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新帖 设为首页

打开手机扫一扫

开启辅助访问

洛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便捷登录,只需一步

搜索
查看: 1834|回复: 0

表哥郑仁良(下集)作者:执著

[复制链接]

84

主题

785

帖子

0

精华

社区达人(lv8)

Rank: 10Rank: 10

积分
2620
发表于 2020-12-12 08: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表哥郑仁良(下)
                                            (一)
      回公司的路上表哥一直在想,辛岚的小姨一定在哪里见过,她会不会就是当年那个叫刘云的姑娘?如果是她,这个世界也真的太小了,也太讽刺了。可她怎么会到现在都没有结婚?我今天没有问她叫什么名字,也不想问,万一真的是她,我该做出怎样的决定? 还要不要留下那五千块钱?还会不会帮她找最好的医生?幸亏她视力不好,如果她也认出我来,那该多么尴尬?今天的见面又该怎样收场?转念又安慰起自己来,不会的,不会这么巧合,也许只是长得太像罢了。
      晚上回到家里,表哥一夜未眠,他本想把这件事告诉妻子,可想了想还是算了。如果告诉她,妻子一定会生气的,一定会去问个清楚,新厂刚刚步入正轨,岂不又被搅成了一潭浑水?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先帮助她把手术做了,其他的事以后再说吧。头顶三尺有神明,就算真的是她,至少辛岚还是个好姑娘,我答应过的事就一定要落实到位,她为公司的发展出了不少力,权当帮助辛岚就是了。但愿是我看错了,已经过去了二十年,真的不想再为这件事劳心费神。
      辛岚先请假一个星期,按照郑董的安排陪着小姨把手术做了,手术很成功,辛岚一上班就赶紧来向董事长报道。
     “来,辛会计,坐下喝杯水。”表哥说着给辛岚倒了一杯水递到她的面前。
     “郑董,真的太谢谢您了,您找的专家很用心,手术也非常成功,我小姨说等眼睛恢复好了她一定要亲自来感谢您。”
     “感谢没有必要,只要手术成功就好。对了,有个问题不知当问不当问?”
     “没事,您说。”
      “你小姨家是哪里的?今年多大了?怎么会一直没有结婚呢?”
      “这个说来话长,我外婆家在黄河对岸,小姨今年应该有四十六七吧,她来我家之前好像是在一个大酒店工作,到我家有二十年了。我爸妈一直身体不好家里生活困难,在我很小的时候小姨就很喜欢我和弟弟,每次从市里回来都给我们买吃的穿的,还经常给我妈留一些钱。后来有一天,小姨说以后不走了,还问我让不让她在我家住。我也很喜欢小姨,就高兴地说当然愿意了。从此她就和我住在一个屋里,直到我爸妈病逝都没有离开过,偶尔去外婆家一趟也是匆匆去匆匆回。至于她为什么没有结婚,我也不是很清楚,她总是说没遇到合适的,我毕竟是个孩子,也不便多问。”
      他们一边喝水一边聊天,表哥跟着辛岚的讲述在记忆中搜索着,突然他又情不自禁地问了一个本不想问的问题。
     “你小姨叫什么名字?”
     “她叫刘云。”
     “哦,真的是她吗?”表哥自言自语地嘟哝着,这是一个想听到又怕听到的名字,不自觉得突然有点眩晕,手也禁不住颤抖了一下,杯子里的水洒了出来。
      “郑董,您怎么了?难道你们认识?”辛岚赶紧抽出几张纸巾擦拭着桌面。
      “不,不认识。我可能是血压又高了,没问题的,你先去上班吧。”
      “那您好好休息,我去工作了。”
      辛岚带上门离开了办公室,表哥的眼前又浮现出二十年前的一幕一幕。命运为什么会如此捉弄,竟然真的把她又送到了我的面前吗?
                                                 (二)
      马上就是春节了,表哥的公司里张灯结彩,正在筹备着新春团拜暨表彰大会,每个角落都充满了喜庆气氛。表嫂虽然赋闲在家,但还时不时地过来看看,近期由于订单比较多,她也经常过来帮忙。
      辛岚小姨的眼睛已完全康复了,那天是个礼拜一,她精心准备了一篮子水果和一袋子土特产,刚过八点就和辛岚一起来到了表哥的办公室。
     “郑董在吗?”是辛岚的声音。
     “在,请进。”
     “阿姨,您也在呀!”辛岚看见表嫂也在,便赶紧打了个招呼。
     “你好,小岚,咋还带这么多东西呢?”表嫂很热情地说。
      辛岚身后跟着她的小姨,她小姨今天应该是特意打扮了一番,显得比上次见面时精神了许多,看上去也更年轻了。
     “这位是?”表嫂看了一眼辛岚身后的女人又问道。
     “这是我们郑董,这是我们董事长夫人,我平常都叫她阿姨,对我可好了。”辛岚向小姨介绍着,回头又说:“这是我小姨,她今天专门来感谢董事长来了。”说着便把她们带的礼物放在旁边的地上。
      表哥、表嫂和辛岚的小姨三个人互相打量了一眼,突然都像被电击了似的,脑海里瞬间翻腾起来,空气似乎也凝固了,很明显都已认出了对方。
      怎么办?今天刚好妻子也在,这件事要不要说透,说透了妻子会有什么反应?二十年了,妻子还记得她吗?算了,还是走一步说一步吧,表哥显得忐忑不安。
     “我说过不用来感谢了,辛岚是个好姑娘,我们公司的好员工,帮你其实也是在帮助辛岚。”表哥还是先开口了,听起来有点语无伦次,也像是在跟妻子解释。
     “谢谢您郑董,如果不是您的帮助,我的眼睛可能真的要失明了,今天要不亲自来见见您,叫我如何能够心安。”辛岚的小姨说着感谢的话,但始终不好意思抬起头来。
      “你叫什么名字? 家是哪里的?”表嫂突然问道。
