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新帖 设为首页

打开手机扫一扫

开启辅助访问

洛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便捷登录,只需一步

搜索
文化
生活
楼主: 沙漠月牙泉

[原创] 梅影儿

[复制链接]

370

主题

4598

帖子

0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070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1 19: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三
     “影儿,镇快可从你姨家回来啦?”“影儿,你砸走哩?一二十里的路,一顿饭的功夫儿你揍(就)打个来回。”“是不是揍(就)到咱的村儿边儿,都拐回来了。”“哈哈,影儿是去瞧Nia婆子了吧?实话儿说儿吧。”心情失落的梅影儿,提着多了几个水果的布兜,还没走到春儿家门口,闺蜜们喳喳喳的打趣声,真如麻雀似得飞进了她的双耳。
     我们的梅影儿姑娘,自知应对不了她的这群,嘴如刀子舌似簧的可爱的闺蜜们,心中暗自琢磨着不理她们。她装作没听见的样子,故意把头低到不能再低的角度,同时让双脚发挥出最大的能力。
    “哈哈,你还不理活计们了不是?”“死鬼影儿,你再装!老实交代,今儿个儿Nia(你)婆子给发了多少钱儿?”“揍(就)是!不说儿,揍(就)想回家,没门儿!”稠儿她们几个拉的拉,扯的扯,将她们的梅影儿姑娘给绑架到,春儿家的大门楼前。
      梅影儿一看这阵势,还真躲不过这一劫,除非是给她们翻脸。她想不就是闹着玩么?在一块儿好,人家才这样,要不然谁理你呢。罢罢罢,实话实说又小不了啥。她索性来了个竹筒倒豆子,什么就是去婆子家啦,午饭吃的饺子,柳生儿妈给了二十块钱,以及柳生儿妈说,让她家修表的亲戚,遇上十块八块的名牌手表的话,给自己买一块等等说了个净光。
         “十块八块就能买块儿名牌儿手表,那不名牌儿的呢?不用说儿块儿八毛都能到手,春儿看ra(人家)影儿的婆子多能!”“二十块钱?换我甩到她脸上!年似年(去年)ra(人家)珠儿的婆子,给珠儿发的都是三十块。”“稠儿,二十块也差不多。你问问翠儿的婆子给翠儿发了多少大洋。”“十五块。”“保(别)再说儿了,都唷村儿里,叫ra知道该难受咱们啦,说儿咱们搁这儿和事儿。”几个姑娘在太阳底下,自顾肆意地说笑着。
     “今儿个儿俺家来了好些开(客),我得赶紧回去替我妈揍(干)点儿活儿,揍不搁这儿跟nian()们耍了。”梅影儿边把俩水果,递给稠儿她们边对她们解释着要回家的理由。   
      回家后的梅影儿,由于心情的缘由,没有帮她的母亲。而是跟她的表兄姊们随便聊了几句,便把自己关在了她独有的那片天地——闺房。她将被筒伸开,钻进被窝里开始梳理自己混乱的思想。该死的柳生儿,以及她那回子精的妈,还有闺蜜们所说的话,她一点一点的分析。该死的柳生儿,是不是就是为了躲自己,才去串亲戚去。又不是去媳妇家,必须得亲自去。他姑家——难道他的妹妹霞儿,还有他的哥,今天都在家哪都没去,偏偏他去。不过细想想,他不能呀。假如说他柳生儿真的躲避自己,那年前完全可以不来的。那究竟是为着那招?哦,莫非是他那人称回子精的妈,故意叫他去的。那他妈又为着那招呢?回子精要考验自己。嗯,有这可能!不说别的,就她说那十块八块买块名牌手表的话,要不是春儿们的提醒,自己还真没看透她的叵测之心呢。她这儿明摆着是低看我梅影儿,目前我手上戴的这块儿杂牌的沪光手表,还三十多块哩,她居然说十块八块他能买来名牌的手表,这不是天方夜谭吗?是的,即便她真的能买来,那必定是旧的无疑。就是么,弄块旧手表打发我没影儿,分明就是低看人吗。想至此,一向有泪不轻弹的梅影儿姑娘,气的两手冰凉,浑身打颤,泪珠不断地涌出眼眶。那天她母亲叫她吃完饭,她借口不舒服就躺在被窝里,来回翻着苦涩的烧饼。她这一次才真正体会到了所谓爱情的苦涩滋味,也知道为什么那么多有情人难成眷属的缘故。这时她理解了宝黛之恋,西厢之情,游园惊梦,为什么都以悲剧儿告终。都说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其实他因也起着不同凡响的作用。自己的要求并不高呀,只要两个灵能够相同,至于其他都不重要。然而就这一点愿望,实现着都这么的难。不中就跟他做个了断,省得以后陷得更深,似自己再也无法抽身。
               我们的梅影儿姑娘怎样的愁肠百结,伤心流泪,她的心上人柳生儿,因着梅影儿没等他的缘故,心中也是窝了一肚子的火。他埋怨梅影儿多等一会儿,两人见上一面说说知心话。可他哪里知道,梅影儿这时那颗为着他,碎了的心呢。假若说,那晚他能即使的出现在梅影儿的面前,就不会给他们的以后埋下不必要的伏笔。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70

