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新帖 设为首页

打开手机扫一扫

开启辅助访问

洛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便捷登录,只需一步

搜索
查看: 1631|回复: 2

[分享] 叶辛全新长篇小说《魂殇》首发:为一代知识分子的精神史立传

[复制链接]

664

主题

3万

帖子

2

精华

社区长老(lv17)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73757
发表于 2020-8-17 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2020/08/16 17:13  新华报业网  0 `" U2 Z3 K: w# ^: }3 Z3 F
6 B: n9 L2 T- P% ?8 T# a0 S
; O) A# C& M" N0 q
! Y2 L. L+ O3 T, C1 ~; s; l6 O: ^8 u

2 n8 F+ G) ?/ J: h( F  c/ m( c

  交汇点讯 炎炎夏日里,书香满申城。8月15日,正值一年一度的上海书展期间,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作家叶辛长篇小说《魂殇》新书发布会在上海思南公馆举办。本书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重磅打造。华东师范大学教授王晓玉、知名作家蔡骏、《叶辛传》作者林影等作为对谈嘉宾出席活动,著名媒体人石剑峰客串主持本场发布会。

  澎湃时代,需要记录和书写

  写作四十余年的叶辛,因知青题材文学作品《蹉跎岁月》《孽债》等被人熟知,从青年时代至从心之年,叶辛一直在突破自我,尝试写作更多的题材。《魂殇》是叶辛历经数年精心创作的最新长篇小说,涉足悬疑小说领域,以一位著名画家的猝死为线索,以知青一代人半个世纪的命运为焦点,重返时间的河流,回味了逝去的青春与爱情,追溯了一代人跨越半个世纪的命运悲欢。

  作为共和国的同龄人,新中国成立以来走过的每一个阶段,叶辛都经历过。长年以来,他孜孜以求,以冷静的视角审视现实,坚持以书写记录时代。叶辛直言,在他的各部作品中可以窥见各个时代中国人的故事。

  活动现场,叶辛回顾了自己的创作历程。他说:“上世纪80年代,我创作了一系列与知青有关的长篇小说,受到了读者的喜爱,后来拍成了电视剧,影响很大。很多人都称我是‘知青’作家。《魂殇》是我花了近十年写的长篇小说,可以说与知青有关,又不完全有关。时间跨度很长,从知青岁月开始一直写到现在,既是写过去,也是写当下,还带点悬疑的成分。我们那一代人的故事太多了,这部《魂殇》重点是写一个画家,以画家这个身份去写一个时代,去还原一个时代,希望得到大家的喜欢。”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博导王晓玉笑称“这是一部好看到停不下来的小说”,她在现场分享着读完此书的感受,忍不住剧透了不少小说情节。王晓玉对书名《魂殇》有着自己的独到解读,她表示,《魂殇》的“殇”,一字点睛。“殇”是一种夭折,“当代知识分子的精神如今处于何种状态,你的‘魂’有没有‘殇’?这是叶辛想要探究的事情。”

  作为中国顶尖的悬疑作家之一,蔡骏认为,《魂殇》所展现的是复杂的社会局面,如何面对社会的变化,表达新的中国故事,是一代作家必须要面对的,而《魂殇》正是对新的社会现实的生动写照。

  《叶辛传》的作者林影,则用“三个最”来形容自己眼中的叶辛。她说:“叶辛的名字是一个符号,他身上有好多标签,他是中国知青的代表,下乡时间最长,在中国知青中影响最大,对历史的追问、对人性的反思最深刻。”

  从《孽债》到《魂殇》,叶辛为知识分子立传

  谈起自己的名作《孽债》,叶辛说“孽债”二字刺眼且触目惊心,是整整一代知青难以还清的感情债。如今,曾经的知青已走过人生的大半程,当生活归于平淡,他们的精神世界又该在何处安放?此次新书命名《魂殇》,是他再次直指现实的思考。

