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新帖 设为首页

打开手机扫一扫

开启辅助访问

洛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便捷登录,只需一步

搜索
查看: 2014|回复: 1

[原创] 牛妞和她的伙伴们

[复制链接]

327

主题

5127

帖子

0

精华

钻石会员(lv14)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4321

活跃达人

发表于 2020-8-20 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牛妞和她的伙伴们4 A3 \# s/ [1 z% M
文/刘瑞娟% t0 ^9 q6 i+ i8 I9 r
夕阳西下,阵阵微风夹带着大地的余热扑面而来,偶尔还送来阵阵荷花的清香。柳条在粉红色的河面上轻轻摇曳。胡文理掏出手机拍下了这美丽的画面。& g9 P- B: P  Q% c  F
1 Y% Z0 M6 u$ I( a5 [+ |
“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一个四五岁的女孩儿正对着河边的荷花背诵着《爱莲说》,她妈妈带着自豪的笑容对着她拍手机视频。胡文理见状不由地笑了,他偷偷地拍下了这对儿母女。夕阳的余晖映照在她们身上,头发金光闪闪。他就喜欢这种光线流动的画面。" x7 M- Q/ z. ~! O
0 O0 g  m# [1 D- j) _9 W; g
小鱼儿在岸边款款游动,那些鱼儿小得几乎透明,在水中游来游去,根本就掀不起一丝丝波澜。忽然,小鱼儿慌乱起来,一条一尺多长的黑鱼闯进了岸边,在小鱼儿群里肆意地捕食。岸边瞬间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 U8 \4 O  t$ q* @  g

* [% T5 `5 s* R+ `5 f胡文理眼尖,一下子就看见了正在兴风作浪的那条黑鱼,他慢慢走下河堤,想徒手抓住那条黑鱼,黑鱼游进旁边的鱼草中,尾巴一闪,不见了,胡文理带着遗憾,在岸边找了一根小树枝,不甘心地伸进鱼草中和搅着,试图把那条黑鱼找寻出来。谁知,装在上衣口袋里的手机出溜一下掉进了河里。他下意识地“哎呀”一声,单膝跪在岸边的石头上,探身去河里摸手机。# K- \# n! u5 d2 K$ f  A1 o