主题

4598

帖子

0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070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2 20: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四
         为着不必要的事,伤着无辜的心,落着多余的泪的梅影儿姑娘,第二天早上被她闺房外那棵百年老槐树上,那些早起的雀儿、鹊儿们喳喳,喳喳的歌声惊醒。可能是过了一夜的原因,她的心情比之头晚好了许多。她惬意地舒展了一下,尚被层层衣服包裹的身子后,折身坐起后旋即将一双垂下床沿的大板脚,塞进她二姐给她做的黑条绒绑带棉靴里。伸手从老旧桌上拿过那面背部有《惜春作画》的圆镜,左照照右照照,在检查不出面部没有头黑留下的不快痕迹,这才边俯下身子将靴提上,并系紧鞋带,边随口嘟囔道:“沿儿黑咋连衣裳都木脱哩,揍(就)这儿也能sei(睡)着,并且睡得香甜,连个梦也木(揍)做。”
          “影儿,日头sai(晒)屁股啦!赶紧起来看热闹去!”稠儿活泼的声音传进了梅影儿的耳膜。
         “死鬼稠儿,有啥热闹,看把你急成啥!”梅影儿取掉门搭,把稠儿让进屋里。
         “晴今儿个儿带着新女婿来回娘家啦。”“今年ra晴带着新女婿回娘家,待到来年呀——就是我们的稠儿带着你的那个兵哥哥,来娘家罗?”“你个死影儿,镇这儿晚儿也学里镇坏!你镇这儿晚儿,你不也是。黑老瓦(鸦)还笑话乌斤儿(鸡)哩。”梅影儿边和稠儿斗嘴,边用一把天蓝色的塑料梳子,梳理着她的那不听话的犟头发。
       “你快点儿吧影儿,强和兵他们几个沿儿黑商量,今儿个儿要好好耍耍新女婿。”“他们耍他们的吧,你急哪儿着zua(干啥)哩?”“咱去看热闹呀!”“我不去!”“不去,能由得你吗?”稠儿双手拉住梅影儿的胳膊。
        “那也得叫我洗把脸,刷个牙吧!”“那你快点儿!保(别)磨蹭。”
         当我们的梅影儿姑娘和她的好友稠儿,说笑着来到晴家的门外,那里已聚了一群的老老少少。话痨菊婶儿、秋嫂、强、兵、杰以及春儿们都在那儿,瓜瓜瓜的说笑着。话痨菊婶儿说,影儿、稠儿nia(你)俩咋镇这儿晚儿才来,降间儿(刚才)那戏可比北村儿的戏好看多了。“稠儿,不是说儿刷新女婿吗?咋又唱戏啦,啥戏菊婶儿?”梅影儿一脸惊讶的问话痨菊婶儿。话痨菊婶儿伸出手指点着梅影儿的额头说:“憨子闺女,啥戏?当然是耍女婿的戏?”我们的梅影儿姑娘这才哦了一声,原来如此呀。
      “晴家的新女婿呢?”稠儿走近春儿问。
     “新女婿惊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春儿笑的前仰后合,都有点喘不过气。
      “见过过马惊,骡子惊,驴惊,哪儿还有人惊。”梅影儿又是一脸的惊讶。
      “木见过吧?影儿。教强和兵给Nia(你)俩说儿说儿。”话痨菊婶儿笑指着兵和强。
      “菊婶儿,你想个法子把兵家的驴围脖儿xin寻回来,才是正事。要不兵今儿个儿回家非得,挨他爹确哟(揍)不可。”强极认真的说。
    “木事儿,惊马还能摸回来,何况大活人。放心吧兵,驴围脖儿丢不了。”“晴家女婿肯定不会回来了。”“好不容易脱身,咋可能回来?”“回来?除非憨子。”“那这儿驴围脖儿就这儿样好过他了。”“兵,心放到肚子里去吧!过些日子他会拿来的,除非说儿他以后断了这条路。”“晴家这女婿,心眼儿可真够多的。”嗯!的确是个精明人。”“焖人办不了这事儿。”“是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在说笑着。
                     耍新女婿的风俗在梅庄儿一带,和耍新媳妇一样,都是上辈子留下的习俗。假若说谁家的新娶的媳妇,或新回门女婿,没人来耍闹的话,不只是不吉利,还由此表明这家在邻里间没有好的人缘。特别是有心计的新女婿遇上这种情况,准老丈人在他的心中大打折扣。耍新女婿也好,闹新媳妇也罢,一般都是平辈的兄弟及侄孙辈。即使三天不论大小,那些叔伯的长辈们,是不能去的。晴家在梅庄儿是高辈分,也因着晴家在村里的人缘的确不错,所以就有这么多的人,包裹话痨菊婶儿在内,都来看热闹。强和兵们,为了防止新女婿起五更来,到丈人家打一卯都走,他们几个初二的晚上就和与晴家,住一个院的杰挤在一张不足一米宽的小床上。结果晴家小两口儿,在天明后大大方方的来到娘家。这下晴家可热闹了,来耍新女婿的人,挤了满满一屋。新女婿满脸赔笑的给这些陌生的面孔,该散烟的散烟,该分糖的分糖。可为了闹得热闹过瘾,强他们在晴家新女婿抬起来打油、打夯外,又别出心裁让兵回去取来驴围脖,套在新女婿的颈项上,让其学驴叫唤。这一番折腾若是换到那些暴脾气的二杆子身上,早都火冒三丈。可晴家的女婿,一直都是笑面对之。就连这套驴围脖、学驴叫唤这种带有侮辱性质的耍闹,他也没有让这群晚辈失望。耍闹至高峰处,兵说光学驴叫不中,得学学驴惊的样子。新女婿笑着应承说可以呀,只是这屋里场地太小,跑不开。“那就去打麦场。”“对!去打麦场。”耍闹的人们起着哄。强说走吧,新姑父。于是新女婿在一群人的簇拥下,到了打麦场。新女婿问他们跑几圈,强坏笑着说随新姑父的便,跑几圈都可以。结果谁都没有想到,当新女婿跑了一圈以后,在距人群比较远的地方,撒腿往村外跑去,再也没有回头。我们的梅影儿姑娘和稠儿,从话痨菊婶儿及众人哪里了解到,好戏的经过,也如春儿一样,笑的前仰后合。
      我们的梅影儿姑娘,就是这么的没心没肺。头天晚上还为生柳生儿,及柳生儿回子精妈的气,而浑身颤抖,泪湿绣枕。今天却像什么事也没发生,和闺蜜嬉笑斗耍。这就是我们真实的梅影儿姑娘,朴实而率真。凡是过去了就过去了,不会因着一时的不快,把自己日后的快乐时光,都埋葬在充满阴霾的愁云里。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70

