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新帖 设为首页

打开手机扫一扫

开启辅助访问

洛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便捷登录,只需一步

搜索
文化
生活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讨论] 新改进的作品,请论坛里的老师斧正一二,谢之不尽!

  [复制链接]

892

主题

3万

帖子

0

精华

社区长老(lv17)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118793
发表于 2018-6-24 06:54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耀扬 发表于 2018-6-21 12:009 c7 P; e; ^& l) Z
所说类似的小说,是个人化写作名家林白的《妇女闲聊录》,据说有过单行本。但我没见过。读到的是合集!
7 f3 c* W) _5 d- q
           写作是需要纯粹的,让我们做一清高的荷叶!
( g9 Z+ [0 f; z9 [% I
' o9 n4 J7 V. D& @/ Q7 J9 L; ?                     问好、夏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1

主题

308

帖子

1

精华

城市猎人(lv6)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积分
1761
QQ
 楼主| 发表于 2018-6-24 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青萍 发表于 2018-6-24 06:54
2 m7 w$ R) }: C$ C$ N写作是需要纯粹的,让我们做一清高的荷叶!
  X; _( M% s- m* j: V/ B% d% c# W$ d. L  X
                     问好、夏爱!
4 {: O, U( V1 \+ v
                                第二回
                                 
农历甲午年十一月初十六小寒。公历2014年12月25星期晚上。夜阴,风微。
                                 
包家圪垯,岭南,旦娃。家中东侧临街是一间约十平米平房屋内为水泥地,白墙,顶上有一吊扇、一节能灯。屋内,西墙靠南是屋——门外挂一竹帘靠北中间为铝合金大窗户;北墙上方有一后窗;东墙正中贴一福字;南靠上挂一表,表下垂一幅甲午年挂历进屋门,西、北、东、南依次布置为:三抽屉长桌,单人床,四座沙发,方形桌与靠背椅。
                                 
旦娃——二十五岁,黑发,大红色羽绒服。
允中祖爷——八十三岁,牙齿尽落,黑色棉袄。
                                 
(旦娃停驻于长桌旁,左手摁床,右手握鼠标,在床边点击着笔记本电脑。忽然,大门一阵响,便有熟悉的沉重脚步靠近屋门。)
旦:吃过饭了?(闻得竹帘动与推门声,便回头望向屋门。)
允:嗯!天到底是入九了!我去岭子上转了一圈,刮点儿小风,感觉还冷呵呵的。(关上屋门,走到旦娃右边,坐在床沿上。)
旦:(见坐下,即伸手将电脑合上)又没见一个人?
允:我就见,住在最上边那道街的北征,他两口子打岭子东边的十字路口往岭南去了。我问他去弄啥?他说岭南聚成家生着煤火(煤火:指炉子。),一晚上有好多人打牌,俺去看打牌。他还说叫我也去,我说我不会熬夜,就回来了。(双手向后抵着床,看着旦娃。)
旦:(两手摁右边扶手,侧身对着)前天,各小组组长领着人,给咱村每条街的垃圾都弄一块儿焚了,用土盖严实了。今下午,我听我玉玲奶奶回来说,大队要求以后每家大门外都要放个垃圾桶,专门盛自家垃圾,不准再乱扔乱倒。还说上级给咱发了辆新三轮摩托车,以每月六百块钱雇我北征祖爷,让他每天清早骑着车收集各家垃圾,统一倒到苇沟那土坝里边。——(笑着)看来人是不敢月月都有工资,刚让他垃垃圾,晚上他就跟他媳妇去聚发家打麻将!
允:北征应该是去凑热闹,我就没听说过他会打牌赢钱。
旦:他是去凑热闹,可他媳妇就不是去凑热闹了。只是那聚发家到底打的小,听说一回输赢也就是三二十块钱,比不上大队部我玉玲奶奶那棋牌室里。诶,对了——我北征祖爷跟你,你俩都是允字辈,是现在咱村姓包的里边,最高的辈分。我记着你以前对我说过,说是他爷还是他老爷,人家还见过光绪皇帝嘞?
允:那是——我得坐到沙发上,坐床上不得劲儿!
                                 