3 H  t$ g0 d. H( F- y5 e; G# T河面是平静的,但水面下暗流涌动,胡文理在手机落水的地方根本就摸不到手机了。附近正在河里游泳的宋斌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急忙过来,在距离此地四五米的地方找到手机递给了胡文理。
3 J* }' E& {" g# N8 S7 q5 q7 d3 e# G; Z, ^6 m" m  d
胡文理连声道谢:“谢谢,谢谢!这手机不值多少钱,关键是手机里的通讯录丢了太可惜。”
2 r0 f) Z6 ~% m, C7 x+ H! h8 v- i  g5 e4 f7 b# J" k. ~+ Z3 L: }
“关机,明天去手机维修店烘干不耽误使用。”宋斌热心地对胡文理说。
# G. {' }. l- b8 b* V$ v0 k# ]* y  m; s0 A% x3 f/ m; m8 v
宋斌知道,这部手机是苹果叉,价格不菲,手机背后丘比特之箭串着的两个心,是他贴上去的,为的就是挡住被咬了一口的苹果标志。
1 J5 g2 X5 s/ V1 Q( H' b
4 U7 R: E( g8 |$ q8 D6 P胡文理再也无心在河边闲逛,转身回家。这手机他并没有花钱,但才刚刚用了两个星期,手机里的功能还没有摸透,可爱的手机就遭此惨祸……6 m; w$ n- a" p& V
! @- @5 z2 R& }& K$ y* D+ _$ x- z. \
宋斌回到家里,妻子牛妞正在微信群里语音聊天。餐桌上摆着一荤一素两盘凉菜,一瓶啤酒,一杯枸杞茶,一叠刚烙的葱花油馍。
- v3 V( q9 u) U8 O6 H$ P6 s, S
6 D7 a8 j/ A- @7 g9 z宋斌没有打扰她,独自坐在餐桌边享受晚餐。
$ D/ ^1 R. r1 w) y
+ c# D6 d/ J$ E“我落聘了,高级教师,教了几十年毕业班,我们班年年考上重点高中的人数都是全校最多的,我竟然也落聘了”牛妞激动地诉说。
1 C+ `9 k! ^2 B" C; v' w) @2 H3 ?$ X" k1 z5 s7 c7 Z1 v5 t' d
“我也落聘了,我去问领导,领导说我不善于和人沟通,他去学校了几次,我都是在教室里给学生上课,没有出来向他打过招呼。一放学就不见我的人影了,他们组织了几次吃饭K歌活动,都没见我参加”。听说话的声音,宋斌知道这人是陶洁。" S7 o* F% K' h+ x9 O: V% e
& r9 X# `: P8 Q% T
“我落聘了,我们村子拆迁,学校解散,老师分流,我这个当了二十多年校长的人,无处可去。哪个学校都不缺历史老师。”说这话的是杨荷叶的爱人阿辉。# e- I1 h0 ~, i1 v  D2 S
; G9 C; d" g  d0 i( C7 z# h" t
牛妞、陶洁、杨荷叶、孙柳青在学校就是好朋友,在一个宿舍同住了三年。后来陆陆续续都进了一中教学。在学校搞教师优化组合时,她们四个结成了一组,分别教语数英物理。语数英物理是初中的主科,她们四个人教出来的学生年年升学率最高。暑假里学校专门召集教师谈教师竞聘上岗的事,牛妞对她们仨说了一句:“咱们是高级职称,这么多年的教学成绩在这里摆着呢,任谁落聘,都轮不到咱。”那仨人也随声附和。等落聘人员名单一公布,牛妞傻眼了:除了孙柳青,她和陶洁、杨荷叶都在落聘人员的名单里。落聘不落岗,课还得正常上,每月还得定时去讲公开课竞聘岗位。这段时间,他们在微信群里谈论最多的就是竞聘落聘的话题,孙柳青在群里弱弱地说过一句“亲们,谁有超市的购物小票,请给我留着哦”,从此悄无声息,从来没有谈论一句关于竞聘落聘的话题。* t! f# J. C! W  W( H% O6 W% }

2 I( M% Y9 o: A' A洗漱完毕,宋斌和牛妞把手机放在客厅进了卧室。这是他们夫妻俩不成文的规矩:手机不往卧室里拿。" v+ P1 H4 X0 {+ F& T/ w! X

2 c- L- U0 i/ ~, M( R牛妞最近心烦意乱,床头的书也无心去看,躺在床上数对面楼上亮着灯光的窗户。宋斌也关掉了床头灯,拉起了话题。
* `; B3 v. }# v& X* M+ Q
& Z: L4 A8 D" F2 X  M  \) w0 {“唉,你说孙柳青和胡文理是啥关系?”- X  e: t- e/ a, i$ ?' c

* \8 u3 D# e9 Y“同事关系,上下级关系,他俩还会有啥关系。”牛妞回答道。
* ]& {- s: |5 p& s/ T+ D7 R2 Y, h9 Q3 t2 j- e3 X+ ?1 c! G
“那?孙柳青托我买的手机咋会在胡文理手里?那手机是我贴的屏,背后的装饰贴也是我贴的,我把丘比特的箭头剪掉了,我干的活儿,我一眼就能看出来。”宋斌的语气非常肯定。
" }0 `* V2 A$ g) {  Z
9 k5 L: z4 X/ N! I. S! O“孙柳青就不是那人,俺俩快四十年的关系了,我还会不了解她?”牛妞辩解道。
0 c; ~% O9 {- m! q  o2 j2 e1 s8 y* A- g$ p
此时,客厅里牛妞的手机铃声响起,她起身去客厅接听电话。+ @: [( _7 j! D' n2 r/ t; B