主题

4598

帖子

0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070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3 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五
           初一,初二,初三,就这样一天一天的,到了正月初四。那天在吃晚饭的时候,我们的梅影儿姑娘母亲,明天咱还能够穷不送?她母亲说送!她说:妈迷信那zua哩(干啥),你年年送穷,穷不是还赖在咱家不走吗?”她母亲听她口无遮拦,说出如此不敬的话,在赏了她一巴掌后骂她,马上都该去婆子家了,说话儿还是镇不着调,以后不挨打才叫怪事儿。她知道她妈的脾气,嘴上没再犯犟,但心里嘀咕着:“你爱送揍(就)送!反正耽误的也不是我的懒觉。
         一夜无话,尽管破五这日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此起彼伏没有间歇,但并影响不到我们的梅影儿姑娘回笼觉。九点的时候,她才在她母亲三番五次的催骂声中,懒洋洋的走出她的闺房。洗漱完毕的她就着炒酸白菜,喝了一碗玉米糁红薯汤后,依着平时的习惯,洗洗刷刷,温热水饮羊、饮牛,打扫庭院,当这一系列的活计干完,差不多已是十点左右。这个时候距做午饭的时候尚早,一向不是她找珠儿们,就是珠儿稠儿她们寻她耍。这天可能是珠儿稠儿她们在家脱不了身,或许去串走亲访友,总之没有人来寻梅影儿。为了不教烦人的寂寞困扰,她走出了梅家老院。
          “nian(你)们知道不知道,今儿不老明那会儿,强他爹跟兵他妈吵架了。”梅影儿刚走到大路边,就听见话痨菊婶儿,神神秘秘地对靠着碾盘,晒暖的人说。
          我们的梅影儿姑娘也是个热衷于新闻事业的主,这不听见话痨婶儿这个大喇叭,在传播梅庄儿最新新闻,就像被孙大圣施了定身法似的,再也不愿往前多迈一步。
           秋嫂不相信说,就他俩一对闷葫芦,能把架吵起来能了。双手插在黑呢子大衣的蝎子伯,也摇着头说,不可能!
          “峰他妈(话痨菊婶)说的木错,留(强的父亲)和福(兵的父亲)今儿个儿清早确实吵架了。”智多星仁叔笑着说。
          话痨菊婶儿俩手一摊,nian(你)们看看我木说儿瞎话吧!我亲眼看见的,不是仁哥劝他们,打起来的可能都有。坐在柳木椅子上的芝伯问仁叔究竟为啥,俩老好儿好儿能吵起来,再说也木听说儿他两家儿有啥过节,咋就能吵架。仁叔冲芝伯呵呵一笑说:“老哥,这揍(就)应了那句老话叫啥来着?哦,对了,叫无巧不成书儿。今儿个儿清早天还不老明,我㧟着一荆篮积了几天的末子(垃圾),去十字路口儿送穷,SEI(谁)着还木到那儿,就听见留和福俩人吵架。我当时也纳了闷了,依他俩的心性脾气,是吵不起来的。可事实搁跟前摆着,那俩闷葫芦的确是吵得不可开交。眼看着俩人都有动手的可能,也顾不上送穷了送穷,把大荆篮赶紧往嗲(地下)一搁,去劝说他俩。不过他俩还算实劝,木叫我费多大的劲儿。仁叔说到这里他问蝎子伯要了根烟,便悠然自得的吞云吐雾起来。话痨菊婶儿,趁着仁叔吸烟的机会插口道:“仁哥,听说儿是留(强他爹)的不是。”
      “嗯,这事儿还真怨留。你说儿你把穷送出而去都算了,你为点名道姓叫去ra(人家)福(强他爹)家。你说儿福不知道也揍(就)算了,sei(谁)着也都巧,正好给走到他身后也来送穷的福(兵他爹),听了个底儿朝天。”仁叔吐了个烟圈儿。
      蝎子伯说儿这揍是留的不是啦,芝伯说留不是那种人呀!秋嫂说木想到留叔恁实在的人还会来这一套,话痨菊婶儿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老实人咋啦?也会耍玄儿。
     “对了仁叔,你最后送穷成木?”梅影儿笑着问仁叔。
          正在过眼瘾的仁叔,好像没有听见我们梅影儿姑娘的话似得,吐着一个个烟圈儿。' Z7 w$ k1 C+ p1 U' L% P8 U3 D
                                     未完待续
% l" b& i4 R1 A/ C
/ K9 v* ?  w  C  S+ U
3 S. B9 k1 G- j6 v: X# r( l- \补充内容 (2018-7-14 14:35):. e! c0 Y7 o; }. x' X4 X3 @
改正:第三自然段,第三句应为“强他爹跟兵他爹吵架了。”- w. V1 |0 s, W6 L* s8 S& u, x5 y8 i
  倒数第二段的第二句应为“对了仁叔,你最后送成穷木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55

主题

9323

帖子

0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2129
发表于 2018-7-13 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长好长,需要坐下来慢慢读!朵儿,你真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70

主题

4598

帖子

0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070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4 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洛浦闲吟 发表于 2018-7-13 22:45* b9 a& ~  z% m/ e% @' k  Y; R
好长好长,需要坐下来慢慢读!朵儿,你真行!

