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新帖 设为首页

打开手机扫一扫

开启辅助访问

洛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便捷登录,只需一步

搜索
文化
生活
查看: 4667|回复: 5

[原创] 【网络述年】家乡故事: 鼠年大吉娶媳妇!……

[复制链接]

183

主题

3795

帖子

15

精华

钻石会员(lv14)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5169
发表于 2020-1-6 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原创)【网络述年】家乡故事:
5 k) D: g" L+ n9 x* L
% F8 @6 E8 {$ l" n/ {; W8 b! I2 I                                                               鼠年大吉娶媳妇!……
- @" U( ~( |4 G( |% [4 v, ~4 ]        上世纪70年代初的鼠年前两天,我正在写春联,母亲站到了我身边。看着我把“鼠年大吉”这个横批写完,她说道:“别写了,赶紧到九队拉嫁妆去!……”我说:“对子(春联)还多着呐!……”在我们村,多数人家的“对子”都是我写的,任务重着哩。母亲夺下我手中的笔说:“写不完熬夜写!先去拉嫁妆。总不能让人家闺女自己把嫁妆送来……”
2 j! o% C/ p9 {5 I        我去拉架子车,母亲又吆喝道:“把衣服换换再去!”
+ R' i( `; _+ n/ C* O        “不换,一个村住着,谁不知我平常穿的是啥!……”
9 ^6 q, l6 j- m3 i1 f! I  w3 a: j        我拉着车子,犟着脖子走了。我光着头,上身穿的是旧棉袄(绝对不是破棉袄,只是少了色),腰里束根烂麻绳。下身穿条灰不灰、蓝不蓝的旧裤子。脚上穿着球鞋。这双球鞋已穿了五六年了。鞋底与鞋帮快脱离了,我用废“漆包线”把它连到了一块。这副行头还是平时“学大寨”战天斗地时穿的。8 v6 p6 j* `' b, [
        我是66届高中毕业生。将要和我结婚的九队那闺女是低我一届的同学。该考大学了,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又在学校“闹”了两年革命(算是十四年寒窗)。接着是城市户口的同学“上山下乡”当知青。我们家在农村的,“返乡”当了农民。我和那位女同学能一起走到婚姻路上还有点小戏剧性。其实之前在学校我们连句话都没说过。我们农村学生“封建”思想影响很重。那时星期六下学回家要走二十多里路。天色已晚,为走近路,我们走穿插在玉米地里的小道。玉米地旁有淹死过人的坡池坑,有埋人的乱葬坟。天黑风起,禾木舞动,飒飒作响,猫头鹰也不知藏在哪里,冷然咕咕咕喵叫了一声,令人毛骨悚然。我主动走在前面。我们由30米的距离缩短到15米。但,谁也不说话……9 D: k% f5 H, g/ o
        返乡务农,转眼就到了二十四、五岁。孩子们不急,老人们都急了。特别是有女孩的父母,四处托人说“婆家”。那个时代,农村的女孩到二十六、七没找到婆家,大人们心里就窝了块“石头”。我倒没一丝心情在婚事上。要说我们家在农村不算最穷的。父亲远在大西北修铁路,挣那点钱得养活爷爷奶奶,得照顾姑姑叔叔的求学、嫁娶,得给身体不好的母亲看病,得招呼我们兄妹五人的成长。光供养学生就五六个。父亲在单位食堂里总吃最便宜的饭菜。我们家在奶奶那里只分了一间小瓦房。现在,我们一个个都长大了,早都住不下了。我返乡务农,就一直住在村办厂的小屋里。十四年寒窗,一无所成。我暗暗立下誓言:我现在长大了,是家里的顶梁柱。从此,不再花父母一分钱。要在两年内给家里盖三间瓦房。我们生产队一个劳动日值1毛多钱。我上学时家里欠生产队300多块口粮钱。我和大妹妹参加劳动后,才逐年把这些帐还完。当农民挣不住钱,我就不花钱。不买衣服不买鞋,不娶媳妇!
