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新帖 设为首页

打开手机扫一扫

开启辅助访问

洛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便捷登录,只需一步

搜索
文化
生活
查看: 332|回复: 0

[原创] “灵秀杯”参赛作品 只要你要,只要我有(杨小莉)

[复制链接]

111

主题

129

帖子

0

精华

中级会员(lv5)

Rank: 6Rank: 6

积分
1180
发表于 2018-1-13 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8 w; w! K- n0 U
( p! l$ `, x+ P& v0 m

王大妞八岁那年九月,她随着妈妈投奔到了在市里工作的爸爸,同行的还有三岁的弟弟。如果不是为了让弟弟来市里上幼儿园,如果不是爷爷奶奶身体不好照顾不了她,王大妞可能要继续呆在乡下。1 }% y! H6 t* V  d9 }: p4 Q1 S6 a
   8 P( u. D5 E. V3 Y- s6 j9 ]* V* K+ U

王大妞进了爸爸厂里的子弟学校,学校根据她的年龄把她安排到了三年级,一个月下来,王大妞什么都听不懂,甚至连许多最基本的字都不认识。老师找来了她的父母,希望王大妞从一年级重读。就这样,王大妞走进了一年级教室。这可不是因为她智商有问题,原来在乡下的时候,如果不是实行九年义务教育读书不掏钱,王大妞可能连学校大门朝哪里都不知道。虽说也去了学校,但进教室学习的时间远没有在家带弟弟的时间多,这种状况下的王大妞能学的到什么?


" M4 a1 T0 }" K9 S2 h$ E' h1 S

坐在一年级教室的王大妞身高犹如鹤立鸡群,学习成绩却是鸡立鹤群,没人愿意同这个土里土气学习又差的乡下妞儿一起玩儿,就连她的名字,也是大家嘲笑的把柄。她孤零零的独自坐在教室最后排,孤零零的一个人上学、一个人回家。回到家里的王大妞除了带弟弟以外,还要帮妈妈卖菜。城里比不得乡下,喝一口水都要钱,妈妈别无所长,只能贩点菜贴补家用。


2 i7 l4 Y0 X) I8 O  M* G3 v) j

就这样,王大妞开始了在市里的生活。每一天,她都尽量的抽出时间刻苦学习,慢慢的,学习总算进到了中等,但依然没人和她玩儿,她依然孤单的缩在鹤群。时间过得很快,她很快上了二年级。

* s9 |! A( m( U# k2 A# V+ M

国庆节放假了,这也是王大妞和妈妈最忙的时间,也是生意最好的时候。一大早,她就起来做饭,自己吃过后,又给妈妈送点,然后开始给妈妈帮忙。直到下午两点后,买菜的人少了,妈妈才恩准她回家写作业。王大妞匆匆忙忙的往家跑去,她想赶紧再吃点饭,爸爸中午送的饭太少了,她没有吃饱。

% j/ ], \* E) q/ D& L  c

刚走进小区,王大妞就看见墙根下围了四五个孩子,其中一个被按在墙上,另外几个作势要打他。她仔细一看,被按在墙上的那个竟是班长徐辉,要打他的也是自己班的同学张扬。不过这个张扬同学学习表现都很差,没少被徐辉告状,没少被老班尅。很显然,张扬找来帮手教训徐辉。眼看张扬的拳头就要落在徐辉身上,王大妞大喊一声:“住手!”就冲了过去,一把抓住张扬用力甩了出去,然后就挡在了徐辉面前。猝不及防的张扬被甩了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等他站稳身体看清是王大妞时,不禁犹豫了。想想也是,王大妞整整高出他们一头,再加上一脸凛然之气,由不得张扬不犹豫。看张扬犹豫了,王大妞又虚张声势大喊道:“快走,再不走我打你们!”张扬和其他人对视片刻,又对徐辉咋呼了几句,终于离开了。

