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新帖 设为首页

打开手机扫一扫

开启辅助访问

洛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便捷登录,只需一步

搜索
文化
生活
楼主: 沙漠月牙泉

[原创] 梅影儿

[复制链接]

370

主题

4598

帖子

0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070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 19:0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三
                以梅影儿所掌握的的那点可怜的知识,她今天能够独独立完成她,这封错字连篇,语言不通,构思全无的处女作(情书),已是挺不错了。至于对她,我们不能太苛刻了。虽说她阅读了一些杂志小说之类的书籍,但我们怎能不知道她在阅读期间,就没有读错字。实话对你说吧,她的确是个差字布袋。不说别的,单单的一部红楼梦,被她易名改性的都不值多少。比如邢夫人,她读成开夫人,贾赦被她说成贾赫,邢岫烟读成开由烟,宝钗读宝衩,薛蟠读些番等等,真是太多了,简直是让人举不胜举。鉴于此,我们就应该抱以宽容之心,去对待梅影儿吧。她的这封质地粗劣的情书,本来就不是给你我写的,那我们也就没必要在这里大加评判,它的是非曲直。只要那个收情书的人——柳生儿,欣赏她,那她就是成功的。
           写好情书的梅影儿,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唾沫星,她在心里暗自数算着,距她与柳生儿的换旗(订婚)的日期还有几天。她要等到那天,把自己的心(情书),亲自交到心上人儿,柳生儿手上。论说在换旗(订婚)之前,柳生儿和梅影儿还要去城里买衣裳时,把自己的心(情书)交给柳生儿,可她想了那样子不妥。因为买衣裳时,两个嫂子和媒人都是要陪着去的。这事若教嫂子们知道,那以后不就成了嫂子们的笑料。她家离柳生儿家也就是一二里的距离,村里也有和他俩同班过的同学,她满可以去柳生儿家一趟,或让同学传送给欣赏的人儿柳生儿。可她不能那样做,她一个蠢笨的农村姑娘,应付不了那样所带来的,满城风雨的后果。她不是轻浮的疯丫头,更不是交际花,她是我们纯真朴实的梅影儿姑娘。虽说她蠢笨,但做事沉稳,凡事三思而后行。她焦不起那些订婚没几天,就住在婆子不走,不知自重的人。朝三暮四,用情不专的,更是她所憎恶的。当然,她和柳生儿都归结不到类人群里。她在甜蜜伴有焦虑的心情中,翘盼着对于她来说,那个神圣的日子。
          那时农村订婚的习俗,都是在结束见面仪式后,在媒人的周旋下订下买衣裳和换旗(订婚)的日子。见面、买衣裳、换旗(订婚)这三道程序,皆是连贯性的,为了期间避免节外生枝,大多数人家都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处于这种环境中的梅影儿和柳生儿两家,当然也不例外。(换旗)订婚那天,如同两国第一次见交那样,男女双方各自由其长辈组成的方队,当然也少不了我们,女主人公和她的柳生儿。虽说是新亲戚,可双方方队的成员互不陌生。作为女方的梅影儿家的礼品,是由两盒带喜帖的果子(点心),一瓶水果罐头,十几个象征圆圆满满的花米团,好像还有一小把扎有红绳的红薯粉条,配成的四色礼。另外还有我们的梅影儿姑娘,单另给她心上人柳生儿的礼物(情书)。作为男方家就不同了,柳生儿的妈不只是提前包了相当数量的猪肉馅饺子,并请了厨师来家做了两桌官澈儿。饭罢双方方队成员稍作寒暄之后,女方方队便起身告别。男方方队则边与委蛇的应酬,边把日前为女方买的衣裳包袱,拿出来交给女方方队。
        换旗(订婚)那天,作为主角的梅影儿和柳生儿,几乎没有单独交谈的机会。至于我们的梅影儿姑娘写给柳生儿的情书,怎么交到当事人手上,作为局外人的我,一无所知。既然我不知道,当然就不能随意杜撰。你们也知道,杜撰别人的行为是不齿的。为了我个人的声誉,那只好烦扰各位自己去破那个谜吧。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70

主题

4598

帖子

0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0700
 楼主| 发表于 2018-7-2 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四
           岁月如梭,光阴似水,没咋地我们的梅影儿姑娘,与柳生儿订婚已是两月有余。这时正是“集集人如海,户户为节忙。游子归乡里,四邻飘肉香。小儿拍手笑,少女盼情郎。喜气满农家,纳福迎吉祥”的年关时节。我们的梅影儿正如个中所说,期盼着她的情郎柳生儿的到来。当她看着自家门口,外出归来的小伙子们,为准老丈人准备的丰盛礼品,她的心里也暗自琢磨,自己的柳生儿来家时,会带点什么呢?“一块二三斤重的礼肉(带肋骨肋条肉),一瓶或两瓶罐头,两盒果子,外加几个馍顶上点了粉红圆点的白蒸馍。会不会还有给自己的礼品?一件衣裳或丝巾之类。”“瞎想什么呢?随他便拿什么,只要他人来了就好。”
         自从订婚后,我们的梅影儿就再没见过柳生儿。这并不是说他们不想见面,而是没有相见的机遇。因为作为男子汉的柳生儿,在他们订婚的第三天,就开始外出讨生活。这一别就是将近百天,在这些日子里梅影儿对柳生儿的相思之情,不亚于那单相思的三年。她从与柳生儿分别之日起,就掐指头算着下次相见的日期。特别是临近年关这几天,她不只是天天巴望她情郎的到来,私下里她也不时地关注着,她的心上人柳生儿,是否外出归来。为了迎接情哥哥柳生儿,第一次来家,她每天早早起来,将院里院外打扫的干干净净。更是将自己的闺房私地精心收拾一番。只要一有空闲,就会站在老院的大门外张望。她真希望她的情哥哥,突然出现在她的视野。二十六,二十七,直到二十九临近中午的时候,她才盼来了她的柳生儿。
       柳生儿出现在梅影儿的视野,不是在她空闲的时候,而是我们的梅影儿正在大门外,槐树下埋头洗衣裳时。一声洗衣裳哩柔和的声音,如磐音入耳一般,将她从近日的焦虑中解放出来。“你来了?”梅影儿用尚未入水的衣裳擦了擦手,然后起身去接柳生儿的黑人造革手提包。“镇多衣裳,来俺帮你洗。”柳生儿把包递给梅影儿后,往洗衣盆跟前一坐,将双袖向上推推,完全一副洗衣裳的架势。急的梅影儿连声说道:“快起来,bao叫人看见,他们该点二话儿啦。”“那怕啥?咱俩这是有媒妁之言的。”“揍那也不中!”“这堆衣裳咋办?”“你先跟我回家,衣裳的事你先甭管。”
          “妈,柳生儿来了。”梅影儿对在灶火屋忙活的母亲说。实际上,住房紧张的梅影儿家的灶火、客厅及她母亲的卧室,都是在这一个仅有间半的百年老屋。
        “柳生儿来了,几儿回来的?快坐!快坐!”梅影儿母亲停下手头的事,开始热情地招柳生儿。我们知道梅影儿的父亲已辞世,分家另过的哥家离得比较远,这招待未过门女婿的任务,自然就归到梅影儿母亲头上。
          “沿儿黑回来的。”柳生儿回答说。
         “影儿,赶紧去把脏衣裳先拿回来,待后吧儿再洗!镇这儿跟我包扁食。”门外“出去还中吧?”“差不多,生意不好zou.”梅影儿母亲边吩咐着梅影儿,边跟她这未过门儿的女婿聊着。
       “未相见时眼望穿,待到重逢两无言”这种情形,是大多数久别重逢后的场景,当然我们的梅影儿也在此之列。别看这在柳生儿没来之前,她盼星星,盼月亮似的,巴望着与情哥哥相见时,卿卿我我,海誓山盟。可是有了这个相逢的机会,他们却白白浪费掉,一刻值千金的宝贵光阴。就这我们的梅影儿姑娘,要对柳生儿说的话,不知打了多少遍的腹稿,临了还是会出现这样“临到见时语竟少,千言万语无从表”的尴尬场面.
9 R( w6 a) f$ C( W  V0 y" t/ A                                  未完待续9 o6 N% j. m: C! c1 i4 ]# G/ ~  v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70

