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新帖 设为首页

打开手机扫一扫

开启辅助访问

洛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便捷登录,只需一步

搜索
查看: 763|回复: 7

[原创] 百年赓习

[复制链接]

115

主题

307

帖子

0

精华

高级会员(lv7)

Rank: 9

积分
2049
发表于 2021-2-14 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2015年正月,卢灵县城,我和北塬的一个同学进灵海小区,迎面一个高个子推着自行车。一看,这不,我们村学林哥,少说十五年没见过!“老弟,你来做嗯?”还是那样,不笑不开口,叫声“老弟”近分儿。学林哥说想看看灵海小区要不要保安,没说成。那同学问我怎么认识学林哥,我说我们就是一个村子的,都姓沈。我倒不清楚,他们怎么那么热络。那同学没有搬进灵海小区,和学林哥一家住在一起,好几年邻居呢。        2019年正月,我说在县城和学林哥说过话,邻居说不可能,人家全家都在上海呢。等我说明白,邻居说看看,学林家两个儿子博士毕业,都在上海弄住事情,他们两口子在带孩子呢。哟!一家两个儿子,鹏鹏和晓鹏,都是博士毕业!我敢说,咱沈星村就这一家!, X, Q( X% }# Q$ B. M

- k; d1 x# g6 N. k( a        
. ^# X  G0 {% {1 I% \0 L8 n" ]8 S. G9 }1 ?2 w# \. o

115

主题

307

帖子

0

精华

高级会员(lv7)

Rank: 9

积分
2049
 楼主| 发表于 2021-2-14 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1993--1994学年或者1994--1995学年,我在邻村当民师。一天,有事到大衢小学,校园里,一个人走路风快,到我身边,低头,笑着,说“老弟,你认识我不认识?”那天,大衢教学点六个小学的老师大部分都在大衢小学,我按不住说话的是哪个村。再说,就咱这一身穷酸,鲜有人乐意主动打招呼的,别看我会《沈星前八句》,深味《向旭前八句》。我只能笑笑,摇摇头。那人一脸平静,笑着,“老弟,我是学林兄弟,是咱沈星村嗯。”兄弟,就是弟弟。
# E" d' z& r8 s        回家,问母亲,学林这个兄弟我怎么不认识。喔,原来,学林这个兄弟,是舅家引走的,姓梁,在大衢村,当民办教师,叫云涛。
* f( u3 M1 @  Y        后来,到陶村小学,就是现在陶村镇中心小学,多次到云涛哥那里歇脚。上课,开会,布置,传达,老师来杂七杂八,学生说这个那个,千儿八杂。云涛哥一如往常,快步,平声静气,满脸含笑。他是当时乡小教导主任呢,叫我看就是百变精灵。
6 j+ X: I# K9 m2 J, A3 I3 \8 V       后来,好像没有见过这个梁云涛哥哥,应该是民师转为公办老师的。估计该有七十岁了吧。
- H7 ^. e' k, M3 e3 n       2020年正月,在卢灵县城灵海小区,还说起云涛哥呢。$ ?9 u+ P1 ?* h2 E3 G+ u1 V9 B

115

主题

307

帖子

0

精华

高级会员(lv7)

Rank: 9

积分
2049
 楼主| 发表于 2021-2-14 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学林有一个弟弟叫学玱,是1977年考的大学生。我们村有一班木匠,当时在附近村吃得开,都是老张师的徒弟。不兴考大学,学玱已成年,在自家院里抠掐着做了一个立柜,不投师,不问人。他家就住在村子正当中,村人好奇,都去看,严丝合缝,雕花刷漆。可能是学玱早留意立柜不逊村中木匠。等到金榜题名,大家不以为奇。毕业后,学玱在洛阳市工商银行。言传曾经办过市行内部报纸,不知虚实。大概有二十年了,还是正月,在卢灵县城,见到高中同学王京选,知道京选在洛阳,在银行上班。我就专门问起学玱,他说知道学玱这个人,没有什么交道,听说是很老实的一个人。“很老实”,多好,当办事员不就是要循规蹈矩嘛!