, {1 B* P" ]4 C% G! `) o

看张扬他们离开了,徐辉一把推开王大妞,斜睨了她一眼,外强中干的嘟囔了一句“谁让你多管闲事”然后也慌慌张张离开了。王大妞悻悻然站了一会,肚子咕咕噜噜叫声的提醒她赶快回家,她也朝家里走去。

7 e& A  X9 s8 ?2 y

王大妞很快就忘了这件事,她依然按照自己的轨迹运行着。

. ~8 Q; P6 ]6 I5 J

班里开展活动,要求学习好的同学和学习差的同学一对一结对子帮扶。徐辉学习好长得帅又是班长,谁都想和徐辉结对子,没想到,徐辉却主动向班主任提出和王大妞结对子,说自己家离王大妞家近,可以很方便地帮助她。

0 b7 s1 l4 a+ z3 Y  s! i& \
4 W( h7 Q, i: x' }

自从徐辉和王大妞结对子后,王大妞明显发现同学们对她的态度转变了,开始跟她说话和她玩儿,虽然每次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候,大家的书包都由她背,打扫卫生的时候,脏活累活都让她干,但是她愿意,她乐意,她心甘情愿。这些都是徐辉带给她的,她打心眼里感激他,她甚至设想,再遇上有同学打他,她会奋不顾身保护他,至少也替他挡拳头。然而,这样的事情再也没有发生,自从那次事情以后,徐辉改变了工作态度和方法,没有人再恨他恨得要打他了。


* z( e* p1 l* I0 B) k) M+ D

徐辉不是只在嘴上说要帮她学习,还真的去她家里帮她学习。王大妞也是使出浑身解数,尽量不辜负徐辉的帮扶,她的学习真的进步了。


7 ~' x) X) \; i' b1 ?& u' h

王大妞以中等偏上的成绩升到了三年级。两年城市生活的历练,她的气质也改变了许多,看上去和周围的孩子已无二致,同学们也习惯了她的人高马大,不再排斥她。学习上,她始终刻苦用功,尽量让自己保持在中等偏上。徐辉现在已经不去她家了,但她依然感激他,她把这一切功劳都归结在徐辉身上。在以后,随着年龄的增长,男生女生开始佯装不再说话,徐辉彻底的不再理睬王大妞了。


5 u/ @1 ^/ _" N' n2 z7 \

小升初的时候,王大妞偷偷留意徐辉报了什么学校,她发疯似的学习,期望能追随上徐辉的步伐。还不错,她如愿以偿的又和徐辉同校,但她没能和徐辉分到一个班。虽然如此,她也很知足,至少她还可以经常看到他。

: ~- X4 b, B2 {2 q

徐辉的学习一直很好,始终是年级的佼佼者,王大妞的学习却越来越吃力。升高中的时候,徐辉进了本市最好的高中,王大妞上了普通高中。她想这还不是最坏,至少两家离得还很近,她还是可以看到他,知道他的消息。


  _9 V* O% h. C) B. Q

时间过得很快,很快就到了高考。徐辉的高考依然很完美,进了北京的名校,王大妞上了本厂的技校。徐辉的大学还没读完,王大妞已经是本厂的工人了。

8 ^3 m5 _  O) N7 P, |$ p2 g

当了工人的王大妞依然在闲暇时帮妈妈卖菜。每当徐辉的妈妈来买菜的时候,王大妞都把最好的菜用最低的价钱卖给她,然后再恭维她培养了一个那么优秀的儿子,这时候,徐妈妈就会骄傲的谈起徐辉。想想也是,有这么好的儿子不拿出来夸夸,犹如锦衣夜行。同事们都嫉妒她,不愿听她说儿子,认为她显摆,只有这个丫头是实实在在的艳羡她,乐意听她说。也只有这个时候,王大妞才可以得到徐辉的近况。


9 i" E: R9 X5 _# o8 a7 h/ a3 r

徐辉本科毕业了,他又继续深造,读了硕士。徐妈妈第一时间就把这一消息告知了王大妞,王大妞由衷的替她高兴。徐妈妈走后,王大妞的眼泪悠忽滑落下来,她觉得他要留北京了,以后再看他一眼都难了。


