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新帖 设为首页

打开手机扫一扫

开启辅助访问

洛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便捷登录,只需一步

搜索
文化
生活
查看: 5535|回复: 0

[教育在线] 金庸曾有年少同窗在洛阳

[复制链接]

926

主题

3988

帖子

3

精华

钻石会员(lv14)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0836
发表于 2018-11-1 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10月30日晚,记者得知金庸先生故去的消息,难过之余,脑海中浮现出一位洛阳老人的影子——已故洛阳一中离休教师高玉阶,他和金庸有过一段深厚的同窗情。

可惜,这位和金庸一起在浙江老家相伴少年时光的老人,7年前在他的第二故乡洛阳病逝。

1999年,刚出校门的记者作为“金庸迷”曾拜访高玉阶老师,后撰文《金庸同窗说金庸》(发表于1999年11月10日《洛阳日报》)。

昨日,记者辗转联系到高玉阶老师的女儿高红梅,通过她对父亲回忆录《学海萍踪》里的描述,以及记者之前了解的情况,重温了两位老人那段同窗情。

5825267e0e3dcb42385772f7234eeeac.jpg

金庸曾有年少同窗在洛阳金庸曾有年少同窗在洛阳1999年秋,在杭州世贸大厦同学聚会上,金庸曾有年少同窗在洛阳金庸曾有年少同窗在洛阳1999年秋,在杭州世贸大厦同学聚会上,

入读名校嘉兴中学,他和金庸成同窗

1936年,高玉阶和金庸分别从嘉兴县新丰镇、海宁县袁花镇考入当时的浙江名校省立嘉兴中学就读,那时高玉阶叫高炳生,金庸叫查良镛。

当时的嘉兴中学只有初中,一个年级分甲班、乙班和简易师范班。教他们语文的王老师学识渊博,因材施教,经常给自己看重的优秀学生开小灶。一同去“吃小灶”的有甲班的金庸、乙班的高玉阶及简易师范班的杨瑛(曾任新华社上海分社社长)。因此,高玉阶和小自己近两岁的金庸成了好朋友。

后来,嘉兴中学与杭州中学、杭州女中、杭州师范学校合并为浙江省联合中学。高玉阶与金庸从这所学校的初中部升入高中部。他俩共同接受过李叔同、朱自清、叶圣陶等名师的教育,都是出色的学生。

少年金庸文笔超群,暑假分别赋诗相赠

少年时代的金庸各科成绩都不错,最突出的是语文,表现出超群的文笔,作文从头到尾都被老师勾满红圈。让高玉阶印象最深的是他们初一暑假分别之时,金庸提笔在作业本上赋一首小诗相送:“白云孤飞,青鸟去兮人寂寞,落花倚垂晖。愿得故人绕笔香,留作长相思。”时隔60余年,当1999年记者见到当时77岁的高玉阶时,他还能脱口诵出,并感叹金庸13岁时的天赋与灵气。

高玉阶还回忆,金庸非常爱读书且速度惊人,一个暑假就读完了《资治通鉴》和《世界史纲》。金庸还能发表独特的见解——将中国文学分为以屈原为代表的上古时代、以杜甫为代表的中古时代和以王国维为代表的近代。那时的金庸已经时不时在《东南日报》副刊“笔垒”的重要位置发表文章了。

曾在金庸家借住十多天,难忘对方相助之恩

让高玉阶钦佩不已的是,学生时代的金庸已表现出乐于助人的热情及侠肝义胆的品质。

1938年10月,迫于当时战事,他们学校不得不向相对偏僻的丽水转移。学校规定,家在未沦陷地区的学生可以回家,金庸本可回家,但是热爱读书和集体生活的他也走上了南迁之路。

在南迁途中,高玉阶突然接到家书要他急速回家探望生病的母亲。交通要道被日军封锁,关键时刻金庸伸出援手,建议高玉阶去他家新迁的慈溪家中,那边有船过江可到高家。高玉阶依照金庸提供的路线图和书信抵达金庸家,并受到金庸家人的热情款待。高玉阶在金庸家待了十多天,因道路封锁探母不成,可他毕生铭记金庸的鼎力相助之恩。

另外,在一些传记中出现过金庸因写小说讽刺爱整学生的校训导主任被开除一事,也在高玉阶的口中得到了印证。金庸此举在学生中大快人心,却因此被开除,转入衢州中学就读,至此与高玉阶分开。

分别56年后,他和金庸再叙同窗情

高玉阶回忆,他和金庸中学毕业后曾见过面。1943年,他考取了当时在重庆的中央大学哲学系,金庸则进入当时重庆的中央政治学校做“外交官”梦。正巧初中时他们最信任的王老师也在重庆任职,王老师邀请这两名得意门生见面共叙旧情。

那时,金庸已创办主持《太平洋》杂志,后来他参加《大公报》驻港记者考试,脱颖而出,远赴香港。

重庆那次见面分别后,高玉阶先后在西南联合大学、北京大学哲学系就读,毕业后在省立杭州中学任教。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他担任志愿军英语翻译、文化教员,1958年转业到洛阳任中学英语教师,1985年离休。

1999年记者见到高玉阶时,他说听闻金庸1985年曾来洛阳,却因为失去联系未能相见,他正期待与金庸重逢。不久,金庸在杭州邀请同学们聚会,两人56年后再重逢,激动不已,促膝长谈,互赠书刊。

高红梅告诉记者,她父亲从杭州回来后很少提及与金庸的这次会面,她父亲一生洁身自好、独善其身,虽然与金庸后来还有书信往来,却唯恐攀附成功后的金庸盛名。“也许对他来说,相互陪伴度过那段少年时光,相互珍惜真挚的友情,留下一生美好的回忆,足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洛阳圈儿微信
扫一扫
关注洛阳圈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