  在接受交汇点记者专访时,叶辛表示,21世纪以来,当代知识分子的生活给了他很多思考的空间。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社会的变化是巨大的,所有中国人都是有目共睹的。不论城市还是乡村,这种巨变,知识分子最能感受到。然而在已经解决了温饱问题后,一代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状态是怎样的?当下,一些光怪陆离的社会现象对叶辛的触动很大。而《魂殇》关注的,正是这一问题。

  叶辛一直坚持写他所思考过的生活,不断地创作反映新时代新面貌的作品,《魂殇》即是一部这样的作品。小说中,程步涛是国内著名画家,他的作品在拍卖场上频频拍出天价,一画难求。他在创作中猝死,大法医诸葛铮认为程步涛是自杀,引起一片哗然。这桩猝死案件同样引起了著名作家童庆的关注,于是童庆深入程步涛居住的豪华别墅,意图寻觅这一疑团的答案,找到程步涛的死因。但随着追查的深入,在童庆面前徐徐展开了一幅当代社会的全景图。一代人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演绎成一部史诗,映照一代中国人的命运。

  这是一部没有给出谜底的悬疑小说,一些读者读完会有一种不满足感。对此,叶辛表示,之所以这样收尾,是因为生活正是如此——生活中的很多事情,就是没有答案的。正如书中兰梅萍对主人公童庆说的那样:“生活不完全是有头有尾的故事,但生活仍在像一条大河般流淌……”叶辛以大眼界诊断澎湃时代,以大悲悯直指人心鼎沸。这部现实主义作品为世人敲响警钟,当代知识分子光鲜形象背后的精神状态在你看来是怎样的?对书中画家之死的真正原因你又会如何判断呢?不妨读一读叶辛长篇力作《魂殇》,说说你心中的答案。

  交汇点记者 虞越/图文 王悦谋/视频

( k  j+ T7 I! H2 W* B
0 D$ G3 \/ C0 a. z4 c
! L2 @- z, A) F3 ?

* A. ?- P$ U: O/ [/ w! 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64

主题

3万

帖子

2

精华

社区长老(lv17)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73757
 楼主| 发表于 2020-8-17 14:48 | 显示全部楼层
叶辛:从《蹉跎岁月》中走来的作家孤酒闻天下 2020-06-19 08:15:427 }# ^  r) S/ r) N- k7 X, X
; A- O$ o) N' [- Z+ d6 U

8 V- A/ g1 a& V* d& D6 _
“我们这一代人,因为经历过上山下乡,对中国社会的变化有尤其深刻的感受和对比,我由衷地感觉到,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选择了一条正确的道路。走过的30年,中国不是没有经历风雨,不是没有波澜,但是中国正在加快追赶世界的步伐,在使13亿人的日子逐渐过得好起来,所以我觉得这30年是中华民族发展最好的30年。”谈起改革开放的30年,著名作家叶辛非常感慨。这当然也是叶辛人生最值得回忆的30年,30年中,他将自己对社会变化的观察和思考写进书中,《蹉跎岁月》、《孽债》等作品已经成为时代记忆的符号。在上海,刚刚参加完第七届茅盾文学奖颁奖典礼的叶辛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记者:改革开放之后,您是走进文学领域作家中,一位标志性的作家,当年有很多作家都写到知青生活,但人们记忆最深刻的还是您的《蹉跎岁月》、《孽债》等作品。在您看来这些作品能够具有很强吸引力的原因何在?