$ {% \1 u+ V" G$ K4 }        盖三间瓦房需要2000多块土坯。除了在生产队上工,我起早赶晚,晌午加班,努力打坯。打坯有个口诀:三锨一模子,二十四坯杵子。 这是个重体力活,棒劳力一天能打280多个。我才开始一天打几十个,腰酸膀疼手心磨泡。后来能打100多个。有一天后半晌,我数了数,从早上到现在已经打了260多个了。我心里非常高兴。我已经快顶个棒劳力了!我决心天黑前打够280个。从此成为棒劳力。……     当我疲惫而兴奋地把第280个坯摞到坯垛上后,还没顾上擦汗。那一垛新打的坯轰然倒塌了,成了一堆碎土块!原来是湿坯摞得太高了。真是惨重教训……
/ w# b9 d; E4 H6 J5 ?, C) e9 G. j        后来,我们学校物理老师王建让下放到我们村,跟我住在一个屋。他看我起早贪黑地打坯,感叹道:“一个孩子家,这么操心盖房子,真难得!……我都后悔没在老家盖几间房子。现在被打到乡下了,老婆孩子连个正经窝都没有!……”! p, C9 h+ F5 }" K' b4 s
        一天午后,我赤裸着膀子扛着铁锨,掂着石杵子去打坯。在村头大路上碰见了九队那位女同学。她推着自行车,穿得跟做客似的。见了我,她笑着停住了脚步。“又去见面哩?”我问她。她点了点头。农村人把男女相亲叫“见面”。我听说别人曾经给她介绍过一个军官,最后没成。$ v7 J! i$ E& L. k
        “这回去见个啥人?”我问她。% N) N) w; K: D1 v
        “不知是哪厂的工程师……”她说。& ~4 z5 X) v+ p  c) K9 i
        “你可别为着几个钱跟个老头!……”2 p% Q% u& `: t% }
        “不会!”
* R8 |* d# {+ k- e; d5 W5 c2 P# k# \        她很干脆地说罢,蹬上车子走了。那时候,女孩子高中文化也很打眼。6 X+ E7 @! C8 \6 f$ ]# D
        返乡两年,我的工作也有了变化。先是我们生产小队队长叫我进了队办的翻砂厂做沙型工、炉工。队里的男女棒劳力几乎都在这个厂里。活是又脏又重又累。但每月有10块8块的补贴。冬天里的一天,我正在炼铁炉旁搬铁备炭。队长抽着烟过来了。在我身边站了一会儿,他吐口痰说:“鸡巴哖,麦天那时,大队(现今叫村委会)想叫你去学校哩,我顶住了!当民办老师砍蛋哩,一个月才发4块5毛钱!……”
+ F, G7 v' m. l/ R" ^; o        我知道队长不想放我去。
3 F, R/ X3 w0 L6 i) |        胳膊拗不过大腿。到了第二年麦天,大队硬把我抽到了学校。因为初中毕业班没有老师。村里高中毕业的也没几个。九队那位女同学还比我早去学校几年。她教初一语文,我到学校后教初二语文带音乐美术,还都各当了一个班的班主任。但当时我们只是同学、同志关系。麻缠的事还在后头哩。8 w* U7 i( \# d2 A) v4 B) N
        为了多挣工分儿,白天我在学校教学。下晚自习后我到队里菜地的草棚里睡觉。看一晚上菜,可记3分。那时候我们队翻砂厂效益好。一个劳动日(10分)能值6毛5分钱。这一年里,我们队娶了七八个新媳妇。
3 [. Y- X2 ?8 D        记得是一个星期天的早上,我从菜地草棚里起来。抱着被子回家吃早饭。我吃着红薯饭。妈妈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我。我问有啥事。妈妈高兴的说:“好事!……”
