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新帖 设为首页

打开手机扫一扫

开启辅助访问

洛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便捷登录,只需一步

搜索
文化
生活
楼主: 纳兰容容

[原创] 洛河访雪

[复制链接]

376

主题

1万

帖子

0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9990

教师节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8-1-6 09: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烟柳画桥233 发表于 2018-1-5 13:31
+ c% V' s# C% H: i: F光是题目,就足能令人遐想。
9 P0 ?# q9 P( A4 j$ _
我想实质性提高写作,需要打好基础,有真正的能力和学问。我的征途是星辰和大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94

主题

1万

帖子

1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4466
QQ
发表于 2018-1-6 09:34 | 显示全部楼层
纳兰容容 发表于 2018-1-6 09:11# I, x! u3 h, V: B% U% N2 X
我想实质性提高写作,需要打好基础,有真正的能力和学问。我的征途是星辰和大海。

& A4 Q4 _) `' E# \# t# ^4 X5 y7 \你这么年轻,就有如此扎实的基础,如按既定目标发展,将来在文坛一定会大放异彩。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3

主题

5860

帖子

0

精华

钻石会员(lv14)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5538
发表于 2018-1-6 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优美的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76

主题

1万

帖子

0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9990

教师节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8-1-6 09: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烟柳画桥233 发表于 2018-1-6 09:34
% a# d* s, e' y  l( c# ]5 n你这么年轻,就有如此扎实的基础,如按既定目标发展,将来在文坛一定会大放异彩。问好!

( w/ @8 e2 J( U' o谢谢鼓励!这只是为工作、生活起辅助作用,调节、修养身心。单纯讲写作,我的天赋还不够好,有自知自明,大放异彩更不可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76

主题

1万

帖子

0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9990

教师节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8-1-6 14: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wx_t75nV4d5 发表于 2018-1-5 17:482 m  d- [! d1 {# M! i; m
大雪河岸行,
9 \! ^& X: h" ~! ?: |$ ^思绪如泉涌。
/ v# U+ X  l& K2 n2 x& W, l* {7 j1 R旷野无闲人,
- `( P9 W' B6 Y0 ?& W+ I

; ?) s; ~" `; [7 f2 ~$ R3 O% e多谢您的诗和摄影!瑞雪带给大家好心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39

主题

3577

帖子

8

精华

钻石会员(lv14)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7552
发表于 2018-1-6 15:26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首先要言之有物,没有深刻厚重的内容,所谓华美的辞采,不过是无根的飘萍而已。很多人(包括我自己)常常不自觉地犯这样的错误,用华丽的辞藻去为苍白的内容增色。新年吉祥!
文人,明知“万言不值一杯水”,犹自“为伊消得人憔悴”。今生为文所误矣,来生犹为文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5

主题

3714

帖子

6

精华

钻石会员(lv14)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9879

勤奋版主

发表于 2018-1-6 15: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39

主题

3577

帖子

8

精华

钻石会员(lv14)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7552
发表于 2018-1-6 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下面这篇,没有一句华丽的词藻,但谁敢说作者没有文采?
9 l" m2 d9 B4 d; [5 v6 o+ i; I, Q( c% ^+ T  l" _  }4 {( L5 G: a8 O
朽蚀的门