主题

4598

帖子

0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0700
 楼主| 发表于 2018-7-3 17:5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五
              那年的年三十,天特别的情郎,还没有风。早起的太阳毫不吝啬的,把温暖的阳光送到了邙山深处,这个叫梅村的地方,同时也送到了梅家老院内外。这天的梅影儿。为了要洗本该昨天要洗的衣裳,她一反往常,没有等到母亲唤她吃饭是才起慌慌的习惯。趁早饭前的功夫,去三四百米处的水塔上,先担了两担水。吃罢饭用烟杆,在锅头上将水加热后,这才开始坐在大门外的槐树下洗衣裳。
    “梅影儿,这真是要过年哩,沿儿个不是洗一大堆,今儿个咋又是一大堆。”和梅影儿家住对门的秋嫂,怀里抱着不满周岁的娃子,坐到了梅影儿家大门外的石磙上。
       “秋,你见梅影儿沿儿个洗衣裳啦?你问她沿儿个能顾得上洗么?”梅影儿正要回答秋嫂的问话,早有西隔墙的那个话痨的菊婶儿,接上了话茬。
       “菊婶儿,沿儿个比这晚些时候儿,梅影儿就在这儿洗衣裳,我亲眼见的还能说瞎话。”秋嫂笑着说。
   “秋,这你都不知道了。梅影儿洗这还是沿儿个的衣裳,沿儿个她揍木洗成。你婶儿说的的是么?梅影儿。”话痨菊婶儿笑着说。
   “梅影儿,沿儿个揍啥啦?跟嫂子说儿说儿。”秋嫂好像听懂了话痨菊婶儿的话。
     还没等梅影儿回秋嫂的话,那个人话痨的菊婶儿,快嘴不拉舌儿的就接上了腔:“沿儿个梅影儿在家陪女婿哩。”
   “是真的吗,梅影儿?新女婿来,给你捎了啥好吃的,好看的?拿出来也叫你嫂子开开眼界。”说这话的秋嫂,带着一脸的坏笑。
  “听菊婶儿搁那儿胡说儿,木有的事儿。”梅影儿给她们说的满面通红。
  “那不年你当你婶儿木见,看Nia女婿拿的啥俺不知道。”人话痨菊婶儿拿出了长辈的架势,嬉笑着说。
   “菊婶儿,ra梅影儿一个大闺女家怕丑,不好意思说儿,那你揍说儿说儿叫侄媳妇知道知道。”秋嫂跟着菊婶儿起哄。
  “一块儿礼肉那整整五斤,两盒儿果子代表两颗心,罐头哎水果的菠萝和桔子儿,十几个花米糖儿圆那嘛圆滚滚呀。另外还有那啥?那啥呀?秋你个人去问。”这话痨菊婶儿,倒是唱上了。
   “话痨你为老咋恁不尊,看把俺梅影儿侄女儿说的脸蛋发红粉。当婶儿你揍得有当婶儿的样儿,bao再瞎胡冒料取笑人。不揍是沿儿个吗,梅家老院来了个新客,咱不用问梅影儿也会对咱们说儿。柳生儿沿儿个来你也不吭气儿,梅影儿你眼里还有没有你兰婶儿。影儿,俺的大侄女儿,快给你婶儿透点消息儿。”这边话痨菊婶儿的葫芦没压下,那边又过来八百张兰婶儿这个瓢。
   农村的习俗就是这,特别是那些年,像我们梅影儿姑娘这样,待嫁未嫁时,遭邻舍里的婶子大娘,兄嫂闺蜜们取笑,实在常见。任何一个遭到众人取笑的姑娘,最高明的办法就是躲避。像梅影儿今天得赶紧干活,多是躲不开的,她就采取了“你有你的千条计,我有我的老主意。”任你们咋说咋笑,俺梅影儿就是不接不搭。各位千万可别误会,梅影儿之所以选择沉默,并不只是因为我们的梅影儿嘴笨。她想不能因小误大,为口头上沾点光,把邻居给得最罪了,让人家说自己不识说,不知好歹。她知道,凡是给你开玩笑的人,都是觉着你人不错,看得起你的人,才和你说着玩的。反之,像稠儿处处好占人便宜,说话也不中听的人,甭说打趣她了,碰着面人们都懒得理她。梅影儿心明镜似的,今天菊婶儿他们的打趣,是因着自己人缘好的缘故。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70