叶辛的贵州知青

! Z5 M; j+ [9 h2 O' N, B( j* ?
叶辛(以下简称“叶”):这要从我的知青生活经历说起。1969年3月31日,我出发去贵州农村插队。我记得当时坐上火车时,外面还穿着一件棉袄。“好儿女志在四方”,人人都这样喊。喊的同时,我隐隐意识到:我们到农村去是扎根一辈子,不会再回来了。但那时更多的,是一腔热情去接受再教育,相信我们应该能在农村广阔的天地里大有作为。那时我们年轻、虔诚,也很狂热,当然现在看来也有点盲目。但不能否认,知青生活让我积累了大量的写作素材。做知青期间,我有记日记的习惯,对农村中的一些大事小情观察得非常细致。可以说,10年农村的生活在我的内心留下了深刻印记。
很多时候,生产队会派我到贵阳出差,买打米机之类的农具。我就穿件破棉袄挤火车,没有座位了,就席地而坐,和周围的人一起聊聊天气如何、收成如何。聊到天旱、洪水,我也会发愁,会想这青黄不接的日子大家都没粮食吃了。当10年下乡结束,要回城工作时,我已经和许多农民一样了。

叶辛的贵州知青

( u! g9 J" d. H
所以说,10年7个月的插队生活教会我用农民的眼光看待都市、看待省城、看待上海,这是我人生经历中最大的一笔财富。我从小生活在上海,这10年则使我熟悉了贫穷山乡的生活,了解到中国农民的真正生活。也正是在这些日子里,我开始思考上山下乡知识青年这一代人的命运。这段经历对我而言是弥足珍贵的。后来我在贵州的土地上成了作家,从乡村的崎岖小路走出来,这些都可以说是得益于10年又7个月的农村生活。
再说我的小说创作。1978年,因为《收获》杂志看上我写的一篇小说,就让我到上海来改一下。我住在当时的“作者宿舍”,一些老同志就问我在写什么,我告诉他们我的想法后,他们并没有对我的创作表示出太多的热情。但我觉得,创作就是要从生活出发,我的生活就是插队的生活,我只能从这些生活中寻找素材进行创作。结果,写完之后,小说不仅在《收获》上发表,还在中国人民广播电台上广播,后来又拍成电视,这部小说就是《蹉跎岁月》。
记者:其实,在整个创作过程中,您的“实事求是,从实际生活中寻找创作素材”的创作观念就是得益于改革开放后的思想解放。

叶辛


1 c  `3 `) @( H$ ~  G$ ?; ~
叶:的确如此。我觉得改革开放带给我的是思想上的解放,让我敢于这样想和写。那些老同志的担心就在于他们还是以从前的观念来看待写作,所以得出会遥遥无期改下去,不会得到发表的结论。改革开放之后,我越来越觉得,好的作品是从真实生活中提炼出来的,不能打动人心,不能激起心灵震撼,绝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改革开放文学。
记者:这种观念也持续地贯彻在您的写作中,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您对知青生活的观察和思考也在前进。1991年,您的另一部引起轰动的作品《孽债》发表。这部作品由知青的生活,开始转入知青下一代的生活,这一想法是怎样产生的?
叶:《孽债》是我的第六本写知青的长篇小说。之前,我已经写了5本了,可以说对得起插队的那段岁月了,就想让自己的创作转入到其他题材。于是,我创作了《家教》、《三年五载》等其它题材的农村小说。但之后,我又逐渐听到当年的知青回城后发生的一些故事,比如很多知青离婚后孩子留在了农村,孩子长大后走进城里寻找父母,这当然不是普遍存在的现象,但艺术的直觉告诉我,从这一题材中,可以透视这一代人的命运。
记者:2008年元旦,《孽债Ⅱ》正式出版,仅两个多月时间就发行了25万册,紧接着《孽债》也修订重印。之前,《上海日记》也引起了很大反响。这两部作品都写到了知青的下一代在当下社会中的生存,这也说明您对这一题材一直怀有深厚的感情和敏锐的感受力。而且,从这些作品中,改革开放前后的时代对比更加强烈。
叶:写知青下一代在当下社会的生活,是我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就开始产生的想法,一直隔了将近10年我才提笔写。实际上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题材,也很留意观察我孩子那一代人,当孩子的大学同学来我家做客时,我会有意识地跟他们聊天。我特别喜欢跟他们班上来的外省市的孩子聊一聊,聊的时候我就感觉到,改革开放以来,大量农村子弟走进城市,成为城市的一分子,这反映了社会的变化。我插队时,中国有10亿人口,9亿是农民,我们现在是13亿人口,共8亿农民,换句话说有5亿是城里人,改革开放以来有4亿人走进了都市。他们或者是来城市打工的农民工,或者是通过参军转业、上大学来到城市。
当然,一个农家子弟走进都市的过程,不是他脱下农民的装束,换上一双皮鞋就可以的。《上海日记》里面写到一个细节,就是沈世杰的父亲来拜访到报社工作的全小良,全小良很自然地拿一次性的杯子给他倒了一杯大麦茶,但是老人喝完大麦茶以后,很舍不得丢掉这个一次性的杯子,全小良看他想要,又拿了一个没有用过的一次性杯子给他带在路上用。但是他还是很舍不得地望着那个被丢掉的杯子。为什么?千百年来,我们农民的观念是很节俭的,他对城里人使用这个一次性的杯子很不习惯,就说明他在观念上要经过一个很大的变化。

