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新帖 设为首页

打开手机扫一扫

开启辅助访问

洛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便捷登录,只需一步

搜索
文化
生活
楼主: 沙漠月牙泉

[原创] 梅影儿

  [复制链接]

953

主题

3万

帖子

0

精华

社区长老(lv17)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121459

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8-9-3 06:0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说一个好故事,你可以,也必须做到!! Z4 R& W# g' f
) _6 n" j; f4 v0 [
        让别人讲道理,我们来说故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78

主题

4723

帖子

0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1214
 楼主| 发表于 2018-9-8 22:37 | 显示全部楼层
                                   六十九
       诸位是不是觉得朵儿如今做事,拖拖拉拉,效率低下,本是一天一段的故事,却成了几天,甚至于一个多星期都不见更新。诸位会不会因此觉着朵儿江郎才尽,或者是半拉子工程的烂尾楼,还是出了什么意外,比如说身体或其他的原意呢?鉴于此朵儿今天给诸位一个说明,那就是朵儿由于上班的缘故,闲散的时间少了,即使有一个休息日,还要干一些家务。闲居家中那悠哉乐哉的日子,也就四月中旬至八月初,不足四个月的短暂光景。按理说在下班之余尚可挤点时间,可由于身体的乏累和惰性,致使减缓了故事的进度。俗话说“事不说不明”,既然说明了那咱就继续把故事讲下去。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赖事传万里。”作为新娶没多少时日的媳妇梅影儿,跟着母亲离开柳家宅院事儿,虽说是没有传千里万里,但在她们娘俩还没走出老柳家大门之时,老柳家的家务事都已化蝶飞入邻舍家。特别是和老柳家相邻的风流婶儿,对张家长李家短的事宜,就像嗅觉灵敏的猎犬,不论谁家有个风吹草动,她都能在第一时间内嗅到,然后再通过麻缠嫂,闲话精等的传播发酵,绝对是“无风也起千尺浪,更别说老柳家的这次风波。这不,梅影儿和她的母亲刚走出老柳家的大门,坐在老皂荚树荫下的风流婶儿,边摇着手肘的蒲扇,边呵呵笑着给梅影儿母女打招呼:“啊哈影儿她妈,这儿秒(没有)来一会儿的揍(就)走。”“啊哈场离晒着麦哩!”梅影儿母亲虽是回答风流婶儿的问话,却依旧向前迈动着那双大板脚。
        “nian(你)们看看影儿那张脸,生儿也真下得了那狠手。”风流婶儿望着魅影母女俩的背影,对坐在身边的其他人说。
       “生儿这儿真二蛋,哪能跟Nia(你)家的假二蛋比?故意把石头当媳妇儿,呼雷火闪的,揍四(就是)不下雨,婶儿。”长相滑稽的麻缠嫂说罢啊哈一笑:“我说儿的四不四(是不是)?”“奶奶,快发给她一个嘴巴子!”比之卡门还要卡门的闲话精笑着“那不年,你不说儿话儿,木(没)人给你当哑巴!你这儿唷(个)闲话精!啊哈。”麻缠嫂以长辈自居笑骂罢闲话精,接着对风流婶儿说:“婶儿,这会儿冬婶儿家的戏好看罗。”“嗯,何滋(止)四(是)好看,精彩卓(着)哩——”风流婶儿像道白一样,拉着长腔。
       “nian(你)们搁那儿说儿啥哩?镇(这样)热儿闹!”从地里归来的能哥媳妇儿惠嫂,笑着问风流婶儿她们。
       “还能说儿啥惠婶儿,不揍四(就是)看戏吗。”闲话精话锋一转又问道:“镇(这样)热儿的天,你去地揍啥去了?”惠嫂子呵呵笑着说:“去看看玉蜀黍出来秒(没有)。”这时风流婶儿接过话茬儿:“nia(你家)那出儿的咋样?我今儿音儿清早去看了俺那,多少有点儿欠苗儿,不过不管它。俗话说稀谷秀大穗儿,欠点儿苗儿木(没)事儿。”“惠嫂子,咱冬婶儿家的好戏开场啦。”“咋着哩?麻缠。”“影儿她妈把影儿接走了,惠嫂子。”“接走,那不很正常嘛?SEI(谁)还不走个娘家。”风流婶儿先是哼了一声,然后带有讥讽的口气说:“走娘家?这儿回恐怕四(是)有去无回,即便四(是)回,恐怕不接个几回,ra(人家)老梅家绝对不会叫影儿回来。不信,骑驴看唱本nian(你)们走着瞧。”“不会恁严重吧婶儿?”风流婶儿用手指着自己的面部说:“惠,将间儿(刚才)你四(是)木(没)看见,影儿那这儿,这儿,还有这儿都四(是)乌兰青(淤紫),那双本来都不大的眼,这会儿都新(寻)不着啦。换四咱家的闺女被打成这儿样,还会再继续过下去吗?除非信球才会教闺女再回来。”“要真四(是)这儿着的话,那事儿真揍(就)不好说了。哎,生儿音儿(平时)的德行挺好哩,这会儿抽的哪阵风,居然下恁重的手。”惠嫂子笑呵呵的说。闲话精接过惠嫂子的话茬儿说:“SEI(谁)知道生儿大大那会儿咋就鬼迷心窍了。”麻缠嫂说啥四(是)鬼迷心窍,主要四(是)有人煽风点火。她们几个正说的起劲儿,从他们身边过的桂云嫂子(闲话精的婆婆)给她们使了个眼色,轻声说道:“青峰出来了。”几个一听老柳家的出来了,就都见风使舵把主题转移在了收成上。
       梅影儿刚走那两天,柳生儿一个人吃饱全家不急,自我感觉这儿独孤儿的日子挺美的,过了几天以后就不中了。白里夜里,醒里梦里都是媳妇儿的影子。这时的他真后悔下恁重的手,把媳妇儿打的昏迷了一夜。忙碌的时候倒还好些,只要一闲下来,对媳妇儿的相思真如萋萋芳草一样,无休止的蔓延生长。他想去老梅家把媳妇儿接回来,可大男子主义的作崇,以及家人那先凉凉的观点儿,直至半个月后听人说媳妇儿没再娘家,他这才上了慌。至于大男子主义及家人的观点,他都置之于不顾,搁村代销点置了份重礼后,硬着头皮去了老梅家。他提着礼品还没到梅家老院的大门前,就被梅姓的族人们这个三言,那个两句呲啩(批评)了一遍。
      “你还来揍(干)啥?我不认识你!”梅影儿的母亲板着脸说。
     “妈,我错了!我不该对影儿下恁重的手。”柳生儿的头垂到了最低度。
     “走,你给我滚出去!”梅影儿母亲提起柳生儿拿来的礼品,怒气冲冲的扔到了柳家老院的大门外后,然后又推着他大声的吼道:“你四(是)人吗?畜生!那时我真四(是)瞎了眼,把闺女嫁给你。”
       被丈母娘撵出门外的柳生儿,悻悻的走在梅庄儿的村道上,心中的那个滋味儿,只有他自己知道。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洛阳圈儿微信
扫一扫
关注洛阳圈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