主题

4598

帖子

0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0700
 楼主| 发表于 2018-7-4 18:0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六
                “影儿,吃饭啦。”我们的梅影儿刚将最后一件漂洗好的衣裳,搭在长长的晾衣绳上,便传来了母亲唤她吃饭的声音。“啊,这儿揍回去。”梅影儿便答应着,边收拾着洗衣裳的用具。一个生铁铸造的洗衣盆,咖啡色的塑料搓衣板以及一对白铁水桶。
         “妈,后巴儿还有活儿吗?要是木活儿的话,我揍出去耍啦。”梅影儿边在煤火塘儿边,舀着母亲做的酸菜汤面条,边问母亲。
        “明儿咱个人吃的扁食馅儿,和待开(客)的馅儿,今儿前巴儿我都弄好了。揍剩走油锅和介(凉拌)菜,后巴儿我哟人都弄了。”她母亲在小床沿上坐着,用一双颜色斑驳的竹筷子,在白釉蓝花边的瓷碗里扒拉着。
        “那我后巴儿揍能去耍啦。”就着面貌陈旧,已没了色彩的柜桌儿吃饭的梅影儿,欢喜满面。
        “水缸快见底儿啦,xia(谁)家大年初一儿去担水。”“不揍是把缸担满吗?值啥!”“今儿后巴儿,估摸着你是耍不成了。”“咋?水缸担满,还有活儿?”“你忘了你还得贴对子哩,大门儿,小门儿,咱家的,你(白)伯家的,上头屋,嗲(下)屋的,喂ou(牛)屋的,你个人算算,这儿贴完你还有去耍的功夫儿么?”“也揍是!”梅影儿和她母亲边吃边聊。
         一根槐木的扁担,两头各吊着一个白铁皮水桶,晃悠悠的在我们故事的主人公,梅影儿肩上来来回回在那条狭长的胡同里,穿梭了七八个来回后,梅影儿家的水缸满了,她年迈的大伯家的水缸满了,多出的一担就桶放在水缸的边上。她稍作歇息,又拿起高粱毛笤帚,开始了大扫除的工作。梅影儿那儿的风俗,年初一那天,除了家庭主妇要做吃的外,其余人的除了耍还是耍。所有的生出及物件,在初一这天也要过年的。菜刀在初一的早上要歇,笤帚扫把,铁锨耙子都歇,牛不用干活,猪羊伙食也比平时改善很多。介于这些,家家户户在三十都是忙的不亦乐乎。
           将门里门外打扫的干干净净的梅影儿姑娘,双手叉腰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心里那舒坦劲,再加上在她打扫时,那些进进出出的老院人,对自己的称赞声:“还是影儿勤快干净!”“影儿,真是要过年了,扫的真干净!”“扫地不起尘,影儿必定是贵人。”我们的梅影儿这时的心情,可以说是一年中最美的时刻。不过,这还不是她认为最美的时刻。在她心中最美的时刻是贴对联子后,念着写在大红纸上的联句,那才是最美的。什么“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松竹梅岁寒三友,桃李杏春暖一家。”“老翁点头辞旧岁,小儿拍手贺新春。”爆竹声声声辞旧岁,瑞雪飞舞迎新春。”“财进合欢门,花开富贵家”“满院春光,五谷丰登,五畜兴旺,福星高照,福满乾坤,紫气东来,时来运转”等等,那些寓意美好的联句及横批。当然,她与诗词结缘,也正是每年这些红彤彤的对联,以及她父亲在世时常在她耳边说的那句:“背会唐诗三百首,不会写来也会诌”的谚语。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70

主题

4598

帖子

0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0700
 楼主| 发表于 2018-7-5 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七
   果不出梅影儿母亲所料,当梅影儿、小弟、及大伯和他的孙女雪儿老少四人,贴完最后一副对联,已是天色将暮,爆竹声声。贴对联真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特别是跟矍铄儒雅的大伯,那真是别有一番美不胜收的滋味儿。梅影儿大伯虽说只是上了一年的私塾,却有一肚子现在大学生,都无语能比的学问及见识。这可不是梅影儿对她大伯的空自抬高,而是有着两千多人口的梅庄人公认的。至于大伯的精明,在庄上也是有目共睹,首屈一指的。烦扰各位了解一下梅影儿的大伯,虽说这位老人不是本故事的主人公,但他对我们主人公梅影儿的影响,是绝对不能忽略的。从哪说起呢?本人的意思是不能让人听没尾的故事,更不能让观众看没头的剧本。为了是大家能够近距离的接触到这位出生在上世纪初的老人,那俺今天就要从头说起。
    梅影儿的这个大伯,可不是开章第一节的那个大伯。那个大伯是梅家老宅,后院长房的那个风流鬼大伯,跟梅影儿前院这个大伯根本不一码事。这个大伯与梅影儿的父亲是亲叔伯弟兄,是梅影儿大爷的儿子。梅影儿的祖上是从其它村庄迁来的,共有四脉,其中一脉后来落户洛阳,怕受同族的乡下人连累,逐渐的就断绝了联系。梅影儿家就是剩下这三脉中,其中一脉的一小支中的一小支。
    梅家老宅建于清朝的道光年间,如梅庄所有的老宅一样,都是庭堂厦房俱全的深宅大院,统一的大车门可谓是气派十足。梅影儿的大伯是在辛亥革命之前,出生在这所当时算得上大户人家的家里。他是梅宅前院的长子长孙,在他长到该学徒的年龄,也就是一九二几年吧,母亲也就是梅影儿的大奶奶(梅影儿的大爷是个老实人,家里家外全凭能干的梅影儿大奶奶),将他送到城里的一家照相馆。
  出身忠厚之门,且又机灵勤快的梅影儿大伯,入师门后自然是关关通过,很重师傅心意。三年出师,他没有急于求成,盲目行动,而是踏踏实实的又给师傅干了多年后,才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先立业后成家的梅影儿大伯,在将入而立之年才娶了,比他小十几岁的梅影儿大娘。
  在娘家众多姐妹中,排行老九的梅影儿大娘,是个标准的旧时代女性,瘦小的身材,椿叶般大的小脚,大眼睛,瓜子脸,亮两片薄薄的嘴唇不染而红,那一双柳叶细眉不描也翠,还有那乌云压双鬓的美发,若不是因天花而致的麻子,赖在她那张白嫩的面部,在那个时代绝对是标准的美人。
   因着梅影儿大伯比她大的缘故,死活不愿意这门婚事。无奈她那烟鬼父亲,早收下那个比她大十几岁,男人的一百块银元。在新婚之夜,梅影儿的大伯边捋着胡须,边打趣他的新娘子说:“你看老爷老不老?”就这句话,梅影儿大娘记了一辈子,直到年老的时还没少在人前唠叨。不过梅影儿大娘,跟着比她大十几岁的男人,不能说享一辈子福,一辈子却也没让她受罪。
   解放前能去照起相片者,都是富贵人家。自然而然干这一行也的梅影儿大伯,其收入是可观的。据梅影儿的大娘说,那时他们的床下堆得都是铜钱。一床下零碎铜板对于那些生意大佬初来说,连小钱都不是。可对于小商人来说,那就意味着可以养家户口,有盈余的话还可买房置地。梅影儿大伯也真就,用他挣来的钱置办产业。
  为了从拥挤的老宅搬出去,梅影儿大伯也真就,用他挣来的钱置办产业。他先是从几度上坡(如白鹿原中,白嘉轩与鹿子霖换地时的场景有点相像)的烟鬼手里,好不容易买下的地皮,却因故未能如愿。后又购置邻村的四十亩土地,刚付过钱,还没来得及写契约,土地改革开始了,使之白白损失了大几百块银元。这两回的乌龙事件,好像就是上天为了不让好人吃亏,特意给梅影儿大伯安排的。你想,假若说他的新宅建成,那几十亩的地契到其名下,绝对构得上地主成分,那就注定这他日后没好日子过。仔细想想,那不是天助的他,而是他明智的抉择(放弃那三四十亩地,达到烟鬼的满意)才使他躲过了“打倒在地,再踏几脚”的不堪境地。他的这种不贪能舍的态度,自古到今能做到此地步的人,真可谓是寥寥无几。在后来的各个运动中,他都以积极加其睿智,保自己的时候也尽量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小孩儿勤,爱死人;小孩儿懒,惹人不待见。”“忍忍忍,饶饶饶,忍字总比饶字高。”“不可不信,不可全信。”“辣子红值钱,人红不值钱。”口中无食人不知,身上无衣遭人欺”“能看贼吃饭,不堪贼挨打”“能帮人处且帮人”等等,都是梅影儿大伯的处世哲理。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想有这样的长辈在梅影儿身边,梅影儿能不受到感染呢?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70

