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新帖 设为首页

打开手机扫一扫

开启辅助访问

洛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便捷登录,只需一步

搜索
查看: 1591|回复: 0

短篇小说《丑女》作者:执著

[复制链接]

84

主题

785

帖子

0

精华

社区达人(lv8)

Rank: 10Rank: 10

积分
2620
发表于 2020-12-23 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凤凰山下之三
                                    《丑女》   作者:执著
       声明:本文经洛阳老作家柳风先生同意,根据其系列长诗之三《丑女凤梅》改写而成,如有不当之处敬请包涵!!!
                                                                                            (一)
      因为疫情的影响,已经大半年没回老家了,早想放飞一次被囚禁已久的身体和心灵。今年的中秋节适逢国庆,那天阳光正好,便赶紧塞了满满一后备箱的礼物,载上妻子和孩子驱车往凤凰山下的老家赶去。
      距离老家并不远,平常也就一个小时的路程,可那天却堵得厉害,足足用了两个小时才到家。路上的车流如五颜六色的长龙一般,前不见头后不见尾,估计大家和我们一样,都快被这该死的疫情憋疯了吧!虽然堵车,但心情还是很不错的,能趁着这晴好的天气,在小长假里看看路边的风景,也算一场小型旅游了。
      刚到村子中心,便看见一群老年人在一家超市门口悠闲地聊天,也像是在等着孩子们的归来。我赶紧停车,一边伯啊、叔啊的叫着,一边掏出烟来分别递上。
      人群中一个年约七旬的老太太走过来说:“这是六子回来了吧?”因为我在家排行老六,六子便成了我的小名。
     “是啊!”我答应着却想不起她是谁了。
      “不记得嫂子了? 小时候常带着你到凤凰山上摘酸枣,那回你被马蜂蜇了一下,眼睛肿了好几天,还记得不?”
      “记得记得,你是凤梅嫂子啊!”
      眼前的凤梅嫂子胖墩墩的,精神还很矍铄,齐刷刷的短发梳得很利落,只是有些花白,脸上那几颗麻坑陪着她几十年了。
      “身体挺好啊,今年有六十几?”我没敢往更大了说。
      “你真会说话,还六十几,明年都七十整了。”说完便是一阵爽朗的大笑,那笑声依然声似洪钟。记忆中的她高门大嗓,说话直来直去,她在上河喊叫一声,那声音能顺着河水传到下河去,全村人都能听得见。
      “还在村里当妇女主任吗?”我忽然想起来她还兼职当过村里的妇女主任,便问道。
      “现在都是驻村的年轻大学生,办公全是电脑化,我们这些老古董早被淘汰了。”她依然爽朗地笑着。
      “歇歇也好,让年轻人干吧。”我说。
      “赶紧回去吧,我叔刚才还在这儿等你呢!”
      “那好,我回去了,你们再聊一会儿。”说着我便上了车往家里赶去。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们又说起了凤梅嫂子。父亲说:“丑女可是个好人呀,当年要不是被同学抢了那次机会,说不定现在还是个退休干部呢!”
                                                          (二)
      凤梅姓赵,是我本家嫂子,从邻村赵庄嫁过来的。因为她从小长得敦实,四方脸上还有几颗麻坑,在娘家时都一直叫她“丑女”,直到现在大家还是这么叫她,却没有任何恶意。她虽然家庭条件一般,长得也像貌平平,但从初中到高中都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刚上高一那年就被提拔为学校的团支部书记,是老师们的得力助手。在那个时代,绝对是个又红又专的人才了。
      有一天,县团委一男一女两个年轻干部来到赵庄中学,让学校推荐一个优秀的后备专干。经过领导班子研究,大家一致说赵凤梅是最合适的人选,她不仅学习好,家庭出身也好,又是优秀的团干部,有工作经验,当即就把她的名字报了上去。
      校长刚把两位领导送出校门,就把赵凤梅叫到办公室里,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她。还说,三天后是周六,你带上介绍信到县团委人事科去一趟。这不仅是你个人的荣誉,更是我们学校的荣誉,希望你能好好把握这个机会。那年她才十七岁,正上高二。
