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新帖 设为首页

打开手机扫一扫

开启辅助访问

洛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便捷登录,只需一步

搜索
查看: 5017|回复: 50

[原创] 短篇小说:酒店里的太监

  [复制链接]

53

主题

497

帖子

0

精华

社区达人(lv8)

Rank: 10Rank: 10

积分
2730
发表于 2013-9-2 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短篇小说:
                                               酒店里的太监
                                                     董子龙
                                                       一
李旺的时来运转,是与酒店老板对他的重新认识和发现密不可分的。
这日,李旺夜里加班回去了很晚,又加上人困得要命,回到家里倒在床上就呼呼噜噜睡着了。他一觉睡过了头,醒来时,满天的彩霞已经在天边翻滚了。他来不及吃饭,匆忙洗漱完毕就赶到了酒店。这时,上班的同事早已陆陆续续走进了酒店,老板垮着脸,在酒店里走来走去,像一直囚在牢笼里的怪兽。他心事重重,脑子里在不停地琢磨用什么法儿能够吸引住更多的顾客到他的酒店里消费。
李旺匆匆走进了酒店。老板瞪着牛眼,注视着来迟的李旺。
李旺一阵儿慌乱,脸上的表情像火炉子里的红薯被烤焦了皮。
老板铁青着脸,睃了他一眼,喊住了他:你,给我站住……!
李旺慌忙止住了脚,目光倏地一下爬到脸上。他看到了眼睛里头两团烈火在注视着他,酒店里的同事立刻替他捏着一把汗。
老板翻着眼皮,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李旺。
李旺差点儿被老板这眼神儿扑倒,他有些困惑、迷茫。
老板满脑子古怪的想法。他眼睛一亮,嘴里突然莫名其妙地嚷嚷着:你……过来,走两步!走两步!
李旺的心里不住地犯着嘀咕,那里扑腾扑腾地乱跳,没有了底儿。他不晓得老板究竟是什么用意,只好依着他,在他的面前走了几步。
老板眯缝起眼睛,模样越加古怪:别停,继续走!再走几步!
李旺越加地迷茫、疑惑了。只得依着老板的意思,满面羞愧地在他面前不停地走来走去。
老板背着手,注视着李旺。
李旺心里像揣了只不安分的猴子,很不踏实。他不明白老板的真实意图,走起路来腿脚有些迟疑、纠结,很不自然舒畅,像踩在一堆软绵绵的棉花上。这样的模样更惬他意,扭扭捏捏的有种女人的模样,像个太监。李莲英?老板脑子里倏然冒出来一个古怪的想法。他咧着嘴儿,脸上流露着揶揄、亲切、温暖的微笑,说:你家祖上,是清朝宫廷里的大太监李莲英哇?
李旺被弄得莫名其妙。他慌忙摇头,矢口否认了自己家族跟大太监李莲英的瓜葛。
老板乐了,他脸上的小眼睛眯缝起来了像一条更细的蚯蚓。他心里燃烧着一团旺火,眼神在李旺的脸上扑来闪去,越看越觉着李旺的身上有种神秘的、我所渴望的东西:好了,你就是李莲英了!你们族上是大太监!
李旺心头倏的紧缩了一下,心头依旧跳跃着残留的火星儿,他心有不甘。
老板神情一下严肃了起来:你不用说了。我说出过就是出过,听我的。从现在起,你就调换一下工种,准备扮演大太监李莲英吧。
说着,他摆手喊过来了大堂里的张经理,吩咐着:张经理,你上街里找家裁缝铺子,给他缝制一件清朝皇宫里太监们穿的行头,大袍子。
张经理有些愕然。老板就告诉她,就是清宫里太监们穿的那种衣服。
张经理嘴里噗嗤一下笑了:老板,你可真逗!如今街上哪还有老手艺儿的裁缝铺子呢!
老板双眉拧成了一个疙瘩。他捉摸了一阵儿,说:没有张屠户,就吃连毛猪了?笨死你了。你不会想想办法去找家故衣店,弄身寿衣改改?
张经理长得又白又嫩又丰满,身上还有一股暖烘烘的气味。这种女人笑起来十分迷人。她咧嘴扑哧一笑,就把老板给制服了:好的,俺听你的。上街去找一家故衣店。说罢,她扭身走了。
李旺低眉顺眼,心里隐隐作痛。
                                                 二
李旺眼里空落落的。他觉着身上奇痒无比,倒在床上翻过来覆过去,无论如何就是睡不着。
这一折腾他就把熟睡之中的媳妇给折腾醒了。媳妇问他:怎么了……还不入睡?
李旺告诉她说:睡不着觉。
媳妇的睡意立即没有了:怎么……在酒店里遇着不顺心的事儿了?
李旺说:没有。
媳妇说:没有就踏踏实实睡吧。
李旺翻了个身,还是无法入睡。
媳妇一骨碌爬起来了,注视着李旺。
李旺心里烦躁,叹口气问媳妇:哎,俺究竟像不像太监李莲英?
媳妇揉了把睡眼,嘴里噗嗤笑了:啥哇—,李莲英?你是不是看电视剧看傻了?怎么会问起这茬子没影儿事情呢?
李旺嘴里嘀咕句:酒店里人这么说的。
媳妇一听火了:侮辱人哩,他们才像是太监李莲英!他们的媳妇是,他们的孩子是,他们的一家人都像是大太监李莲英!
李旺小声着道:你瞎嚷嚷个啥?咱不是还得在人家酒店里混饭吃嘛!
媳妇这才消了消火,她瞧了李旺一眼:不像,我看一点儿都不像。
李旺说:老板就是这样说的。
媳妇喉咙一紧,呼吸就不再平整了。她爬起来,扳过男人的脸像拨动着拨浪鼓:李莲英?俺跟你结婚……这些多年,……怎么没有察觉你像李莲英呢?
李旺说:像谁?
媳妇说:随你爹,脸长得跟大马脸儿似的难看。
李旺心里咯噔一下,心想:难道李莲英就是跟自己一样长着一张难看的马脸?
媳妇嘴里说:睡吧,睡吧,别听他瞎咧咧了啊!
李旺迟疑着说:老板非让俺装扮成太监李莲英,说俺家族上就是清宫里的大太监李莲英。
媳妇说:你跟他好好解释一下,咱……!
李旺说:不行哇。不然,老板就让咱滚蛋哩。
媳妇茫然地注视着他,缄默了。
夜色十分寂静。他们就这样平平静静地躺着,俩人的眼睛死鱼似的瞅着屋顶,谁也没有入睡。他们无法入睡。他们居住的房屋是租赁的,原先自己家里有一套房子,跟父母亲住在一起。俩人婚后添了个女儿,女儿渐渐大了,一家人要吃要喝,再挤住在一起实在是不像话。这样,他们就只好带着女儿搬出来,租赁了这间狭小的房子。人吃饭穿衣不过是图个温饱,他们夫妇也没有过大的奢望。现在女儿大了,考上大学了,每年的学费、生活费等等这费那费的花销就弄得他们头疼,喘不过来气来。
搁在平时,女儿每个月一千多块的生活费还算是勉强能拿得起。李旺在酒店里一个月能挣千儿八百的,再加上媳妇在外面干点家政鸡零狗碎的杂活儿,每个月紧紧巴巴凑合着就对付过去了。可是,偏偏赶上房东房费催讨得急,又摊上几个月的水费、电费拖着没有缴集成疙瘩了。这样,他们就有些吃力,弄得女儿在学校的生活费没有了着落。
媳妇说:再苦也不能苦了孩子吧?女儿正在你念书呢!
李旺眉头扭成了一疙瘩,整个儿竖了起来。
媳妇痛苦不堪,有些心酸。她趁着俩人休息,一起跑回了娘家。
媳妇的弟媳妇在市里的一家不错的银行里上班,弟弟在政府里,俩人的小日子过得舒适安逸。她想不明白姐姐们是怎么把日子弄成这样子的,因此,见他们总是一张脸欠着亏欠了娘家很多黑豆钱。
媳妇认为日子还没有如此糟糕。家里毕竟还有个上大学的女儿,等女儿大学毕业了,找了份儿工作,俺们的苦日子就算熬到头了。她觉着未来的日子还是蛮有奔头的。
做娘的最能理解她的心情,那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她偷偷地把闺女拉进自己的屋里,背住儿媳取出了自己的钱:穷没根,富没苗。这钱给,你慢慢地省着花!正说着,儿媳看巧推门进来,她的两只眼睛大大地鼓着,一张脸像是刚刚从醋坛子里捞出来的那样,嘴里发出的气息格外地粗壮。
屋子里的气氛骤然局促、沉重了起来。房间里面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屋外影影绰绰能够听到里面传出争吵着的声音。
李旺睃了一眼,立马瞪直了眼睛。
媳妇嘴青脸青着,当时就昏晕过去了。当她痛苦不堪地苏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满脸是泪躺倒在自己的家里。李旺表情冷漠地坐在她的身边,默不作声。媳妇用伸手轻轻地拉了他一下衣襟,暗示他让自己靠一靠他的肩膀。他弯下了腰,俯下了身子。媳妇攒足了劲儿,使着性子拼命地在他肩膀咬了一口。他痛得跳起来了。媳妇抹了把泪水,气急败坏的嘴里噗嗤地笑了,她吼着说:好了,没事了,俺心里再也不疼痛了!
李旺眼眶里一热,眼泪哗地一声滚落了出来。
媳妇眼睛里飘着白云,心里的酸痛开始熔化:咱们……把闺女养活大了……大学毕业了……有了工作了……咱们的日子就有了奔头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3