(允中祖爷起身,向东移两步即坐在沙发上。旦娃两手拨手轮圈,只东移一步便停住。)
允:那是北征他爷见过光绪!(十指交叉,抱着俩膝盖。)
旦:我北征祖爷今年多大了?他爷名叫啥?属于哪支人?咋还能见到皇帝嘞?(双手交握,两臂分置于两边扶手上。)
允:北征跟安福一样大,都属鸡,今年五十七了吧?——他爷大名叫仁贤,小名叫天顺,属于二门人,包锦仲、包岸寿那一支的后代。包锦仲、包岸寿,下边字辈是兰、郁、怡、仁——他爷就是仁字辈。他爷见光绪,那是八国联军进北京,光绪跟慈禧逃跑到西安临潼山,到那儿停住,派人回去一看没事,就打算回北京。回北京路过咱洛阳,听说龙门是天下第一景,就想趁机看看到底啥样。他爷也不知提前听谁说了,就跟着别人提前去了好几天,去晚了怕看不到。他爷说,到龙门见光绪,离得远远的,人都跪着,不叫人往前去。他爷想,跑这么远,不看一眼就回来,太亏了,就偷偷抬头看,见光绪戴着瓜壳帽,额头也高,耳朵大得快挨到肩膀了,是张凹兜脸(凹兜脸:向里凹进去的脸型。)。这他爷算是见到光绪长得啥样,欢欢喜喜跟人回来了。他爷回来时候,那是家里正盘红薯,还下了点小雪,到家就吃了他老爷一顿训。他老爷问,这两天你去哪儿了。他爷说,我到龙门看光绪去了。他老爷说,看光绪是耐饥耐渴?人家都去地盘红薯了,你不盘,雪再下大点儿,红薯冻地里,看你吃啥?我已经上年纪了,你现在跟你哥也分开了,你哥现在只管自己地里的红薯,你不好好在家干活,咋能想去弄啥就去弄啥?那时候,他爷有十四五岁,已经娶过来媳妇了。他老爷是俩娃子,他大爷(大爷:爷爷的哥哥。)比他爷会大十来岁,因为他爷小,分开后就跟着他老爷吃饭、做活。他爷一下活到解放后才老了。
旦:就是被训一顿也值,先不先是真见到光绪了!
允:北征他爷,去看光绪游龙门,还带回了一件事:他说光绪去游龙门之前,先穿便装带了几个人,到河东香山寺降香。光绪打一条街上过,见一老汉,白胡子有一尺多长,在摆摊做生意。光绪觉着怪稀奇,就上前问:今年老先儿多大了?这老汉不知他是皇帝,也是该死,就回了句:哎呀,不敢说,已经熬死仨朝廷了!这光绪走到一旁,对手下人说,给这老汉杀了吧,他该死了。你看这老汉说话贱气大不大?人家问你,你直接说今年多大就妥了,非得带着贱气回答,叫人家给杀了算安生了。同样是老汉,你看这个老汉回答得啥样?——李闯王杀咱河南人,杀得地上扔些元宝都没人敢拾。他以后来咱河南私访,问到了一个老汉,他说:你看李闯王这人啥样?那老汉说:不怨君王无道,只怨百姓没福。这老汉回答这,李闯王找不到缺点,就没杀人家。
旦:看来同样是说话,有的人会说话,有的人不会说话。——关于光绪,最出名的还是光绪三年年成(年成:犹年馑。)吧?
允:嗯!那个年成,最有名——那是光绪元年、二年就歉收,搭上第三年,彻底绝收了,才饿死了不少人。
旦:咱姓包的,都是哪几辈人经历光绪三年年成了?
允:那就是比我高两辈,郁、怡、仁这三辈会经历。为啥这样说?因为,我听说治斌家的老家房子,原本是姓霍的,是那个年成,爹引着娃子出门要饭,一直没回来,就剩婆媳俩是小脚,也饿死到家了。可这婆媳俩,还有房子、地咋办?说是那婆子,得给治斌家的郁字辈叫姨夫,治斌家就给那婆媳俩埋了,要了人家的业产。再有就是东门复立他祖爷,是怡字辈——我听说他在那年成,用一亩地换了咱家一碗白面。还有就是聚发他老爷,是仁字辈——年成时候他大概有十几岁,他妹子有五六岁,因为日子过得太受症(受症:受苦。),就偷偷把他妹子抱着,扔到东沟沟底了。就那,他妹子没摔死,又叫他爹知道后给抱回来了。他是想他妹子活着,饭做好,自己就少吃了。可他那妹子有命,不该死——要是一死,人家以后咋嫁到史凹生一群子儿女?