/ q+ u& K6 n: y) k( N在家木事,闲打发时间。8 M, @! |' m/ O! B# N8 Z
谢谢老师的支持与鼓励!问好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70

主题

4598

帖子

0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070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4 17: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六
       仁叔把烟抽完后,这才回答梅影儿的问话。他说当然送了,不过送的晚会儿都(就)是。接着他话锋一转,转到强和兵两家的话题上。他说人呐,不能只看表象,表象上老实的人,不见得就老实,表象上给人印象极坏的人,有时候也有惊人之举,看在谁看。不过话儿说儿回来,SEI(谁)都有个迷瞪的时候儿。揍(就)搁降间儿(刚才)我出来的时候儿,又碰上留时我说儿他:你今儿个儿清早,真是哪儿着说儿的。”他难为情的说儿揍(就)是。我说他都是邻里邻居的,你哪着说儿,不是个人(自己)给个人(自己)找不痛快吗?你们猜,留咋说儿的?他说儿,仁哥,我不是想着福这些年,手头儿比我富裕,穷鬼即使去他家住个一年半载的,他家的日子儿也能过。Nian(你)们听听,留这儿不是恨人有吗?话痨菊婶儿接过仁叔的话茬儿说儿,你都木摆活摆活(劝说劝说)留,往后可不敢哪儿着说了。这是遇上了福,那是他兔子行了旺运气,今儿个儿清早,要是换兵他妈那泼辣货,看敢去砸他家的锅不敢。仁叔接过来说儿,我肯定摆活(劝)他啦,他也说儿他不该哪儿着说儿,那会儿不着迷着哪窍。我说儿留弟,知道错都(就)好,往后说儿话儿办事儿注意着都是。
     “珠儿她爸,咱舅来了。”仁婶儿站在她家的大门楼下,召唤着还要继续发表宏篇大论的仁叔。“我这揍(就)回去。”仁叔一边回应着仁婶儿,一边抬起手腕看了看牡丹拍手表:“十一点啦,该散伙了,后巴儿(下午)晌儿开(客)打发走了,再出儿来闲谝哒(聊天)。”
      仁叔前脚走,秋嫂和话痨菊婶儿也陆续回家做饭,我们的梅影儿姑娘却不想移动,她那双穿着黑条绒棉鞋的大板脚。她想给太阳多亲近一会儿,反正母亲和小弟串亲戚去了,饿了的时候,把早上没喝完的玉米糁红薯汤,在火上热一下就是一顿饭。
     世上的事情瞬息万变,本来抱着吃剩饭打算的梅影儿,因她花婆的到来,打乱了她完美的剩饭计划。
    在我们梅影儿做饭的档口,咱先说说她的花婆。顾名思义,花婆肯定不是她的亲婆,当然也没谁对亲婆这样称呼。更何况在梅影儿没出生之前,她的亲婆就去了西方的极乐世界。这个花婆虽说带着花字,却是个年近古稀,有着一双解放脚(缠了半拉子,又放开的脚)的老妪。她的名字里,也不找不着花的痕迹。一切皆因花婆被梅影儿的金外爷娶进门时,已有七八岁的梅影儿母亲,就管她叫花婶儿,这一叫不打紧,从当年的二八佳人,一下子叫到而今的“发如白雪鬓如霜,沟壑纵横布脸庞”的老妇。
     花婆和梅影儿外爷家是近邻,又是不远不近的族人。没有开过怀的她,无私地把她的爱,给了两个很小就失去父母的两个侄子,和邻舍的孩子。梅影儿的母亲没出嫁前,跟她的这个花婶儿,就特别的亲。出嫁后,每逢年节她总会多置一份礼品,给她亲爱的花婶儿。当然,没有闺女的花婶儿,待梅影儿母亲那也是没的说。由于梅影儿外婆身体不好的缘故,梅影儿的姨又管不住她这个,钻天下地的妹妹(梅影儿母亲年少时及其贪玩),幸好有她花婶儿教她纺花织布,一系列的针线活,这才使在她出家后,不至于为一家老小的穿衣发愁。
  别看不是亲婆,但在梅影儿姊妹的心目中,胜似亲婆的花婆,只要见到梅影儿姊妹,总会给她们一个石榴,一粒糖果,一块饼干。确实,在现代人的眼中不算什么,可在那些缺吃少喝的年代,对于生活在乡下的梅影儿姊妹来说,那些就是难得一见的山珍海味。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70