主题

4598

帖子

0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0700
 楼主| 发表于 2018-7-6 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八
初一的早上,天还不明梅影儿,就被霹雳啪啪的鞭炮声惊醒。此起彼伏的鞭炮声,使无法再进入梦乡的她,极不情愿地从暖和的安乐窝中折身坐起,习惯性地伸了下懒腰,同时用那阔大的嘴巴,惬意的连打两个哈欠后,伸手取出夹在两个棉被中间,罩着蓝底白花的凉罩衣的,红黑相见的花哔叽䦆头小棉袄,迅速穿在身上,紧接着双腿也离开了温暖地带,走向了自己亲手编绒线毛裤里。
“影儿,不SEI(睡)了。”穿好衣服的她,去打水刷牙洗脸时,正在做年下第一顿饭的母亲说。
“这还睡得着么?聒死人了。”梅影儿边打水,边回应母亲。
“起来也好,可以招(帮)着揍(干)点儿啥。”母亲把一个玉米芯填煤火里。
“是点柏枝,放鞭吧?这事儿不是娃子的事儿嘛?你叫健儿起来干才对。不过,nia健儿这会儿咱肯定叫不起来。音儿个儿(平时)还睡到八九十来点哩,保(别)说儿沿儿黑雅(一下)子到后半夜才SEI(睡)觉儿。”梅影儿把热乎乎的毛巾捂在脸上,雪儿说这样能美容。尽管我们的梅影儿姑娘不漂亮,但作为女性的爱美之心,她还是有的。
“等nian(你)们揍那些活儿,老天爷早生气了!”梅影儿母亲站在旺旺的煤火前。
  “妈,你可是共产党员,马克思他老人家知道了会不愿意你的。”梅影儿指着桌子上她父亲,遗像前的那块插着一双红筷子,滚水国立汆了一下的方敦子肉,嬉笑着说。梅影儿知道,母亲已用这块肉供飨过老天爷的,在供飨时身为党员的母亲,也像其他人家的家主一样跪拜(男的一般都是作揖),并念念有词的做着祈祷。
  “下马克思他老人家,也木说儿共产党人不叫过年,他老人家也是有人情味儿的。哪儿像你,zhen大闺女啦,也不着尽点儿孝道,给你那没享过一天福的爹磕个头,揍知道搁这儿晕撂、瞎说。要不是大年下——”已出哽咽之声的梅影儿母亲没再往下说。
“妈,锅该端了吧?”梅影儿一看自己无意间,勾起她母亲的伤痛,赶快转移话题。
“还没热透哩,再稍等会儿。”梅影儿母亲撩起大襟袄的前襟儿,擦了下泪眼。
大约也就是十来分钟的时间,梅影儿家的新年第一顿饭,从旺旺的煤火上端下。这锅饭,可是她及其所有的乡亲们,期盼一年的美食。其他家的梅影儿不知,可梅影儿家的这锅年饭的食材,可谓是群英荟萃。有她那曾经上过红军大学,并做过地下工作者,后因故务农的大哥,从外地捎回的黄大豆,有她修表的四伯从山东买的腐竹,有她城里的亲戚给的海米,还有她姑父给的栾川木耳,有年前买的猪肉、豆腐,白菜是自家种的,以及这顿饭的主角——凉粉。油、盐、酱、葱、姜、蒜等这些调味儿辅材自不必说。因为年初一的五更不让动刀,梅影儿的母亲在除夕夜,梅影儿和小弟健儿,去邻家看春晚之时,将该炒的炒了,该切的切了。初一的五更起来熏年的柏枝点着,鞭炮放过后,打开封着的火,先烧上一壶的开水,然后把盛有头黑炒好的肉菜的,一二号双耳铁锅放在煤火上后,加入适量的开水,大火将锅烧开,最后放入比麻将骰子大些的凉粉块儿加入,滚两三分钟一锅色香味儿俱全的年下饭,以热情洋溢及丰盛富足的面貌,庆祝新一年的开始。
                                未完待续
  母亲先盛出一碗,让梅影儿放在她父亲的遗像前。紧接着又盛了两碗,吩她分别送给大伯和四伯。当这一切完毕,晨风已揭开了新年那紫色的面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70