3 S; j5 {3 E0 Q- B7 S* p1 U) P7 w  
- Z$ n9 q6 n: U8 j5 ~( l7 I  老屋的大门不知比我早出生了多少个年头。我来到这个世上的时候,大门就站在那里,已经显出老相,色泽暗淡,皱纹纵横。
, h4 c. O+ x+ ]6 h  
; p6 D: v3 @% Y; d: ]6 m9 ~  人是带着问题来到这个世界的,一张嘴说话,就要问好多问题。我问,这大门怎么来的。我问,大门怎么这么难看。我又问,大门什么时候会死了。我还问,大门有什么用,你看我一脚就能把它踹出一个窝。说着,我就抬起右脚踢过去,门扉痛苦地呻吟了一声,门板上就多了条裂纹。奶奶烦透了,一顿训斥。我赶紧闭嘴,从此不再问问题。我学着观察,学着思考,冷峻得跟木门板的脸一样。我想通了一些道理,也轻易不跟别人说。* O- _. L$ F' E! f+ J
  $ v4 o  G, i/ c$ G
  在人们的手脚够得着的地方,门的棱角早已被磨得圆溜溜的,是天长地久日积月累的抚摸和撞击让它变成这样,就算亲昵的抚摸也会留下痕迹。这跟河里的鹅卵石一样,河水用轻柔的谎言把石头的棱角都磨去了。可是,在人的手和脚到达不了的顶端,门的棱角同样不分明了。我便怀疑,时间也有手,空气也有手,把门框摩挲成它们希望的模样,以后再次经过时才会不留痕迹。
7 w* N: R7 q% Q5 Y5 f3 e% ?  / ]! m& N9 D+ A& W6 l$ l/ B
  我被门槛绊倒了,我气得扬起脚就踢了它一脚。我觉得疼,但我得意地想,门你也疼吧。只是在我面前,它是长者,不好意思喊罢了。我端着磕豁了口子的大海碗蹲在门槛上,稀哩哗啦地喝着稀粥,眼睛却看着想试图爬上门槛的蚂蚁,笑话它们真没用,伸出夹着筷子的手帮了蚂蚁的忙,可蚂蚁在门槛上愤怒地转来转去,直往那光溜溜的边缘爬,然后一头栽了下去。我跟鸡鸭们抢夺门槛上的地盘,它们用鸡屎鸭粪占地为营,我用扫帚扫掉,拿作业本霸占了,凭自己的个头吓唬他们,然后,大大咧咧地趴在门槛上写起作业。
  P; i3 A$ U8 L4 Q6 g0 i" [  
4 p7 T# W" E' o7 w3 J, g  有时,父亲和老叔公一人坐在门槛的一边,水烟壶在他们之间传来传去。这边你说一句,那边他很久都没有回答,让人怀疑他是在自言自语。小石子扔进水里都有回音的,他怎么可以不回答?我急了,就喊老叔公,你怎么不说话。他笑了笑,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哦”地又开始说话了。但他们说话也深奥难懂,我没有兴致受这种煎熬,情愿把门槛暂时让给他们。
" U$ p/ U2 ?3 c& S! M) o% `  
+ W) \3 T! A! S" b  q& O  可父亲常常搬几条小凳子,把茶壶茶杯摆在门槛上招呼客人,很快门里门外就躺了许多烟头,甚至门槛上还顽固地散落了雪花般灰白的烟灰,一阵风吹过来来,烟灰直扑我的双眼,气得我哇哇大叫。& {) {5 |6 {' L* U/ T
  / E: c) p& o- {$ e- h! A; [, @
  起初,我躺在门槛上,把身体抻得直直的,脚碰着那边门框,脑门却够不着这边门框。我发誓一定要赶上门槛的长度,渐渐地竟然可以了,竟然超过了,我躺不下了。我躺不下的时候,我却早已不愿躺到门槛上。我才发现,我住的这房子也老了,墙壁上的白灰剥落,地板也深了。我看看门,看看房子,搞不懂是房子先老了,还是门先老了。大概,从一开始,他们就悄悄地进行着无声的较量,比着谁先离开这个世界。只是我们没有发觉罢了,居然在它们的圈套里,每个晚上做着甜美的梦。
3 v. ^1 e6 [. f  
2 y/ Z( R8 o3 B; F1 \$ v- J  门的苍老已经显而易见了,门扇的下端有了些破洞和更多的裂痕,连门轴的那块木头也开始松动了。父亲把门板卸下来,拿块新木头给门换了个新脚。又找了块铁皮,在门板上一番敲打,再立起来,门坚固了,门板跟门槛合到一块时也没有漏洞了。只是,看起来很别扭,像老太太扮胭脂,红是红了,却红得怪异。
# O+ {- @2 ?9 T" y  3 e, A7 n  u: g' B. |
  当那块新换的木头急急忙忙地去追赶门板朽蚀的速度,想尽早把颜色的差距拉近时,我们失望了,我们怀疑门能不能帮我们守着屋里的灶台、床铺和锅灶,所以我们想出一个根本的办法,把家也搬了,把老去的门留下来和老去的房子作伴。
4 G& o0 K- ^/ ]# _1 v" L# U  
8 v* l& N9 ]9 {4 Y  失去了人们关注的木门,老得更快了。我顺着一条快荒废的小路去叩访木门。我看不出这条路的颜色,满眼都是绿得虚假的杂草。杂草的茂盛和院落的荒废,正在说着可笑的对比。有时,繁华的背面一定是悲凉,就像繁荣的杂草丛后面,一定隐藏着荒废了的院子。& q; u. Y$ A8 L' B7 x8 p
  