主题

4598

帖子

0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070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18: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七
   “正月格里正月正,正月那十五挂上红灯,花灯挂在了大门外,……”梅影儿家红灯牌的收音机里,张也那具有磁性的歌声,萦绕在她家那间一房多用(卧室兼厨房、客厅)的百年厦屋。对歌曲有着浓郁兴趣的梅影儿,当然不失时机的跟唱着,尽管她五音不全,哼唱出来的比驴叫强不了多少,可她只要听见李谷一、蒋大为、李双江、张明敏、苏小明、朱明瑛、关牧村等等,还有现在正在收音机里唱的张也的歌声,那嗓子痒痒的真跟猫抓似地。若是不让她跟唱,她的心瘾虽比不上,吸毒者毒瘾发作时那生不如死的感受,说句实话不比也不比犯毒瘾者轻松。
     “不搁那儿丢人吧,难听死啦!”站在柿木案板前揉着面团的,梅影儿母亲对她发出了制止的号令。
    “ra(人家)唱唷歌儿,你也好管!共产党是不限制人民自由的。”在当张也的歌声停下的档口,梅影儿姑娘嬉皮笑脸的,反驳她那身为共产党员的母亲。
    “并迎(不用)恁多废话儿,还不赶紧去揢(抱)柴火回来,烧火蒸馍。”梅影儿母亲用不容反驳的语气说她。
      梅影儿跟她母亲磨对(商量)说,等到四点钟再烧火吧,反正离黑早着哩。她母亲说镇这儿晚儿几点啦?梅影儿看看手腕上的沪光牌手表,对她母亲说三点四十。她母亲说那离四点还有多少?镇这儿晚儿(现在)天短哩给放屁样哩,五点多都黑啦。这些灯在儿(盏)上笼后,我还得炒面打茶糊涂哩。梅影儿听听她母亲说的确实在理,只好忍痛割爱离开,那些她追捧的歌唱家们。
      从大门外抱回一抱子烟杆,又去大车门下拽了把玉米穗的皮,慢慢将火笼着,这才按部就班,把添了水的大号双耳生铁锅,放在她母亲亲手用泥巴糊的锅头上。在她十几分钟后,她把生铁的笼盖掀开,把洗刷干净的铁箅子及笼布放在基本烧开的锅上后,接着叫她的的母亲:“妈——把馍端出来吧。”
    “影儿,蒸馍哩。”“啊,蒸馍哩大百(伯)。”“镇(这么)好这儿火铺摊儿(没着透依旧着着的柴灰),要不烧几疙瘩(块)儿红薯儿,可是老亏。”“百(伯),你不说儿我倒忘了,叫我去挑几疙瘩儿,细长条儿的。”“过这儿唷年下,把烧红薯儿的香味儿,都过忘了。你百(伯)说儿的是不是?影儿。”“院里冷大百(伯),您先去屋里,等会儿红薯儿烧熟了,我给送两疙瘩(块)儿。”“嗯,还是俺影儿大叨(大方)。”梅影儿大伯后背着双手,向老枣树下他家的厦屋走去。
     当馍香,红薯香,茶糊涂香,三相混合一体飘荡在梅家老院里时,天色已昏暗下来。梅影儿的母亲先是神情庄重的把一碗,茶糊涂放在梅影儿父亲的遗像前,嘴里念念有词的说:“初一的凉粉,十五的饭,给个神仙都不换!赶紧趁热吃吧,木(没有)福气的死鬼。”接着她母亲把梅影儿和她的小弟支出去,这才将的刚出笼不久,数种造型的面龙,埋在面瓦罐的最深处,等到二月初二龙抬头的日子才让它们重见天日。
    “影儿,去把这个放在鸡窝上去!”“健儿,你去把这儿个放到影壁墙儿的那个窑窝里。”梅影儿母亲将凝聚着她智慧的灯盏,让她的儿女们把燃的旺旺的放到该放的地方。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70

主题

4598

帖子

0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070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6 19: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八
             残雪已无遍地春,风梳细柳花缤纷。
            田间黄牛哞哞叫,枝上锦莺曲曲新。
            游子归来千里外,贤孙祭扫一分心。
            清明岁岁亦如是,岁岁不乏断魂人。
       雨水、惊蛰、春分,接憧而至,在东风的吹打声中,拉开了春天那诗意的幕布。次第田垄上的迎春花,农家小院的樱桃花,果园里的杏花、桃花、梨花、苹果花,赶趟似得一一开放。梅庄儿村边的麦田,在春风的吹拂中,像是在对大地表达它感恩地情怀。当然那些看上去,一副懒洋洋样子的野花野草,也不甘落后地在春光中一展它们的风采。在这万物生机盎然的美好时刻,我们的梅影儿姑娘和她大伯的孙女雪儿,跟在她大伯的身后,向村外走去。
      “慧哥——领着娃子们,这儿是揍啥去?”一个在秋天耕地的老汉,大声的问梅影儿她大伯。
      “方犁地哩?我这儿上坟去!nia(你)家上了啦?”“我妈走哩不过三年,木(没)出儿正月俺弟儿觉哟(几个)都上过啦。”“歇会儿吸袋烟吧?慧哥。”“回头儿吧,时候儿不早了。”“那中(好),慧哥。”两个人聊罢,那叫方的老汉赶着他的两头黄牛,嘴里打打咧咧的吆喝着,向地中间走去。
    “爷,给(和)你说话儿这儿老头儿,我咋不认识哩?”“给(和)咱是一自己(家族)的,雪儿。你音儿个儿不搁家,肯定不认识啦。”“对了大百(伯),为啥要上坟?”快嘴的梅影儿,非但替他大伯回答了雪儿的问题,还有给她大伯提了个问题。
     “上坟为了纪念死去的先人,你连这儿都不知道!影儿姑。”雪儿说儿罢,朝着梅影儿撇了撇她那好看的嘴。
     “雪儿,为纪念仙人,我当然知道。我的意思是,为啥要搁清明节儿前后上坟?这你知道吗?”影儿拉了一下雪儿的胳膊。雪儿努努嘴说儿,她不知道。梅影儿说儿你不知道那就叫你爷给咱俩说儿说儿,雪儿爽快的说儿中们(可以)。大伯看着眼前这两个,可亲可爱的姑娘,先是捋了一下他那不怎么茂盛的山羊胡,这才笑着说儿:“为啥搁清明儿节前后上坟,是因为在很早很早以前,大概是春秋时期,有唷(个)君王在逃亡的路上,好多天没吃到东西,饿的他都快死了。这时跟随他的唷(一个)大臣,从个人身上割下一块儿肉,煮熟后连汤儿带肉,都给那唷(个)君王吃了。后来呀,这唷(个)君王掌握了权柄,要给那唷(个)割肉救他的大臣封赏时,可咋(怎么)着都新(寻)不着那唷(个)大臣。那唷(个)君王就在全国范围内张贴榜文,sei(谁)要是能新(寻)着那唷(个)救过他性命的人,就悬赏中金,加官进爵。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还真有人知道那唷(个)大臣的下落。于是,就上报到给君王说儿,你新(寻)的那个人,墙(藏)在某某三(山)中。得到准确消息儿的君王,亲自去那唷(个)救过他的大臣,所墙(藏)的那座三(山)中新(寻)找,可那唷(个)大臣揍是躲着不出儿来。那唷(个)君王急的抓耳挠腮,就是想不出儿叫那唷(个)大臣出儿来的办法。这儿时,揍(就)有人给那唷(个)君王出谋献策说儿:“放火烧三(山),那唷(个)救过陛下性命的大臣,木(没)处儿墙(藏)了,不用说儿揍(就)会出儿来见陛下。那唷(个)君王想想也有道理,揍(就)一声令下,把好端端的一座青三(山)变成了火三(山)。那火着的那叫大,方圆数百里都在汹涌大火的光照中。那漫山的树木,在大火的侵袭下,接连不断此起彼伏的噼啪声,像似所有所有无辜遭厄者,讨伐那唷(个)下令者儿的暴行。
      “爷,那唷(个)大臣出来木有?”“雪儿,那还用问,保准出儿来!”“影儿姑,我爷还秒说儿哩,你咋知道?”“雪儿,他不出儿来,不烧死到三(山)里边儿啦!保准出儿来。”“那要木出儿儿来呢?”“那要是出儿来呢?”“咱俩打赌儿!”“打赌儿揍(就)打赌儿!”“爷,我说儿的对吗?”“百(伯),那唷(个)大臣揍(就)(四)是出儿来了不(四)是。”梅影儿大伯笑呵呵的看着她俩说儿,揍四(是)因为那唷(个)大臣木出儿来,这儿才搁清明儿时候儿纪念他。梅影儿和雪儿先后问她大伯,那咋不搁到别的时候儿?比如儿说儿,白露怀(或)小寒。梅影儿大伯说,这儿我揍(就)不着了。
       过了多年后的梅影儿,才从书籍上知道大伯当年讲的,是晋文公和介子推君臣的故事。至于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比人为避抄袭之嫌,也就不在讲下去了。若是大家真的对清明的故事感兴趣,那就不妨上网百度一下。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70