主题

4598

帖子

0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0700
 楼主| 发表于 2018-7-7 17:4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九
       我们的梅影儿姑娘,携带着柏枝与鞭炮混合的香味,刚走出梅家老宅的大门,就看见着装讲究的蝎子伯,和妮儿叔在大路边说话。没待她向二位长辈拜年,修养极高的蝎子伯就笑着说:“影儿,蝎子伯祝你新年快乐!”
       “蝎子伯,妮儿叔新年好!”梅影儿忙不迭的回应着。
         “nian(你)们都吃过饭啦?”住在蝎子伯家对门的芝伯,捋着他那长至前胸的胡子,向他们这边走来。
        吃过第一顿年饭的左邻右舍,陆陆续续的从家中出来,不分男女都聚在一块儿,你一言我一语的闲喷着。男的说现在的日子比过去强多啦,甭说是过年能吃上饺子,平时的生活也不错。女的则相互炫耀着新年第一餐,抱着孩子的秋嫂说,她家的凉粉汤用的是鸡汤,并且放了牛肉。话痨菊婶听了不甘落后的说:“俺家用的是黄河鲤鱼熬得汤烩的,俺平儿她爹说那喝着鲜,不过也确实好喝的狠。”“影儿,你妈咋没出来哩?去,家你妈去!”平时与梅影儿母亲要好的民婶儿,轻推了梅影儿一下。“那用叫,这儿不来了。”梅影儿笑笑对民婶儿说不用叫,我妈一会儿都出来了。梅影儿的话尚未落地,她的母亲已笑嘻嘻的到了他们中间。
         “陆(六)嫂,你搁家揍啥哩?这会儿才出来。”刀子嘴民婶儿的双手在袖筒里插着。
         “听新闻,这不将(刚)完,我揍(都)赶着出来,跟nian()们拍瞎话。”梅影儿母亲回答着刀子嘴民婶儿的话。
         “看今儿个儿的天多好,不用说今年是个暖春。”“不一定,老天爷这事儿sei(谁)能说来。”“说不定还来个倒春寒。”“这事儿木准儿。”“哎,哎,快看,洋茄子(气球)上天啦。”“爷,我妈叫你回家吃扁食哩。”大家伙儿正说到热闹处,蝎子伯的十二岁的孙子洋洋,来叫他回去吃饭。蝎子伯说这儿才将(刚)吃了多大一会儿,可又吃哩。芝伯说回去吧蝎子,这是年下的老亏成儿(风俗),不能坏。蝎子伯说不能坏?芝伯说兄弟,确实不能坏!你木听说“木规矩不成方圆。”要是跟音儿个儿一样,那这儿还叫年下。蝎子伯对着芝伯竖起拇指,说老哥你说儿的在理,我这就回去吃扁食去。
          梅影儿妈和话痨菊婶儿们没聊多大一会儿,对她们说我不敢再跟nian(你)们拍了,还有要紧事哩!民婶儿说啥事?秋嫂说陆(六)婶儿不应(用)说,看见蝎子叔回家吃扁食,也是回去吃扁食的吧?梅影儿母亲说,扁食吃过了,今儿个得请南院你九婶儿家,年留(里)新娶的媳妇儿。梅影儿母亲问她们,nian(你)们都吃过扁食啦?她们说吃过啦。“影儿,回去给我烧火。”
           激励咣当整好八大碗的梅影儿母亲,在跑了好几家后才将九婶儿,及她新娶的儿媳妇,请到了她三奶家的堂屋的八仙桌上。临坐前九婶儿抬手指着,梅影儿母亲和她的小脚大娘说:“这个是你陆(六)娘,这个是你大娘。”长得还算标致的新媳妇儿,红着脸喊了声陆(六)娘、大娘后,又深深的鞠了仨躬。慌得梅影儿母亲和她大娘,连声答应并热情的拉着新媳妇的手说,多好的媳妇儿!快坐,快坐,都是一家人哪儿用恁多礼哩。   
          由梅影儿大娘和她母亲,陪着的九婶儿婆媳,礼节性的动了动筷子,就被自己(家族)中的其他人家请去。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70

主题

4598

帖子

0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0700
 楼主| 发表于 2018-7-8 19: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
            “梅影儿,北村儿看戏走。”梅影儿刚帮她母亲收拾完,请新媳妇的碗碗碟碟,就从门外传来了郭衫儿响亮的叫声。她母亲笑着对她说勾引鬼儿来了,你还不快去!梅影儿带用埋怨的口气说:“妈看你说的吧,ra(她)们不是跟我好吗。”她妈说快去吧,看郭衫儿等急了。“那我揍(就)不吃晌卧(午)饭了。”梅影儿边对她母亲说,跳跃着向门外跑去。
           “光(就)咱俩去?”梅影儿三步并作两步走迎上郭衫儿。
          Sei(谁)说儿揍(就)咱俩,还有稠儿、珠儿、嫣儿她们,那不她们都出来啦。”郭衫儿指着大路上的几个妙龄女郎。
           “今年北村儿排的啥戏?”珠儿问。
          “还能有啥,不揍(就)是那老xu()道的《寇准背靴》、《游龟山》、《丁郞找父》吗。”幸子头嫣儿习惯性的拍了珠儿一下。
           “年留(里)听北村儿的人说儿,今年新拍了一部现代戏,那叫啥来着稠儿?”梅影儿问和她并肩走着的稠儿。
           “你不是说哩,问我揍(干)啥。”“那会你不是也在那儿妈?”我在我都得知道。”“你不是记性比俺好吗?这儿俺才问你,你倒拿住大架子了。”“影儿,戏名儿俺真的也木记住。”“珠儿、嫣儿说儿木记住俺相信,稠儿你说儿木记住,捣鬼去吧!”“伙计们,窦娥咋死的nian(你)们知道不?冤死的——”还没到戏台下,倒是我们的梅影儿姑娘和稠儿,像念台词似的一人一句,杠起来啦。
            “大年下的,Nia俩好儿好儿哩,保(别)为这儿点儿屁事儿抬恼了。不揍(就)是一个戏名儿么,待会儿咱问问北村儿的巧儿她们,不都(就)知道了吗。”聪明的郭衫儿怕稠儿和梅影儿因为这点儿小事儿反目为仇。
             梅影儿和她的闺蜜们,在充满祥和的佳节里,像一群快乐的鸟儿,沐浴在和煦的阳光里。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的她们,在田野的乡道上,将青春的魅力展示的一览无余。尽管这时的田野,还处于一片萧条之中,但是有了她们这群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姑娘们,使之增添了十二分的色调。“nian(你)们听,锣鼓家什都响起来了,咱们快点儿走!”一向急脾气的珠儿在说的同时,已经变走为跑了。
        “哈哈,慌啥哩?揍(就)咱们再走慢点儿,这戏也开不了场,哪一年不是到两点钟才开。”肉脾气的嫣儿笑起来特别的妩媚。
       “哈哈,咱们珠儿是不是约好了你的卷毛儿哥哥。”“应该是吧,要不会急的给猴儿似得。”“珠儿,俺们猜的对不对?”“咱们猜的那会错过!哈哈哈哈。”“呵呵,是的木错过!咱们猜的一向都很正确!”在稠儿的带领下,姑娘们肆无忌惮的起哄着。
        “nian()们猜的对个鬼,看我不撕烂你的嘴死鬼稠儿。”已经跑出一段距离的珠儿姑娘勾回头,一脸嗔怒的样子,朝着稠儿扑去。
        “珠儿,你讲理不?又不是我独孤儿说儿你,你咋只朝着我来?哈哈——”稠儿何等的机灵,撒腿跑向旁边的麦地。
       “揍(就)你这儿死鬼稠儿赖,你当我木听见是你起的头儿。”珠儿撵着麦地里的稠儿。
       “我揍(就)说那一句儿,剩下那都是她们说儿哩。”站在十米开外的稠儿,故意回头对着珠儿做了个鬼脸。
       “我今个儿,揍(就),揍(就)找你算账。”珠儿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
       “哈哈,保(不)闹了,再闹还真揍(就)耽搁看戏了。”“呵呵,揍(就)是么,都是说儿着耍哩。”“稠儿,给珠儿陪个不是。”梅影儿等做着和事佬。她们几个花季姑娘就这样,一路嬉闹的到了北村儿的戏台下。
                                 未完待续
5 e, p3 |7 ^: K- H. r1 N
7 m& L( H# @' ]& `