115

主题

307

帖子

0

精华

高级会员(lv7)

Rank: 9

积分
2049
 楼主| 发表于 2021-2-16 20: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年过去了,我还是忘不了我们沈星村的一个闺女。村子不大,千把口人。村小不小,五十年前是110多名学生,30年前也是110名学生,都是本村的孩子。也就五个年级,一个年级一个班。能学进去就升级,要不留级。比你大小三岁的可能是同班同学,和你大小五岁的可能都是沈星村小的学生,都在一个院子里跑来跑去,男孩女孩,可以说没有说不上名字的,说句大话ta爹妈叫啥,家中几口人,院门朝哪一口清。有这么一位,至多比我大三岁,我在沈星村小,她在,比我高两级。我上初中,她在高中,都在陶村。初中和高中,俩学一个村南,一个村北,那时节。我高中毕业,她在沈星村当卫生员。她丈夫是初中老师,在沈星西边的村子。她家属,住闲。那初中有我同学,也常看见,偶然也打声招呼。不冷不热,无仇无怨。
( E& t; M2 S0 Y% B2 x  O( g) y       1992年7月份还是8月份,有一天我到卢灵县城,天雨,街道鲜有人走动。我打算去开封一趟,想在铁塔公园隔边待上23天,揣摩着得开销120块钱,可这110还没有着落。说句透底儿话,2009年正月前,我就过着这边还,那边借的光景儿。平常还好,借钱的时候,八成心情欠high。

115

主题

307

帖子

0

精华

高级会员(lv7)

Rank: 9

积分
2049
 楼主| 发表于 2021-2-20 10:35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卢灵县城有的还是四层楼房,热闹的就是老城到邙汎这一段,卢宁路两边南北各有一条路。繁华的是延滨市场,延滨,就是延寿河边。河沟自西北朝东南,不算深,不算宽,将县城划开,重要的是一个土产桥连着卢宁路。土产桥西南的斜坡有一座楼,当时是卢灵县工商银行的一个网点。这土产桥,你是早就看不到的,延寿河岸盖得严严实实,成了延滨市场开头延续而下的市场,当时美名其曰“步行街”,是服装鞋帽的新天地。当时的工商银行大楼就在“保宁表行”和“珂妮五金行”两个门面。当时,早上到县城,下午返回,就是一趟客车。按照约定,我到县城拿借的110块钱。% P2 B& N$ R+ I
       当时,时兴的是十一号全自动脚步步行。那天,雨中,从县工商银行(今天还是老地方)到土产桥工商银行大楼,也就我和汤。汤,我高中同学,人家大学毕业,先在县二高中后进银行,已经是小头目,坐办公室。营业室只有一个人,我们村学林妹妹,丈夫是邻村初中英语老师的那位。汤和她很熟悉,说着,在汤的存折取出110块钱。以我平常的习惯,我一定会开口和她打招呼的,一句“你现在在这儿上班呢,姐?”或者人家随口一说:“你给咱那儿来唵?”、“你今天来有啥事儿?”、“这两年木见,弄是啥?”可惜,人家看见咱,就跟没有看见一样。我那天是借钱的,心情难爽,也没有出声。
- t- H  P* f" A- c) Q- f5 k5 @; n* B4 l         当时,村人大多窝在家,伺弄着庄稼,农闲去洛阳建筑队是捎杂。见面嘘寒问暖,点头微笑,是习惯。只有有点儿过节,看不起,才仰头而去。学林这妹子,满打满算,也就两年不见,竟然如此架子!我是出来借钱的,借的不是你的钱。你也太看不起人了。很长时间,我就这样想。% q. {* b' {! J
         出来营业室,没有五步远,那天路上一个人影不见。汤低声:“这个女的,不是你沈星村嗯?”我正在火头儿,恨恨,大声:“保险不是!我们沈星村这么大年纪的,哪有我不认识的人!”7 E1 `2 K" d6 `: n2 j7 Z3 b

115

主题

307

帖子

0

精华

高级会员(lv7)

Rank: 9

积分
2049
 楼主| 发表于 2021-2-20 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转眼间,沈星村人不喂猪不养牛不种庄稼,天上洒下一瓢水,洒得神州尽星星。就卢灵县城也是处处星光璀璨。学林他妈仙逝,五七(老人下世,免辈至亲在一七、三七、五七这三天是要祭奠的,埋葬的就到坟上祭奠)那天,我出村,他们进村。想着,既然人家不认识,咱也不好意思问。我走路,自小就东摇西晃,个低,邋遢,好认。还是学林那个妹子,八米开外,高声:“马洛,在家哪!”上次,我听洛阳市工商银行的同学说,学林这个妹子在县行上班的时间不会很长。, f( T9 j2 x9 F# [6 \% c
       卢灵县城灵海小区路南,等公交车去超市,一个女的和我年岁相仿,很面熟,也在等车。大过年的,等一个半小时,还没有坐上。人家和我说话,我说着想着,就是想不出这是在哪里认识的。人家说,我只管听,只管附和。实在想不出,不能闷着,一问,是我们沈星村陶元星离婚的那位,娘家在沈星邻村。听她说,学林这个妹子也在灵海小区住,可惜我至今没见过。       仔细想想,这十二年在外上班,单位的同事,甭说啥子头头梢梢,哪个不是有事张嘴没事不认识。在超市街头看见单位人,觉得对分,点点头,微微笑,要不仰面而去。社会,大大学问,解吧。" e- c( @! V) ~: z