主题

497

帖子

0

精华

社区达人(lv8)

Rank: 10Rank: 10

积分
2730
 楼主| 发表于 2013-9-2 18: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0 F& l* m- o, G* ?; ^9 P李旺呆眉呆眼地注视着老板给他准备的那一套太监的衣裳。这套黑紫色,上面绣着大片云朵和大朵牡丹图案的衣裳,是寿衣店里师傅依着老板的意思比葫芦画瓢缝纫出来的。李旺接过这套衣服,把它拿在手里,忽然想了邻居一个死去的老人,他死时就是穿着这种颜色式样的衣裳。这样,他心里产生了一种晦气的,难以言状的、古怪的滋味。( _) d' b. `# K0 x
老板站在一旁,不住的催促着:快穿上哇,穿上了让我看看效果怎么样?' f1 v: S  e& h3 L
李旺只得硬着头皮套上了这身衣服,然后俯身把脚上的那双穿旧了的皮鞋脱了下来,换上了大堂张经理扔给他的那双月牙口软底儿绣花鞋。邻居老人走的时候穿的也是同个样式的绣花鞋,李旺心头产生了说不清楚的情绪。
$ @  L' @' a2 h3 V: Z# v, e' U老板显得十分开心。他让李旺穿好衣裳,站直了身体,凑近仔仔细细琢磨了一番,然后野声野气地大笑着:好哇,好哇……,嗯,更像……太像太监李莲英了!
: t$ P( \! @( E; Z/ M3 t大堂张经理扭着腰身,笑得前仰后合地说:嗯,像……像极了,简直就跟一个人似的!( u  ]9 h/ G& E5 I' H
张经理是那种很好看的女人,扭身一笑,注定会是把世上所有的男人笑晕的。老板当机立断了:李旺,你以后就跟着张经理吧。到大堂里去,做门首吧。
& g! A& p9 g1 [0 c/ d1 L- r李旺犹豫了片刻,也迟疑了片刻。
2 r0 k$ b  i* b, Z+ q+ s6 E张经理便咯咯地大笑着:好哇,明天你就准备着做门首吧。& N# l5 D. U# Y& d( u5 P0 q& I. D, m
李旺脸上凝固的精气又颓唐了下来。他想起了媳妇昨夜流着眼泪在自己肩膀上咬的一口,心里有一种说不不来的感觉。一阵冗长而又痛苦的沉默,他突然有个一种深重的责任。
  R) C$ w1 [: v$ M太监的衣裳穿在身上蛮妥帖的。那是锦缎或者是绸缎做的吧?反正穿戴在身上挺奢侈的。上面用金线绣满了大片的云朵和大朵的牡丹。牡丹花儿应该是开着的吧?他想着,其实人死了也不是一件那么可怕的事儿,眼一睁一闭咯噔一下,一口气完蛋了。再者说,还可以穿金带银,金缕玉衣把人生的尊严体体面面奢侈一回。他甚至想自己能够在有生的时候,穿戴如此华丽的衣裳也是一种荣耀。他的心情似乎是逐渐好了起来,不在为此羞涩了。他大胆地想象着,穿戴的是蟒袍。过去,位极人臣的皇亲国戚、三公六卿的官宦人家穿戴的就是这种上面绣着各种图案,大片大片云朵,宽宽大大的蟒袍。0 Q, \& O' X9 u6 B# g- ^! q
李旺以各种各有的理由说服自己。这样,他就不觉得散发着坟墓里那种腐败的气息了,反而觉着是有一种权势和富贵的象征,他穿戴在身上显得无比的阔绰。他壮起了胆子,以前所没有的勇气走出了更衣室,然后来到了大堂里。
  X7 D6 v( F7 G9 }& u0 R3 O' G所有人的眼睛哗啦一亮,倏然发现了一个“怪物”出在他们酒店的大堂里。他们推推搡搡蜂拥而至,围观过来瞧稀罕。这时候,才有人看清楚了是李旺。他们瞪着好奇的眼,问:李旺,你……耍猴呢?他们把他看做街上耍猴的猴子。李旺嘴里张了几张,他想解释什么。酒店里花枝招展的女服务员们呼啦一下涌过来,把他给包围了。她们像是一群群花丛中飞过来的蝴蝶把李旺紧紧地包围着,嘴里一阵儿红一阵儿白,激动不已地咂着舌,高声地尖叫着:哇塞,太酷了!% a% h5 E: L1 D8 i- V! {: V' I3 W
李旺像街上被簇拥着戏耍的猴子,他满脸的羞色和尴尬。. q4 n; s5 @3 v) V" J$ ^
李旺……你咋……?7 Q" M& h) b, @/ X% }# c0 T
这身衣裳……怎么瞧怎么像是一件死人穿的寿衣。
  z4 N2 K! K' A2 ]酒店里人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一个年轻人还大声地强调着:对,俺姥姥不在时穿的就是这种衣服!" t9 A2 z' h" A  o1 H" V: \
啥眼光呢?这是蟒袍!过去朝廷里三公六卿,官至极品的人才能穿的。李旺不无幽默地想解释。) I( I( F) Y& ^3 j
大伙儿很是茫然,疑惑着喊:你这是……?
$ o% z* [6 q  c8 ]2 p张经理在一旁可劲儿地喊:李莲英!老板说他像是大太监李莲英!9 {, p" R4 ]: y5 F
人群里立即附和着:李莲英?……你他妈的前世一定就是大太监李莲英!) M5 ]  t$ y4 _+ Y' U( T2 Z
李旺一脸的沉痛和充满着无奈的表情。此刻,没有人能够理解他如此复杂的心情。
) w3 u9 i. C5 m& X老板两眼放光。他站在大堂里,咧着嘴儿,爽朗地大笑着:好哇,好哇,太养眼了!嗯,俺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 ?- p1 q& b, |+ ]! ]* ~6 ?" F这样,大伙儿真的都认为他就是大太监李莲英了。李旺内心里痛苦极了。
3 {7 z' y( }; T' b李旺被郑重其事地安排在了酒店里的门首。他脸上不悦的表情差不多占据了整张脸。
1 ^, D% u0 n  m) B% k) u) u张经理撇撇嘴,四下里瞧了瞧,暗地里告诫着他说:你,犯混呢?老板在瞧着你哩!9 v" D* ?6 u0 d) v% M
李旺等着两只通红的眼睛,可怜巴巴的地冲着大堂张经理嘀咕了句:张经理,俺祖上真的不是大太监李莲英哇!
+ ^0 }5 ?" w1 U% n! c张经理撇了他一眼:有那么重要吗?什么年代了?老脑筋!能当你吃当喝?只要能弄钱,管他是什么鸟儿!
5 \% y! ]' I8 j$ s5 D) b* ?李旺沉默了。
+ l; k8 Z; M. }0 O7 J8 V老板很有创意。他立刻又给李旺找来了几位女服务员,女孩们穿衣打扮成花枝招展的宫女,浑身上下红彤彤的很是喜庆。她们陪伴李旺身边,往门首一站,酒店里顿时洪洪涛涛俨然成了朝中的宫殿。; q% u. w5 u4 V1 a$ y2 l
                                                                四+ H' S$ j& W' ]0 S( X% C
上午,十点整,酒店里搞起了隆重的迎宾仪式。所有的员工准时在酒店门口列队集合,领队的大堂张经理喊:太监李莲英出宫迎宾了!
7 z( i/ P  J( M7 b( @0 C随着那悠扬顿挫,连尾音都精神抖擞的喊声过后,李旺装扮的太监李莲英,亲帅几位花蝴蝶似的宫女,徐步走向门首,站在那里开始了一天的迎宾。( h, A, Y+ Q- O) i: V2 O* C
这一招,招致了许多行人驻足。他们经酒店里不经意地点拨了一下,立即热议了起来。嗨,像,真像——,简直和大太监李莲英是一个模子里磕出来的!