旦:我记着你不是说过,光绪三年年成,那胖点的人就不敢出门,一出门不定就叫人给杀吃了?
允:年成到厉害时候,那就是人吃人。人为了活命,啥事都敢办。远村咱不清楚,近村童家圪垯就有人给他娘杀吃了!这是咋回事呢?说是弟兄俩,哥哥叫狗撇,弟弟叫狗剩,他俩还有个寡娘。那是光绪三年,他娘在床上饿得下不来床,见那日狗撇在院里磨刀,就问他:撇!你磨刀弄啥?狗撇说:我看你不中了,不胜给你杀了。他娘说:我没事,还不要紧。狗撇说:杀了你,吃了肉,我跟狗剩才好活。就这样,狗撇给他娘杀了。狗撇杀他娘时候,狗剩出去寻吃的了。等狗剩带些草根树皮回来,狗撇就问狗剩:你吃肉不吃?狗剩说:哪有肉?狗撇说:我刚刚在地里逮了个兔子,拿回来煮好了。狗剩不知道,就吃了几疙瘩肉,说:真好吃!叫我去上屋给咱娘送点儿。狗撇看瞒哄不住了,就对狗剩说:不用送了,这就是咱娘的肉。狗剩说:谁是咱娘?狗撇说:我给咱娘杀了,现在咱吃这就是她的肉。狗剩一听,恼了,说:就是饿死也不能给娘杀了呀!狗撇跟狗剩当时差不了几岁,在二十岁上下。他弟兄俩,才开始是你一句我一句吵,接着又搂到一起打。最后,狗剩顺手掂起狗撇杀他娘的刀,一下子可给狗撇戳死了。狗撇一死,家里就留狗剩一个人活着。
旦:年成——杀人吃人肉就没人管?
允:谁管谁?都是呱呱鸡上南坡——各顾各。我还听说年成时候,南沟那边樊家圪垯,有个孤寡老婆子:这老婆子家里藏了满满一缸麦,被饿得不轻了,就想搲(搲:音同瓦,意同舀)一碗出来淘淘,磨成面,烧点汤喝喝,压压饥。她一搲,看缸里不平了,就又倒回去,想着再忍忍吧,越搲越少,就剩这一缸了,她就又多忍了一天。嘿!这多忍的一天不好受,等她最后发狠心,想去淘的时候,不防,走到缸跟前,掀不动缸盖了,就那样,趴在缸盖上死了。你说,这老婆子亏不亏?放着一缸麦舍不得吃,就那样饿死了。
旦:应该且顾眼前。过一天说一天。这老婆子想的太远了!
允:人遇着年成,也不知谁死谁活?咋死咋活?咱北凹紫金岭那老坟,从包上善迁到咱村,下边顷、集、锦、岸、兰、郁、怡,老几辈都埋在那儿。那坟西边到现在还有一排小坟,听老年人传,那是光绪三年年成,咱姓包的饿死的人。听说埋的时候,就不论辈分、年龄,用苇席卷着,给他们盖到土里算完。
旦:那年成时候,咱村姓包的总共有多少人?
允:据说年成罢,咱这儿往西凹去那地里长着野谷子,人到地里闻着香喷喷的,就进荒草窝里寻,一寻,就见那野香瓜熟了。还说北征家大门外,有棵枣树,挂了一树红枣没人摘。如果村里死人少,那地里的香瓜,跟大门外的红枣,咋可能没人吃?我想,那年成,咱姓包的能减少三分之一人,年成罢可能连五十口人都不会有。你没见咱家谱上,郁——怡——仁——这三辈,有不少绝户头,肯定就与那年成有关。
旦:熬过那三年的人,看来都是福大命大啊!
允:据说光绪三年年成一过,那一年是不管啥庄稼都能丰收!特别是谷子,你只要别让地里长草,是剔苗也能收四桩(桩:一桩是一布袋,二斗五,约一百七十斤),不剔苗也能收四桩。这主要是风调雨顺,再一个是地歇了三年。
旦:你知道的年成,除了光绪三年,还有哪几个年成?
允:那就是光绪三年,民国十八年,跟民国三十一年。民国十九年,二十五年,收成也不好,不过没这仨年成严重。这仨年成里边,就属光绪三年严重,其次是民国十八年,最后是民国三十一年。
旦:民国十八年啥样?
4 N7 A" [% u& F+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1