: n1 |9 _6 k( f% Y, l

厂里开始有人追求王大妞,也不断有妈妈的朋友给她介绍对象,王大妞一律拒绝着,她明知道自己无论从哪方面讲和徐辉都不可能,但她依然想着他念着他,从他帮扶她的第一天起,她就爱上了他。


4 \) c8 l! U8 f- d; o

王大妞的拒不谈朋友让王家很头疼,让其他人很好奇,大家都猜测她是不是精神有问题,难道她是同志?王大妞的妈妈就她的婚姻问题和她斗智斗勇无数次后,终于对她失望,不在理她。王大妞的弟弟结婚要用房子,王大妞搬出了家,住到了厂部集体宿舍,但她还是坚持帮妈妈卖菜,只有这样,才能见到徐妈妈,才能得到徐辉的消息。

% @6 M: z9 T2 P9 ]

有一天徐妈妈喜滋滋地告诉王大妞,名牌大学硕士毕业的儿子进了北京一家著名科研机构。当王大妞试探着问“徐辉的女朋友是不是也和他进了同一个单位?”时,徐妈妈遗憾地说儿子什么都好,就是太爱学习,只顾学习了,连女朋友都没谈。不过儿子还小,才二十五岁,这么优秀的孩子还怕找不到女朋友?她不担心。徐妈妈走后,王大妞下定决心一定要进京看看那个令她朝思暮想的人儿,她只看看他,然后就回来谈对象结婚生子,从此以后再也不见他不想他。

# G8 R* S$ _, h- T% e$ Y
" d3 p1 e. K- q; U. H2 q6 ?

王大妞告诉父母自己想出去玩儿几天,旅游旅游放松一下,回来后就相亲谈朋友。然后坐上了北上的火车。

) t2 q7 g+ u$ k* d/ ~

王大妞很顺利的找到了徐辉的单位,她等在门口,在徐辉下班后站在了他的面前。

2 p  y6 q* T4 J9 M& y& @4 Q

突然出现在面前的王大妞,徐辉很是诧异,但他丝毫不怀疑她说自己出差来京顺便来看看他。老同学的到来令徐辉很高兴,独身在外,再冷漠的人也会变得渴望亲情。

! E! a# c1 K+ Y4 Z# N

两人吃过晚饭后,王大妞提出看看徐辉的居住环境,徐辉犹豫了半刻还是答应了。


+ B. T3 [9 c% E+ M$ v

辉就在自己单位附近和其他两个人合租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徐辉的房间很凌乱,王大妞一点都不吃惊,这同她想象的一样。王大妞小坐片刻就起身告辞,但她要求徐辉把房间钥匙给她一把,她想明天来帮他打扫卫生。徐辉推辞着,最终还是拗不过王大妞,给了她钥匙。


* a3 `' ^  n, ~' s8 M

第二天一早,王大妞就奔到徐辉住所附近的超市,买了蔬菜调料,她昨晚看到厨房有炊具,她昨晚已经问过他,知道他一般在单位吃饭,偶尔也自己随便弄点吃吃。她想徐辉在外面一定吃不好,她在他身边的这几天,她要好好给他做几顿饭。

+ V! N3 R, e' d) |( L! e

从小就在家做饭做家务的王大妞很快就整理了房间洗了衣服做了饭,在徐辉快下班的时候打电话给他,告诉他回来吃饭。在徐辉进门的第一时间,最后一道菜出锅。等徐辉洗好手坐下后,饭菜已经摆好,筷子也递到了手里。


. L; {8 P- y4 V' M! `

这顿饭徐辉吃得很开心,菜都是他爱吃的,口感都是他喜欢的,像是妈妈做的,但又比妈妈做的好吃。徐辉哪里知道,从他上初中开始,王大妞就知道他喜欢吃什么菜,喜欢什么口感。