4 t2 E- J' c4 z: F酒店里来了更多的食客,他们有的还是专门冲着李旺古怪的穿戴跑过来看稀罕的。
1 a7 C& r; @/ A8 H花蝴蝶似的宫女们脸上的表情格外丰富饱满,和李旺脸上冷漠的表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 T& R: ~/ ]) X; u  l有人眼尖、爱挑剔:像什么呢?你看那人 死人的脸!3 C  Y+ q3 `2 Z4 @; B& x
这太监怎么搞得,不会笑吗?
4 Z) x4 V+ S6 y# b- k李旺确实有些不好意思了,顾客的话里明显含着不满和指责。# A3 {5 z1 a: W  U
老板大声地呵斥着李旺:那简直就是风马不相及,驴嘴不对马屁股。老板嘴里冷冷地哼了一声,恶声恶气地道:李旺,你见过哪个太监见了主子不是毕恭毕敬,满脸堆笑?# Z: w2 k4 N! A) \
李旺沉默着,不敢吱声。1 X' u/ t2 N. }  F$ I$ C
老板脸上的怒气拼命地挤压在一起。他瞪着眼,口气强硬地警告着李旺:我可告诉你啊,千万注意着自己的身份。莫让我急了,急了就撵你滚蛋!
6 x) ]  y1 f( h% L0 P0 o& ]李旺惶恐不可终日,他内心里越加地慌乱了起来。
$ i9 j- Q$ r# W, ?回到家里,他向媳妇诉说了自己的苦恼,说,自己面部的神经是不是真的都坏死了,不然怎么不会了微笑?
7 S4 E) N  `# `2 @, W2 Q媳妇听了他的话,呵呵地笑个不停:这有什么难哩!不就是一个微笑嘛?来,俺给你示范。说着,她摆正姿势,调整好脸上肌肉的表情,努力想给自己的男人做出一个满意的微笑。她调整好脸上的表情,努力想微笑下,忽然,她觉着自己脸上的肌肉猛地痉挛着,脸上的表情骤然僵硬了。她心有些不甘,自己一生不知道有过多少次微笑,这次怎么就不能有一个令人满意的微笑呢?她又努力了几番,最后,发现自己脸上的表情僵持着,上面似笑非笑。- H& U2 Q  s4 O  A
李旺失去了耐心。媳妇寻找着各种缘由:唉,不对!是不是咱们心情太紧张了?咱们松弛一下吧。% M2 e8 h5 O7 C) r
李旺说:好吧,那咱就松弛些,什么都不想。
/ i# U* g) |7 W+ Q( E% O俩人闭起了眼睛,躺在了床上,什么都不想。他们坚持了好长一段时间,脸上还是始终没有流露出一个惬意的微笑。' a' x0 d' @2 T% r' U
李旺迷惑了,失望了。他瞅眼媳妇道:去他娘的微笑,老子不干了!
9 @7 Y$ x: ^( B8 S媳妇一把拦住了男人,眼睛里满是潮水:现在……,下岗失业的满大街都是,俺还要生活呢!
( ~$ d( A4 X) X- @" N+ D李旺和媳妇心情沉重地拥抱在一起。媳妇说:那俺就再好好想想,想想看有啥开心的事儿?! K  Y3 s' \# U' n& I
李旺拼命地想了又想,最终一件好事儿也没有想起来。他十分沮丧。
; p# i  T% n+ b/ t媳妇莞尔一笑:咱们买了一套新房子,一百多平米的……里面装修得十分豪华……就像你们酒店老板家里装修的那样……跟皇宫似的……!7 N; O0 m& |7 M5 A. M  \
李旺脸上的表情像石头样硬板板的:你别痴人说梦了,那是咱们这些人能够住得起的?
8 G! G7 F1 {/ K! F媳妇又开始想:咱们的女儿大学毕业了,找了份很好的工作……3 ]6 y+ Q" y' }- G$ {8 A
李旺的脸上慢慢地出现了微笑。他似乎看到自己女儿真的有了份儿工作,真的……。他开始激动了,他心花怒放了。他脸上的微笑像秋菊似的怒放得那么的灿烂,那么的无拘无束。/ v; m3 j' S  E# \8 w8 H
媳妇有些激动,脸上的微笑更加迷人。8 N- Y+ k5 o) P- {
他们合不拢嘴儿。他们张开大嘴儿,开始微笑。这一微笑,俩个人似乎忘掉了人世间所以的烦恼与诸多的不快,心里面像喝满了蜜。1 g5 H& s# w' G
媳妇突然呼吸急促,喘着粗气,她眼睛里注视着男人李旺:你……这不是挺好的吗?这不是笑得很开心的吗?
9 `" H- s9 M+ Y- Z李旺仿佛在梦里,他愣住了:什么……?真的!
9 O0 X) r2 m; ~# q* D0 s0 o0 P2 P; |媳妇抿着嘴儿,一笑,她很是幸福。
0 z7 a5 m, E/ Y  C' u% N6 @9 {李旺大梦初醒。他很愕然了,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一骨碌从床铺上爬了起来,跑到桌子边,抓起桌子上的镜子照了又照:怎么……自己的脸色铁青,扁担似的拉着,上面什么样的表情也没有?他沮丧地一屁股呆坐在床沿上,满脸的痛苦不堪。
( y* W% M/ V7 S: H8 f3 `媳妇十分狐疑:你—,怎么能这样呢?刚才明明就是满脸的微笑嘛!
/ b9 h# B& h3 W6 m李旺痴痴愣愣,他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你莫要再宽慰俺了。俺真的变成了废物,一定是脸上哪个神经出了毛病,再也不会微笑了。
- d# v' t. g8 n. A  k$ Q媳妇一把抱住了李旺:真的……你满脸都是微笑!俺看得清清楚楚。$ T, d6 D# ^- M5 U$ ]5 k' [
李旺千般委屈万般绝望的长叹了一声,心头顿时空落落的。6 x4 Z2 I  e! [! G
媳妇愣住了,她泪流满面地央求着他道:李旺,俺是谁?俺是你的媳妇!……俺相信你会行的,真的哇!……刚才,俺看到你满脸的微笑,……笑得可好看了!……怎么?俺诓你?……你谁都不信哇?……俺诓你干啥哩?……俺是谁呀?俺是你媳妇!你李旺的老婆哇!……你不信?你怎么能不信呢?……不信!不信?……好吧,好吧,你这个王八蛋,俺重新证明给你看。……怎么证明?怎么证明?……咱俩个再……!
/ U* _' i+ \4 B. X% y媳妇感觉着李旺的神色有些异常,心里一酸咆哮着道:去他妈的面子,去他妈的尊严,那玩意儿能当肉吃?
0 p- j- {' {. c5 C9 l李旺迟疑着,犹豫着。忽然,他嘴里噗嗤地大笑了起来:好,你骂的好。咱什么都不想了,咱们得生活!说着,他噗嗤笑了,他笑出了眼泪。媳妇也笑了,眼泪哗哗的。这一次,他们似乎是真的解脱了,脸上流露着轻松的表情,这种表情既熟悉、又陌生。她手里拿着的那一面镜子,镜子看好证明了一切,记录了他们难得的笑容。
# f# Q0 M% k9 }* `1 o5 |1 d( a; R李旺喜极而泣,心里燃烧着一股令人兴奋地冲动:看来自己脸上的肌肉还没有彻底坏死,表情还没有彻底麻木到再不能微笑的程度。, `6 D! N3 N0 c( ?% u/ ]+ Z  e
媳妇猛地捧起了他黑黢黢的脸膛,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看着看着眼泪就泉水似的涌出来了。
. B& S5 l% J5 @1 X0 q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3