      赵凤梅被推荐为县团委后备干部的消息很快在村里传开了,大家都纷纷前来祝贺,父亲笑得像一朵花,大家都说:   “想不到我们凤凰山下这穷山沟里还真得能飞出一只金凤凰来!”
      当天晚上,赵凤梅一个同班的女同学马春花也来向她祝贺。
     “祝贺你呀凤梅姐,你真是太伟大了,哪天当上国家干部可别给妹子忘了。”
      “可别这么说,八字没有一撇的事,目前只是推荐而已,还要经过县里考察才能决定,成不成还是两个字呢!”
      “对了,让你什么时候去报道?”
     “校长让我三天以后,也就是本周六,带上介绍信去一趟。说起来我还真没去过县城呢!”
     “没关系,有我呢,我可是去过好多次了。”
     “那倒不用麻烦妹子,我爹说他陪我一块去。”
     “这就跟我见外起来了?让叔叔忙他的,万一需要找人,我还可以让我舅舅跟他们打个招呼,这事保准能成。”
     “好吧,那就太谢谢你了。”
      赵凤梅拗不过马春花的热情,只好答应了她。
      赵凤梅和马春花是一个街坊的,她俩同年出生,也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马春花不仅长得漂亮,个子比凤梅高出半头来,身材高挑,面容姣好,一条又黑又长的辫子垂在后腰上,走起路来像个钟摆似的左右摇晃,颇有一番风情。马春花虽然学习成绩不怎么样,但能说会道,思想也很新潮。她一直嫌自己的名字俗气,就一直想给自己换个名字。因为从英语课本上学过一个单词“Mary”,翻译过来是“玛丽”,她就觉得这个名字特别洋气,以后每次给同学们写信,都署名“Mary”。
      马春花的舅舅是县教育局的副局长,所以她经常去县城玩。有一回,在他舅舅的办公室里见到了一个标致的帅哥叫郭文杰,是她舅舅的手下,她就一直暗恋着人家,可郭文杰对她一点感觉都没有,这让马春花很是苦恼。但就在上个月的一个周末,郭文杰竟然陪着她在县城玩了一天,晚上吃饭时还喝了不少酒。她便趁着酒劲儿,非要跟郭文杰回家不可,人家死活不答应,给她一个人送到了旅社里,回来后她哭了好几天。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不久,这件事就传到了村里,并被添油加醋说得有鼻子有眼。学校领导也知道了,便狠狠地批评了她,并勒令要她退学。但因为他舅舅出面说情,才继续留在了学校。
                                                            (三)
      周六那天,凤梅揣着学校开的介绍信,和春花一起来到了县团委,转了一大圈终于找到了人事科的门牌儿,接待她们的正是那天到学校去的两位年轻干部。
     “您好,这里是人事科吗?”马春花好像一点都不怯场。
     “是的,你们是?”那位女干部问。
     “我们是赵庄中学推荐过来的,说让今天来报道。”还没等赵凤梅开口,马春花就介绍了起来,同时掏出一块花手绢擦了擦脸上的汗。
     “进来坐,看你们热的,来喝杯水。”两位干部都挺热情的,说着还泡了两杯茶递到她们面前。
     “谢谢领导,您太客气了。我一直以为当领导的都特别有官架子,没想到您这么接地气儿。”马春花一句话把两位干部说得满脸笑容。
     “你能被学校推荐过来,说明一定也很优秀啊!”男领导也表扬起她来。
     “我们还需要进步,还得努力向两位领导学习。”两位领导竟不约而同地笑出了声,气氛也顿时变得不一样了。
     “我们这次是根据县团委的工作安排,从基层团支部挑选一名有工作经验,认真负责,能吃苦耐劳,出身和成绩良好的后备团干,这可是千载难封的好机会,如果通过的话,是可以直接进机关的。不过今天还只是个面试,不能算是报到。来,先谈谈你自己的情况。”男领导一边说着,一边摊开了工作笔记,准备记录。
     “我叫马春花。”
     “马春花?学校推荐的是叫赵凤梅吧,你们带没带介绍信?”马春花还没说完,那位男领导突然想起学校推荐的并不是这个名字。
     “带了,我是赵凤梅。”赵凤梅这才赶紧把介绍信拿了出来,诚惶诚恐的递了过去。
     “我忘了介绍,凤梅姐是第一次来县城,我是陪她来的。”马春花赶紧补充了一句。
      两位领导这才注意到一直没有说话的赵凤梅,又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隐隐有种失望写在脸上。又看了一眼马春花,似乎对她更有好感。说实话有这种感觉也不奇怪,她俩站到一块还真是差别太大了,马春花形象好气质佳,热情活泼能说会道。赵凤梅不仅个子低形象差,而且没见过世面,虽然工作学习都不错,但此时却显得呆板而又木讷。