# P8 W  H* |/ m

接下来的几天,王大妞除了给徐辉做饭就是给他洗衣物。她把他的房间里凡是能洗的能晒的全都洗晒了一遍。她还细心的买来防辐射的盆栽,放在他的电脑旁边。

* j; D& {  z% G+ `  @

一星期后,看自己的假期已满,王大妞终于告别徐辉准备回家。

: w! G6 {3 l! X' g9 N

候车的时候,徐辉随口说道:“老同学,你在的这几天,我太幸福了,真舍不得让你走。”


9 g$ s: q  r& L8 s' Z

听徐辉这么说,王大妞竟呆住了。


* O$ u6 ~& j7 g9 ?+ M

回到厂里,王大妞偷偷办理了停薪留职手续,然后给家里写了一封告别信,在上车前投到邮筒,就义无反顾的进了北京。当王家人接到王大妞的信,王大妞已经在北京租好了房子住了下来。王大妞没有告诉家里人自己到了北京,只说自己想外出打工见见世面,过一段就会回去。王家人赶紧拨打王大妞手机,王大妞告知他们自己很好。王家人再劝她回来时,她就关了手机。王家人无奈之下只好听之任之,随她去。


3 z/ N+ X( A5 t8 G

王大妞在徐辉单位附近的超市做了理货员,又在徐辉住所附近租了一间不足十平米的地下室,一张小床放进去,整个房间就满了。打点好一切后,她出现在徐辉面前,告诉他自己下岗了,现在也做了北漂。


" o" u! C- N& \, Q1 M/ U0 E

随后的日子,开始了王大妞给徐辉做免费保姆的日子。这样说好像也不确切,因为即便是免费保姆,保姆最起码不贴主家钱,王大妞却经常自己掏钱给徐辉买肉买菜,徐辉有时也会给她菜钱,但给的总没有王大妞花的多。


( K2 R( K  M0 ?) e/ |

徐辉就这样肆意的毫无感觉的享受着王大妞的照顾。


+ l2 x2 H6 q8 \8 b5 I! n

王大妞第一次去徐辉住所的时候,就对徐辉的室友自我介绍说自己是徐辉的表姐。王大妞这么说,徐辉没有解释,想想王大妞年龄的确比自己大,于是就顺着叫了王大妞“姐姐”。最初是碍于面子,叫的多了,也叫顺口了,仿佛她就是自己的亲姐姐,反而不再叫她的名字。

" d1 U% V6 p5 l6 P. D$ F/ \7 ]( ?! O

徐辉好像真的把王大妞当作了姐姐,工作上、生活上的喜怒哀乐都告诉王大妞。在王大妞这里,他就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凡事都从她这里讨主意、寻安慰。

2 t1 r( d0 J' R2 ?8 c- x+ l

一天,徐辉喜滋滋地跑到超市找王大妞,一看见王大妞就激动地说:“姐姐,我要谈女朋友了。”


8 M1 U% e, t) N3 n- E% i( M

听此言,王大妞的心尖锐地跳了一下,她不动声色的问道:“怎么说的这么没头没脑,慢慢说。”


1 W) P# m* O: O

一句话说的徐辉脸红了,“是来我们单位实习的,已经来了一段时间了。我一直很喜欢她,我今天请她吃饭,她同意了。姐,你今晚就不用去给我做饭了。我走了。”说完,徐辉又喜滋滋的跑了,把王大妞呆呆的剩在原地。

1 A- A* L3 k4 M4 S/ `0 X5 n( _

王大妞不知怎么回到了自己的地下室,辗转反侧,一夜无眠。随后的几天,徐辉每天晚上都和女朋友出去吃饭,但她依然去帮他打扫房间、洗衣服。半个月后,徐辉又跑到了超市,羞涩的告诉王大妞,女朋友和他同居了,以后不用她替他打扫房间洗衣服了,这些活儿以后他和女朋友一起做。