主题

497

帖子

0

精华

社区达人(lv8)

Rank: 10Rank: 10

积分
2730
 楼主| 发表于 2013-9-2 18:48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 S& T7 I6 S: a( X# O# p& e" x" ^李旺的情绪彻底地调整过来了,他放弃了一切烦恼全身心地投入进去了。2 d" u. Z3 M, S( y, I5 K" @4 s7 G) y
第二天,他早早地跑到了酒店,很麻利地换上了酒店里给他准备的那身行头。他想提前进入自己的角色,站在门首处适应适应这里的坏境,以便更好地调整自己的情绪,更好地微笑。
7 E+ ]  m: a" v时候提前了将近十几分钟。酒店里那几位花枝招展的“宫女”还在家里或者在赶往酒店的路上,李旺已经穿戴整齐独自地站在了门首。他全然没有了昔日的那种羞涩和愧感,眼睛里全是那种炽烈的期待和火热的激情。他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些不愉快的事儿,心里满是那种色彩斑斓的高兴的事儿。他慢慢地找到了一种感觉……脸上的表情出现了喜剧的变化……妻子虽然满脸的皱纹,其实她还很年轻……女儿大学毕业有了份儿稳定的工作……这样孩子将来的日子自己再也不用发愁……天上果然掉了馅饼正巧砸在了自己脑袋上,他卖了属于自己的房子……。他这样的想着,脸上的表情进入了最佳的状态……慢慢地浮现了幸福的微笑……微笑很幸福、很甜蜜……他有些激动不已……这时,他忽然又想起了自己的女儿,想起了她在大学里这个月的生活费……他一下又跌回到了现实之中,脸上幸福、甜蜜的神情不见了,销声匿迹了。他顿时又紧张了起来,慌乱之中,他四处急切地搜寻着,拼命地想重新调动好自己内心里情绪,使脸上的微笑最新焕发出来。他使出了浑身的解数,最后还是失望了。他痛苦不堪,想起了失业的媳妇,读书的女儿和没有着落的房子……,这样心情反倒越来越糟糕。他痛苦不堪脸上越加地不怎么会出现微笑呢?& u2 r* I: ~0 [/ P! R9 n; }$ N
酒店里的职工开始陆陆续续地上班了。有人向他迎面走过来了,看见李旺满脸沮丧的表情,问他:李旺,怎么了?$ C- E  d4 ^- ]+ H
李旺摇了摇头,说:没有什么。" Z% u. A: d9 G/ ^" p: r/ ~
他们一脸的困顿: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不然怎么脸色那么难看啊?
& O7 z$ S2 V) i( ]* x* J李旺只好承认自己肚子里有些疼,他想上茅房拉肚子。
2 l! x3 e% {$ V他们笑了,笑得满脸花儿似的:哎,就这一点屁事儿至于吗?
2 c, |0 K8 B- M3 w* ^李旺显得不好意思,他掂着衣服躲进了茅房里。他到了茅房里,解开了裤子往地下一蹲,就想到了自己的媳妇。他想起了媳妇,想起了媳妇为了使自己学会微笑做出的牺牲……。忽然,他找到了感觉,觉着自己的脸上火辣辣地飞过了一阵儿暖流。他重新燃烧起来了内心里那股兴奋地冲动。他精神焕发了。
) X  Z+ y% W5 h" j' K4 V这时候,酒店里有人正四下里寻找李旺。他们边找边喊:李旺,李旺。! O/ ~% N4 ]. ?) o9 z. u) Y1 O
李旺在茅房里听到了喊声,提着裤子就蹿了出来。1 K# f' r+ U2 c  k1 i
那人向他说:你跑到哪里去了?老板喊你老半天了!  y5 Q) i; e6 c, w7 n" |8 G
李旺提着裤子跑到了酒店的大堂里。跑到了大堂里,正好碰见了老板背着手,阴着脸,一副气呼呼的模样。他赶忙上前说:老板,你喊我?
! ^& @$ R; m& ^! U老板的脸色十分难看。突然他瞧见李旺脸上满是幸福、温暖的表情,自己一下子乐了:怎么---,谁说你不会微笑?这不是笑得蛮自然,蛮幸福的吗?好了,赶快到门首去吧,大家都在等着你呢。
1 ]+ Y8 I, I7 S3 Q李旺脸上流露着微笑,站在了人群里。
# ]$ V  ~5 g; c张经理开始一脸庄重地点名,开始例行一天的训话。李旺脸上的表情一直保持着轻松、自然、活泼的表情。. u9 n* m# a- f4 T5 w+ l& x
隆重的仪式结束以后,酒店里很快开始有顾客上来了。他们吆五喝六、三五成群,一波一波地走过门首,步入了酒店。李旺像是结婚的新郎脸上堆着微笑,这一微笑就让纠结的心情松弛了下来,见了顾客脸上的神色立马的感觉就是不一样了。他笑容可掬,迎着男宾就像遇着了皇帝爷似的慌忙赶紧赶过去,嘴里喊道:圣上吉祥!公公这厢给皇上施礼了!说着他伏下了身像清宫戏里太监遇着了皇上那样给男宾施礼。男宾兴高采烈地扭着头,嘴里冲着他嘻嘻地笑着,脸上满是做了皇帝的光彩;看到女宾款款娜娜地走过来,他立即就像是伺候慈禧太后那样小心翼翼地笑脸相迎,嘴里轻柔地喊一句:主子,你吉祥!
8 `' n$ }. P. S1 P0 R+ ^6 e女客被逗得大笑不止:怎么,你……?) n: w9 i/ D9 Q6 d1 Z- D% x
李旺涎皮赖脸相应:公公李莲英恭迎贵妃娘娘盛安!
: z+ y& |- r3 i3 w李旺还学会了察言观色。碰见年岁稍微大点儿的女人哇,他会立即改口,手脚麻利地上前喊道:公公李莲英恭候太后娘娘盛安!9 D* ^% C! @# I5 \: ?, C' x
顾客们感觉着很有趣,来就餐的人络绎不绝、川流不息。他们感觉着十分新奇、兴奋,酒店里真真切切把自己当了一回主子,也就满足了一回做皇上或者皇后的感觉。   