      很快,那天的面试就结束了。男领导说:“今天就先到这里,我们会尽快把面试情况报上去,等开会研究一下,如果合适会及时通知学校的。”
     “谢谢领导,辛苦您了,县教育局的吴局长是我舅舅,请您仔细研究研究。”马春花说着,站起来主动上前握了握领导的手。
     “哦,吴局长是你舅舅啊?”
     “嗯,是的。那我们先回去了,希望有好消息。”说到这里便示意赵凤梅起身告辞,两位领导把她们送到了门外。
     “两位同学再见!”
     “领导再见!”
      一转身,马春花那条钟摆似的大辫子又摆动了起来。
                                                          (四)
      第二天是星期天,马春花再一次只身来到县城,这次是来看望舅舅的。
     “舅舅,我们学校有个推荐后备干部的机会,能成的话就可以直接进机关,以后就是国家干部了。所以我想争取一下,这事还只有您能说上话。”
     “哪里的后备干部?”舅舅问。
     “县团委”。
     “都什么条件?”
     “家庭出身好,学习成绩好,有团支部工作经验。”
     “是不是已经有人选了?”
       “是的,学校推荐的是我同班同学赵凤梅。但昨天我陪她去面试,能看出来,那两个领导好像对她不太满意。”
       “对人家不满意,你觉得你就可以了?你现在连个团员都不是,还谈什么工作经验?学习成绩也不行,上个月还被学校勒令退学。再说我们又不一个系统,你让我怎么好意思跟人家开口?”
       马春花没想到舅舅会批评得这么直接,顿时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发烫,既有伤心又有委屈,泪水瞬间流了出来。
      “平常叫你好好学习你就是不听,现在知道学习有用了?”但批评归批评,毕竟是亲舅舅,一看春花哭得梨花带雨的,就又说到:“是这样,你先回去,等我问清楚再说。不过选拔干部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你可别抱太大希望。”
      听舅舅这样一说,马春花已经知道应该还有戏,就又高兴了起来。
      人性使然,谁不想把这样的机会留给自己的家人呢?再说当前的形势他很了解,一年一度的高考有些地方已经停止,甚至有波及全国的趋势。就算继续招生,外甥女的成绩也是没有希望上大学的。不出所料,经过舅舅的一番操作,马春花还真的被选上了。
      半个月后县团委的通知送到了学校,校领导看到这个结果都震惊不已。也打电话问过原因,县里答复说:“这是经县团委领导认真研究做出的决定,现在不是团员不代表以后不是,人都是可以进步的嘛,我们不能用一成不变的眼光看问题。再说后备干部的形象也很重要,必须慎重考虑。当然,这一次没选上,以后还是有机会的。”
       就这样,马春花高中没毕业就到县团委报道了。赵凤梅虽事后才明白,当时看似马春花在帮助她,结果却是为自己做嫁衣,原来一切都早已埋下了伏笔。她也曾埋怨和伤心过一阵子,但没有要死要活一蹶不振,只是觉得自己还不够优秀,还需继续努力,所以依然在学校当着她的团支部书记。
      高中毕业那年,因为社会大环境的原因,到处动荡不安。此时高招工作已经全面取消,赵凤梅和其他同学一样,连高考的末班车也没有赶上。纵然学习很优秀,但是谁又能改变当时的那种现实呢?
      赵凤梅只好把那本高中毕业证锁进箱子,三年后经人介绍嫁给了本家哥哥,又过两年生了一个女儿,取名丫丫。丈夫是一个石匠,手艺在三里五乡是出了名的,农闲时节经常上山采石,回来后再锻造成磨盘、碾盘、牛槽、石桌等生活用品,或者雕刻上各种各样的图案,做成门墩儿、门匾等供乡亲们建房使用。虽然干的是力气活,日子也不算富裕,但在当时的农村还是能过得去的。有空了逗逗女儿,每次听到女儿银铃般的笑声,一天的劳累也就无影无踪了,农家小院里也时常充满着欢乐。
      常言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谁也经不起时间和命运的安排,赵凤梅彻底从学校的团支书变成了地道的农家妇女,当年的一切也随着时间的推移烟消云散了。
                                                           (五)
      革命运动的烈火在神州大地上蔓延开来,凤凰山下的这个小村子也未能幸免。在那个夏天快结束的时候,一场批斗会打破了这里的宁静。那天,县里的工作组带来一个所谓的“牛鬼蛇神”,说是让农民们通过活生生的样本接受教育。不仅要定期在村子中心的戏台上进行批斗,还要下放在这里参加劳动改造一年,只有深入一线才能触及到他的灵魂。