主题

4598

帖子

0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070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7 20: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九
     “相,哪儿去了?”“上坟去了,慧哥你揍啥去。”“给你一样,上坟去!”“慧哥,你咋空手哩?”“这不是,上坟的用品。”梅影儿大伯将包着白纸条的洋纱手绢,在相眼前晃晃。
     “揍(就)拿这儿,都中了?慧哥。”“咋不中老弟?该移风易俗,揍(就)得移风易俗,老东西该扔揍(就)扔!再说儿了,老里在世的时候儿多行点儿孝心,比镇这儿(这会儿)在坟前摆个官cheer强多啦!老哥说的对不相?”“慧哥,你说儿的四(是)有道理,可别人家都㧟斗篮儿的㧟斗篮儿,端条盘儿的端条盘儿,你这儿不教旁人笑话?”“旁人笑话,哪个旁人?是他妈在世时,连饭都不教吃饱,却在他妈百年后,又四(是)请吹手儿(唢呐),又四(是)耍(演)放电影的张三呢?还四(是)那弟儿俩,因为大小进(月)多一天,少一天把他们的老爹,晾在泊池边儿致病而亡,镇这儿晚儿却各端一条盘儿肉菜上坟的那李家那兄弟?还是那……”“揍(就)那,揍(就)那,也不能啥吃的不拿吧?慧哥。”“相,老哥问你,今儿个儿你㧟这儿一蓝,鸡蛋油馍(饼),我那老叔和老婶子,吃了多少?恐怕一点儿秒(没有)吃吧?恐怕连味儿也木闻着。”“你,你,你这儿不四(是)抬杠儿吗?我不给你说儿啦,回去还有事儿。”梅影儿大伯回头看看相的背影,对他的孙女儿雪儿,你相爷为啥不给我说了你知道吗雪儿?雪儿笑着说儿我咋知道?大伯又问梅影儿知道吗?梅影儿说,八奶和八爷秒(没有)死的时候儿,连担水都不给他们担,叫俩老人老四(是)靠吃雪水雨水度日。梅影儿大伯说,影儿你相叔何止不给他你八爷八奶担水,轮上他给面的时候,你相婶儿老四(是)给黑麦子(最次的)面,擀面条儿时,揉都揉不到一块儿。Nia俩想想,我说儿那话,他还能在这儿站住吗?nia(你)俩记着,身为子女,必须得待老里(双亲)孝顺!才能够挺直腰杆子,敢说硬气话儿!
       由于梅影儿大伯人缘好的缘故,每碰上村人都要唠几句,致使到祖坟时,已是十点多了。“就是这儿,是这儿,木(没)错!影儿,雪儿咱开始吧。”梅影儿大伯神情肃穆的,将裁好的白纸条(代表阴币),和方块纸(代表阴间的衾被),给她和雪儿一人分了一沓。并交代她们,一个坟头压两块儿,纸条随便扎在麦苗上。
      “爷,这儿一片儿平地,哪儿来的坟头,咋弄?”“雪儿,大约么着弄揍是。”“别家儿的坟都是一堆儿一堆儿的,咱家的咋是平的哩爷?”“教ra(人家)农场给平了。”农场人咋恁赖哩?”“也不能全怪农场,偌大一块地这儿一谷堆儿,那儿两估堆儿,ra种地多不方便。”你说儿这都不对了爷,咱羊(窑)脑儿头儿地,恁多的坟谷堆儿,不都好儿好儿的。那都不碍事儿了?”“憨闺女儿,咱羊(窑)脑儿头儿地,埋的都(四)是咱唷(一个)队的人,ra(人家)农场跟咱啥关系秒,哪能不教ra(人家)平。”“那你咋给我老爷老奶,埋到ra(人家)农场的地,那咱队的地不能埋吗?”“雪儿,你老爷老奶老那时候儿,这儿地(四)是咱的,我跟你奶奶,还有你爹年轻时,经常来这儿揍(干)活儿。”“我都叫你说儿迷糊了爷,既然四(是)咱的地,那农场凭啥给咱霸占走?也忒不讲理了。”“雪儿,咋说儿哩?给第给农场的又不(四)是咱一家儿,nia(你们)俩昭昭(看看)从南到北这儿四五百亩地,大多数儿都四(是)咱村儿的,成立农场时国家统一征收走了。”“爷,那咱不能不不给。”“雪儿光说点儿憨话儿,不给?你想挨批不四(是)!再说儿了,那会儿这地都已不属私,是集体的,队下(生产队)的,公家的。”“对了百(伯),征得不是也有郭庄儿的么?”“征郭庄儿才多大点儿地,通事(咋着)比不上咱村儿多的。”
           在随意的对话中,祖孙三人完成了他们的仪式。
                          未完待续
7 |$ T0 l- a" C* L2 ]* c* ^9 @