$ H! c' R; u2 n& u& Z" I

徐辉说完就走了,留下心如刀绞的王大妞独自呆愣。


- Y6 P& ~: f/ X8 b; L2 A# i

王大妞坚持着不去给徐辉打扫卫生,但又控制不了自己对他强烈的思念,实在忍不住了,就拨打徐辉的电话,结果不是没人接听就是正在忙,或者说不能跟她多说,他要等女朋友的电话……打了几次后,王大妞就不再打了,工作之余,她偷偷躲到徐辉住所附近,流着泪远远地看着那一对璧人亲亲热热的双进双出。

: o+ l& U# E# l7 G

春去秋来,半年时间转瞬即逝,一天晚上,徐辉一脸颓废得突然出现在王大妞的住所,进屋后,叫了一声“姐”眼泪就下来了,慌得王大妞赶紧拿过纸巾给他擦脸,没想到越擦泪越多,最后,徐辉竟伏在王大妞身上大哭起来。徐辉此举,让王大妞既激动又心酸。

0 l. E2 }5 A% z

等徐辉哭够了,才慢慢道出原委,原来女孩子和他分手了。徐辉抽抽答答的唏嘘着,说这可是自己的初恋,自己的童子身都献给女孩儿,没想到女孩子这么狠心,说分手就分手,消失的不留一点痕迹。

. u* b2 M) j1 _; m

听说徐辉失恋了,王大妞的心情竟莫名其妙的很好。看徐辉不哭了,她想徐辉肯定没有吃饭,就赶紧张罗着弄饭。吃饭的时候,徐辉说想喝酒,王大妞就赶紧出去买了一件啤酒。酒入愁肠愁更愁,两瓶啤酒没喝完,徐辉就醉倒了。

看着在床上熟睡的那张让她刻骨铭心的脸,她想起了一首歌:“憨憨的你睡得一脸安详,感觉你是我的婴儿一样,那一夜我哭得不声不响。别怕大千世界纷纷攘攘,在你需要的时候,我会在你身旁……”她觉得这首歌就是给自己写的,想到这里,她的眼泪又悠忽滑下。


5 p' B9 ^  Z( n$ C5 Y! I

王大妞哭够了,也困了。看小床太小,挤不下两个人,又怕自己惊醒了熟睡中的徐辉,最主要的是她不好意思同徐辉同床共眠,虽然那是她心中的期盼,未婚女孩儿的羞涩还是让她决定趴在床边蜷缩着凑合着睡一晚。

9 r, _0 U, p% ~( p' f. M

天快亮的时候,王大妞惊醒了,她想站起来,刚一起身就重重地摔倒在地,蜷曲的睡姿令她的神经暂时不听指挥。她赶紧抬眼看看床上的徐辉,怕惊醒了他。徐辉只是翻了翻身又沉沉睡去。王大妞在冰冷的地上坐了一会,身体活动自如了,顾不得身体的疼痛,就起身给徐辉准备饭菜。一切弄妥当后,才把徐辉叫醒,挤好牙膏、打好洗脸水,伺候他洗漱、吃饭、上班。


( |; G- l9 g8 }

王大妞又开始帮徐辉洗衣做饭打扫卫生,身心满溢着幸福感。


  F0 b5 b* E+ D/ D. Z

好景不长,不到三个月,徐辉又跑到超市找到王大妞,说女孩儿离开他以后才发现还是非常爱他的,她又回来了。然后徐辉又吞吞吐吐地说,家务活不用王大妞做了。言外之意王大妞知道,就是不让她再去他那里。


3 i, A  M2 v4 ~; q; O0 u% ?/ g

不等王大妞表态,徐辉就跑了。王大妞又一次失魂落魄。

7 @" s5 l: G2 G& X  b. x

徐辉这一走,又是音信全无,可怜的王大妞,又是偷偷躲在远方悄悄观望着。北京的冬夜非常寒冷,王大妞蜷缩在没有暖气的地下室,心酸地流着眼泪,想着快春节了,这时候该是妈妈最忙碌的时候,她的手是不是还是冻得通红?这已经是在北京的第二个春节了,她想家了。