      这名被批斗的“牛鬼蛇神” 叫党建华,中等个子,看上去有四十来岁,脸庞有棱有角但很清瘦,虽然他的白衬衣皱皱巴巴,头发和胡子因为多日没有打理显得凌乱而又憔悴,眉宇间却依然流露出儒雅干练的气质。据说他曾参加过革命战争,来这里之前还在市水利局担任党委书记。既然是来参加劳动改造,村里就得给他安排住的地方,而且根据政策绝不能亏待这个城里来的国家干部。大队领导经过商量,把他安排到了赵凤梅家里。一是她家还算宽敞干净;二是赵凤梅是个有文化的人,她和丈夫也都为人厚道;三是赵凤梅还能做几样拿得出手的家常菜来。
      赵凤梅和丈夫商量说:“大队想把那个批斗对象安排咱家吃住,你觉得合适不合适?”
“吃住倒没问题,只是担心如果他的问题太严重,将来我们能和他划清界限吗?就算他的问题能够说清楚,别人会不会说咱是巴结领导干部?再说,万一咱亏待了人家,以后会不会有麻烦?”丈夫说出了他的想法。
     “你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但我总认为人这一辈子谁还不遇到些困难,既然大队领导信任咱,咱就有义务接受他。人家过去是领导,现在下放到这里是来参加劳动的,和我们一样都是普通农民,我们只管做好咱的本分就是了,别管他们说什么闲话。再说国家对这些下放干部是有政策的,对参加过革命战争的人我们不仅要管他吃住,还要保护他不受欺负,这个我是知道的。”
     “国家政策我不懂,你只要觉得没问题就听你的,谁让你是一个好人呢!”
      就这样,党建华就在他们家住下了。凤梅总想着法子为他改善生活,恐怕他受不了这种精神上的打击和身份上的巨大落差,万一身体出现什么问题或者想不开了,可怎么跟组织交代。
      不管怎样,党建华的生活还很是单调,白天随社员们下地劳动,晚上在煤油灯下要么写心得体会要么看书学习,每周六晚上要把心得体会交到大队部,每月底要进行一次思想汇报。遇到哪天下雨休息,他就跟着凤梅丈夫学习石雕技术,或者帮他们带带孩子,做些家务,算是对生活的调剂。他虽然不多说话,但自信而又阳光,好像当前的生活并不是不公平待遇,也没有什么难过的。
      很快,党建华便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一天吃饭时他终于打开了话匣子,把自己的经历全吐露了出来,只是要求必须保密,暂时不能对外人多讲,担心他们以后受到牵连。
他说:“我也是农民出身,老家在豫南山区,十七岁就参加了游击队,我不怕苦不怕累不怕牺牲,很快就成了共产党员。一次,我带领三名游击队员潜伏到县城去侦察敌情,不幸联络点遭到破坏,我们被关进了监狱。一天晚上我趁着放风的时间找到一条暗道,来不及告诉队友就一个人逃回村里送信,三名队友却遭到残忍杀害。谁料想我刚到村里,敌人就包围了我们的驻地,可大部队已经撤离,敌人就放火烧掉了我们村子。
      “我顾不上太多,辗转找到已转移到邻村的党组织,把我逃狱的经过作了详细汇报,可有人就是不信。他们说为什么其他队员被杀害唯独你一人成功逃狱?你又怎么知道刚好有一条暗道?敌人又怎么这么快就包围了我们的村庄?有些事就是这么巧合,可这一系列疑问竟让我百口莫辩。
     “直到解放后查阅了大量资料,才知道那次失守是因为另有叛徒告密,这才澄清了我的问题,并安排我担任了我们县的县委副书记,五年后又被调到你们市水利局担任党委书记。谁想一家人的生活刚刚稳定,又卷入了这场革命烈火,这桩案子再次被翻了出来,我就成了革命教育的反面教材。
     “不过没关系,和我一样的人多得很,我权当是再做回农民而已,终有一天这些都会给一个交代的。我在这里劳动,幸遇你们对我如亲人一般,就算我将来什么都不是,这份恩情我都永世不忘。”
      党建华还没说完,凤梅已经哭的稀里哗啦,既为他感到冤枉,又为他的事迹感动。
     “你天天不说话我实在为你担心,今天能把你的经历告诉我,这是对我们一家人的信任。我和你的感觉一样,真的假不了,总有一天会澄清这些问题的,而且国家也不可能一直这么乱下去,所以你一定要充满信心。你能住到我家也是我们前世有缘,论年龄你是哥,那我就是你的妹子,不管将来走到哪一步,我们都是永远的亲戚。”
     “好,那我们以后就是亲戚了。”
                                                     (六)
      时间已到初冬,西风卷裹着纷飞的落叶,天空乌云密布冷雨连绵。因为下雨,庄稼也收拾干净了地里没活可干。那天吃过早饭,赵凤梅把家里安顿好就想到娘家去一趟。刚到娘家的大门口,就碰见了马春花和几个过去的老同学。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我们正准备去找你呢!好久不见了,中午到我家聚聚吧!”马春花邀请着。