主题

308

帖子

1

精华

城市猎人(lv6)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积分
1761
QQ
 楼主| 发表于 2018-6-24 19:03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耀扬 发表于 2018-6-21 12:00
3 O5 z0 z5 r0 ^! I4 x, J2 j所说类似的小说,是个人化写作名家林白的《妇女闲聊录》,据说有过单行本。但我没见过。读到的是合集!
, R' L  l8 j; c$ a' K; i
我想自己的作品该被称作《闲谈录》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05

主题

5924

帖子

5

精华

超钻会员(lv15)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24695
发表于 2018-6-25 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毛毛雨】】】 发表于 2018-6-24 19:03( J# `9 h& z. U" H6 p
我想自己的作品该被称作《闲谈录》了
) X8 ^7 E$ M2 b
可以叫某某闲谈录!但要注意营造闲谈的氛围,增加吸引力,可读性。现在看你的文字根底和对话语言还是很扎实的。写作上,不要过多的表现章回小说的味道!环境气氛人物的神态动作等描写可以精炼些但不可或缺。另外,也要增加些民俗风情的内容描述,乡土小说这也是很重要的内容。这样就有了场面,文化基调也更高了,即是在文化的氛围中表现人的存在。空间感同时增强。作者,是全知身份的叙述,不仅是一个说书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1

主题

308

帖子

1

精华

城市猎人(lv6)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积分
1761
QQ
 楼主| 发表于 2018-6-25 12:40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耀扬 发表于 2018-6-25 09:41
; a# z: H& M- X. F9 n4 o! x0 i; S可以叫某某闲谈录!但要注意营造闲谈的氛围,增加吸引力,可读性。现在看你的文字根底和对话语言还是很扎 ...

+ z. H6 K, Y& v5 w5 U谢谢,谢谢老师,老师的诲人不倦让我很感激。如果老师有闲暇,能摘取我的一小段,按老师的想法,改正一二,做个示例,我就更能比较修整出更满意的作品了。说实话,自己摸索着往下写,实在很难避免有不足。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有良师益友很重要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1

主题

308

帖子

1

精华

城市猎人(lv6)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积分
1761
QQ
 楼主| 发表于 2018-6-25 14:26 | 显示全部楼层
陈永祥 发表于 2018-6-6 10:08
8 H9 U6 t) S) @9 ]  R先收藏,以后慢慢读。
  b) `' @8 Q  t! R0 i8 F
                                 