9 ^' y% `( o3 [9 G

王大妞幽幽地想了一个晚上,不知道究竟是回家呢还是继续无望的等下去。虽然她知道即便徐辉和这和女孩儿断了,还会有新的女孩儿出现,即便徐辉愿娶,她也不一定愿嫁:技校毕业的她,怎配得上第一学府的研究生?怎可让他的一生承受无法交流之憾?看来,自己只适合做他的保姆。可眼下,就连这保姆也不得做,该如何是好呢?

- i$ w/ C: x/ p9 g. d7 U7 v2 e: }

想到最后,王大妞决定给家里打个电话,出来这么久,还没给家里打过电话,家里还不知道她在北京。去年徐辉回家过年的时候,她千叮咛万嘱咐,不许老家任何人她在北京的消息,包括他的母亲。

& K" k/ ]7 a- E+ L( C3 i

就在王大妞准备给家里打电话之际,徐辉又跑来了,他又失恋了,这次可能是真的失恋了。原来徐辉看两人同居这么久了,就提出趁春节带女孩子回家,给父母过过目,然后就把婚事确定下来。没想到女孩子说,暂时还没有要结婚的计划,现在这个工作单位自己还不满意,还准备换换。再说了,即便是确定了工作单位,自己还想再玩儿几年。她可不想急着冲进围城做主妇。看徐辉逼得急了,女孩子又一次来了人间蒸发。看徐辉这么痛苦,王大妞立刻决定不回家过年,电话也不打了,省得家里人知道了麻烦。


: u& e" ?& K6 n& T. o

就这样,王大妞又留了下来,即便是严寒入骨冷得难以入眠的冬夜,即便是徐辉回家探亲的日子,王大妞也觉得心里甜甜的,她觉得,徐辉又属于她了。

0 e7 h  G: ]. r

这一次徐辉回家没多久就回来了,他受不了父母催促他结婚的唠叨。在家这几天,天天有媒人上门提亲,天天都被父母要求相亲。北京待了这么多年的徐辉,哪里还看得上这个二线城市的女孩儿,最主要的是,徐辉还放不下拿走他处子身的初恋。回家没几天,徐辉就借口单位有事,匆匆返京。


/ V/ H2 l( a. u0 o3 _

看见提前回来的徐辉,王大妞惊喜万分,徐辉却是愁眉不展,满腹忧虑。看着愁眉不展的徐辉,王大妞想着法子给徐辉做好吃的,千方百计哄他开心,徐辉却总是提不起精神,一连声的长吁短叹,心疼的王大妞嘴都起泡了,却又束手无策。


! R( o  @. \1 F3 A- S* \) h

这天晚饭时,徐辉吵着要喝酒,王大妞赶紧买来啤酒。看王大妞买了啤酒回来,徐辉大怒:“这么冷的天,喝什么啤酒?想冻死我?”慌得王大妞赶紧出去买白酒。

& M: i6 _) }! b$ V$ Z) L8 z

徐辉开始吃饭喝酒,不仅自己喝,还非要王大妞陪他一起喝。从未喝过酒的王大妞一会儿就觉得头昏脑胀,她觉得再喝下去就要醉了,她想趁自己意识还清醒思维还正常的时候赶紧回家。听王大妞说自己要回家,正喝在兴头上的徐辉哪里让她走?他随口说道:“反正合租的人都还没有回来,你今晚就住我的房间,我住他们的房间。再说了,你住的地方又没有暖气,回去多冷。”听徐辉说出了这么一句暖暖的贴心贴肺的话,感动的王大妞眼泪差点喷涌而出,她心甘情愿满心快乐的留了下来。后面发生了什么事,王大妞都已经不记得了,留在记忆中的是自己始终在笑,始终很快乐,即便是身体感到尖锐的疼痛时,她依然觉得很快乐……