3 b+ r7 p3 P- G; x补充内容 (2018-7-18 13:11):
, g! ?6 A  d# i) r" |5 R  Q更正:最后一段应为:“在不经意的对话中,他们祖孙三人完成了他们,别样的祭祖的仪式。& _( j, R3 g5 j  x5 d# c
4 V* W, M( S8 H$ C# E5 M3 A" t
补充内容 (2018-7-18 13:14):
( Y4 v- z. }8 S2 E! _$ {. U! a “揍(就)拿这儿,都中了?慧哥。”“咋不中老弟?该移风易俗,揍(就)得移风易俗,老东西该扔揍(就)扔!再说儿了,老里在世的时候儿多行点儿孝心,比镇这儿晚儿(这会儿)在坟前摆个官cheer强多啦!老哥说的对不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70

主题

4598

帖子

0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070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8 19:53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十
    清明时节,天虽算不上多热,在中午前后热的也是让人受不了。后背已是汗津津的梅影儿笑着问雪儿热儿吗?雪儿说热儿,反正咱也上了坟了。
      “sei(谁)说儿上了啦,那不,还有你三老爷跟三老奶的坟没上哩,雪儿。”梅影儿大伯手指着东南洼北边的一道岭说儿。
      雪儿顺着她爷指的方向望了一眼说,恁远哩,咱不去不中。梅影儿大伯把那张老脸一拉说,不中!雪儿撅了下她那好看的嘴,反驳她爷说,三老爷跟(和)三老奶他们又不(四)是秒(没有)娃子,上唷(个)坟还得教(让)你这儿作侄儿的给他们上。“你爱去不去,娃子家说儿话儿办事儿,咋恁短里!”然后对梅影儿说:“影儿,给你三爷、三奶的坟上压张纸走,教她唷(一个)人回去。”雪儿看一向疼她的爷发火了,冲梅影儿做了个鬼脸后,和梅影儿默默的跟在她爷的身后。
        他们祖孙三代在走出已是埋住脚踝的麦田,沿着田头也就是只容一人行走的小路上。这时候的田野,除了他们祖孙三人,还真看不见一个人影。四处张望,飘舞在绿野上那白帜,是清明节里独有的一道风景线。可这道风景线,给梅影儿姑娘和她侄女雪儿俩,带来的是阴森恐怖感。更不敢说这时再来一个旋风,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们的两个姑娘顿时就会在,激凌凌打个冷战的同时,毛发直竖,肝胆生寒。说啥来啥,在他们快到梅影儿三爷的坟地时,果然就来了一个旋风。梅影儿和雪儿在惊悸的同时,朝着旋风呸、呸、呸,各吐了三口唾沫,并张嘴骂了几句脏话(听人说可以辟邪)。“不揍(就)四(是)一阵风吗,值顾(至于)害怕成哪儿着。”梅影儿大伯捋了下胡须,笑看这俩纯真可爱的晚辈。
       “百(伯),听说儿古镇那儿有唷(一个)人,揍四(就是)在碰到旋风后死的。”梅影儿心有余悸的对她大伯说。
      “俺韩镇那儿,有哟(一个)降(刚)娶秒(没有)多四(多少日子)的媳妇儿,听说儿在从娘家回来的路上,遇到个旋风,秒(没有)走到家揍(就)神经了。”雪儿也举例证实着旋风的可怕性。
       梅影儿大伯听罢她和雪儿的举证,呵呵笑着说:“俩憨闺女,啥鬼不鬼的,那都是捣人的。Nia(你)俩学过鲁迅先生踢鬼的故事秒(没有)?梅影儿抢先说学过,雪儿也说学过。梅影儿大伯说,既然nia(你)俩都学过,那我只能跟nia(你)俩这儿着说儿,世上根本揍(就)木(秒)神鬼,揍四(就是)有,那也四(是)人闹的。有句老话叫人死如灯灭,人既然死了,那四(是)啥都秒啦。要四(是)真如nia(你)俩说儿的,死人有恁大本事,那揍(就)不叫死人啦。
      “爷,你说儿人死了啥都不知道啦,那咱今儿个儿揍不用来上坟了,反正上不上老爷老奶他们也不知道。”“雪儿,给先辈上坟(祭祖扫墓)是为了起唷纪念感恩作用,跟鬼不鬼的四(是)两码事。”“我有点儿迷糊了爷。”“等nian(你)们活到我这把岁数儿,揍(就)清楚啦。”“嗯,应该是吧!”“到地儿了,这揍(就)四(是)你三爷的坟,影儿。”梅影儿她大伯指着眼前靠Len(垄)的一堆荒丘对她说。
       “百(伯),我三爷的坟秒(没有)教平,还不错!”“这儿不打粮食的地,他们都不值顾(值得)费那况力。再说儿了,还四(是)在这儿len(垄)脚儿,犁耙的时候儿也不爱啥事儿。”“爷,不亏俗话说儿‘丑妻薄地破棉袄’四(是)三宝,今儿个儿我真见识了‘薄地’这一宝。”“爷,纸条儿绑完了,这回该走了吧?”“坟上了啦,不走还能住儿这儿?这儿闺女净(尽)问点儿木(无)用话儿。