(允中祖爷后背靠着沙发,两臂交叉放腿上。旦娃斜倚着靠背,左手掌贴左脸,臂肘撑于左边扶手上,右手放右边挨着腿。)
允:民国十八年,是从十七年就薄收,十八年最要命,到十九年就好转了。那时候,国家说叫逃荒,都往东北去,东北好收。还说,只要你愿意去,做火车不叫你掏钱。童家圪垯,人多,日子不好过,就迁去了七八十口——那狗剩的娃子孙子就也去了。
旦:狗剩结婚了?
允:嗯。狗剩他娘跟他哥一死,孤零零就剩他一个人,他家也没多少地,就结婚晚。据说他媳妇长得粗笨,可人家真能生,竟连着给他生了四个小子,只是长大后,一个比一个老实。他这四个娃子里,老二名叫骨孪,心里比其他弟兄会强些,算是好赖说了个媳妇,给他添了个孙子。老百姓遇着年成,家里人越多越吃亏。民国十八年时候,狗剩家大小也十来口人,生活上一受跌顿,他老两口,还有他老大娃子就没气了。那狗剩跟他媳妇没气,是因为七老八十,年纪大了!他老大娃子没气,是因为正年轻,饭量太大,饿死了。狗剩家老二——骨孪,见爹娘跟大哥一躺倒,怕在家再死人,就领着媳妇、娃子,还有俩兄弟,听着国家号召,随村里其他人,坐火车去东北逃荒了。不防,童家圪垯去逃荒的七八十口,到东北刚稳定了两年,老日(老日:日本。)就闹着给东北占领了。那一同去逃荒的人,其他人都死到东北了,就骨孪领着他媳妇、娃子活着跑回来了!
旦:骨孪——他那俩兄弟没回来?
允:没有。这事我咋知道?是因为骨孪家的娃子,名叫忽雷,从东北回来的时候,有十几岁。解放后,因为成分好,人家当上咱这仨圪垯村头一任支书了。忽雷一当上支书,好多人就传他家过去的事,我也是拾着听别人说的。
旦:坐火车到东北逃荒,咱姓包的有人去没?
允:咱姓包的都恋家,谁会去恁远?民国十八年,咱东门西门有几家日子不好过,就往东逃荒到开封,或颍、亳州那一带,拾了一季粮食就又回来了。
旦:都是谁去逃荒了?
允:我知道,东门长林他爷去逃荒了。我听说他家情况是这样的:他爷大名叫为可,小名叫可堂,民国十八年时候,有一儿两女,那一儿还不是长林他爹,是他伯。他伯名叫金锭,当时十五六岁,刚结过婚。那是遇着年成了,家里粮食不够吃,他爷心疼他伯,想着在家日子好过些,就给他伯留了些粮食,还有一头牛,叫他两口子守着家,他爷领着他奶奶还有他俩姑姑,去东边要饭走了。他伯在家,留那粮食可能不够吃,就自作主张把牛给卖了。等他爷逃荒回来,一看没牛了,就批评他伯:我给你小两口留的粮食,你要是顿顿俭省,蛮够吃到俺回来。那牛是庄稼头,咱以后还要凭它做庄稼,你咋能不吭气给卖了?这通批评可能有些过火,他伯受不了了,就带着他娘(娘:这里指伯母。)离家出走了。不防这一走,也不知是死外边了,还是落户到外边了,反正一直没音信。——长林他爹跟他叔,是他伯走了以后才有他俩了。
旦:我记着你不是说过,是聚发他啥出去要饭,差点连媳妇都带不回来了?
允:那是聚发他五爷,也就是进召他爷,名叫垚娃。民国十八年时候,垚娃刚结婚不久,还没添小人就年成了,只有领着媳妇到东边颍、亳州一带逃荒去。垚娃跟他媳妇,来到一个村,见一户人家盖得楼瓦雪片,家里骡马成群,就停住,坐在大门外等着,叫他媳妇端碗进去要饭吃。过去要饭,女人可以直接往家进,男人只能在大门外等。垚娃就在大门外等,等了好一歇也不见媳妇出来,就着急了,开始对着里边喊。垚娃没喊几声,里边就出来了十几个人,嚷他,说:你瞎喊啥?俺家就没你喊的人!赶紧走,这里不打发要饭的,要是再喊,就给你打死到这儿!垚娃一听,知道媳妇看上这一家了,不想再跟着他到处要饭了。