0 ^) _- o1 A0 I* e/ D

王大妞清醒过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的上午。当太阳光从窗外射进来的时候,阳光刺痛了王大妞的双眼。她用手遮住自己的眼睛,一时间,恍恍惚惚的不知身在何处。头还很疼,胃里也一阵阵的痉挛,下身更是感到疼痛,整个身体也很酸疼倦怠。她努力晃晃头,她又想起了昨晚那句让她温暖快乐、甘愿为之付出一生的话“你住的地方没暖气,回去多冷。”想起这句话,王大妞又幸福地闭上眼睛。忽然,她又想起什么,她猛地坐了起耒,这时,她才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她身边是同样一丝不挂还没睡醒的徐辉。再看看床单上那殷红的鲜血,王大妞已然明白,昨晚发生了什么……

  \. e5 k# Z/ L5 [5 S

王大妞惊愕的呆坐着,她不知所措,她有一丝恐惧,她也有一丝欢喜,更多的,是浓浓的伤感。


0 ^  N) v, e, n: m; v' t: T0 `

正在王大妞不知所措时,徐辉也醒了过来,见王大妞呆愣愣的坐着,嘴里只含含糊糊叫了一声“姐”,就反身把王大妞又扑倒在床上……


. B" V7 N  L7 w" |/ T% z2 G

在接下来徐辉的合租伙伴回来之前,王大妞就一直住在徐辉这里,双进同出,宛若夫妻。一时间,王大妞幸福的找不着北,她希望时间就此停留,此刻就是永恒,那该是多么的幸福。

& k! _9 I: F$ D8 |/ c8 t

这种幸福没有延续几天,徐辉的合租伙伴回来了,徐辉也开始上班,王大妞又回到了自己冰冷的地下室。王大妞依然给徐辉洗衣做饭,整理房间,只是,两人的幽会地点改在了王大妞的地下室,徐辉不想让合租伙伴知道自己同王大妞有了这层关系,他觉得王大妞不够资格做自己的女朋友,王大妞也太拿不出手了。王大妞不在意在哪里见面,只要能见到徐辉,让她做什么都愿意。


3 _  E# w# r8 }. t0 P0 M- E
. }( k) K+ |) N  c& Q+ |( Y% v$ |

王大妞的幸福没有维持多久,徐辉又痛苦了,因为他的初恋又谈了一个男孩儿。徐辉又是买花又是送礼物,恳请初恋回心转意,但女孩儿再也没有回心的意思。不仅如此,女孩儿又冷冷撂下话来:现任男友是海归博士,有房有车,你有什么?别痴心妄想了,趁早死了你的心!

* D9 F+ |; T! k/ `* n- a

女孩此番言论深深刺痛了徐辉的自尊心,从小到大,走到哪里,他都是万千宠爱的焦点,他哪里受得了如此打击?

* ^, Y9 x4 p, M6 _$ j

倍受打击的徐辉开始颓废,开始自暴自弃。他上班开始迟到,工作开始不专心,下班开始跟同事喝酒,开始泡夜店。


( j) \' j8 ]" p9 A( L& ~

看着徐辉痛苦,王大妞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却也无能为力。徐辉除了身体需要来找她以外,她很少看到他。徐辉每次在王大妞身上发泄的时候,都把王大妞想象成初恋对象,他粗暴的动作着,把对初恋的不满,狠狠地发泄在王大妞身上。王大妞打心眼里心疼徐辉,她默默忍受着,她希望自己能帮他做点什么,只要他能快乐,只要他能幸福,即便付出自己的生命,她也愿意。

1 y) C- Q* Z. y$ O1 O+ ]