# w; W* G2 a7 W- f- E这个季节,阳光很好。太阳暖烘烘地照在门口,洒在他们身上。他们站在那里,晒着太阳,享受着阳光。穿戴光鲜的顾客像一片云,轻轻地从他们的眼前走过,身子一晃一晃的,李旺隐隐约约觉着有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有些迷醉,有些昏晕,他紧闭双眼,眼里满是那种色彩斑斓的颜色。他心里开始慢慢地享受起了这种神秘的感觉,这种色彩。他进入了一种状态,一种角色。这样,便减轻了内心里的一些痛苦,即使再遇见异常戏谑、刻薄的目光他再也不会胆怯逃避的了。他始终微笑着,微笑自如。甚至会主动地跟顾客搭讪、很幽默地挑逗着他们开心,他们像宫廷里权贵们那样开怀大笑,笑得前仰后合、无法自制。这样,他缩短和所有来宾的距离,让顾客们倍感亲切。他们看着他,立刻就想起了公园里圈着的一只讨人喜欢的猴子。, l5 g/ L( ~0 `0 c8 q
甚至,有一次,一个痞里痞气的男人,冷不丁地朝李旺的裤裆里摸了一把。李旺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容可掬地模仿着太监扭捏生气的模样,怪声怪气地喊着道:摸什么?摸什么?讨厌!明明知道杂家没有那东西嘛!讨厌!. U- s0 i; |, d: Q  a6 |
他越加显得有趣、活泼。路过的顾客忍俊不住,纷纷驻足观看,很快,他赢得了一连串银铃般爽朗的笑声。他们的笑声很甜、很脆,像哗啦一下摔在水泥地面上的碎玻璃,满地都是脆花花的碎片。+ R7 n) S7 ^3 T$ `
李旺脸上第一次没有了尴尬的颜色,他想起了媳妇一句凶巴巴的话:演戏!演戏!演戏……,知道吗?人生就是一场带着面具的游戏,知道吗?; [3 F" r7 H! U8 i$ ~
这无疑是一剂灵丹妙药。: ?& n$ ]! U" {6 `% t
媳妇的声音穿过时空,似乎是来自别一个冷冰冰的世界:什么要紧?肚子要紧!李莲英咋了?正儿八经皇帝身边高官哩,是谁想攀就能攀得上?& `& \* M2 v* g1 d6 \# ?
                                      六
, t( `6 j) n( f) r' Y酒店里的生意特别得火爆,老板的心里莫提有多高兴了。他四处宣传张扬他们的酒店里,招募了一位后宫总管大太监李莲英的嫡亲。这事儿像风像雨很快在整座城市里传开了,引起了消费者的喧嚣与好奇,也惊动了本埠的各家新闻媒体。他们像发现了大熊猫的那样稀奇,电视台专门组织人马拍摄了他的专题片。李旺穿戴着他那套黑紫色、上面用锦线绣出大片大片云朵和大朵牡丹图案袍子出现在画面里,电视机不停地播放,很快就把李旺炒做成了小城里炙手可热的人物。弄得同行们心里奇痒无比,有一种失落感,暗地里筹算着怎样挖了他的墙角。老板心里明镜似的,江湖上的水深着哇。他只得使出了惯用的手段,不停地给李旺封爵加薪,最后,他的薪水几乎拿得跟长得水灵灵的大堂张经理一般高。张经理心里产生了想法,宫廷里老佛爷的权威岂敢冒犯哇!李旺惊出了一身虚汗,很快,他想出了老祖宗李莲英对付老佛爷的手段,哄骗得她开心。
3 R  ?% a0 n2 @! K+ j李旺逗着她,唯唯诺诺做出一副奴才样子:扎,老奴才李莲英给老佛爷请安了!
% h$ ^# G2 n( e& `$ h张经理满面笑容,嘴里笑得像下蛋的老母鸡咯咯咯咯个不停:中了,中了,你要逗死俺了!
/ r" h" `9 Z: T. \老板的脸上始终摆着一副威严。李旺像伺候皇帝那样,对待老板毕恭毕敬。老板很高兴,李旺在酒店里地位如日中天,十分巩固。/ r) L2 @5 q* P! s
酒店前摆放着的几盆花草长得很旺,大路上绿化带里的花木枝繁叶茂。酒店所处的地方偏僻,大街上行车不多,行人稀少。可是,酒店里顾客黑压压的总是挤破门。门口摆放着的车辆,东西望都望不见尽头。顾客多半是冲着酒店里稀罕来的,他们远道而来就是想瞧瞧后宫总管太监李莲英的后代李旺,究竟长得什么模样。! F8 n5 e- }/ C& f3 j2 W5 O  ^0 D5 v
李旺讳莫如深,真正成酒店里的镇店之宝。! g1 ]5 J2 z) H- m" |  i" O
老板赚得个盆圆钵满,银行里的押钞车直接开进酒店里运送钞票。他脸上乐开了花儿。他像一只不知饥饱的怪兽,摇晃着他那光秃秃理得不剩一根头发的大脑袋,立即又琢磨出了一个怪主意:你……,还想挣更多的钱吗?他问李旺。3 ~& Q' ~9 }& G: M
李旺学着李莲英的模样,回答着:扎,回圣上,人哇,哪里会嫌弃银子柴米多呢?
( P$ A" r, x  W! ]. |0 P, C老板笑得很开心,伸手摸着自己的光秃秃的脑袋:那就对了,不能小富即安。俺告诉你……
: [" I" ^3 N$ f1 e李旺感觉着很惊讶:这……咋着学呢?' R# s: Y% g( j4 E" r
老板不冷不热:一个月一万块钱,你干不干?
- T6 f8 \9 i. Y9 j- ?% D李旺陷入了困顿里。* o- V8 j- C, e4 _( K. o- y. H2 o
回到家里,他向媳妇说了。媳妇立即跳起来,她掰着手指一五一十地算着:咱们要是一个月一万块钱,一年就是十二万,要不了几年咱就可以住上属于自己的房子了。到时候,咱们的女儿大学毕业了……!
6 }) R. p* ]9 x1 u李旺默着头,他心里充满着矛盾。这既是一种新的耻辱,又是一种新的无法摆脱的欲望。/ `* [7 J/ y. y9 N% K0 t+ \
媳妇说:不就是让咱学学太监李莲英说说话的模样嘛!又不缺你啥短你啥,有啥呢!就像当初让咱穿死人的衣裳往门首装扮大太监,糊弄鬼哩,有啥呢?学学就会了!( F- d  W% B, e+ X* d6 K. R5 A/ `
李旺不再好说啥了。他经不住媳妇的劝说,他就欣然同意了。' e0 ^' g& q+ f8 e( N9 [7 ^9 L3 x