* Y# ^2 r, i- n5 g: [$ T        原来六队刘婶把北乡一个拉秧儿亲戚家的姑娘说给我们队的一个小伙子。姑娘在嫂嫂的陪同下起五更赶到了刘婶家。刘婶去找那个小伙子。那个小伙子最近已经看中了邻村一个姑娘,今天来的说啥也不再见了。刘婶作了难。在我们队的路口搓着手干转起了圈子。忽然她想起来我,连忙来找我妈妈。我妈妈高兴地同意了。听了这话我说:“我不会挣钱,自己还养活不了自己,坑人家闺女干啥。我不结婚。不跟那闺女见面!……”妈妈厉声说:“你说这是混话!打坷垃,种庄稼的农民多啦,那个不结婚?穷日子穷过,富日子富过,那年不过360天?你读书不少,读成呆子啦!……”接着妈妈又温和地说:“憨孩子,别人家说媳妇,掂礼买烟请媒人。咱又没花一分一厘,大姑娘就到门口了。你一个小伙子跟一个大闺女见一面,还能少了你啥?咱这是半路拾个料布袋,得便宜了! ……再说,这事烧住你刘婶手啦,你跟那闺女见一面,只当是帮你刘婶哩。一个村子住着,犁不着还能耙着,将来好见面呀……”听妈妈说到这儿,我问在哪儿见面。妈妈说:“都安排好了。北乡那闺女跟她嫂子在咱西邻居家厦子屋坐着。你从他家后院门进去,从前院门出来,走这一圈人家就看见你了……”- k( @% I. y; j0 {( l
        按她们的“导演”,我从邻居家走了一圈。紧接着刘婶过来传话说:“你走得太快了,人家没看清。人家嫂子说让你进去见一面说说话……”. c# M( r  @! H! M9 i5 |5 f5 \
这跟耍傻小子一样,我有点不愿意。可妈妈和刘婶眼巴巴的瞅着我。我不好拂两位老人的心意,只好同意了。
2 L( n, a5 }+ C: [        农村的厦子屋大致一样,屋里窗户小,比较暗。那闺女背光依床坐着,个头不小。她嫂子是个小巧人,背光在桌子旁坐着。桌子前面有条板凳是留给我的。我往那儿一坐,面朝窗户,明明亮亮的好给这姑嫂俩细审。
0 F) D6 l$ x/ h8 c7 a1 ]0 u        “你们是哪村的?”我问。那姑娘没吭声,望了嫂嫂一眼。嫂嫂说:“俺是柏树凹的。”我说我去过。嫂嫂问:“去俺村弄啥哩?”我说去新安县神堂赶会买了俩猪娃,路过柏树凹。嫂嫂说:“跑哩可不近!……”那姑娘瞥了嫂嫂一眼说:“别听他瞎说,骂咱俩哩!……”看起来这姑娘比她嫂嫂刁钻。我说:“别想多了,等一会我领你俩去俺猪圈看看。那俩猪娃好吃受,白胖白胖的……”- x. H" M- \6 ~8 L6 I$ S4 `$ o
        恰好队里敲响了上工钟,我便托词离开了那姑嫂俩。 " ~* t/ A" W( L
        过了十几天,我开始请瓦匠、木匠盖房子。还得去学校上课,还得抽空借钱、借工具,买东买西,寻帮工,忙得不亦乐乎。早把“见面”那事忘了。忽然刘婶来了,传话说北乡那姑娘相中我了,让我去人家家里转一圈,让人家父母看看,把婚事定住算了。妈妈跟刘婶说现正盖房子哩,全凭孩子一人操心跑腾,实在抽不出空。跟女方家捎句话,晚两个月,房子盖好就去。要是人家不想等,也就算了。
* C  F) m9 y3 \+ J( B. e房子盖成,已到冬天。刘婶又来说人家姑娘等着哩,让我去一趟。4 d, `' Z2 y" V1 g/ I  a, f$ R
        元旦前两天我决定去柏树凹一趟,见见姑娘的父母。我买了点心、水果,还托熟人割了一大块猪肉。那姑娘个子高大壮实,将来真的成了婚,能给家里添个棒劳力。咱农民办啥事,总要往实在处考虑。天冷路远不好走,刘婶说她就不去了。她已托人把我今天要去的口讯儿传过去了。我专门约同村的大窑哥陪我去。大窑哥比我大三四岁,已结婚添子。他初中毕业都进供销社当营业员了。现在是一个基社的主任。俺俩从小都爱好文学,能喷到一块。1965年《河南日报》副刊还发过他一篇小说。他社会经验丰富,能说会道。陪我去,妈妈非常放心。我穿了件八成新的小大衣。农村就时兴这种衣服。大窑哥穿了件褐色便衣棉袄。当时城里时兴这种款式。临出发,大窑哥又审视一下我的穿戴说:“你穿着小大衣看着土气得很。要不咱俩换换衣服……”妈妈听见了赶紧说:“不敢换,人家北乡就兴小大衣。……我可告诉你俩,半路上可不准换衣服!……”
, l) t& ?: I* Y) J0 o1 i        我俩登上自行车顶着西北风往北乡奔去。开始冻手冻脚,上了两个坡,头上便冒汗了。土马路,满是碎石子和撩礓蛋儿。将来带着媳妇孩子去老丈人家可要费老劲了!……3 e9 j8 J5 z0 P1 M! i- n* H; K
        再过两个村就到了,我俩站路边歇歇气。大窑哥盯着我看,嘿嘿直笑。我问他笑啥。他说:“一看你穿这一身,就知你是老北乡的女婿。土得掉渣!……城里头谁还穿这!……”