     “好久不见,你们今天怎么有空在一起?”赵凤梅问。
     “你还不知道吧,我们春花现在是马副局长了!”另一位女同学快人快语地说。
     “说这个干啥,今天刚好星期天就回来看看。”马春花见赵凤梅的脸色不太好看,知道她心里可能会不舒服便赶紧说道。
     “哦,这回轮到我祝贺你啦!”赵凤梅说着,听不出有多高兴,也听不出不高兴。
     “祝贺啥呀,老同学还是要多联系才是。”
     “只是我家里还有客人,我回来看一下中午还得回去给他们做饭。”
     “什么客人呀,让你老公做饭就是了,我工作忙的时候都是老公自己做饭的!”
     “咱们农村的男人可比不上城里的男人,他们连自己都管不了。我也好久没回来了,赶紧让我回家看看,天这么冷,咱也别光在门口站着。”赵凤梅不想和他们说的太多,就赶紧转移了话题。
      一群人便进了凤梅的娘家。聊天中才知道,马春花在舅舅退休之前调到县教育局当了副局长,已是科级干部了,今天是专车司机送她回来的,也算是衣锦还乡吧!
       他们刚聊了半个钟头左右,凤梅的小叔子便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他一进门就喊道:“嫂子,出大事了,你前脚一走,那个党建华就被一群年轻人带到了村里的戏台上,现在正在批斗他,你赶快回去看看吧!”
      “党建华?是水利局那个被劳动改造的党委书记吗?”马春花问。
      “是的,他住在我家里,我现在就回去,不能让他出问题。”看来马春花也知道这个党建华,赵凤梅也只好说了,而且说得很有气势。
       赵凤梅不顾天上下着冷雨,连雨衣也没穿,一路小跑着回到村里,径直向戏台子奔去。只见党建华被反绑着双手跪在台子上,头戴一顶高高的纸筒帽子,帽子上写着“革命叛徒”四个大字。他连一件厚外套也没穿,被冻得瑟瑟发抖。身边站着一群戴着红袖章的年轻人,一边大呼小叫地训斥着,一边对他拳打脚踢。
      “住手,你们哪里来的暴徒,竟敢这样对待一个国家干部?”赵凤梅挤过人群,呼叫着跑上戏台。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赵凤梅已扶起了党建华。
      “你是他什么人?凭什么保护一个叛徒,是不是想和他一样被审判?”一个戴着红袖章的人问道。
      “审判?审判不是你的权力。你们学没学过中央文件,对下放干部坚决不能武斗,他是来劳动改造不是来任人侮辱的。告诉你,我叫赵凤梅,坐不改姓行不改名,根正苗红对党忠诚,有什么问题朝我来。”说完,她转身拉起党建华的手说:“走,跟我回家。”
      赵凤梅的架势还真的把这群年轻人给震住了,台下竟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然后便一哄而散了。
      这一切都被随后而来的几个女同学看在眼里,马春花也彻底被赵凤梅的勇气折服了,从心底油然生出一种敬慕来,同时还有一种愧疚。
      当天晚上,马春华趁天黑,提着一大网兜桔子罐头和点心等来到了赵凤梅家。一是来看望一下党建华,二是想趁此机会表达一下她对赵凤梅的佩服,谈话间也流露出对当年那件事的歉意。
      马春花很快就离开了,她临走时跟赵凤梅说:“党建华书记现在身份特殊,我们必须有政治敏感性,我和他只是在工作中有过接触,所以请不要告诉任何人我来看过他,这样大家都会减少很多麻烦。”
                                      (七)
      时针绕成的车轮一刻不停地向前滚去,人生也总是会在不经意间来一个急转弯。
      如果说那场史无前例的革命运动是一场疫情,不管多么复杂也终有结束的时候。但既然是疫情,总是有人在疫情中倒下,也有人重新站了起来。改革开放以后,很多曾经被冤枉的“牛鬼蛇神”们得到了平反,恢复了职务,党建华就是其中的一个。他不仅职务得到了恢复,而且在几年以后还被提拔为市委书记。
      马春花的嗅觉很灵敏,自从上次在赵凤梅家里见过面后,就一直关注着党建华的动向。她一听到这个消息,便亲自登门拜访表示祝贺,见得次数多了,就顺理成章地表达了她的想法。这些年她主抓全县希望小学的基建工作,确实也付出了努力,抓出了成效,但依然是个副科级干部,如果有机会还想再进一步。当时环境那么恶劣,马春花能够不顾一切亲自来看望他,简直就是雪中送炭般的恩情,所以党建华也一直记着。在听懂她的来意以后,党建华也对她表示了特别的关心,并亲自视察过她的工作,听到了不错的反响,所以很快就把她提升为教育局的一把手,在没有违反原则的情况下,也算还了马春花的这份人情。