2 g! ^( i2 ]+ h# ~3 X, y( Q& M% L补充内容 (2018-7-15 17:35):2 T% {9 F2 K* E# r3 ]( S
改正:第七自然段的第二句”那会你不是也在那儿妈“应为”那回你不是搁(在)那儿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70

主题

4598

帖子

0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0700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一
         北村儿不像梅庄儿坐落在岭下的平川,而是依岭而居的梯状。其村的戏台搭与其说在村子的正中,不如说就在岭的半坡。一块略微开阔的平地,两座坐北向南的的瓦房中间,夹着蓝砖砌成柱子的土台子,就是北村儿的戏台。这座戏台,一年三百六五天中,只有正月初一到初五,这几天的风流的机会。当梅影儿们赶到这里,戏台前除坐了黑压压一大片北村儿,及邻村的老少观众外,还有一些趁此机会,赚俩小钱的商贩,更是增添了年的气氛。各种新鲜吃食,及新鲜玩意的摊前,围满了小孩子兜里装着压岁钱的孩子。尽管那时的压岁钱只是几毛钱,可对于一年不见钱的农村孩子们来说,这可是一笔可观的财富。但这也是考验一个孩子,是否有自控能力的时候。自控能力好的孩子,这摊位前看看,那摊位前转转,饱饱眼福什么也不买。那些经不起诱惑,自控能力差的,自然是把兜中的钱在一场戏的时间,就囊尽兜空。
            “今儿唱啥戏,几点钟开始?”“今年新拍《秦香莲看病》。”“新鲜,还有这戏?木听说过。”“那zhen这晚不揍(就)听说了吗。”“有《拉荆耙》好看吗?”“俺听杨家那妞儿说挺不错的。”“她咋知道?”“看你那啥记性,杨家的妞儿不是就在咱村儿的戏班子吗?听她说儿秦香莲还是她演的呢。”“看看,我这老糊涂,咋把这档子事忘了呢?既然妞儿说儿不错,那都错不了。”“戏中主儿要说儿啥,你知道不知道?”“俺倒是听妞儿说了,说是什么古戏今唱,戏中主要反应看病难的事儿。”“听你老叔这儿一说儿,今儿个还真要看看。”梅影儿身边的北村人在议论着。
           “不知道还得多大时候儿?这等着怪捉(着)急人,咱们不中去xin(找)咱班的俊儿她们。”郭衫儿笑着说。
           “离两点揍(就)差十几分啦,不指故(得)去啦。”珠儿看看腕上的手表。
           “也揍(就)是,走不到俊儿家,戏也开了。再说儿大年下的,咱们去ra(她)家zua哩,惹儿ra家人犯噻(讨厌)。”稠儿笑着接过话茬。
          “看见秒,拉胡希儿(胡琴)柱子跟打梆子的黄毛儿人都坐那儿啦。哎,打鼓的二蛋也坐那儿啦.”“看这劲儿该开始了。”“嗯,该开始啦。”刚才北村儿那几个人指着戏台上,他们深为熟悉的乐队人员说。
           三五分钟后,果如那些北村人所说,幕布在乐队的伴奏下拉开。先是一个大约有五六十多岁光景,干部模样的人到台前报所要演唱的节目。待报幕人退回幕后,一个穿着红色蟒衣,脚下一双厚底黑帮的朝靴,尖尖的嘴巴,灰白色的刀条脸,大腹便便,奸相十足的生角,边做出要出门的样子,边做道白:“本人胡太医,今年吗——五十七,在太医院任职,坐的是第一把交椅。朝野上下没有谁敢得罪俺,就连那荣国府恁大的势力,见着本医官呀,还要敬着俺那三分。胡二——备车,老爷要去单位啦——”
              “车已备好了——老爷请上车。”随着声音从幕后,走出一个画着白眼窝,手执马鞭,一身黑衣,歪戴黑帽的小丑儿。
            胡太医高抬左脚,做了个上车坐车一连贯的动作后,开腔唱道:“胡二你快快呀把车赶,老爷我今日又要进账好几千。”“老爷,你咋知道今天要进好几千?不可能又是贾琏那花花公子吧。依俺的估摸他不会再找咱,因为老爷你草菅人命不眨眼。好端端的一个尤二姐,你却送了人家的姓名,让人家白花了恁多的钱。”“胡二是不是不想端饭碗?”“老爷,谁说胡二不想端饭碗,你还不知小的胡二对你心专。那个王太医您可知道?前两天他还出高薪来挖俺。”“那你可去了吗。”“老爷呀——您咋恁憨,俺去了以后谁在和你狼狈为奸。”“这还差不多,待老爷我今儿个银子弄到手,给你俩你去耍钱。”“还用算?胡二你没听见喜鹊在咱府门前喳喳的叫。为了钱,你快快的把车赶。”
              “这胡太医真够奸的。”梅影儿小声跟稠儿说。稠儿嗯了一声。
               胡二和胡太医在戏台上跑了两圈后,胡二嘘一声做出马车停下的样子后,胡二退到幕后。这时胡太医到太医院手似似做梦的样子,提文明棍,一步三晃着的到更衣室里乔装扮,那羊皮一披十一分的善。假装正经地坐在了案几后,先理一理中分的汉奸头,再抬手扶正账房先生的眼镜片。品了一口香茶,吸了一袋的烟,翻看了一会儿的视频,又想着杨柳巷陌里的娇娇颜。想着想着来了精神气儿,美曲小调上了嘴边:“谁的日子有俺老胡的美呀?一个月轻松自在地拿上薪十万。薪十万,一半年,下辈的子孙也花不完,换谁心中也会乐颠颠。”唱完后胡太医翘起二郎腿,双眼一眯活脱脱的一尊神仙。
                 就在胡太医做美梦的时候,一身青衣的秦香莲唱着从幕后出来:“秦香莲未张口已是泪涟涟。自从嫁给了陈世美,日日如吞苦黄连。初始他在家只知读书啥事都不管,千斤的胆子都压在香莲单薄的双肩。后来进京考取状元,谁知道他喜新厌旧抛了俺。从此后俺无归处,富足人家做了帮办。最近感觉浑身没力气,甚至还有点头晕目眩。听人说太医院的医术好,就连借带挤凑了金三钱。手拿黄金钱庄去,兑换回现钞三千三百三十三块三毛三分三。”
              秦香莲怀揣钞票去到太医院,恰巧就遇上了胡太医那个刀条脸。胡太医满脸堆笑地看看秦香莲,说道:“请报上你的贵庚和籍贯,是何因来到我太医院。”
