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新帖 设为首页

打开手机扫一扫

开启辅助访问

洛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便捷登录,只需一步

搜索
文化
生活
查看: 1218|回复: 0

[原创] 逝去的乡村之麦场

[复制链接]

108

主题

2413

帖子

2

精华

钻石会员(lv14)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1365
发表于 2019-9-29 11: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六月乡村的主角是小麦,小麦的舞台是麦场。
5 D* q5 g  A6 s& M  B; B一到六月,小麦就变得和年轻的庄家汉一样豪迈,一任烈风撩开碧绿的长衫,赤裸着丰满金黄的胸膛,滚滚麦浪如健美的胸大肌一样饱胀,炫耀,有力度。
! h, X3 Q$ F1 V8 F' t% @麦场是个大舞台。村里有南场、北场、东场三个打麦场,每个都有十几亩。收麦前,家家户户都要洒上十几挑水,再洒上麦糠,再让牛拉着石磙转上几十圈,石磙后还要带着草腰子(用长麦秸做成扇子一样的东西),草腰子上还要压上大石头。直到泥土里掺上了麦糠,麦糠能护住泥土,整个麦场平平整整,好像撒了芝麻焦黄熟透的大烙饼,“喔,喔(叫牛停下的指令,也算是“牛语”吧)”,老农才会满意地吆喝牛停下。这样整理后的麦场,车马撵过不起尘,扫帚扫过无浮土,麦粒不会溜到土缝里糟蹋了,收好的小麦里也不会夹杂一点儿土丝。
. ]6 i1 `6 I3 A! j( H6 @没有其他任何一种庄稼收割的时候有这样大的排场!
) S% G; n* E# k* Q有了这样的舞台,小麦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在这里闪亮登场了。
' \) Q0 b! W  w' h/ i+ e挑麦的汉子们用的都是尖头扁担。尖头扁担是挑麦专用的,两头尖,而且翘,长矛一样刺入小山一样的麦捆正中间,前后各一个,一闪一闪就像七品芝麻官的乌纱帽。挑麦是个力气活,也是技术活。汉子们借着麦捆向上闪动的时候,轻轻巧巧迈开步,如果是向下闪动的时候,肩上正重,硬要迈步说不定就压趴下了。庄稼汉们挑麦个个脚底生风,羊肠小道不碍事,沟沟坡坡也能过,而且挑着小麦还能够擦汗,换肩膀,抽一口旱烟袋,说几个笑话。! Z, `* }! o2 z1 b- k/ z, w  d
山路崎岖狭窄,每条路上都塞满了小麦。一条条小路就变成了金色的河流,往麦场里汇集。路上会掉一下麦穗,小孩子、年迈的人就会挎着小竹篮,在路上抽个缝隙捡起来。半天捡上一小篮,三五个大蒸馍就有了。
2 V; F' C" |( f5 r" }4 M4 T1 j我没有那么大的力气挑两捆,只能背。麦背着死沉,麦捆太大,一米高,二尺宽,肩膀不够放,把脑袋都挤到一边去了,而且扎脖子。麦捆热,一会儿就汗流浃背的。麦捆会晃动,头重脚轻,一不小心就摔倒了。摔倒了有麦垫着,倒也不疼,只是想独个儿把麦背起来难。就像老鳖,走着就走着,一旦翻个个儿,四脚朝天用不上劲,想在翻回来就难了。. g+ `+ _: \  n5 f" _) w