      党建华还一直惦记着赵凤梅一家,在澄清问题并官复原职之后,他第一时间就给赵凤梅写了一封信,表达了他的感激之情,还承诺一定抽时间回去看看他们。可整天因工作忙,转眼七八年过去了,在赵凤梅家生活的一点一滴,却经常在他的梦里出现。尤其是赵凤梅从那群暴徒手中把他拉回家的情境,每次想起来都为之感动,对一个女人来说,那该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啊!不知道现在他们生活的可好?那个漂亮的小姑娘丫丫如今也该上初中了吧?那个做石匠的妹夫手艺是否有了提高呢?他答应过他们是一辈子的亲戚,如今他总算有机会也必须回去看望当年的恩人了,如果不亲自去一趟,自己还算是个男人嘛?不仅是他们一家,还有全村的乡亲们,当年都对他很包容,都给了他太多的照顾。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这种想法就越来越强烈,甚至有种坚决不能再等的感觉。于是趁着星期天,让司机准备了好多糖、烟、酒、茶叶等,还给小姑娘买了一堆学习用品。他在妻子的陪同下,一起向凤凰山下出发了。
      他们的小轿车刚在赵凤梅家门口停住,党建华和妻子便迫不及待的向她家里走去。
     “凤梅妹子在家吗?”党建华边走边喊叫着凤梅的名字。
     “在,谁呀?”赵凤梅答应着便快步向门口走去。
       他们出现在赵凤梅面前时,她惊呆了,一时竟没有认出来。
      “我是党建华,这是你嫂子。”
      “是你呀哥!我说呢,今天一大早院里的喜鹊就叫个不停,想着一定有什么喜事,还真是不出所料啊!来来来,快到院里坐。”
      “先不急,让你嫂子看看我当年住的那间房子还在吗?”
      “在,我们怎舍得扒掉呢!”
      他们进到曾经住过的屋里,还是当年的样子,党建华伸手摸了摸自己用过的桌子和睡过的床。一切还是那么熟悉,那一年在这里的点点滴滴又浮现在眼前,禁不住眼圈有些发红。
      看了一遍,他们才在院里坐下,就像久别重逢的亲兄妹,问长问短,有着说不完的话。
     “咋没看见俺兄弟呢?还做石匠吗?”
     “他呀,已经走了三年了?”
     “走了是什么意思?”
     “三年前他上山采石头出了意外,当时就不在了。”
     “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和我们说一声,你忘记了咱们可是永远的亲戚呀?”
     “我没忘,但是你们工作那么忙,不能给你们添麻烦,再说我们娘俩也过得挺好的。因为当年对你的保护,知道你的问题澄清后并恢复了原来的职务,村里觉得我也算立功了,还选我当了妇女主任呢!”
      “丫丫去哪了?估计也该上初中了吧?”
      “她刚和孩子们出去玩了,一会就回来,今年已经十二岁,下学期就该上初中了。”
      “是这样,我和你嫂子工作都很忙,想请你到我们家去帮忙料理一下家务。农村的教学条件太差,孩子这么聪明,别把孩子给耽误了,明年孩子上初中我给找个好点的学校。”
     “这个事容我考虑一下,先说你们中午想吃啥,我好去准备。”
     “我最想吃你擀的蒜汁红薯面条,多年都没吃到过那种味道了。”
     “就这点要求啊,也太简单了吧!”说完他们同时大笑起来。
      也许是这笑声惊动了邻居们,突然家里涌进一大群人来,门口还响起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那天赵凤梅家像过年似的,连村领导班子也都来了,还有很多乡亲们党建华只觉得面熟,但已经想不起来叫什么名字了。他让司机把准备的东西全部拿出来,乡亲们站的站,坐的坐,蹲的蹲,一起吃着糖,喝着茶,抽着烟,聊着天,好不热闹。
      中午赵凤梅和几个女人一起做了两桌子的菜,还特意擀了几碗红薯面条。党建华也真得是高兴了,似乎忘掉了自己市委书记的身份,竟和乡亲们大快朵颐地喝了起来,直喝得满面红光。
      日头已经偏西,他们准备离开了,乡亲们把一大堆土特产塞进了他们的后备箱里。党建华对村里领导们说:“我虽然只在这里住过一年,但已经把这里当成了我的又一个家,村里今后有啥困难,请大家尽管说,在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我一定尽力去办,希望大家都早一天过上好日子。”
      妻子也拉着凤梅的手说:“妹子,今天你哥说的可不是开玩笑,你好好考虑一下,孩子一放假我就来接你们,我家也是个姑娘,让她们做个伴多好啊。再说,不只是你哥,我也喜欢上你做的红薯面条了。”
