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新帖 设为首页

打开手机扫一扫

开启辅助访问

洛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便捷登录,只需一步

搜索
楼主: 夏秋客

[推荐] 事实——亲历者的回忆,关于白马寺和龙门

  [复制链接]

2

主题

126

帖子

0

精华

社区游侠(lv4)

Rank: 4Rank: 4

积分
650
 楼主| 发表于 2020-10-3 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1966年8月27日 龙门保护 高潮与尾声 《云层篇——龙门保护两种叙述的层云阴霾和踌躇》
1966年8月27日龙门石窟保护的真相叙述让云层越积越厚,阴霾越压越低。以至让临屏打字的键盘显得笨拙和迟疑。但是,1966年8月27日中午龙门石窟的天气依然是晴朗的天气,伊河岸边的垂柳摇摆着柔软的绿丝绦,泛白的伊河水轻松地向北流淌。时不时两三尾白条鱼哗的一声跳出水面,那优雅的弧线白光一闪就不见了。龙门山下小路蜿蜒光亮,石板缝中的青草绿中间黄。龙门山上大小洞窟在洛阳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学生的护卫下戒备森严。上午从市区不同方向赶来支援洛阳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守护龙门石窟通夜的各校学生在朱轮市长接见后已经整顿队伍先后离去。中午近十一点钟,此时不辞劳苦的洛阳农机学院赶来保护龙门石窟的学生们来到了龙门伊河桥的西端。此时,’向龙门东山西山夹持的天空望去,晴空万里,鹰鸟翱翔,风起伊阙,一碧如洗。不知云在何方?阴霾又从何处压来?
其实,在龙门石窟保护的真相开始的时候,叙述者的内心就已经是云层越积越厚,阴霾越压越低了。这云层,是关于在洛阳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叙述的对比中洛阳农机学院现河科大学生郝杨满、李洪发、李教授(本人不愿公布姓名)、教师陈继元的叙述的层层疑云。这阴霾,是在两个叙述版本中,对如何解释农机学院现河科大本不可能存在的种种不实情节的担心阴霾。而那些叙述,而那些叙述即:2001年3月《洛阳工学院学报》(前身即洛阳农机学院)所载马霆、雪瑞泽撰写的《洛阳农机学院师生保护龙门石窟纪实文章资料》,到《洛阳广播电视报》由记者童景箐、通讯员韩明儒撰写的自2007年2月至3月连续五期刊登的以《寻找保护龙门石窟的功臣》为总题的连续报道。其中第一期为采访龙门村村民,未果。其余四期分别采访的是原农机学院现河南科技大学师生郝杨满、李洪发、教师陈继元、当时学生李教授(本人不愿透露姓名)以及2017年-3月-13日《河南科技大学学报》寻廘影坊撰写的《龙门石窟为什么没有在“文革”中遭到破坏》这些回忆文章在长达17年的时间段,通过许多自相矛盾的,不合事理、不合逻辑的不实的叙述,虚构的情节,将一场洛阳市广大学生、解放军官兵、龙门村民兵村民、公交车司机、大型厂矿司机近两千人参与的保护中华历史遗产的可歌可泣全民爱国、爱中华文化古迹的大型行动,叙述为农机学院百十个学生一个学校的的单独行动。这种叙述长达17年之久并一再自我宣扬。不予更改和纠正。在今天当年全市人民保护龙门白马寺的真相逐渐公布的时候,关于农机学院学生当年前往龙门石窟保护龙门的真相也要即将面世。两种叙述的反差如此之大,的确令人不解,担忧。不由让人想起小品演员范伟的惊诧:“怎么会是这样呐?”于是心头担忧的阴霾便越压越低。
这里不由要引述一个小情节:一周前的一个晚上,路遇一位洛阳某大型厂矿的前宣传部长老朋友张兄,他说到前两天曾与几位老干部谈起当年洛阳发生的保护龙门石窟的事情,几个老干部大家记忆犹新。闲谈中他们一直认为,当年洛阳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学生首先彻夜挨冻受饿带头保护龙门石窟的事情,确实是干了一件大好事,不应该忘记。应该记上一功。如果当年没有这个行动,就不会及时震慑遏制了破四旧的势头,有可能白马寺(被破坏)之后就是龙门石窟。可是他们这些学生都觉得是小事一桩,不值一提。这也太大度了。(彼此大笑)然后我说:是的,你们还记得这事。真不简单。说实在的,关于龙门保护真相的历史资料的公布我倒是十分踌躇的。既想把其真相告知关心此事的人们,又不愿看到真相与假象造成的反差。因为它必然会牵涉到其中的一方在具体事实后面的很多有关声誉、学术态度、社会影响等等诸多问题。但是,历史应是真实的,不能让虚假的东西充当历史。这一点又是一条铁律!
今天十月三日,天气严重阴天,云层越级越厚,阴霾越压越低!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26