徐辉一天天堕落憔悴下来,王大妞想来想去,觉得症结在他的初恋身上,她想找那个“初恋”谈谈,希望那个“初恋”能回心转意,这样,徐辉就会重新回到原来的轨道。

. o% a0 [# u% [/ A" J

王大妞在徐辉单位门口等到了徐辉的那个“初恋”。王大妞也同样受到了“初恋”的戏谑嘲笑,还差点被“初恋”的现任男友打。最后,王大妞灰溜溜的看着两人扬尘而去。

5 V+ n. k2 a2 k, Q- Q' ]% p

王大妞没有被打,徐辉被打了。有一次他喝的醉醺醺上班时,正好跟那个“初恋”迎头走过,徐辉一把拉住前女友的手,再也不松开。女孩子一个电话,现任男友很快赶到。醉醺醺的徐辉被打的鼻青脸肿,满地找牙。


5 N- w+ H$ a; t& U

徐辉被打的在家养伤,王大妞气不过,又去找那个“初恋”理论,要那个“初恋”赔偿徐辉的医疗费。那个女孩子根本不屑同王大妞言语,扭头就走。王大妞岂肯罢休,死死拉住女孩儿不放。女孩儿回手就是一记耳光,打的王大妞眼冒金光。回过神的王大妞张牙舞爪就朝女孩儿扑去,女孩儿一闪躲过,王大妞失去重心扑倒在地,地上正好有半截砖头,王大妞随手抓起,又一次朝女孩扑去,这一次,砖头击在了女孩头上,女孩儿顿时血流如注,捂着头坐在了地上。看女孩儿流血了,王大妞也呆住了,她又朝女孩儿跑去,这一次,她不是要打女孩儿,她是要去扶起女孩儿,她要帮助女孩儿。正好女孩儿的男朋友赶到,见此情景,他抬起脚,狠狠朝王大妞踹去,猝不及防的王大妞被踢个正着,一下子重重的摔在了两米开外。王大妞只觉得小腹一阵剧烈疼痛,一股热热的液体顺着腿喷涌而出,头也开始晕了起来,还没让她弄明白怎么回事,就昏了过去。


, G( e7 f% Y+ q" ?3 `3 h, ?. |2 E

看见有人打架,很多人围观过来,有帮忙报警的,有帮忙叫救护车的,唯独没有人看躺在地上的王大妞,还有人起哄说这个行凶者是不是躺在地上装死,以此来逃避责任?没有人看到她昏了过去,也没有人在意她身下已经渗出了殷红的鲜血。

. U% Q4 W( z$ c' j. T0 `  F

警车到了,120急救车也到了,女孩儿被急救人员做了简单的包扎后,又被抬上急救车。当急救车哇啦哇啦开走后,大家才开始关注王大妞。警察首先发现了王大妞身下的血迹。警察对着一动不动的王大妞叫了几声,警察又推了推王大妞,王大妞依然一动不动。看着王大妞身下的血渍越扩展越大,警察赶紧拨打120。当120又一次“哇啦哇啦”开来时,王大妞已经面若白纸,气息微弱。


; i: T; r( D$ o7 C( y  M

王大妞怀孕了。王大妞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她没有任何妊娠反应,能吃能睡。她身上没来那个,她没有在意,看着徐辉那么痛苦,她也没有心思在意自己来没来那个。男孩重重的一脚,正好踢在她的小腹上,她重重的摔在地上,流产造成了大出血。没有人知道她大出血,当120急救车把她拉到医院后,终因失血太多,抢救无效死亡。

) {5 v2 a% e' M# N" h8 k! p

王大妞死都不知道,她怎么死了,她为何而死,她只知道,她爱他,只要他幸福快乐,她愿意为之付出生命。

作者简介

杨小莉,1975年11月出生在古都洛阳,毕业于河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硕士学历,专业从事美术教育。现为洛阳市剪纸艺术研究会理事。自执教以来,工作优异,教学成绩突出,多次受到上级部门的表彰,多次被电视台报道,并在2015年被评为最美宜阳人。

投稿注意事项
征稿详情,请打开链接:$ O2 l: ^; g; S' a- k1 d
首届“灵秀杯”原创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 \2 u& c% g4 V3 E/ R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洛阳圈儿微信
扫一扫
关注洛阳圈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