0 u6 m8 z/ f* b, |        “咋弄,咱俩换换?”, O& q* h: t5 V' b  y
        “不换,人家该说我是新女婿了……”
' \  ^" |( M: R! j: N/ f4 ~        于是,我们俩互换了上衣。, O1 h6 S) U2 ~0 }
        刚到柏树凹村口就有个青年人迎上来,他接过我的自行车说:“一路上坡,使力慌(累)吧?”我说:“没事,比去神堂近多了。”估计这人是那闺女他哥。农村人都很精明,熟客都认识,不认识的肯定是今天来的新客。进了大门,有个老婆婆站在院里。瞪着眼死死地看看我的脸,又看看大窑哥。估计这是姑娘他奶奶。我笑笑点了点头。
& K' O8 T9 c5 B* Z+ D        进了主窑屋,见一个50多岁的老头和一个老婆在里面。老婆高大个子,老头个矮,这肯定是姑娘的爹和娘。老头慌忙到桌子上寻了寻,又到窑门顶的隔板上摸了摸,问老婆道:“前些时二娃剩那半盒烟咋寻不着了?……”老婆恶恶地说道:“寻啥烟哩!去你那饲养室忙吧!……”我连忙掏出烟说:“这儿有烟。”给老头递了支烟,又给他点着。把那盒烟放到了桌上。老头吸了一口烟说:“你们坐,我去队里喂牛去……”
4 G. V. m  ~+ r' ^        大窑哥把带的礼品都放到老婆面前的桌上。我忙解释说拿的礼太轻了。刚盖了房子,塌了些账……) ~1 K6 {2 V% }
        老婆冷冷地说:“她在隔壁,你跟她说去!……”
, S! s7 ^) s8 p( i        大窑哥哈哈笑道:“你去隔壁吧,我在这儿陪咱婶说说话。”  L4 F" q# \% U
        大个儿姑娘在隔壁窑里靠着桌子纳底子(纳鞋底)。她长得极像她妈,而她的哥哥长得像她爹。我进窑屋,她也没抬头。只听纳底子声“哧啦——哧啦——”响。我说:“刚盖了房子,塌了些账,今个来……”/ w3 M" v) [' M! g
        她没搭我的话茬,只管“哧啦——哧啦——”纳底子。过了一会儿,她把线绳往底子上一绕,说:“你坐。我去做饭去……”. D- B# n- f0 i$ ]8 a
        我到她家院里转转,又碰到了她的奶奶。老奶奶问:“你们家离洛阳城里远不远?”我说:“有四五里远。”“哎呦,离城里近好挣钱呀!……”我说:“都是种庄稼,交公粮、卖余粮近些,去城里拉大粪近……”老奶奶说:“你们那里的人还是有钱!隔壁白妞婆家说到你们那儿啦,人家女婿头回来拿啦一捆棉花,一兜红毛线,还有高价布、高价糖,见面礼都给了20块!……”4 V5 T( N( m. ^0 W
        中午吃饭,就没让那个老饲养员回来,说是饭送去了。姑娘的哥哥陪的客。饭是烙馍小米汤。四碟菜:一碟韮花、一碟咸菜丝、一碟炒萝卜、一碟炒鸡蛋。我们三人每人卷了一个饼馍,鸡蛋碟里就剩两三小块了。我和大窑哥又用萝卜菜卷了个饼,就住把汤喝了。盘子里的饼馍只剩两个了。姑娘的哥哥就吃了一个馍,只一个劲的劝我们多吃些。我们那还能再吃!做客的规矩是不能把碟盘里的东西吃光。吃光是办主人难看。# Z( K# ^6 G) b& h2 h
饭后我们动身回去。大窑哥一再跟那姑娘说,闲了,带着她妈妈去我们村看看,去洛阳城转转……* H* O, X1 ^6 ~+ R
        我们路过麻屯供销社开的食堂,大窑哥说:“兄弟,我知道你没吃饱。走,进去吃碗面再回去。”我说:“好,今天你陪我来相亲。我请客。”大窑哥笑道:“兄弟,哥挣着工资哩,好赖每月38块钱按时开着。你吃啥,哥买啥!……”
" {  Q% _9 L& Y: d" L% D        在等饭的时候,大窑哥问我对这姑娘家有啥看法。我说,一,这一家阴盛阳衰。女人强势,男人窝囊。二,这一家婆媳不和,姑嫂不和。估计哥嫂已经单另过了。家里来了重要客人,嫂嫂都没露面。三,闺女和她妈都不是宽厚良善平和之人……( W: m' B. R: K; q0 z
        大窑哥哈哈大笑起来:“中啊兄弟!就凭你这观察、分析水平,再往《河南日报》投稿了,肯定会发表!……”