这样,他就开始按照自己想象的模样练习口型、发音。他练习得口干舌燥,媳妇觉着他是在拉大锯锯榆木疙瘩,怎么听怎么不像是太监口里发出的声音,像鬼嚎。他们打开了电视,在古装戏里找太监们说话的画面。找来找去,总觉着戏里太监们说起来话来个个都是南腔北调,让人摸不着脑儿。
$ _& V9 y4 n; _5 f4 [6 Q媳妇皱着眉生,气嘟嘟地赌着气道:不找了!不找了!学个破公鸡叫就生孩子似的?
! E: P: d1 G4 E. r* C# v% X9 @李旺猛地跳了起来,他异常兴奋:对,就是破公鸡叫,被人捏着脖子似的!太监们说话,个个跟黄鼠狼掐住鸡脖子似的拿腔捏调。, P( R/ L/ l" x
媳妇噗嗤笑了,她的脑海里登时出现了一个栩栩如生的形象。
( G/ q; l7 }9 ~" ^: E4 Z9 u, e7 z李旺扬起了脸,摆出了的姿势像公鸡引颈打鸣的模样,势头使嗓子里发出着声音。他如此这般努力了多次,喉咙里终究没能发不出一点像样的声音。媳妇在一旁不住不断地鼓励着他,说:使劲儿!使劲儿!再稍微使一点儿劲儿!李旺憋得脸红脖子粗的。媳妇失望了,她抱怨着说:哎,俺的祖宗哇!这时候,李旺的喉咙里突然发出了一丝儿公鸡打鸣般的声音。媳妇激动得直掉眼泪,她又蹦又跳,不断地给他鼓劲儿:李旺,你是最棒的!加油!
% u+ M2 Q) E2 B, o' w0 o李旺喉咙里终于发出了一阵儿令她惬意的声音。& b, w& Y5 E: T
翌日,老板站在李旺的面前,说:来,俺考考你。学一下太监的话。
: E2 C, Q: O5 g1 L( z: K, v李旺站在那里脸憋得跟猴屁股似的,半晌嘴里发出了一点儿公鸡打鸣的声音。
& h( H6 E) o6 D2 j: \老板脸倏地黑了:你见过太监都是这样说话的?老板气嘟嘟地说:你给俺听着,不好好的练就扣你半个月工资。4 u4 Q- T# H6 ?  G
李旺浑身哆嗦了起来。5 ^9 P& D7 d  Q6 e/ d0 U/ M" E
张经理站在一边,她捂嘴嗤嗤地笑着:李旺哇,李旺哇,让俺咋着说你呢?你没有吃过猪肉还没有见过猪走?太监说话哪有像你那样粗门大嗓子?他们的声音很细,还有一点嘶哑。
0 U5 o3 m5 l0 y9 l0 L  n2 b. I李旺紧绷着的脸面一点一点地舒展开了,他赌着气,扭身气嘟嘟地走了。他来到酒店里的厨房,抓起厨房里的辣椒酱哼哧哼哧吃下去了半罐。这时,他辣得直在地上蹦,最后,感觉着喉咙里冒出着大团大团的火。里面发炎了,嘶哑了,嘴里竟讲不出一句话来。酒店里所有的人都觉着愕然、惊讶,他们赶紧给他做了一大碟苦瓜,给他抓了败火药。晚上,媳妇又给他熬了一锅绿豆粥,终于使他喉咙里的火慢慢地降了下来。. o$ ]/ M7 @2 J: w3 J; J
老板第一次没有训斥李旺。他让张经理把李旺喊进了办公室里,俩人专门研究了太监的问题。老板的面颊很饱满,上长满了疙瘩,仿佛有许多旺盛的精力无处释放暂时储存在那里似的。他喜欢一个人呆坐在办公室里,眼睛瞅着天花板那样天马行空、随意遐想。他告诉李旺要学好太监不能总像演戏,需要全身心地投入……太监平时里说话软绵绵的、和风细语,透着一股娘娘腔女人味儿……干工作就像是唱戏,一定要仔细地揣摩自己的角色……只有这样才能够把自己的角色演好。老板感慨着说:我一生最讨厌那些干事儿不动脑子的家伙。李旺很认真地听着。老板又唠叨道:要扮演好一个太监的角色,总不能像一只老骚狗见了母狗就撅屁股发情儿……最好不能有那意思……自己毕竟是个太监,被人阉了。
+ e+ `) B$ E% c李旺从来都没有如此迷茫过。他不知所措,搞不清楚该怎么办呢?0 Z6 ~3 a! Z" m& }( Z
老板看出了他的心事,很关切地对他说:……你不要有啥顾忌……我要的是一个真实的大太监李莲英。这样吧,你安心揣摩、演好太监李莲英,到时候,酒店里奖励你一套属于你自己的房子。
) [* n5 |" w5 Y" Z. s/ I李旺剧烈地颤栗了起来。一个模糊的影子把他引诱到了一个黑洞洞的漩涡,困惑之中,一个灵魂不住的告诉着他:演戏!演戏吧……,人生本来就像是演着一场戏!. g# Y& e2 G+ U  w1 u+ y
李旺豁然开朗了,他心里面再也没有丝毫纠结与障碍了。这样,他脸上的微笑就像是地上逢春的花草,遇着了季节四处萌芽了、开花了。: C0 y  j* z+ }% q' y  ]# b9 v9 P
天气无比晴朗,天空上徜徉着大朵大朵白云。李旺心里装着老板承诺的那套房子,他可劲儿地揣摩着太监的心里、扮相,他都在用心细细地体悟着老板话中的意思。他豁出去了。他的内心,他的神态开始有了明显的变化。他穿起了那身黑色的太监的衣服,抬手投足、一颦一笑无不觉到惟妙惟肖。他几乎到了如迷如痴的地步,酒店里的人都到了不敢认识他了。他们喊叫着说:李旺,你已经做到尽善尽美的地步了。弄得俺们都分辨不出来你是你自己,还是扮演的角色太监李莲英了!$ D9 v8 Y. B* c
李旺对自己的要求近乎于苛刻、绝情的地步。他觉着不甚满意,认为自己真像是老板说的那样就差那么一丁点儿火候。他把捏得不准,最后,经过了一段时间反复地思考、推敲、琢磨,他得出了结论:老板提醒得太对了,太监本身是像劁猪似的让阉了,哪里还会有那方面的能耐呢?( U0 o, w6 E' ?% u8 t; t; i
李旺开始淡漠、疏远所有的女人。他像一只索然离群的蚂蚁,把内心收缩在一个无形的躯壳里,以抵御着所有女人性的诱惑。不再想那方面的事儿。他终于一步步熬过来了,对那方面的事儿,变得寡淡无趣,索然无味了。他慢慢地进入了真正的角色,达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了。他的扮相到了惟妙惟肖,真假难辨了。