       在回转的路上,梅影儿问她大伯见过我三爷吗?大伯说那会木(没有)见过。那你给俺俩说儿说儿。梅影儿她大伯,抬手扶了扶他那副,水晶石头平光镜后说,闲走着也四(是)闲走着,不妨给nia俩说儿说儿咱的家史,省得我以后把他带到土里。
       “影儿,你知道咱梅家的根儿在哪儿么?”“百(伯),我记得你给我说儿过,咱四(是)从洪洞县的大槐树下。”“秒(没)错,sei(谁)说儿影儿记性不好,这儿不好着哩!”梅影儿大伯在夸罢她说,初到梅庄儿时,咱的祖上有四个儿子,经过这几百年的繁衍生息,当年仅有几口儿人的小家,成就了镇这儿这有着近两千口儿人口儿的梅庄儿,揍(就)这儿还不包裹那些落户他乡的那些家儿。不说儿别哩,揍(就)咱这儿前后院,在外头的人,比家里的人都多。你三爷的这儿支二三十口儿四(是)不会回来啦,还有你百(伯)家十几口儿,雪儿家十来口儿都不会再回梅庄儿了。后院你大白(伯)、二百(伯)家孙男弟女,都落根外头,不要这儿个家啦。梅影儿她大伯的话语中不自觉地,从初始的自豪,转向了叹息后,这才话转正题,说他三叔的故事。
        梅影儿的大伯双手背在身后,徐徐说我的三叔,也走(就)是你三爷影儿,他比年长十几岁,因为他生到(在)历史上有名儿的那个甲午年,我的爷就给他起了甲午这个名字。由于他比他的两个哥哥机灵,又是家中的老小,自然而然就成了被宠的对象。可能是他小时把福享尽了,中年后的他就进入了命运多舛的怪圈儿。那些年,他除了去炮局做工外,娶媳妇儿,藏媳妇儿成了他的主要生活。第一个媳妇儿是西村儿的,跟他过了有四、五年的光景,撇下你的三百(伯)、五百(伯)弟兄两个,撒手人寰;娶的第二个媳妇儿是杨庄儿哩,进门儿没多四(多少日子),也走了;隔门妨了一个;后来娶了李凹的一个媳妇儿,这儿回还不赖,跟他过了有七八年,撇下你的八叔、九叔,还有一个挲生儿(四岁)的闺女儿,也随着她的那些未见过面儿的姐姐们,去了西方的极乐世界。Nia俩想想有觉哟(几个)人,能经起这番折儿腾?被折儿腾怕了的三叔说儿,不再办人(娶媳妇)啦,揍这儿(这样)凑活着过吧!他中,年幼的娃子不中呀。秒(没有)办法儿,这儿才有找了庙洼的一个寡妇,也揍(就)是你的最后唷(一个)。我这儿唷三婶儿,nia(你)俩都(四)是见过的。梅影儿和雪儿异口同声的说儿见过。梅影儿还说儿,三奶那人通(可)好着哩,我小时候儿待我可亲啦。雪儿也说儿,她三老奶待她也可亲。
        “待nian(你)们可亲?那是她老了,年轻的时候儿心狠着哩!从她身上我真正体会到后妈的狠毒。”“爷,三老奶咋狠毒啦?”“nia(你)俩保(别)急,教我慢慢儿说儿。”“中!百(伯),俺俩不急。”梅影儿她大伯还了口气接着说,他第四个三婶儿走的时候儿,撇下那唷挲生儿(四岁)的小闺女儿,活生生教她给折磨死了。影儿问这儿唷(个)三奶她咋折磨那小闺女儿的?她大伯叹了口气说,小闺女儿冒肚(拉肚子),她不光木(没有)赶紧去给小闺女儿看大夫,反倒弄了点儿江梁籽儿(巴豆)叫小闺女儿喝,结果导致严重脱水后的小闺女儿奄奄一息,于是她揍(就)把小闺女儿扔到茅子嗲(厕所地上),任其死活不管了。我兄弟,也揍四(就是)你四百(伯)影儿,去茅子(厕所)昭(看)见在茅子嗲(厕所地下)哇哇大哭的,可怜的小堂妹,憋着屎尿赶紧心疼地把她布(抱)在怀里,大声吆喝着“sei()把小倩儿,扔到茅子嗲?四sei是(谁)把小倩儿扔茅子嗲啦?”把那可怜的小闺女儿,送到你三奶家的上头屋。
        “雪儿真可怜,那个小倩儿姑。”“嗯,影儿姑,三老奶真是赖!”百(伯),那我应该叫她姑的那个小倩儿,这不是得救了吗?你咋说儿她死了呢?”“揍四(就是)呀爷?那个可怜的小姑奶,不是被我四爷救了吗?”梅影儿她大伯,长长哀叹了一声说儿,那一会儿四(是)救下来了,秒(没有)过几天儿,可怜的小倩儿妹子就死啦。
     “百(伯),那三爷都不管?”“揍四(就是)呀爷,我三老爷呢?”“我三叔常年不搁家,咋能知道?再说儿啦,这四(是)ra()家家务事儿,旁人也插不上手呀。
     “那揍(就)哪儿了?百(伯),一条生命!”“影儿,那可不揍(就)哪儿啦。”“那我三爷,你的三叔,啥时候儿走的?”“一九四二年走的!那年咱梅家老院。一个月内抬出去了七口棺材。我也揍四(就是)因为这儿,才呆在了家里,要不然我还在黄河北的那座小城呢?”“世事难说儿呀,影儿。”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洛阳圈儿微信
扫一扫
关注洛阳圈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