) B$ J7 `4 u7 b+ m5 G“行,明天下午四点?好好,钱柜最大的包间?行,费用咱们AA,不能让你一个人独出。”牛妞接完电话,关了手机,笑眯眯的返回卧室。  U% P, q; U  A% q$ O) X: z
8 a0 P! I: c7 {' r; T4 R: B" L$ [
宋斌打开了床头灯,关切地望着她。: W! f7 c1 G, e: {% R' L

- [, f+ s, x) }0 V“陶洁说,明天下午在钱柜请胡文理唱歌,我们几个都去。拉拉关系也行,否则这人心惶惶的日子何时是个头。”牛妞笑着对宋斌说“关灯,睡觉。明天还会升起新的太阳。”
+ B2 l1 J8 q: O
- A6 y, b5 [& O$ v' c第二天,陶洁、杨荷叶、牛妞、孙柳青按时在钱柜ktv最大的包间聚齐,最大的包间还有供客人跳舞的地方。陶洁打电话催了两次,胡文理才姗姗而来。, z3 w2 p+ y* A" C$ v, B
! c2 J6 v5 P( Z( Y  b4 N
趁着一块儿上卫生间的机会,牛妞问孙柳青:“你托宋斌给你买的手机咋在胡文理手里?“5 e. R* _! `4 y. z- Q- m' X
. o7 S) l' x+ S& k
孙柳青答非所问:“我给你们说过,得去胡主任家走走,人家都去了,就你们清高“
. j7 _& n* z1 g$ ?: A! }
1 G* f% b  j6 U6 s0 j牛妞听了这话,心里象吃了一只苍蝇。孙柳青是她们四人中年龄最小最单纯的一个,此时她感觉自己仿佛被孙柳青的单纯蒙蔽了几十年。她再也无心唱歌,坐在角落里静静地看她们陪着胡文理喝啤酒、唱歌、跳舞,一直到包间的时间结束。1 i3 n( k# x. ?2 k" `, U, h5 l

* }) F! `$ ^1 E9 k9 }唱完歌,他们几个都喝的差不多了,胡文理在几个美女的轮番轰炸下,喝得最多。孙柳青提议让大家去她家里喝喝功夫茶,醒醒酒。
$ ^. L" l9 w+ s8 F+ J: G, k( s# ^
牛妞开着车,那四个人相互搀扶着出了钱柜。胡文理坐在前排副驾座上,那仨挤在后排。一路上嘻嘻哈哈地说笑着,仿佛又回到了少年时代。
0 @! f% n: x0 k( j: T+ e3 m6 F
" v8 C* q; b0 H( Q* w8 B孙柳青的家在看守所旁边,和看守所共用一个停车场。牛妞停稳了车,熄火下车,拉开副驾座的车门,请胡文理下车,胡文理死死拉着安全带,就是不下车,嘴里不断地说:“我不进去,我又没有犯错,凭啥让我进看守所。“& f# J5 I  p8 r, f- z+ g& P1 q7 N

# Z8 `- T8 g9 |1 A那三人也下车规劝,胡文理就是不下车,嘴里嚷着“我要回家,不进看守所。“
9 n' V7 E: v, R, m' i" E; l+ F
+ J# i! C, i; ?, L拉扯的时间长了,胡文理竟然尿在了副驾座上,车里弥漫起了尿骚味,牛妞、陶洁、杨荷叶、孙柳青见状,都傻眼了。0 v. z+ Y! C6 w* n
# _+ U1 H# O/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2

主题

771

帖子

0

精华

社区达人(lv8)

Rank: 10Rank: 10

积分
2561
发表于 2020-8-20 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洛阳圈儿微信
扫一扫
关注洛阳圈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