      说完又引起乡亲们的一阵大笑,那笑声从小院里飞出来,直飞到小院后边的凤凰山上。
                                                     (八)
      转眼,赵凤梅已到党建华家里三年了,他们亲得像原本就是一家人似的。赵凤梅把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一尘不染,为党建华夫妻解决了很多后顾之忧,让他们能把更多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去。女儿丫丫也在最好的初中学习,年年都是名列前茅,如果不出意外,考到市里的重点高中应不成问题。她偶尔也会趁星期天回老家和娘家看看,那里毕竟是她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对那里的山山水水都有着深厚的感情。
      一天晚上,他们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时,党建华很严肃地问:“记得马春花说过她和你曾是同班同学?”
     “是呀,我们俩娘家还是一个街坊的,怎么了?”赵凤梅问。
     “她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
     “她是你们县教育局的一把手,负责全县希望小学的基建工作,上个月有一个学校新建的教学楼坍塌,造成三名学生死亡,多名学生和老师受伤。经查,建房所用的钢筋水泥均不合格,是十足的豆腐渣工程。包工头还供认,他曾给马春花行贿三十万元,才让工程质量大打折扣,所以她也被牵连进去。”
     “那她现在怎么样了?”赵凤梅关切的问。
     “她已经被暂停职务并关进了看守所,问题还在进一步调查,如果还有更多问题,恐怕要被判刑的。”
      党建华继续说:“其实最早我们并不是很熟悉,只是在工作中有过接触。后来我调任市委书记之后她曾经来过,因工作关系打交道也就越来越多。我一直很感谢她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来看我,也亲自对她的工作进行过调研,大家的反应还都不错。而且她还说和你是同学,我才帮了她一把,没想到她现在会走到这一步。据调查,她在生活作风上也有问题,她可能一直暗恋一个同事叫郭文杰,后来还把人家给搞离婚了,让郭文杰的老婆告到纪委,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响,真是太不像话了。”
     “说实话,马春花能走到这一步也不意外,她从小就表现得很有心机而且特别张扬。郭文杰是她上高中时就喜欢的一个人,当时弄得我们全校都知道,学校还勒令她退学,因为她舅舅出面说情才继续留在了学校。同年县团委需要一名后备干部,我们学校推荐的是我,但她通过舅舅的关系把我给挤掉了。但这事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我也没往心里去。可她要是被判刑了,孩子还正在上学,家里还有一个老娘身体也常年不好,以后日子可该咋过呢?唉……”
      一个月后正值暑假,马春花的案子审理完结,因贪污受贿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同时停止一切职务,剥夺了所有的政治权利。在即将送入监狱的头一天,法官问她还想见见谁,还有什么话要说,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她说:“我只想见见老同学赵凤梅,当然如果她不愿见我,我也不会强求的。”
      当法院工作人员找到赵凤梅并说明来意时,她感觉很意外,但还是立即答应了这个请求。赵凤梅想:“不管怎样也算同学一场,无论她见我的目的是什么我都得去。过去的都应该放下了,她这一路也不容易,今天又走到了这一步,哪怕只是给她一些安慰也好。”
      她们是在看守所见的面,两个多月的铁窗生活,已经让马春花和以前判若两人。在赵凤梅的记忆中,曾经那条钟摆似的长辫子在参加工作后变成了披肩发,后来当上局长又变成了干练的烫发头,现在又被剪成了齐耳短发,两鬓也有些许的斑白。因为天气炎热,她穿着一件宽大的白色体恤,本来就苗条的身材显得更加消瘦了。两只眼因为哭的太多,现在已肿得像两个桃子。