" s8 V: d! f) ~) R+ H        过了元旦,我收住北乡那闺女一封来信。意思是说你来俺家干啥来了?我妈养我20多年了,你来我家一披儿麻也没带,一分钱也没撇,就想叫我嫁过去?没有钱,可以去借,去贷,没有票,没有证(注:那个年代,大多物品都是凭票证供应),可以买高价的吗。高价棉、高价布、糖、油、豆腐,手表、自行车、缝纫机啥掏高价买不来?你来一趟,我好几天都不敢到街坊邻居家串门。人家要问你来拿点啥。我咋说?——我说你来哭穷来了?……没法说你,来俺家没衣服穿,可以借一身。就穿一个涮筒子棉袄来了。还没陪客穿那好看。你俩半路换换也行啊!难道连件小大衣都借不来?看着你上了十几年学,怪聪明。原来是个呆子!……不多说了。再给你个机会,春节前来俺家一趟。先打听打听你附近说媳妇、娶媳妇的人家。看人家到女方家里都拿点啥!……, R4 r7 v, p+ N7 q7 D6 L  w3 o- I
         看了这封信,心里很恼火。北乡这些闺女们都喜欢起“高价”来啦。“爱情”是什么知道不知道?没文化就是害人!……
* `/ Q' d" Z0 W3 U7 B& `        我拿起笔给她们大队党支部写封信。让他们重视对年轻人,特别是对那些姑娘们的思想教育。别把自己按“高价”卖了……
3 ~' R. B7 v  N; a4 J0 |我把那闺女的信和我写的装到一个信封里。准备明日寄出去。/ B2 f  ?: k  q+ _: J
        夜里睡床上我想了很久,觉得给人家党支部写信不妥。跟一个小姑娘较啥劲?我起身拿起小楷笔,平心静气地给姑娘回了一封信。说是有幸跟她见了两次,让我这学生娃涨了见识。我是我们家老大哥,是家里的一棵挡风遮雨的树。爷爷奶奶、父亲母亲、弟弟妹妹都需要我的养护。我的责任大,负担重(事实如此,至如今,家族里的事,亲戚朋友的事都还摆脱不了)。而你是父母怀里的“小奶羔”,是到世上享福来了。在一个家庭里做大儿媳妇是有担当的。而你没必要分担我的沉重。趁早决断吧!……再次感谢你们家的盛情招待!……1 H) ]3 f6 t. d
        一切归于正常。我买来油漆、玻璃,把新盖的三间临街房的门窗整刷完备。让妈妈和弟弟妹妹年前搬了进去。我又把那间老厦屋涂了白,糊了复棚,垫了地坪,整饰一新。我自己搬了进去。结束了四处漂泊串房檐的日子。我终于有一间自己的窝了!可以读书、可以画画,可以吹笛子、拉二胡,可以买些三极管、电容器,按王建让老师、梁匡宁老师提供的新电路图安装半导体收音机!……
8 V9 p7 b7 ]4 V" p4 f' E        有一天下午,阳光明媚,暖洋洋的。刘婶突然气愤愤地来到我们家。刘婶为人耿直豪爽,气粗嗓门大,且是个赤红脸,一生气,脸色愈发赤红。妈妈和奶奶连忙把刘婶迎到上房前厅的太阳地坐下。问她生啥气哩?刘婶大声说:“北乡那个鳖闺女,说婆子家哩,找我来了。跟你家断了,我前儿才听说!气得两晚上我都没睡着……”奶奶说:“人家那‘虫羽儿(指北乡那个闺女)’娇贵,咱家养不起……”刘婶往地下啐了一口,“呸!——那一家人都是两眼猪粪!光想着要高价东西哩!像咱这家庭,咱这娃子,她打着灯笼往哪找去!……”刘婶的大嗓门,把四邻的女人、小孩都招来了。妈妈说:“你也别生气,有合适茬口了,再给咱孩子说一个……”刘婶说:“我今天就是来提媒的!……”      6 n: x: ^" g  J  T6 u1 V
        妈妈问:“那村的?”
6 N" f7 ?3 N* Z! f: S" L" v        “咱村的。”
" Q4 i: E/ v; X        “谁?”1 P# t' n  v3 W% }4 C2 n* u
        “俺侄女!——就是九队二哥家那老大闺女……”
- T; b; O5 p9 s5 |# r  t, h        俺村是个大村,16个生产队中,6、7、8、9四个队都是同宗同族刘姓人家。占全村人口三分之一。大伙哄地笑起来。原来九队那个闺女大家都认识。去年有一天,下乡到附近村的一个女同学想来看看我家在哪里,便让九队那个闺女领来了。农村人心闲爱热闹。谁家有个大闺女,突然有陌生男的来访;或者谁家有个小伙子,突然有陌生闺女来寻,大伙就会兴奋起来,大伙的神经就会敏感起来……
