把他叫醒,小声的说:“爸,起来,我带的饭,出来吃点吧。”
9 D) q% }: o. x4 c4 O张鹏起身跟着张亮出了病房,两个人蹲在角落里吃饭。
  n: k' O6 N, H6 u" S“爸,吃完你回家睡会,爷爷这里我照看着就行了。”3 g0 H, j& M* a
“没事,你吃完回去吧,你去陪陪你妈,我睡好了,多陪你爷爷一会。对了,我跟你爷爷说了,明天他生日,你领着你对象过来看看。”4 Q. P8 R7 v  U" y
“爸……我和她分手了昨天。”张亮低着头,声音很小。+ j  _; ~: P2 Y; P! x4 d
“啥?好端端的咋就分手了?”张鹏把手里的馒头放下,直勾勾的看着张亮。
3 `6 U. L- ^( H) H“我,家里的情况我都了解。爸,我真不着急结婚,房子没必要买那么早,先把爷爷给伺候好吧。”& [1 A4 n# B8 L0 V( C2 Y4 ^
“你这孩子咋不和我和你妈商量商量呢!”张鹏声音突然就提高了很多,伸手就想打张亮,又缓缓放下。
2 M6 q; A/ f4 k7 b0 f5 r看着儿子低着头也不说话,张鹏的心里就像是被刀子划了一下一样,起身站了起来说:“钱的事你别操心,爸想办法,你和那姑娘再好好谈谈,房子肯定给你买了。”  \$ o/ r1 ?/ A, O3 j! N7 @
“爸,不用谈了,我想的很清楚,我不急着结婚。”张亮抬起头对着张鹏的目光。) H$ n( w' k/ `+ q8 o
“唉……”深深叹了一口气,张鹏拍了拍儿子的肩膀。! _, u: g; B7 T7 X
在张亮的劝说下,张鹏回家休息会晚上再来医院。
5 D# ~# s. a8 O# e刚到家,看到的就是陈梅这两天连头发都没洗的样子。张鹏心里也是五味杂陈,顿了顿还是开口道:“去洗个头吧,你看你现在啥样子。”( ?* ?: |1 K3 K2 ~4 R1 E
陈梅听到这句话,也是淡淡说:“我哪有心情,儿子早上告诉我了,他和那女孩分了。”
2 U  M6 o9 s* ?# |1 C, m“我知道。”陈鹏除了这三个字以外,动了动嘴发现说不出其他什么。
: U& b; s- t1 L% V# a( l, W8 _“你先去睡会吧,你也够操劳了,明天就是咱爸生日了,咋说也不能这样过,太寒蝉。”! c9 e0 U' T6 T& a
张鹏点了点头,脱了衣服躺到了床上。
; m1 U6 ]' t4 o$ {4 O8 n! @4 U$ O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闭上眼想到了医生的话,睁开眼又好像看到了儿子低头的样子,翻了个身子又看了陈梅单薄的背影。7 ^5 T2 m+ g6 o& V& v( k0 C3 t, v
用力捏了捏自己的拳头,张鹏坐了起来对着陈梅的背影说:“明天轻轻松松的陪咱爸过个生日吧,最后一个生日。”3 }4 B- {  N' o7 n, L! b& w
陈梅身子一顿,扭头看了看张鹏,轻轻的点了点头。) f) k$ s% s) k' y8 Y
今天早晨的阳光好像很刺眼,让陈梅和张鹏两个人的眼睛都有点睁不开。
* i' q; ?  C8 v" f# b2 w晚上,张鹏迈着沉重的步伐来到了病房门口,向张亮招了招手。- W5 T7 Q- }) h: y
张亮出来的时候反手关了门说:“爸,爷爷睡着了。”/ E/ u1 d8 _# R- j! o
“嗯,我知道。小亮你先回去吧,今天好好休息。明天你爷爷八十大寿,你早上来的时候买个蛋糕。”
1 B& p8 O4 |- d% g" t“嗯,好。爸,今天爷爷和我说了几句话。”
* @: J. y" [: b. X' x- p* M“说了什么?”% q1 D+ G$ V& {' x% I
“我也听不太清,爷爷给我的感觉是舍不得……”! a3 c/ N- _6 g$ ~3 f
张鹏愣了一下说:“舍不得什么?”
* P3 i9 [. s7 g0 b$ q- F: I/ z“我不知道,爷爷已经口齿不清了,我就听清楚爷爷说舍不得,手一直用力的抓着我的手。”
" q" B1 l' |, _9 N% E1 u“嗯……你先回去吧,路上慢点。”
# B1 b4 v/ I( `) T& |* r看着儿子离去,张鹏无奈的叹了口气,轻轻的推开门看着病床上已经睡着的父亲。
$ e; u8 {3 }7 O9 \# l“爸,明天就生日了,真好。”张鹏轻轻的自言自语。
- q/ N; H- v" I' c“儿子对不起你,我实在没办法了。我看到亮亮就心疼,小梅的眼神真的让我感觉心疼。”
3 [, r% o. g( ^+ j% r% Y, k& }% g1 t“医生的意思也是说没必要治疗了,其实说到底只能怪我没用,爸,你会怪我吗?”张鹏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 @2 e, X. V- E
“你这样,我看着也难受。亮亮和小梅也都不好过,体面点走您愿意吗?”