      马春花一见到赵凤梅就又哭了起来,她哭着说:“凤梅姐,谢谢你能来看我。我今天想见你,是想亲口对你说一声对不起,当年我不该抢了本属于你的机会,你虽然心里清楚,却对我依然如故,并没有任何敌意。可我却没能珍惜,一次次被头上的光环迷失了方向,一步步走进了犯罪的深渊,这是我罪有应得。还有,我的老娘常年受风湿病折磨生活不能自理,我已经两个多月没有回家看她了,不知道现在生活得怎样。可我现在已经做不到了,所以想请你帮我照看一下,如果我没有机会为她养老送终,请你替我把这些也做了。凤梅姐,允许我再这样叫你一次,如果你不能答应,我也没有遗憾,依然会说声谢谢你。”
      说到这里,马春花已经哭得抬不起头来,她把头靠在铁窗上,身体颤抖着,任凭悔恨的泪水肆意流淌。赵凤梅心里五味杂陈,百感交集,不知不觉已是泪流满面。我该怎么办?答应还是拒绝?我们毕竟曾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如果拒绝她,以后再回娘家可怎么和她老娘见面?她也不是立即执行的死刑犯,以后又该怎么面对出狱的马春花?她是曾经伤过我的心,抢走了我人生中最宝贵的一次机会,但这都已经成为历史,如今她已是一名阶下之囚,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我还要和她计较这些吗?还要在她的伤口撒上一把盐吗?……
     “你们见面时间已到,还有最后一分钟,请抓紧。”赵凤梅正在思考着,站在她身后的警察提醒道。
      赵凤梅擦干眼泪掷地有声地说:“好的妹子,我答应你,把老娘交给我,家里的一切你都不用挂念,只管好好改造就是了,期待你早日归来!”
     “谢谢你凤梅姐!”
      马春花说着,便被身边的警察带走了。
                                       (九)
       赵凤梅回到党建华的家里,把她和马春花见面的事和盘托出。
      “凤梅呀凤梅,叫我怎么说你好呢?你真得不该答应她的要求,且不说她过去是如何对你的,你哥马上要调到省城去工作,我们准备带你和丫丫一块去,这些还没顾上和你说呢,你真是有福都不会享,难道这辈子就和她捆在一起了吗?”嫂子一听就是一顿吼,三年来她还是第一次这样批评赵凤梅。
     “嫂子,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我是凤凰山的女儿,对那里有着深厚的感情。尽管马春花做过错事,但她能向我开口是需要很大勇气的,再说我的父母也都老了,也需要我的照顾,权当我多照顾一个人就是了。丫丫这几年也长大了,她的自理能力还行,上高中一个人完全可以的。谢谢你和我哥,这三年你们为我们娘俩付出了太多,我们是永远的亲戚,有时间常回来看看就是了。”
     “凤梅的性格我是知道的,她答应过的事就一定要做到。凤梅说的也对,她不仁咱不能不义,尤其是马春花现在这种情况,凤梅怎么可能做的那么绝情?关键时候才能看出一个人真正的品质呀!叫她回去吧,咱们有时间多回来看看就是了,也希望马春花回头是岸,早日出狱。”党建华说。
     “那好吧凤梅,你以后有啥困难尽管开口,这辈子我们认定了咱这门亲戚,我们也愿意帮助你完成你的心愿。”嫂子也只好这样说道。
      赵凤梅重又回到了凤凰山下的老家,反正两个村离得也很近,干脆搬回了娘家居住下来,并把马春华的母亲也接到他们家,这样不仅更方便照顾他们,也能让他们说话解闷。在赵凤梅的精心照顾下,马春花母亲的病情不但没有加重,反而越来越好了。隔三差五她还会做顿好吃的改善生活,缝补浆洗自不必说,让他们渡过了幸福的晚年。但马春花母亲一想起女儿入狱的事就伤心生气,甚至不吃饭,只想让自己早早死去,省得拖累赵凤梅。每当这时候,赵凤梅都会耐心开导她,总哄她说春花没多大事,应该很快就会回来的。
      时间一天天在流逝,她这一照顾就是八年,一直到马春花提前出狱。
         ……
       赵凤梅的故事已在凤凰山下流传了许多年,因为她的感人事迹,曾被评为感动中国模范人物,还登上了中央电视台的颁奖晚会。
      颁奖嘉宾给她的颁奖词是这样写的:赵凤梅,一朵凤凰山下的红梅,她熬得过寒冬,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她以善良为笔,以诚信为墨,以宽容为纸,写下了一个顶天立地的“人”字,更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书写了一曲久唱不衰的人间赞歌!
            
0 Z. f' c8 ?; o
                 (全文完)学习作品,差距甚远,敬请指导,不胜感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洛阳圈儿微信
扫一扫
关注洛阳圈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