3 [! R3 ^3 \2 G$ t老板高兴得又蹦又跳。他两眼放光,嘴里连连地称道着说:好的!好的!你这家伙,真的不愧是大太监李莲英的后代……简直他妈的天生就是这块儿料!: }3 Z3 |  F4 l# ?- a" ~$ }& N9 o- q& u
李旺再也不顾忌别人说自己是大太监李莲英的后代了,他反倒真的希望自己就是太监李莲英转世。
3 w0 ^' V( }6 q5 |( k, x他接受了一家卫视电视台独家专访。他说他潜心研究太监文化几十年了,认为太监文化博大精深。记者的脸上很快有着一丝吊诡的笑靥。李旺坦然自若地坐在那里,面对着镜头侃侃而谈:……我们伟大的民族开天辟地,自从有了三皇五帝,就有了伟大的太监……
; L- m+ L' Y$ V李旺的脸上笑容纷纷扬扬,像雪片样融化在观众的耳边里。2 @! Y! [6 k* z3 _; ^8 O
记者脸上满脸的微笑,他对另外一个问题非常感兴趣:观众,也许对你的身世充满着质疑和好奇。
. ^+ Z) H. r4 S7 p, Q7 m0 G: k% t6 }李旺的声音顺着自己的声部跑马,像极了翻滚的麦浪。他并没有使观众失望,他演绎出了一个凄美而又充满着想象的故事。他说,起先他对自己是否是大太监李莲英后代的身世也充满着疑惑,后来翻阅了大量的资料,终于在一本野史里找到了佐证。说先祖在出道之前跟一位宫女有染,得了个私生子,后来被皇上宠幸做了宫女。先祖为了忠贞不渝的爱情才忍辱自残、苟且偷生,目的是想混进宫里能够天天看到那位心仪的女人。, v3 M* H& x7 a
记者眉毛立刻竖了起来。他慢慢地取下了戴在眼睛上的眼镜儿,手里轻轻地擦拭着,目光满是惊愕。他默默地注视着李旺,像注视着一件出土的怪物。李旺没有察觉到这些。他侃侃而谈,说到激动处会忍不住用无名指挑起眼角溢出的泪水,弹落在地上。
+ d& z9 J$ M5 |# b0 ]6 H李旺的表演越加生动了,所有人都疏忽了另一个细节。他们只注视着李旺的嘴巴,沉浸在他敷衍出来的凄美的故事当中。这样,整座城市都为此疯狂,他们像瞻仰一件出土的文物那样潮水般洪洪涛涛地涌向了酒店。酒店里的大门被彻底地挤破了,他们换掉了几十次,只得二十四小时开门不停地营业。# h5 Z0 F/ c0 T4 `* \* g0 x0 s
老板立即兑现了诺言:奖励!奖励!老子说话从来都是算数的,奖励你小子一套房子!
( o2 @" F. w) b2 v% F' q0 l) t* |/ k李旺终于梦想成真,如愿以偿地搬进了属于他自己的房子。媳妇格外地舒畅,她流着眼泪在自己的房子里走来走去。心情别提有多感激了,她大声地嚷嚷着说:请客!咱们大宴三天,把以前咱们认识的所有的亲戚朋友都请来,让他们看看咱们的房子!6 t' v$ U  i7 G8 T; g4 K1 k0 E
李旺也有此想法。但他还没有来得及陪客人坐在酒桌上呢,酒店里老板兴冲冲地给他拨打了电话:喂,李旺啊,你赶快回来吧,市里领导亲自来酒店看你呢!! D0 U6 q2 u6 Y( U9 B( y
李旺向众人苦笑了一下,摸了一下脑门儿,做出了一个无奈的举动离席而去了。) ~8 j5 o2 ]7 A4 ^# x
市领导一把抓住李旺的手,把他按在了自己的身边:你就坐在我这里。你是咱们城市里的文化名人嘛,市里准备打造旅游产业,准备推出自己的旅游品牌,我看就推出以你为代表的太监文化吧。市领导抬头看了眼随行的旅游局领导和身边的发展文化产业办主任,他们身上立即像触摸了电流,立马跳了起来,冲着市领导哈着腰:是的,是的,这个创意别出心裁,高屋建瓴,具有前瞻性和可炒作性,实在是太有必要了。
" v! O; y2 I/ }& z& j* L市领导拿眼注视着酒店里的老板:到时候,你们绝不会吃亏,每天迎来送往光招待这一项就会让你们忙活不过来。
+ P( F- L5 ?1 O) [  p李旺眼睛望着老板,老板眼睛望着市里的领导。老板一时儿没有磨过来神儿。李旺眼尖,他慌忙地跳起来冲着市领导,利落地做出了一个太监标准的作揖动作:扎,感谢圣上隆恩!
4 r/ k" M) C( K: T5 p市领导高兴得了不得,他笑得前仰后合:哈哈,怎么……刚才你说是……感谢圣上隆恩?
7 K9 n8 G! A, o9 M' Q4 @5 D旅游局领导慌忙站了起来,文化产业办主任也慌忙站了起来,所有随行的人员都慌忙地站起来,他们模仿着李旺的动作,齐刷刷地跪倒在地,山呼海啸般地高喊:扎,感谢圣上隆恩!) R( _, [; y) t3 D2 W4 \0 f
市领导一舒眉,眼睛注视着眼前一大片黑压压匍匐在自己脚下的下属。他笑得抿不住嘴儿,急忙伸手示意着大家起来,坐定,然后,他宣布:就这样定了,咱们城市隆重推出最炫丽的旅游产业名片——太监文化!+ R, r* t  q. V- b2 ~! e% k, I
酒席散罢,李旺急急忙忙赶回家里。家里仅剩下了媳妇一个人。媳妇的神情有些异常。新房里装修十分宜人,在这样优雅的环境里,她情不自禁地产生了一种很想让自己的男人好好地拥抱下的那种感觉。她显得柔情似水,胸中轰然涌起一股巨大的热浪。她情不自禁地摇晃了一下,嘴里慢慢地呻吟了起来。可是,一种恐惧的、令人可怕的事儿骤然发生了。她看见了自己的男人李旺,李旺的脸上冷漠地像一堵清砖墙。她忍受不了这种冷漠,这种习惯性的不屑。她赶紧把眼睛扭转到另一个方向,试图掩盖住自己内心里的煎熬和凄厉,但是眼框里泪水还是像泉涌似的流淌了出来。男人的形象在她的视野里慢慢地变得模糊了,她的心里立即出现了一个更加模糊与可怕的黑影。她瞪大了双眼,莫名的伤痛从她嘴里喷涌而出,她凄迷的、杀猪般的吼叫道:你……怎么真的变成了一个太监?+ t: `" c5 w7 p: l1 ?$ H: J
李旺眼框里泪珠哗啦一下洒落了满地……
) C# `, J' {/ R, n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147