$ E: P% w: p) v) G        两个女同学进我家门后。邻里们都纷纷猜测我的对象是那个高个子闺女?还是那个低个子闺女?高个子闺女就是刘婶的侄女。现在在学校教学哩,和我是同事。如今从刘婶口里完善了邻里们的猜测,大家兴奋异常!……
1 E4 z$ V* E* A4 ?4 `& m        我和九队女同学联姻的事,迅速传遍全村、传遍全学校、传遍全公社。本来我们村大,解放前就是乡镇所在地。解放后也曾是公社所在地。四邻八村的孩子都在我们村上小学或上中学。猴精一样的学生突然听说有两个老师要结成对对儿啦,这事多捣蛋呀!于是乎,在放学回家的途中,拿粉笔、蜡笔或铅笔在路上、在墙上、在石磙上、在碾盘上、在大树上画两个手拉手的小人,再写上我俩的名字。这种游戏持续了一个多月,才渐渐凉了下来。我们俩,后来包括我们的孩子,几乎全乡人都认得!……
4 e4 p8 w3 n) I: D4 D         这种形势所迫,我找九队我那刘姓女同学(太绞嘴啦,她叫刘悦禾,下文就称她“小禾”)商量:“不管啥时结婚,咱先把证领了算啦。”刘小禾说:“领了证,北乡那闺女再来寻你,你想变可就麻烦了……”我笑道:“我敢变吗?我要变了,不要说全公社社员不愿意啦,光咱学校几百个学生也把我揍扁了!……”小禾嘿嘿笑起来…… 3 G% q3 G) R" E. a1 a
        我妈妈曾得过肺结核,治了两年好了。可近些时老是头晕,我拉着架子车到市二院看了两次也不怎么见轻。 小禾说:“咱妈身体太弱了,干脆到公社卫生院输两天液养养,兴许就好了……花不了几个钱!……”
: O1 Y/ |" @* q2 M0 R& l. j        妈妈住进了公社卫生院。我让大妹妹全天陪护。
3 L$ K7 b) m# A4 i4 h: i& a        近一年社会风气渐变。人们都重视学文化、学技术。文艺杂志复刊了,报纸也登诗歌小说了。教育界也抓得更严了。我们学校要求教师统统住校。学生上晚自习。老师们除了辅导学生,隔一天集中学时事政治,隔一天学习业务。不准请假。那一冬风雪多,可苦了我和小禾。每每晚上10点以后,我俩离开学校,步行10余里去看住院的妈妈。我们当然走近路。近路是穿过8里地的核桃林。大雪封山,四野茫茫。风呼呼叫着,脚下咯吱咯吱响着,有时核桃树上的雪落到脖子里,巴凉巴凉。我俩有走夜路的体验,也不害怕。只是有几个陡坡摔下来几回。我摘下手套,使劲把她拉上去。拉上去之后,她紧紧抓着我的手不再丢开。这是我们第一次拉手……, q5 c8 ?, v* h) x
        到公社卫生院住院部见到了妈妈。妈妈脸色红润,精神了许多。妈妈夸道:“还是俺小禾主意好。要是不来住院,我这病就麻烦了。一个家里,就得有个能拿大主意的人!……”大妹妹撇撇嘴笑道:“咱妈真是个偏心眼,俺嫂子没过门哩就夸不绝口。我整天在这儿伺候着没得一口好气儿!……”小禾笑着拉上大妹妹去找医生问妈妈的病情去了。妈妈放低声音,说:“你们拿住结婚证都快一年了,今年春节把事儿过了算啦。”我说:“你还住着院……”妈妈说:“我这病再住两天就行了。这医院有个‘麻筋儿’大夫,看病透着哩!……” “麻筋儿”(估计是医生的“堂号”或“外号”,医生好像姓“杜”)大夫说我妈妈是打“链霉素”打多了得的头晕。调治这一周就差不多了。妈妈说:“我这病现在不是啥事了。只说你结婚这事……”我说:“咱盖房子还塌一部分帐哩……”妈妈说:“我们做老的就欠你个媳妇,花钱的事你不用操心!……”我摇摇头。妈妈说:“前天你刘婶来了一趟,说小禾最近瘦了,没精神啦。听学生们说,她上课有时还头晕……,你没想想,她姐弟七个,她是老大。二妹妹早就结了婚生了孩子啦。她还在家里晃悠来,晃悠去,人家爹妈心里能顺畅?……”
0 s- z" q8 q( j. J$ S        “我,我……”) `' w" s8 s  X4 l. D3 m8 [* J/ r
        “你,你——啥?……这事我当家!今年必须娶媳妇!^”
7 j, O+ s" L" N$ o9 [7 H        “那不能多花钱!……”: k- m8 ~8 M5 r; m# d7 f& p5 D
        “只要把媳妇娶回来,钱花多花少你掌握住!等我出院了,你立马写个‘好儿’(婚帖)送九队去!……”6 C1 F6 e% `1 L8 a