              秦香莲说:“奴家的籍贯河东地,名字就叫秦香莲。今年三十有八岁,最近不知咋的总乏力,偶尔还会有点头晕目眩。”
胡太医听后眉头一皱做出愁闷状,对秦香莲说道:“看样子你的病情挺复杂,望闻听切都已不管,你最好做个全面的检查,检查后你把结果拿来我再仔细地给你诊断。”         
             说罢胡太医掂起笔,刷刷刷写了好几张单。写完后胡太医将单子掷给秦香莲,并一再交待先去画费然后再交钱。
             秦香莲接过单子刚到门外,胡太医阴阳怪气地又将秦香莲喊:“回来,回来,快回来,先交押金四千三。”
              “怎么?还掏押金。其他的医院可是没有这一项。”秦香莲满脸疑惑地问了一声。
            胡太医一听秦香莲发疑问,立马露出了狐狸的真面容。只见他刀条脸一黑眼一瞪,说出话儿如火药冲,你说他有咋横都有咋横。他说道:“交押金这是太医院的硬规定,任谁来了都得遵行。”秦香莲哭着乞求道:“能不能少交点呀,您看俺没家没室没薪俸,一个人在外漂泊孤苦伶仃。”胡太医大声斥责到:“少交点?做梦!你没看门外排的长队,少在这里给我磨蹭。快把你身上的钱掏出来,否则地话——让护院将你的皮子松。”
            秦香莲听完胡太医的话,吓得说不出话来浑身打颤,好一会儿才抽抽噎噎地说:“医生俺不看病了那总中吧?”“不看!你为啥来俺太医院?你是不是闲得没事干,今天专门拿俺老胡来开涮!开涮你也不看看人,这京城里哪个人不知道俺胡君荣,黑白二道俺道道通,不想活命了你就吭一声,俺要你五更死,你绝活不到天放亮。今个儿你既然说不看了,那好:请你先赔我的时间,再赔损失的款项一万元!不赔,那中,今天你就休想离开太医院!”胡太医一字一顿说得清,明摆着就是要把人坑。接着又补充一句说:“秦香莲你可给我记牢了,想开溜门都没有门!”
           胡太医的怪吼刚落地,秦香莲双膝一弯跪在了堂正中,一边哭诉一边求情:“太医呀,您行行好,高抬抬您的贵手中不中?不是秦香莲闲着没事来捣乱,也不是俺故意来给您老麻烦添,只是俺身上实在没有现今四千三。”
“那你有多少?秦香莲。”胡太医赶忙将秦香莲问,预防煮熟的鸭子飞上了天。
            秦香莲话未出口先一声长叹:“唉——,俺身上只有东凑西借的零碎,三千三百三十三块三毛三分三,本想着这钱看病用不完,没想到您老一张口就是四千三。俺向您求情说少收点,您老说不能破了太医院的新章程。无奈何俺这才狠下决定,回家去等死不再看病。没想到的是,俺不看病了还不对,遭您的呵斥和埋怨,说什么俺闲得没事来拿您开涮,再借俺俩胆奴家也不敢。”
        “那你咋不早说哩?早说了老胡我今天就不耽搁这时间,也免得别人说我老胡恁无情,今个儿就算我倒了大霉撞上了你,让我赔了夫人又折兵。”胡太医话刚落地又拾起来说:“秦香莲,钱不够这事也好办,少检查几项不就完完,检查完了快快给我滚蛋!我不想再看见你这张哭丧脸!”胡太医拉着刀条脸说,哪里是在救死复生?听听他说的这番话,简直就是一趁火打劫的黑煞星。
           “把钱都花到检查上,买药的钱没有了怎么行?请求太医您行行好,放回家中不中?”秦香莲眼泪汪汪乞求那太医胡荣。
            “没钱买药?自己想办法去!难道还让俺老胡给你买不成?我看你这娘们儿有钱不舍得掏,像这种情况俺老胡哪天不遇上个三几宗。有的比你玩儿的更甚,可最后他还不是乖乖的把俺的话听。钱快给我你检查去,别再在这里耽误我做事情。”胡太医一副无赖相。
            珠儿扭过头来的梅影儿说,这胡君荣真够坏的。
          秦香莲无奈把钱掏,哆哆嗦嗦递给了胡君荣。胡君荣接过钱数数没差错,大模大样地装进钱搭中。他把钱搭放锁进保险柜,然后阴阳怪气叫一声:“下一个。”胡太医话音还没落地,只听的门外一阵乱哄哄,紧接着降妖的棒子在老胡的眼前一横:“胡太医,你个老孬种!快把钱还给秦香莲!”
         “哪里蹦出的痞子的来捣乱,难道说你没听说过胡太医我的大名。九门提督是我的姐夫哥,上海摊的黄金荣是我的大师兄,还有那潘太师和蔡京,一个是连襟,一个是舅公。我劝你今天还是少把闲事管,要不然出不了城门你就会消失。”胡太医呲牙裂嘴把凶相露,哪里还是一个济世的郎中。
         “你的大名算个屁,九门提督又能怎地?今个儿你就是把乾隆小儿搬到这,秦香莲的钱你少给一分也不中!你问俺是从哪里蹦?本大爷我说出来了吓死你!俺家就在花果山上的水帘洞,闯过地府,砸过龙宫,偷吃过蟠桃大闹过天宫,玉皇大帝封俺齐天大圣,后来保唐生去西天取经,一路上降了几多妖精,收复的多少的怪,老孙我自己都难以数清,今天老孙我云游从此过,看你伤天害理俺要报这个不平!你说吧,今天你退不退秦香莲的钱?”
        “退,退,退!”胡太医一听来者不善是孙大圣,赶紧把钱掏出来递给秦香莲,并且说:“你快去检查吧!检查完了我给你诊断,药费花多少今天俺给你报。”胡太医说完后面向孙大圣,说:“大圣,你看俺这样做中不中?”
        “姓胡的,你说话可要守信用,你敢骗俺老孙,看俺不要了你的狗命。记着以后别再使刁把奸耍,多做好事把大善行。俗话说多行不义必自毙,仗势欺人万万再不能。像秦香莲这样的穷人要多帮助,绝不得策略使尽将她们坑。你没看凡鸟机关算得太尽,到最后反误了卿卿性命。”孙大圣说罢又叮嘱:“姓胡的,俺说的话儿你可记清?”
         “记清,记清!”胡太医点头哈腰回答孙大圣,下面的故事不讲大家也清。被唤醒良知的胡太医,化身君子一言九鼎。不只是秦香莲把病看好,还帮助香莲将借贷还清。秦香莲痊愈后要将恩人来答谢,大圣早已走的无了影踪。
          “哎,有啥保(别)有病。”“揍(就)zhen这儿(现在)照这胡太医的人还多着哩。”“平安是福呀!”“木错,木错!”梅影儿几个姑娘在回家的路上,不无感叹的议论着。夕阳的余晖,洒在她们的身上。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70