每当这时候,大人们就会抓住有利时机,教导起来:看,累吧?想歇就歇会儿吧。要是不好好读书,以后就是这土坷垃命了!什么少壮不努力啦,村里那个当了干部的大学生啦,头悬梁锥刺股啦,古的、今的杂七杂八都来了。总之一个理,要么挑麦,要么读书,只能二选一,没有其他。我想,这就是所谓的穷山恶水出“刁民”,那时候很多农村娃的学习积极性都是这样激发出来的,而且一旦激发,就不可收拾,“刁”地狠!记得大学里好几位名教授也承认,当初为什么努力学习?难,除了学习没有别的路。学着学着就成了教授,成了学者!这也是我当年学习的重要动力,只不过我没有学好。5 Q6 j+ M6 _2 R
小麦到了麦场,排场摆地就更大了。先要挑开成一大片,让太阳爆嗮,等正中午,太阳正毒辣,小麦干透了,手一撵,麦粒就活蹦乱跳从麦穗里滚出来,好,可以碾了,而且要抓紧,晚了潮气泛上来,事倍功半,麦碾不出来。杜甫说,“心忧炭贱愿天寒”,庄稼人在这时候可是“心忧碾场愿天热”呀。这时候小孩子在树下玩耍嬉戏,壮年人割麦、挑麦累坏了,要歇歇,年老的牛把式就上阵了。9 J" z& s; \3 F1 A8 T
老牛把式风里来雨里去,肩膀脊背都晒得黝黑发亮,赤脊梁太阳底下也不怕。他们先把麦挑成环形的圆圈,站在圈中间,头上戴着草帽子,一手扬着牛鞭子,一手拉着一丈多长的牛缰绳,“大大”、“咧咧”“嘚嘚”,吆喝着牛,牛拉着石磙,石磙后拖着“草腰子”,“草腰子”上压着大石块,威风凛凛的开始碾场了。牛要挑正健壮的,牛犊子冒失,跑太快了,石磙碰腿,老牛力气薄,耐不了活,碾得太慢。/ V* c& d4 s( b% E( k
那时候,麦场里有一个个麦圈,一垛垛麦秸,牛叫鞭响,运麦的穿梭其间,桑叉飞扬,木掀舞动,小孩子送水嬉闹,整个麦场热闹非凡。) k/ }2 ?4 P8 q: j1 B4 V
我家碾场一般是爷爷。爷爷当过几十年大队的会计,属于文化人,放不下面子,再热的天,也要穿着白背心,在麦场里显得相当独特。不过,爷爷干活非常耐,不慌不忙,一大早喂牛,割麦,碾场,能一直干到漆黑。农民没有听说八小时工作制,也没有节假日概念,更没有想过退休,从能够割草、背麦开始,一干就是一辈子。后来政策好了,农民也发退休金了,农村人多高兴呀,爷爷却已经去世了。爷爷去世多年,而且去世前好多年都不再碾场了,可我始终记着爷爷碾场的样子,瘦瘦的,白背心,干干净净的,在烈日下草帽子亮眼。3 N2 |7 V1 r! N0 q+ X
爷爷碾一阵,用桑叉翻一翻,厚厚的麦秸碾实了,碾薄了,再翻,再碾,直到麦秸碾碎了,麦粒都滚到了下面,好,该下一道工序了——扬场。
) Q# D/ a4 x4 ?1 F! b( f' b6 H" f6 k4 n8 S. [4 q5 P* A
扬场的时候,先用桑叉挑走长麦秸,再用掠耙(跟猪八戒的耙子一样,只不过是木制的。麦场的工具少有铁,因为铁容易把麦场的土挑起来。)把短一点的麦秸掠走,剩下的麦糠麦粒堆一起,就可以扬了。
) q% y9 h% _8 x9 T3 U5 k! F扬场要等太阳快落山的时候。那时候一般会有一阵东南风。乘着风,汉子们把麦扬老高,麦粒重,落得近,麦糠轻,风吹得远。麦粒落下的时候,沙沙作响,麦糠在风中飘舞,像一缕金色的烟。' a# D6 h; `3 w9 [( J) W
经过扬场之后,麦是麦,糠是糠,麦再晒一晒,就可以入仓了。. G3 J- o$ \  S$ P1 m% h. D
麦是入仓了,麦秸还在场里呢。牛是农家宝,麦秸是这农家宝的口粮。麦秸拌了麦麸,牛吃了最上膘。麦秸要想保存好,打麦秸垛是关键。