6 F2 t9 ^+ D" d张鹏轻轻的走到了张海身边,仔细的看着父亲,从头到脚,眼泪就像决堤了一样,豆大的泪珠哗哗落下。
: t2 N- B1 o9 ^/ j好像是感受到了儿子的无奈和心酸,张海缓缓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就是儿子让人心疼的样子。; j" }. `4 P! N/ q- L" u
看到张海睁开了眼,张鹏赶紧用手擦拭眼泪,弯下腰轻轻的说:“爸,你醒了?明天就生日了,八十岁了,咱好好过。”* A" ?* C0 S( ]
张鹏看到父亲的眼睛眨了两下,又说道:“亮亮女朋友临时有事,来不了了,过两天再让亮亮带着她来看你。”% M' ~/ S- a# R4 Y1 K8 N: D
张海用力的闭上了眼,废了好大的力气扭动了一下头部。! U1 O/ M2 C" T# I0 U9 p! d! _
“爸,你哪里不舒服吗?”张鹏很紧张的问。
) M$ P; n* T3 z" E" m  S& N) t“我……拖累……”声音断断续续的让张鹏听不清什么。7 j9 D* l$ S5 v- B7 n2 ?$ c, f. P4 N" {
“爸,你累了就好好休息,再睡会。我在这陪着你了。”6 {& Z0 t" Z9 c, i  p6 m: M
“不……对不起……你”声音很小,张鹏实在是听不清楚。6 F) n$ [9 m' [6 k+ p: I
“爸,时间不早了,睡吧。明天咱好好的过生日。”
' O1 l. U2 F5 O4 ~2 Z0 W“嗯……”张海很用力的嗯了出来。
7 E5 G1 o/ {( _“嗯,好。有事您按一下手指那的那个按钮就好。”张鹏搬了个椅子坐在张海床前,轻轻帮张海把被子弄好。
! f. E" N- Y! b: \5 @8 h2 ?过了一会,看着张海睡着,张鹏却怎么也闭不上眼睛。% j! e2 A6 X9 y
“爸,醒醒,东西都买好了,等爷爷醒了就能祝寿了。”张亮轻声的把张鹏叫醒。( j0 n1 N# r9 A2 R7 d
张鹏揉了揉眼,看着儿子和媳妇拎着好多东西站在他旁边,“嗯,我去洗把脸,亮亮看着爷爷。”
, _0 h  C- U( x  F+ F“嗯,好。”. Q6 Z* _1 l7 n
张鹏洗完脸,点了一根烟,很快烟就燃完了,赶紧又续上了一根。
  p6 ^% |1 i& B大概抽了五根烟,张鹏用水理了理头发,走向病房。( D9 T% L  j; C% X. O
“爸,你回来了,爷爷刚醒。”
- G! K' E0 R% n; R- }张鹏点了点头看了眼躺在床上的父亲又扭头说:“亮亮,把蛋糕打开,插上蜡烛。让爷爷许愿。”
6 o" }1 J# }5 o/ t张亮顺手把蜡烛点燃,放到了张海面前,大概过了一分钟左右,张鹏又说:“爷爷许好愿望了,你帮爷爷把蜡烛吹了。”
+ O: Z- E- T5 c2 N& a陈梅也端着鸡蛋面走到了张海面前说:“爸,这是你最爱吃的鸡蛋面还热着呢。”然后把鸡蛋面放在了张海面前的桌子上。
+ Y& w1 d" [& D8 w, j  T* @三个人忙前忙后,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总算是把生日的流程走完了。/ F; n/ v3 e0 G- t2 R
“亮亮,你陪爷爷说会话。我和你妈说点事情。”# H# s# W" [: X1 \
“好。”) m( q& `1 h2 a4 ^
张鹏带着陈梅走出了病房,点了一根烟说:“再等会吧,过了中午十二点,我去拔了氧气管。”1 X  E3 n- @8 }8 w
陈梅只是点了点头,没说话。
: H- ], W* W2 n7 ?9 Y两个人就这样对视着,眼神里夹杂着一些别人读不懂的东西。
" @) |/ D) N  }2 \% F刚过了中午十二点,张鹏费力的推开门,刚进去就看到了张海的心电图归零。
- i) d5 }; U& ]+ }所以,谁做对了,谁做错了。
  Z: z3 q' w" b
" N3 h" x. q7 q读到这里,我想说这是一个我不想去判断对亦或者错的故事!1 k  S0 |2 N: q6 y" t: G" G
6 Y$ D! h* u4 _8 L. C3 x
我不知道看到这里的你是怎么想的?
7 V# L6 S8 _3 c. N
- z6 H/ R9 E+ i
5 L. u+ U7 j3 W5 n: g0 |7 j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洛阳圈儿微信
扫一扫
关注洛阳圈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