      “我叫刘云,是岚岚的小姨,我们住在一起。”
      “你叫刘云?”表嫂继续一脸疑惑地问。
      表哥突然打断了妻子的话,说:“辛岚,这几天工作很忙,如果没别的事你去上班吧,叫你小姨先到你的宿舍歇着。”
     “那好,我们先过去了,谢谢您郑董。”
      辛岚说着便和小姨离开了董事长办公室,刚关上门就听见了表嫂的质问。
     “她到底是谁?为什么不让我问完?你都给了她什么帮助?”
     “岚岚,你先去上班,我还有话要说。”辛岚的小姨不想让辛岚知道太多,便把辛岚支走了。
      “解释一下也行,他们都是好人,千万不要引起他们之间的误会。”辛岚说完便向财务科走去,她小姨又返回了郑董的办公室。
      “董事长、嫂子,我今天不仅仅是来感谢您,还有一件事一定要给您讲明白,不然我的下半辈子都会在不安中度过。”
      表哥看了一眼妻子,心想事已至此能当面说清楚也好,便强装镇定地说:“那好,你坐吧!”
      刘云坐在了沙发上,表嫂紧绷着脸坐在她的对面,想听听她葫芦里到底装的什么药。
                                        (三)
     “您应该还记得二十年前的那个夏天,我就是当年害您坐牢的刘云。”
      表嫂听她这么一说,突然感觉一阵头晕目眩,身子不由自主地晃动了一下。
      刘云继续说道:“我本是一个农家女孩,当时在市里的一家大酒店当领班,我的老板,就是那个光头见我长得漂亮,逼着我去做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我誓死不从,他就想占有了我,却不料恰好被您撞见。他逃跑时跟我说,让我抓住你不放,并大喊是你要欺负我,其他事由他来安排,估计他当时也确实不认识您。我也的确是慌不择路,就按他的意思办了,没想到这还仅仅是个开始。
     “他和派出所所长是多年的朋友,一个电话就过来了那么大一群人,把我给吓傻了,但也只好将错就错,我也彻底成了他们的傀儡。后来老板给了我三万块钱,让我把这场戏演下去,否则就杀我全家。法庭上的证词全是他们写好的,我只是照抄了一遍。
     “这事完了之后,我便悄悄回到了老家,但还是怕他们找到我,就从黄河对岸来到我姐姐家住下,心想躲得远远的,这辈子我们就不会再见到了。现在想来,这二十年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噩梦,让我活的不像个人,经常在梦里哭醒,白天也只能苟且偷生,基本上不出大门,没有一天不受到良心的谴责。三年前我又得了白内障,并且一天比一天严重,心想就这样让我瞎掉算了,这是上天对我的惩罚,是我罪有应得,我也不想再看到这个世界。
     “谁知道命运竟然会如此安排,小岚又在您的公司上班,您对她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不仅给我拿了手术费,还为我找最好的专家,让我重见了光明。我出院前专家来查房,我们聊了很多。他说你们是战友,还告诉了我您的经历。当时我就很肯定您就是被我诬陷的那个人,所以我一定要撕下脸面来见见您。如今我已年近半百,也没什么好怕的,一定要把这件事当面说清楚,并且要再次上诉还您一个清白。还有,如果您不嫌弃,我的后半生就交给公司了,您让我在这里打扫卫生我都愿意。我知道就算做牛做马也偿还不完您的恩情,可只有如此,才能减轻我这么多年的自责和曾经犯下的罪恶。对不起郑董,是我害了您。”
      说到这里,女人“咚”地一声跪在了表哥和表嫂的面前。
      一切真相大白,表哥仰天长叹一声,心里已释然了很多,旁边的妻子却和刘云一样哭成了泪人。不管怎样,这么多年的屈辱总算有人说清楚了,撤不撤销原判已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表嫂突然又被自己的善良打败了,竟又可怜起眼前的这个女人来。她擦干眼泪,把刘云扶坐在沙发上,说:“妹子,事情既然过去了这么多年,今天你有勇气来说清楚也就算了,再为此事折腾也没有什么意义。来,喝杯水吧。”说完,转身倒了一杯水递给了刘云。
     “谢谢嫂子的宽容,但解铃还须系铃人,过完年我就到公安局找他们去,绝不能让郑董这样的好人冤枉一辈子。”
      刘云这一次说到做到,真得没让他们再次失望。一过完年,她就把这件事曝光给了媒体,引起了市领导和网友们的高度关注。经过三个多月的发酵和司法部门的深入调查,彻底推翻了二十年前的判决,不仅为表哥洗清了罪名,还得到人身赔偿50万元。更没料到这件事竟然让表哥的产品家喻户晓,胜似做了一次免费的超级广告,生意好得一塌糊涂。
      最后一次重审结束已是盛夏,那天刚刚下过一场暴雨。雨过天晴,凤凰山下的空气格外清新,全公司的员工都在门口等着郑董胜利归来。当表哥、表嫂和刘云出现在大家面前时,一阵热烈的掌声响彻云霄,接着锣鼓与鞭炮齐鸣,那份喜庆在凤凰山下久久回荡着。
      表哥向大家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抬头望去,此时,厂区后面的凤凰山上正悬挂着一道美丽的彩虹……
      后记:表哥的故事还在继续,后来辛岚已成为公司的财务总监,刘云也安排到公司成了一名正式员工,还用赔偿的50万元成立了一个“郑仁良”基金会,用来奖励公司里以及社会上那些正直、仁意、善良的人们……
                                                 (全文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洛阳圈儿微信
扫一扫
关注洛阳圈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