帖子

0

精华

中级会员(lv5)

Rank: 6Rank: 6

积分
979
发表于 2013-9-2 19: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董子龙 发表于 2013-9-2 18:48
" \' \  [) d  s7 }
: W1 K4 p! s) D- N7 m2 I' L; i李旺的情绪彻底地调整过来了,他放弃了一切烦恼全身心地投入进去了。0 }" E" ~5 f/ c" p( A
...

8 }7 I8 G/ t- J! T* v7 Q董老师的大作拜读了!很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51

主题

8203

帖子

0

精华

社区长老(lv17)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61306

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3-9-2 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先祝贺大作,问好!
& k4 X; L6 {8 m% E7 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00

主题

3万

帖子

0

精华

社区长老(lv17)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141019

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3-9-2 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董子龙 发表于 2013-9-2 18:48
; @  X- r; j' G: G0 L8 A( l; P1 d# T
李旺的情绪彻底地调整过来了,他放弃了一切烦恼全身心地投入进去了。0 N) p  P4 S; r9 z
...

0 O+ S- H* q- _5 _/ E啧!鼎、赏!此文耐读、引人深思-----好作品,必将会在大刊物发表!子龙、把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00

主题

3万

帖子

0

精华

社区长老(lv17)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141019

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3-9-3 22: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戬榖居士 发表于 2013-9-2 19:26
, I# s2 k1 w  U( M$ V3 w首先祝贺大作,问好!
( R9 D+ G4 c  t4 l& I1 {3 n
问好老弟!文祺!鼎、啧、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3

主题

1112

帖子

0

精华

超级会员(lv9)

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3822
发表于 2013-9-4 01:22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实与梦想的距离,问好董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00

主题

3万

帖子

0

精华

社区长老(lv17)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141019

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3-9-6 03:23 | 显示全部楼层
戬榖居士 发表于 2013-9-2 19:26 2 `% z4 e% \9 B' J% L! q: K
首先祝贺大作,问好!
5 i1 d( x" e& \# e
打油鼎帖!有感:祝英台近好风光,贺辞河洛出华章。大风起兮当踏歌,作家中国蚌(棒)洛阳。问好贤弟、文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3

主题

497

帖子

0

精华

社区达人(lv8)

Rank: 10Rank: 10

积分
2730
 楼主| 发表于 2013-9-7 11:24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嫣然 发表于 2013-9-2 19:02
* F( a5 L/ f2 K董老师的大作拜读了!很好!

. [  {6 u( k: _% t+ `9 \才女好,多多提意见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洛阳圈儿微信
扫一扫
关注洛阳圈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