孽债Ⅱ剧照

, t3 ~6 l5 R4 g" R6 a" t& x5 b. J6 y
《孽债Ⅱ》、《上海日记》的创作也让我感受到,我是不太同意知青文学已经没落的说法。知青题材的东西,一旦调整了角度,还可能会有人写,甚至我还可能去继续写这样一个题材。文学题材只是作家的一个素材,作家是通过这堆素材,通过这些人物、故事来表现自己要表达的思想,这才是最关键的。
记者:可以说,知青经历给了您一种别具一格的观察社会的眼光,从这一眼光中看到的改革开放也是独特的。我想,您对在知青期间生活过的地方一定有非常深厚的感情吧?
叶:这30年间,我也经常回到插队的地方去看看。几十年过去了,再回到那里时,我发现娃儿们衣服上的补丁少了,他们也能吃上白米饭了,但和外面日新月异的世界比起来,山乡仍是贫穷的。2004年,共青团贵州省委在全省发起了“春晖行动”,受到社会各界、专家学者们的广泛关注。在获悉“春晖行动”后,在一些企业的帮助下,我筹集了35万元在我当年当知青的修文县久长镇永兴村砂锅寨修建起了一所“春晖小学”。
当地政府非常支持,又拨款60万元修了一条路。当年我做知青的时候,当地老乡就跟我说,什么时候马车道变成柏油路就好了。现在,他们的愿望实现了,我很高兴。学校建成后请我回去,当地老乡送了我锦旗,对我说,我们会世世代代记着你。但在我看来他们更应该记住的是这个时代。