主题

4598

帖子

0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070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0 19: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二
           看了上一章节的人,肯定会边看边骂朵儿讲的是什么东西,语言要精美不精美,要通俗又不同俗,东拉拉西扯扯不说,还不懂装懂的装甚么戏精、票友。鉴于读着连嚼蜡都不如的东西,甭说诸位看官啦,就连朵儿本人也是对她自己一肚子的不满:“没有金刚钻,揽啥瓷器活!真够丢人现眼的。”朵儿自己也不知自己几次,痛下离开文苑的决心。也曾发誓,不再玩文字劳什子这游戏。无奈何,耐不住寂寞的朵儿稍有空闲,就没出息的又沉浸在创作的快乐中。既然放不下自己的爱好,那就不怕别友们的拍砖,接着昨天的故事继续讲下去。
        梅庄儿的年俗与北村儿、西屯儿,没有不同之处。都是从年初二开始迎来送往,走亲访友,根据亲近远疏,直到正月十六,才算告一段落。若在往年,我们的梅影儿姑娘在初二这天,帮助母亲在厨房包饺子,招待泉沟的姑表姊妹及她的姐姐。可今年她今年她母亲,一大早就在她的耳边不停地唠叨,让她去柳生儿家。尽管她的心是想去的,羞怯及理智却让她口是心非的对她母亲说不去。她母亲的大道理,足足讲了一大车,她也没有松那个口。最后还是在她堂姐的劝说下,这才提着母亲早已为她备好的礼,走出贴着“松竹梅岁寒三友,桃李杏春暖一家。”大红对联的梅家老院。
          “影儿,这儿去哪儿串亲戚哩。”“春儿你还用问,ra影儿当然要去瞧ra婆子哩!。”“哈哈哈。”“哈哈哈”“呵呵呵。”当梅影儿提着天蓝色的布兜,从春儿家门口经过时,正好春儿、稠儿、翠儿还有珍儿几个正在春儿家门口晒太阳,一人一句打趣着她。
           nian()们犯噻人不?去我姨家哩,Nian()们不去串亲戚?”不会说谎的梅影儿姑娘,现在练就了撒谎不脸红的地步。
          “去揍(就)去吧,还啥子去你姨家哩,捣sei(谁)!”“影儿zhenz这儿晚也成唷——焖捣蛋。”“影儿,走到你姨家,日头吱吧都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的梅影儿姑娘,在闺蜜们的说笑声中,快步向前走着。
          梅影儿埋怨自己咋没说去表姑家,春儿她们当然知道姨家,距梅庄儿二十来历呢?那有这将近饭点儿的时候才去。得,笑话就叫她们笑话吧,逮着机会的时候,我也绝不饶过她们几个。
          “冬婶儿,快出来接开(客)啦——”梅影儿还没走到柳生儿家门口,柳生儿家的邻居麻缠嫂,表情张扬的喊着。
          “麻缠你张精(歇火)啥哩?啥时候儿了,哪儿还有开(客)?揍(就)你一天会捣——诶呀,影儿赶紧进屋!你麻缠嫂子,一天木大木小的,我还想着她说儿瞎话儿哩,木想到真是来开(客)了。”身穿芝麻呢中式罩衣的柳生儿妈,刚走出他家的大门,迎面就碰见了新订的老四媳妇儿,留下个话巴子。
          柳生儿妈一边接过梅影儿手中的布兜,一边和梅影儿客套着说,来就来吧还拿啥东西哩。梅影儿羞怯的说,也没拿啥,你搁家正忙着哩吧?柳生儿妈笑着说儿,可不是你堂姐们都来了,俺们正搁哪儿包扁食哩。梅影儿礼节性的说,我也去给nian()们包吧?柳生儿妈说不用了,你去屋歇着,柳生儿去南岭你姑家了,估摸着吃罢晌卧(午)饭,都会回来了。     
         “霞儿,你洗洗面手,来陪你影儿姐说儿说儿话儿。”柳生儿妈便把梅影儿让进堂屋,边吩咐在灶火忙活的,柳生儿的妹妹。
梅影儿和霞儿虽说没有像跟稠儿那样,经常在一块儿戏耍,但是同在一个校园里的她们,平时见面也常打招呼的。
           没见着心上人,让我的梅影儿姑娘非常的失落。尽管有霞儿的陪伴,那是不一样的。她暗自埋怨母亲今天的催逼,更埋怨柳生儿去串什么亲戚,让自己今天空自跑这一趟不说,还叫稠儿们打趣。要是换到初三多好呀!索然无味的梅影儿姑娘,在柳生儿家胡乱吃了顿饭,就执意离开了柳生儿家。这就叫:为着情来,又为情归去!问青天,情字究竟值几许?云卷舒,林鸟语,金山银海不能比。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洛阳圈儿微信
扫一扫
关注洛阳圈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