9 |  T3 G# K3 B6 H打麦秸垛前要好好麦秸“溜溜(溜是当地方言,有重复做一次,把第一次没有做好的继续完善的意思)”。庄稼人谚云:“溜一溜,吃顿肉”。“溜”麦秸的时候,把山一样的麦秸重新挑开,从东挑到西,再从西挑到东,挑的时候还要擞一擞,这样,麦秸裹的少许麦粒就会掉到麦场上。
/ d' O8 o2 S7 m+ h- `“溜”干净了,麦秸就要上垛了。有人往上撂,有人在上摊平了。整好的麦秸垛,上面一个圆锥,下面一个底面积略小的圆柱,这样稳稳当当,顶上涂一层泥巴,下雨淋不透,接地面略小,雨也淋不到,一直到来年收麦,麦秸还是光洁如新,牛还能吃得喷香。
) B( h! f! K. s/ z) m( f做好了麦秸垛,一年的麦收就算彻底完成了。主角退场了,戏演完了,麦场里就闲下来了。小牛犊子到麦场里啃吃余下的麦糠,娃儿们到麦场蹬石磙,学骑自行车,捉迷藏,跳皮筋……而大人们继续忙他们的。( W- W3 `, p# c6 d
这些这说起容易,做起来却难。整个麦收,连村里的学校都放假,男女老少都上阵,也要将近一个月,。就这,还要天气好,如果碰到下雨,都慌着往小麦上盖塑料布,塑料布上还要压上石头、木根,防止风刮起来。一耽误,就要费大事了,麦场经了雨,起尘土,还要平整一遍,时间会拖得更长。4 K' w* l1 C' `9 ?
庄稼人收麦洒下的汗,恐怕比麦粒还多。* E; U/ q3 p' V: U6 ^
收完了麦,队长该通知交公粮了。粮食要整得干干净净,而且要颗粒饱满的,纷纷往乡粮所运。那时候的农民真的不容易,自己家白馍都舍不得吃。记得过年的时候,母亲总是蒸一锅白馍,蒸一锅花卷,或者卷上玉米面,或者卷上红薯面,大年初一吃白馍,再吃白馍,就要等到来年,要么就是走亲串友,亲戚朋友家有红白喜事的时候了。7 F2 Z' G: q( E: d
相亲的时候,女孩子都会特别留意男方家里的粮仓。有的人家粮食少,就到左邻右舍借一些装门面,看起来仓仓都是满的,很富足,至少能吃饱,女方才放心,这算是具备了最起码条件,这亲事才有希望。( v8 W( i9 t7 U8 M! R9 N
正因为此,我家娃儿出生时,要起个小名叫着顺口,我想了想,孩子属鼠,有个粮仓多好,就叫“仓”吧,寄寓生活富足、安康的意思。
- Z3 a; p! X5 n后来有了好种子,有了好化肥,粮食产量逐渐高了,公粮也不交了,农民的日子好多了。等有补贴的时候,很多人都不相信,有这么好的事情?不交公粮还给钱?收小麦也有了打麦机,快多了,麦场也不需要那么大了。现在有了收割机,山区不能用,很多地都荒了。麦场也逐渐消失了,一点点麦,水泥路上摊一层,大车小车过路的碾一碾就了事了。
2 g9 W  k  x8 [9 g! j2 x* G7 W0 p' `村里霜打了一样凋敝。偶然看见一两个麦秸垛,感觉那样亲切,老一辈那些苦里乐,乐里苦的生活,就会重新浮现在眼前。他们吃苦耐劳,他们乐天知命,他们坚忍不拔,他们五更时喂好了牛,等漆黑一团,围着油灯,扒几口稀饭,还要叮叮当当收拾农具,还要给喂牛……爷爷和很多老人去世了,可他们的身影还在属于他们时代麦场里,永远一手拿着牛鞭,一手扯着牛缰绳,吆喝着响亮的赶牛声,围着一个圈,在我的心头不停地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洛阳圈儿微信
扫一扫
关注洛阳圈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