115

主题

307

帖子

0

精华

高级会员(lv7)

Rank: 9

积分
2049
 楼主| 发表于 2021-2-20 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转眼间,沈星村人不喂猪不养牛不种庄稼,天上洒下一瓢水,洒得神州尽星星。就卢灵县城也是处处星光璀璨。学林他妈仙逝,五七(老人下世,免辈至亲在一七、三七、五七这三天是要祭奠的,埋葬的就到坟上祭奠)那天,我出村,他们进村。想着,既然人家不认识,咱也不好意思问。我走路,自小就东摇西晃,个低,邋遢,好认。还是学林那个妹子,八米开外,高声:“马洛,在家哪!”上次,我听洛阳市工商银行的同学说,学林这个妹子在县行上班的时间不会很长。' Q7 H  ~( T. ?9 Y  s
       卢灵县城灵海小区路南,等公交车去超市,一个女的和我年岁相仿,很面熟,也在等车。大过年的,等一个半小时,还没有坐上。人家和我说话,我说着想着,就是想不出这是在哪里认识的。人家说,我只管听,只管附和。实在想不出,不能闷着,一问,是我们沈星村陶元星离婚的那位,娘家在沈星邻村。听她说,学林这个妹子也在灵海小区住,可惜我至今没见过。       仔细想想,这十二年在外上班,单位的同事,甭说啥子头头梢梢,哪个不是有事张嘴没事不认识。在超市街头看见单位人,觉得对分,点点头,微微笑,要不仰面而去。社会,大大学问,解吧。
% C, U- k, ^; ]

115

主题

307

帖子

0

精华

高级会员(lv7)

Rank: 9

积分
2049
 楼主| 发表于 2021-2-20 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学林排行老二。老大学麒,老牌大学生,是不是沈星村解放后第一个大学生,不清楚,只是没有听说比他更早的。我们村的人,特别是沈姓第一十四世人人名依傍“学”字,应该说受学麒的影响。走出沈星村,荣荣光光。哪一年发生河北省唐山大地震?学麒就在那里上班。不见片言只语,八分洋一张邮票,一分洋一个信皮,“家书抵万金”!村人相传,学麒他妈在家哭呢,我们小孩子没有看见,可这话儿言传可不是仨月半载。万幸,宿舍楼坍塌之际,他圪蹴在墙根的一个三角形缝隙,忍饥挨饿,眼巴巴,直到获救。后来,他把工作转回洛阳市区,妻女具在。        学林还有一个不知道是姐姐还是妹妹,是卢灵县城附近的。还有一个妹妹,公公是县教育局一个能耐人物,全家受益良多。四十年前,上山下地养猪喂牛,烧柴做饭,煤球取暖,灰尘难免。他这个妹妹把屋里家什扫扫擦擦抹抹洗洗,特别是“烧火戴雨帽”,干净出名,方圆几里绝无仅有。现在,想想,学林这个妹子做的,不就是今天大家都做的,只是更省劲儿。0 y, j( y* B6 g  ~
        学林他爹發銓,应该是唐山大地震以前下世的。只记得他个子不会到一米七,圆脸,单眼皮,清瘦。似乎没有听他说过话,也不记得他干过活,唯一明白的,他在西安摆过写字摊,我的父辈说人家的毛笔字了得。解放前,卢灵县人喜欢到西安,做生意,开工厂,耍手艺。就是一百年后的今天,附近哪个村都有人在西安。听雪狼说,卢灵人在西安,有四万多呢。
! `6 g+ Z! F6 {1 O        从發銓伯读书到学林哥两个儿子博士毕业在上海,西安、沈星、大衢、陶村、卢灵、洛阳、唐山,百年倏忽,一家人勤读书,乐习文,一步一步,越走越远,越走越高,终于走出沈星村,成了沈星村奉献给社会的一道靓丽风景。: H. w. M. ~8 {
        《百年赓习》,就算《百年沈星四》。
0 [' n$ q, k$ g/ J$ ~9 h% |0 V; }4 r4 t) f; B* r
, C- n3 A; F2 p$ ^( ?
        $ @* D* P  e1 `: [% e+ b) n
9 F/ x- J; s. g: V3 z# t) ~+ o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洛阳圈儿微信
扫一扫
关注洛阳圈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