帖子

0

精华

社区游侠(lv4)

Rank: 4Rank: 4

积分
650
 楼主| 发表于 2020-10-3 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1966年8月27日 龙门保护 高潮与尾声 《云层篇——龙门保护两种叙述的层云阴霾和踌躇》
1966年8月27日龙门石窟保护的真相叙述让云层越积越厚,阴霾越压越低。以至让临屏打字的键盘显得笨拙和迟疑。但是,1966年8月27日中午龙门石窟的天气依然是晴朗的天气,伊河岸边的垂柳摇摆着柔软的绿丝绦,泛白的伊河水轻松地向北流淌。时不时两三尾白条鱼哗的一声跳出水面,那优雅的弧线白光一闪就不见了。龙门山下小路蜿蜒光亮,石板缝中的青草绿中间黄。龙门山上大小洞窟在洛阳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学生的护卫下戒备森严。上午从市区不同方向赶来支援洛阳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守护龙门石窟通夜的各校学生在朱轮市长接见后已经整顿队伍先后离去。中午近十一点钟,此时不辞劳苦的洛阳农机学院赶来保护龙门石窟的学生们来到了龙门伊河桥的西端。此时,’向龙门东山西山夹持的天空望去,晴空万里,鹰鸟翱翔,风起伊阙,一碧如洗。不知云在何方?阴霾又从何处压来?
其实,在龙门石窟保护的真相开始的时候,叙述者的内心就已经是云层越积越厚,阴霾越压越低了。这云层,是关于在洛阳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叙述的对比中洛阳农机学院现河科大学生郝杨满、李洪发、李教授(本人不愿公布姓名)、教师陈继元的叙述的层层疑云。这阴霾,是在两个叙述版本中,对如何解释农机学院现河科大本不可能存在的种种不实情节的担心阴霾。而那些叙述,而那些叙述即:2001年3月《洛阳工学院学报》(前身即洛阳农机学院)所载马霆、雪瑞泽撰写的《洛阳农机学院师生保护龙门石窟纪实文章资料》,到《洛阳广播电视报》由记者童景箐、通讯员韩明儒撰写的自2007年2月至3月连续五期刊登的以《寻找保护龙门石窟的功臣》为总题的连续报道。其中第一期为采访龙门村村民,未果。其余四期分别采访的是原农机学院现河南科技大学师生郝杨满、李洪发、教师陈继元、当时学生李教授(本人不愿透露姓名)以及2017年-3月-13日《河南科技大学学报》寻廘影坊撰写的《龙门石窟为什么没有在“文革”中遭到破坏》这些回忆文章在长达17年的时间段,通过许多自相矛盾的,不合事理、不合逻辑的不实的叙述,虚构的情节,将一场洛阳市广大学生、解放军官兵、龙门村民兵村民、公交车司机、大型厂矿司机近两千人参与的保护中华历史遗产的可歌可泣全民爱国、爱中华文化古迹的大型行动,叙述为农机学院百十个学生一个学校的的单独行动。这种叙述长达17年之久并一再自我宣扬。不予更改和纠正。在今天当年全市人民保护龙门白马寺的真相逐渐公布的时候,关于农机学院学生当年前往龙门石窟保护龙门的真相也要即将面世。两种叙述的反差如此之大,的确令人不解,担忧。不由让人想起小品演员范伟的惊诧:“怎么会是这样呐?”于是心头担忧的阴霾便越压越低。
这里不由要引述一个小情节:一周前的一个晚上,路遇一位洛阳某大型厂矿的前宣传部长老朋友张兄,他说到前两天曾与几位老干部谈起当年洛阳发生的保护龙门石窟的事情,几个老干部大家记忆犹新。闲谈中他们一直认为,当年洛阳拖拉机制造技术学校学生首先彻夜挨冻受饿带头保护龙门石窟的事情,确实是干了一件大好事,不应该忘记。应该记上一功。如果当年没有这个行动,就不会及时震慑遏制了破四旧的势头,有可能白马寺(被破坏)之后就是龙门石窟。可是他们这些学生都觉得是小事一桩,不值一提。这也太大度了。(彼此大笑)然后我说:是的,你们还记得这事。真不简单。说实在的,关于龙门保护真相的历史资料的公布我倒是十分踌躇的。既想把其真相告知关心此事的人们,又不愿看到真相与假象造成的反差。因为它必然会牵涉到其中的一方在具体事实后面的很多有关声誉、学术态度、社会影响等等诸多问题。但是,历史应是真实的,不能让虚假的东西充当历史。这一点又是一条铁律!
今天十月三日,天气严重阴天,云层越积越厚,阴霾越压越低!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洛阳圈儿微信
扫一扫
关注洛阳圈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