* d1 b) X! V9 p. a0 c1 N% `        这就是本文开头我必须去拉嫁妆的缘由。你们说麻缠不麻缠……, g- `% v5 ]4 n. i" C& H( u- [
        其实,小禾的嫁妆也仅一箱一柜。两件摞一块还没半人高。这是她家里人自己找木料做的。我在新房里也只买了一床一桌。一个条凳是旧有的。拉嫁妆时,我给小禾带去了一台五管半导体收音机。样子虽不好看,但音质好、收台多。那是我攒零钱买电子零件自己安装的。免得小禾这两天在娘家孤单无趣……8 Z$ G- D, g( Y1 n5 k  ?5 Y
        我们家大门上贴出我写的婚联:
6 }8 Y/ B2 ?, B6 Z  X        完成一对青年意 3 `6 K* |+ K, @# F. z( X/ }1 ?
        了却全乡社员心
" Z0 J; R- h* p/ ^7 ?        鼠年大吉 9 ]" D9 Q7 R  }5 S$ F
        我们俩什么仪式也没举行。结婚那天,请双方亲友吃了一顿饭。我叔叔在洛阳火车站对面服务楼定了三桌。本来一桌19元。因为那时过年,饭店没啥生意,每桌又优惠了一元。队里都有马车,九队出了一辆,我们队出了一辆。女人和老人坐马车,其余人骑自行车。我骑着自行车还带了两个大铁桶。准备把吃不完的饭菜捎回家,再添些粉条、白菜、海带烩烩给左邻右舍端一碗,以示感谢。
5 @# x1 A0 y& }4 c% B3 I. X6 `5 g        到服务楼以后,我把铁桶放下,赶紧又到西南涧河边外祖父家接外祖父。到外祖父家一看大门锁着,肯定是走了。恐怕是我们俩走岔道了。我慌慌张张寻了两条路都没寻着。最后到服务楼一看,外祖父已摸来了。人们已经开始吃了。外祖父没动筷子,在那儿擦眼泪。一见我,他嚎啕大哭起来。我当然知道老人为啥哭。我的父亲在偏远之地修铁路不便回来,我的母亲病弱之身,不敢冒寒出门。嫡亲大外孙子今日就这样草草大婚了。我鼻子一酸,眼泪也下来了。我瞥见小禾也在那儿擦眼泪……
. C7 w, |) B; n) R+ G0 P# I& E        宴席结束,外祖父掏给我五元钱,又递给我一双新球鞋:“结婚了,成大人啦,以后穿整齐些!……”; q/ X' j8 ^+ F1 j$ A# t% M0 S  a, D" X
        等在家大门口的妈妈,见我们回到村头,大声喊道:“鼠年大吉,娶媳妇了!……”她亲自点燃了一挂鞭炮!……* Z) T/ k6 |# j- x% i
后来我把买桌子买床、买被褥、服务楼请客等大大小小账目合了合,这次结婚共花了266块3毛5!这一算,算了我一身冷汗。那时,民办教师一个月发7块钱。我干三年还挣不了这么多钱!
' R% M6 P, T% b! Y1 N- n( Q; Q6 v- v        小禾笑道:“有赔就有赚,不能光看那点亏欠!……”; D0 S; V6 E' @1 `! ]$ ^& D
        转眼到了鼠年年尾。我们添了个宝贝女儿。这一下全家人高兴极了。我的弟弟妹妹升为叔叔姑姑,父亲母亲升为爷爷奶奶,我的爷爷奶奶升为老爷老奶……全族人都升了一辈。真正的“四世同堂”!……
: F. A  I) X! ~% n3 ~* n0 V: Q        年底我写对联。妈妈抱着她那宝贝孙女在一旁看。我写了个“鼠年大吉”。妈妈说:“明年是牛年,该写‘牛年大吉’了……”& h, p6 s8 V! z- o: m: I
我连忙又写了个“牛年大吉”。
- }+ K( b( U+ q( L* h- r        妈妈亲了亲她的宝贝孙女,拉着腔说:“咱‘鼠年大吉’,接着‘牛年大吉’,大吉大利不断头……”
: ?) X2 r, S) m! o% L& D7 c        还真应了妈妈的吉言。那个牛年,《河南日报》副刊发了我的短篇小说。那是我投给它的第三篇稿子,成了我的处女作!……9 T1 T8 h) x2 L* s
        打住,打住,牛年的事,牛年再喷!……
" {: y+ X5 T, _% F& @        “鼠年大吉”!……% R, v4 i5 |& D) F7 {7 a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3