) M3 S- ^3 C. W% |. P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64

主题

3万

帖子

2

精华

社区长老(lv17)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73757
 楼主| 发表于 2020-8-17 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叶辛《五姐妹》:书写一代人命运里跳动的脉搏澎湃新闻 2019-09-20 14:40:27) j( @" X; W# y) v" z7 u; W( d
时光蹁跹,那个热情且火红的年代逐渐合上沉重的书页,烙印了一代人的名字“知青”,也缓缓走出了大众的视野。岁月剥啄之下,只能凭借文字去回忆那些远去的故事。今年著名作家叶辛的新作《五姐妹》由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受到了广泛好评。9月15日,叶辛携新书来到朵云书院上海中心旗舰店,与读者们分享他的创作思路和那个特殊的年代。
叶辛
书写历史的笔
《五姐妹》的故事里并不是描写一家五姊妹这样通常的关系,而是讲述了五个同时代女性的命运,随着新中国时代的发展,笔锋从她们青春年少时开始游走,刻画了她们丰富的一生。在五人人生的波澜坎坷之后,涌动着更为宏大的背景——新中国成立以来70年惊天动地的巨变。
《五姐妹》
叶辛说想写这么一本书已经30多年了,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我听说四川会理六姐妹、贵州黔南四姐妹的生活原型时,他就想写一写共同岀生于1953年的五个姐妹的人生和命运了。
在现场,叶辛不但分享了创作本书的过程与意义,也讲述了他创作故事的灵感源泉及动力——脱胎于他艰辛充实的知青岁月。“我一直说写好了这一代人的故事,实际上就折射出我这些年走过的路。”叶辛说,“我写得出这一代人步入晚年的心态,其实也是因为这一代人就是我们这一代。”这一代人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的命运背后折射出的就是共和国的历史。叶辛还为读者们讲述了自己做知青那些年的经历。他说起当年的2000万知青,每一个的背后都是一段故事,都含着一个家庭的底色,都折射着时代的光影。
他也提起过,人们对于当年那段知青岁月的回忆有不同的评价,有的人讲青春无悔,有的人讲青春有悔,他认为都很真实。那是足足2000万人,怎么可能要求大家的想法都一样呢?可能大家唯一的共识,就是要生存下去,这是一种磨练。
叶辛的小说中充满浪漫的理想主义,看完他的作品,会对那时候的人和事有一种罗曼蒂克的想象,这在他《蹉跎岁月》一书体现得尤为明显。但是叶辛也淡淡地说:“那个时代是没有选择的,所有都只有一种可能,一般人都得去。”时代的惊涛骇浪掩藏在他的笔下,被他对于人性美好的信念所遮蔽,正如他说出这句话时,满怀对于世界的期盼与信任。
文学创作,开掘要深
当被问及如何从知青这一个题材中挖掘出许多不同角度富有新意的作品时,叶辛引用了鲁迅的说法:“开掘要深”。
叶辛说自己经历了知青岁月完整的十年,从国家的号召开始,一直到大规模返回作为结束。正是因为这样,他的知青时光整个涵盖了那个时代的全过程,从而给了他源源不断的创作动力。“知青下乡,怎么下去?最早下去的时候,这些人心里在想什么?他们如何面对劳动、如何面对生活的不习惯、面对环境的巨变?过了几年之后,心态又如何发生变化?”叶辛说,这些都构成了他取之不尽的源泉。他认为“生活创作就是一滴水,反映了太阳的光辉。”文学创作的规律既然能够从小见大,那么描绘出那一代知青的过往,也就描绘出了新中国的那一段历史。“那么理论上说,创作就是从个别之中反映多数的。”叶辛说。
“共和国走过的路,在我们身上体现的最清晰。”叶辛重复着,那段厚重时光的烙印在老人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这一代人当然对现在时代的变迁特别敏感。”凭着这份独特的敏感性,叶辛听从前人的教诲掘出了一口深井,喷薄而出的就是他在知青题材上永难枯竭的创作力量。
历史的归历史,但最好了解
叶辛笑着说:“有没有那段经历的人是会不一样的,我的孩子看我可能也觉得我有些固执,有自己那一套逻辑,可能他只是没有当我的面讲出来。我当然会去努力了解他的想法,不过有时不管他听不听得进去,我也得讲出自己的想法,对吧?”
“这一页历史已经翻过去了。”叶辛说,“不要说年轻人,就是中年人也有他们那一代人的追求,有自己的焦虑和追求,不可能老沉浸在我们的故事当中。”面对知青文学的逐渐式微,叶辛怀着达观的态度,不过他同时也认为:“我们毕竟不是一个人,是沉甸甸的2000万人,就和那些历史事件一样,你了解一下,比不了解也好,对吧?”
他并不太在意那个时代的追求能否延续,更多地是盼望青年一代对于国家的脉络能有个更深刻的了解:“不要轻易地忘掉自己是怎么从一条长长的道路上走来的,只有清楚了这个,才能更清楚自己。”
“无论是从个人来说,从一个团体来说,甚至于从国家来说,这让我们知道怎么往前走。”

4 z# L% |1 ?& T- A9 V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洛阳圈儿微信
扫一扫
关注洛阳圈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