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洛阳社区 返回首页

天岸岭南的个人空间 http://bbs.lyd.com.cn/?62335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叔父李六经

已有 498 次阅读2016-5-4 22:32


叔父李六经


    脑海里面时常浮现出叔父的音容笑貌。叔父李六经一九三一年十一月出生,二零零三年三月去世,是将生命奉献给煤矿事业的人。

    叔父参加工作在豫西一个煤矿,为了支援平顶山煤矿建设,也为了离家乡近一些,一九七零年抽调到朝川煤矿筹建处。在虎狼爬岭和三里寨之间的荒野中,起早贪黑,和工友一起,一砖一瓦建楼房,盖平房;一镐一锹挖巷道,铺道轨。高楼平地起,井架耸如天,一座崭新的煤矿,在他们这一代煤矿工人手中诞生。

    年少的我,曾向叔父表达过对矿井的神秘感。一个周末,他就带我和邻居的孩子到一个废弃的巷道,拿着手电,走了两三百米。还有一次,他带我到一个正在开凿的直井,穿上大大的雨衣,戴上安全帽,乘坐罐笼,到一百多米的井底。碎石、淋水、四周狭窄,工人们用电钻钻炮眼,要放**和雷管的时候,我们才乘罐笼升井。两次“下井”,回忆起来,是叔父有能力带我的“旅游”,当时,现在,都觉得满足。

    叔父只读过一年书,为了生存,少年做过鞋匠,当过铁匠;青年又做过泥瓦匠。因为一次冒顶事故,叔父脑袋受重伤,在医院抢救一个多星期,死里逃生。我只知道叔父每天按时上下班,并不知道具体做些什么,现在看来,很可能是负责巷道墙体的垒砌或者水泥浇灌。不过在豫西的煤矿确实留下过叔父的“杰作”,一个煤矿高大的牌楼,左边是“四海翻腾云水怒”,右边是“五洲震荡风雷激”,毛泽东字迹上面都有一个戴军帽的图像,是叔父用水泥雕刻出来的。那以后,叔父在我心中简直是一个地道的艺术家。

    叔父身躯并不魁伟,但敢于仗义执言。我们房后邻居有对技术员夫妇,是大学毕业后分配来的,两个都是外地人,平时好学上进,待人彬彬有礼,但另外一个邻居总是欺负这对夫妻,嘴巴不干不净。一次听到骂声,平时说话细声细气的叔父提着洋镐过去,指着对方鼻子“你再骂一句!”此次“出兵”,换来了房后邻居的长久安宁。我没有看到现场,但我为叔父的“冲动”觉得特别自豪和畅快。

    叔父勤劳、顾家,重亲情。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叔父走到哪里,开荒到哪里,精于管理,他种的西红柿、萝卜、土豆、豆角、黄瓜、青菜、辣椒,我印象中总是吃不完的。以后在朝川煤矿的乱石岗上,叔父还整理出好几片土地,我从部队几次探家,看到过用石头墙圈起的麦苗青青,也看到过麦穗金黄。过年过节,叔父会变着花样地改善生活,他用发面炸出来的点心,一层一层,焦黄,糖稀浇在上面,和商店卖的区别不大。夏天西瓜皮拌出的凉菜,味道也不错。

    爷爷晚年生活在叔父那里,得到叔父和婶子无微不至的照顾,安然度过晚年。堂妹病重,叔父日夜陪护,照顾吃喝拉撒。为堂弟安排工作,一趟一趟来往于市区和煤矿之间。哥哥结婚,叔父买只烧鸡,用厚厚牛皮纸包着,夹在胳肢窝下,到哥哥那里。虽然话不多,甚至无话,但叔父对我们的爱,我们都觉得是巨大的,难以忘怀的。

    我们老家有一套瓦刀、泥抹、线坠、水平尺,那是叔父多年前带回去的。睹物思人,这是一个游子对家乡对亲人的厚重深情啊!

    十多年前,叔父患肺病离开人世。之前住院的消息对我们是封锁的。我去医院探望,叔父第一句话就是“你是怎么知道的?”他不愿意给亲戚朋友多添一点麻烦。

    我的心中,叔父亲善慈祥、勤劳聪慧,是个老实人、好人,是个优秀的煤矿工人。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