他看人家人多,硬要人肯定吃亏,就一个人回来了。垚娃回来,立即到童家圪垯去找他表舅——童殿荣。童殿荣在外边当过连长,当时虽然已下野,可家里还有部队发的衣裳。垚娃对童殿荣一讲情况,童殿荣说,这事不花钱不中啊!就先借给他几十块现洋,俩人拿着去东边了。童殿荣穿着连长那身招牌,垚娃随他到那个县,先找到县长给事说了说。那县长,一知道童殿荣当过连长,又一听是为这事,就说:太不像话了!两口子出来逃荒,居然给媳妇逃没了,这叫人家还咋过日子?县长就给童殿荣拨了俩差人,童殿荣给县长也应当送了些钱,算是带着官差到那个村,硬闯到那一家给人抓出来了。垚娃媳妇一出来,打发走官差,童殿荣怕那一户再派人出来追,就赶紧叫垚娃买了俩牲口,自己骑一个,垚娃牵着叫他媳妇骑一个,失急慌忙回来了。
旦:回来没给他媳妇打一顿?——太嫌贫爱富了。
允:打她弄啥?过去说妇女们就是——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没衣没饭,夫妻就散。妇女里边有几个是有心的?更何况那是年成,出去要饭?就是谁家条件好我跟谁。
旦:咱西门人——都有谁去逃荒了?
允:咱西门,就治斌他爷,小名叫升子,年成在家没啥吃,叫闺女娃子坐在勾担两头的筐子里,勾担上再摽着锅碗、铺盖,引着治斌他奶奶,去东边逃荒走了!那时候治斌他爹——你长生老爷还没出生,筐子里就是他大姑姑跟他大伯,当时一个两三岁,一个可能刚一岁。听说治斌他爷一家四口,往东到了开封城,那城里有舍饭场,一天能叫人吃两顿饭,日子基本能过。可就是管饭场的一个人,见治斌他伯虎头虎脑,刚会在地上跑,叫人喜欢,就给治斌他爷叫到一边说:我是这城里人,今年四五十岁了,还没儿女。你夫妻俩年轻,把你这娃子给我,叫我有后,我给你一百块现洋,外加五十斤小米,你看咋样?治斌他爷一听,觉得东西不少,正要答应,那人就又说:现在到处都在闹饥荒,这娃子跟着你,不定哪天就没命了。跟着我,我绝对能养他长大,叫他一辈子享福。治斌他爷听罢,觉得这人讲得很在理,就说自己当然愿意,可就是得跟娃子他娘商量商量。那人只想事要成,就同意他第二天回话。不防,治斌他爷对治斌他奶奶一说,治斌他奶奶就舍不得,死活不愿意。这不愿意咋办?治斌他爷想了想,就担着闺女娃子,领着媳妇,连夜出城朝咱这边跑了。
旦:那人第二天追没有?
允:就不知道治斌他爷哪里人,咋追?
旦:我敬东老爷他爷不是也出去逃过荒?
允:敬东他爷——我大伯,他跟别人情况不一样。我大伯是起先光生闺女没娃子,就泄气了,开始吸大烟卖地。等以后有了敬东他爹——你根娃祖爷,老的给他分的地已卖完,后悔也来不及了。敬东他爹是民国十五年生人,比我大五岁。民国十八年时候,大伯给地早挥霍没了,指不上亲戚,捱不过年成,就给住的房子卖给俺,一担两筐,一家人上南山走了。大伯这一走,是长期在南山避难,就不属于逃荒,逃荒是转过年成就又回来了。大伯一家人住在南山上,直到民国三十二年老日来,才从山上回来了。
旦:民国十八年,在家没出去逃荒的,日子应该过得差不多吧?
允:那就是受点苦,饭喝稀点,别的能有啥?
旦:诶?你不是说那年成,咱这儿还有人去东边贩卖人嘞?

( G# x& {' I+ f' S, D1 Y+ S"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洛阳圈儿微信
扫一扫
关注洛阳圈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