主题

3795

帖子

15

精华

钻石会员(lv14)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5169
 楼主| 发表于 2020-1-8 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DSC_0837老家印象2.jpg 7 G9 }/ H# X7 i
上世纪70年代老家印象
0 Q' x6 c) l$ \! T DSC_0840老家印象3.jpg
( L/ O% ^, k  R  f0 H0 d  N# o4 X( h* n  Y% s  Q( J: R
老家印象1.jpg ) c" t* d4 c3 e* p+ m2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3

主题

3795

帖子

15

精华

钻石会员(lv14)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5169
 楼主| 发表于 2020-1-8 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DSC_0849老家印象.jpg 2 U* `, D5 h; \$ g9 T2 F) `
5 y+ Y2 _* G$ S2 y6 n! ~+ W! n8 j2 n* o
IMG_0004老家印象.jpg
! E1 k0 ]0 @8 L2 t+ @/ c. t9 e4 n
, |9 z5 ]' y+ v* ~8 i0 a5 ~ IMG_0012老家印象.jpg
8 k1 L9 q& J, A: z!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27

主题

7532

帖子

4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6607
发表于 2020-1-10 19:2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3

主题

3795

帖子

15

精华

钻石会员(lv14)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5169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 18:46 | 显示全部楼层
洛阳华璐 发表于 2020-1-10 19:290 \7 |9 ]; b' @$ ~5 {
欣赏学习一下!

3 a! E$ g/ H! q( [4 x2 I$ \: x6 \% A- N/ N
多谢“洛阳华璐”鼓励!8 ?9 a; I% a; k& h
8 e: J* [1 a1 F) G2 _$ P
DSC08692娶媳妇.jpg
2 X( `2 Q. p" s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3

主题

3795

帖子

15

精华

钻石会员(lv14)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5169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 19:10 | 显示全部楼层
; k8 k; E- Q/ r/ K5 r
幸福的渐变……
6 O4 E) y. Y; B. L* W( a( s*上世纪80年代后家乡村民不再建土坯房。逐渐废弃窑洞。
2 A' |$ a- }5 A% ]- Y2 k. L2 V0 l# O*2000年以后村民逐渐在原宅基地上建2——5层小楼房。
, w" Y8 a4 s/ t$ J  T' m$ t*2014年前后,家乡整村拆迁改造,村民逐步住入安置小区,告别了独家小院。
( n2 T3 `2 K9 n: B3 Q3 ^8 p8 A  V! ?*老家6成以上年轻人拥有了私家车。, |; R) o' p; t* \  B, X
*有不少外地姑娘、城里的姑娘嫁给农村小伙子了……
! @9 {8 ]/ ~% a" t5 a2 h- ^0 c- g+ N  f( ~: j/ b
DSC_5525农民安居房.jpg , E* S2 I9 z1 L9 ^& Z3 {7 p' z
家乡安居小区* U+ Z: q' a( T4 q. ^: }* G
DSC_5537农民安居房.jpg
. g# A: V  Z; k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洛阳圈儿微信
扫一扫
关注洛阳圈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