, P# o8 B0 W4 e2 F* E8 t  我在熟悉而又陌生的门上,发现了一对通红的对联,才记起来,堂叔前几天结婚了,把喜联也贴在这里,给门披上新衣。只是,通红的对联,跟那些杂草一副德性,巴不得把失宠的大门都比下去。6 T% w3 I( ~9 @
  " L5 L4 J8 [* j1 W3 E4 n3 x
  想起来,这个大门跟这个乡村一样,做了一笔亏损的生意,它们把最美好的献给了我,我却拍拍屁股走了,走得远远的,连想起来的机会都没留给它们。我这么一想,不由得有些愧疚,伸出双手穿越时空,去触摸大门,去触摸童年。
8 c. P' _3 b3 g# ?/ E. s  , z9 Q8 l# {1 M
  门上,还挂着一把铜锁,有些灰尘。我轻轻吹了一下,用钥匙打开了,双手推开紧闭的门扉,仿佛推开了通往过去的大门,久远的回忆随着老屋的气息,扑面而来。8 W) T# q, V8 K, b# ^
  
; C9 i$ E; Q$ [# x5 z8 @  我突然觉得,这一连串动作是如此熟稔,原来,我从来没有忘记,只是不敢想起。我扫视着屋内的物什,那些没有跟随我们搬迁的物什,还安静地躺着,在木门的庇护下得以保存下来。我看到父亲那时钉上的铁皮,透过翘起来的一角,我发现那后面的木头,已经被时间和空气啃噬得如棉絮一般。
" n6 ~. K6 r7 X% A; U8 r  1 X! w% q. z9 [& \% G$ L
  有种酸酸的感觉袭来,木门都已经朽蚀了,却依然在尽着自己的职责。我为什么却连经常回来看看的勇气都没有?
' p. c2 ]6 C+ b
* ^; I1 ^/ [( D0 P7 B! ^& K7 a
      (选自《文学与人生》)  
2 K7 n# |, m  ?  V2 |, ^+ Z  
. F. v, {+ ~4 m+ X# _
5 `, w; [; R+ p# w
文人,明知“万言不值一杯水”,犹自“为伊消得人憔悴”。今生为文所误矣,来生犹为文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76

主题

1万

帖子

0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9990

教师节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8-1-7 08: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梦中有颗星 发表于 2018-1-5 17:51' ]7 N' f/ I. U4 P% y. J. {( f
容容散文高手啊!

9 X4 A& N- g* l谢谢!我写的越多,越发现不足。虽然鼓励的话不完全同于吹捧,我发现自己离您说的太遥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94

主题

1万

帖子

1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4466
QQ
发表于 2018-1-7 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用涓涓的笔墨,记住美好,记住爱,随心而动的清波里,就是一种幸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洛阳圈儿微信
扫一扫
关注洛阳圈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